退休計劃公佈後幾個月來,馬雲過得怎麼樣?

2019年1月7日,馬雲出清淘寶股權的消息成為新聞。

對此,阿里巴巴CEO助理顏喬在朋友圈中發言稱,此項調整的信息於2018年7月年報早披露過。把相應股權交由合伙人持有,將保證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在公司治理中發揮作用。

退休計劃公佈後幾個月來,馬雲過得怎麼樣?

顏喬還強調,這個調整不涉及阿里巴巴集團層面的股權調整,也不影響阿里巴巴合伙人機制,馬雲仍將擔任阿里巴巴合伙人並繼續在阿里巴巴合伙人機制中發揮重要影響力。

截止目前,馬雲已5次轉讓「阿里系」公司股權,分別為天貓網路、阿里科技、阿里雲、阿里廣告和淘寶網路。

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19年1月5日,馬雲和謝世煌退出浙江淘寶網路有限公司的股權備案,新增杭州臻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唯一股東。

2018年9月10日,馬雲曾宣布了傳承計劃,到2019年9月10日,他將不再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

馬雲曾在這個計劃中強調,他想回歸教育,做自己熱愛的事情會讓他無比興奮和幸福。

2019年1月7日下午,阿里巴巴發布公告,否認馬雲出清淘寶股權。

退休計劃公佈後幾個月來,馬雲過得怎麼樣?

  【因果】紅頂商人馬雲:我要撤了。
  馬雲是個好黨員

退休計劃公佈後幾個月來,馬雲過得怎麼樣?

本文來源:紫傑頻道(微信id:wzj88128)

2018年的最後一天,馬雲現身香港,與香港資本大鱷劉鑾雄、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重慶富豪張松橋等同框出席了一場跨年party。

馬雲在香港跨年或許並不意外,這是杭州之外,他造訪次數最多的城市。

馬雲與香港的淵源似乎格外深,1999年,阿里巴巴在香港註冊成立,2007年,阿里巴巴第一次上市也是選擇了香港,2015年12月11日,阿里巴巴宣布以2.66億美元收購了香港的《南華早報》,據悉,馬雲還在香港購有房產。

網絡流傳的照片中,馬雲和友人笑容滿面,展現了輕鬆愜意的私生活狀態。

退休計劃公佈後幾個月來,馬雲過得怎麼樣?

在2018年,馬雲曾經製造了一個大新聞,那是2018年9月10日9:10,馬雲宣布了傳承計劃:阿里巴巴20週年之際,即2019年9月10日,將不再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現任CEO張勇將接任。

「我想回歸教育,做我熱愛的事情會讓我無比興奮和幸福!」馬雲說,為了這一刻,他已經籌劃十年。

宣布傳承計劃三個月來,梳理馬雲的行踪、演講顯示,他的工作重心並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但凡會見外國政要、重要活動還是要靠他來撐場面。

另一個信號是,繼任者張勇正在增加曝光度,並在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中夯實了阿里巴巴未來5~10年的發展框架,顯示了擁抱數字經濟時代的決心和勇氣。

「退休」是一種激流勇進

54歲就退休的馬雲,在中國企業界中實屬罕見,關於退休,馬雲在多個公開場合進行了解釋。

在天津達沃斯論壇上,他說自己並不是「退」,而是一種「激流勇進」:「公司,我是退了,但我的人生進了一大步。」

2018年9月18日的2018阿里巴巴全球投資者大會上,馬雲稱,決定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並不是突然的決定,而是他深思熟慮、審慎的決策,他已經為這個計劃已經準備十年。

並且他不想自己到了64歲才退休,那樣只能耗在公司折磨年輕人。

隨後,他還對「馬雲退休是因為有人想要幹倒他」的說法進行了闢謠。

事實上,馬雲從2009年就開始搭建「合夥人制度」與人才梯隊,希望通過這些機制保障阿里基業百年長青。

為此,馬雲一步步謹慎放權。據阿里巴巴年報,截至2018年1月18日,馬雲持股已減至6.4%,為第三大股東。

此外,馬雲已放棄在阿里巴巴集團相關法律實體的所有權,2019年阿里巴巴將完成VIE架構的調整完善,他和聯合創始人謝世煌的個人控制力都將削弱,由阿里巴巴合夥人和高管們集體控制,目的是為規避「關鍵人風險」。

退休後,馬雲還有很多改變世界的想法等待實現:回歸公益、教育、環保,在中國支持鄉村教師,在非洲獎勵巡護員、打擊盜獵,為非洲大陸培訓一大批企業家……

以教育為例,馬雲希望在這個領域大展拳腳。

2018年9月5日XIN公益大會的閉幕式演講中,馬雲自嘲,「進入商界完全是誤打誤撞,本來就想玩兩年,沒想到一搞搞了20年。最後還是會回到當老師這一行,我自己覺得我能夠得心應手。」

馬雲的微博名稱前綴是「鄉村教師代言人」,他對教育的熱情從中可見一斑。

2013年辭去阿里巴巴CEO之後,他在2014年成立馬雲公益基金會,努力投身於鄉村教育,為那些在堅守偏遠地區的鄉村教師們提供精神和資金支持。

在教育方面,馬雲有很多獨到的思考,2018年9月5日,他分享道:

衡量一個國家的教育水平、文明程度,不在於大城市精英階層,而在於農村教育做得多好。

……我們的孩子不會團隊合作,他們怎麼可能受人歡迎?

你如果不懂得跟人合作,沒有大愛,沒有責任,沒有擔當,不敢出來說NO,這種人是不會受人歡迎的。

馬雲一手籌辦的覆蓋大學前所有教育階段的雲谷小學,以及企業領袖商學院湖畔大學,都貫徹了他的顛覆性教育理念,把音樂、藝術這類激發靈性和創意的課程作為必修課。

誠如他所言,「音樂、體育、美術,這些東西讓孩子真正成為了一個人,而不是學習的機器。」

繼續「空中飛人」模式

在退休即將來臨之前,馬雲的日程仍然排得滿滿噹噹。

2018年,他的工作內容大部分還是跟阿里巴巴相關,如阿里巴巴全球業務的推進、會見各國首腦等。

宣布「退休」當天,他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度過了54歲生日,第二天的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上,他被普京奉為座上賓;

2018年9月13日~16日淘寶造物節期間,他兩天之內造訪了3次;

9月17日上午,他在上海的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發表演講,抨擊「絕大部分P2P是披著互聯網金融的外衣做非法金融服務」;

9月18日,出現阿里杭州總部的阿里巴巴投資者大會上;

接下來的兩天,出席阿里巴巴雲棲大會、天津達沃斯論壇……

連軸轉的狀態,讓馬雲也會在出席活動中打起瞌睡,但下一秒上台,他立刻滿血復活,成為舞台焦點。

擅長演說的馬雲扮演一名佈道者的形象,有人形容他是阿里巴巴最偉大的推銷員,這也不為過。

2018年,非洲是馬雲日程表中的關鍵詞。

馬雲多次訪問非洲,至少與南非總統拉馬福薩面談三次。

非洲蠻荒而充滿活力,電商和創投領域發展潛力巨大,讓馬雲2017年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就後悔連連,「應該早來10年」。

他還說,以後每年都要來非洲,到訪3個國家。

2018年8月8日,馬雲在南非宣布成立1000萬美元的「非洲互聯網創業者基金」,十年內支持100家非洲企業。

11月1日,他甚至因為身在非洲,而缺席了習近平主席主持的最高規格的民營企業家座談會。

但馬雲來非洲並不是為了掘金,而是培養下一代企業家,傳遞創業經驗。

馬雲認為年輕人是非洲最重要的資源,因而將賦能創業者當作自己的新使命。

去年11月,阿里巴巴選拔了第一批24位非洲創業者在中國參加了兩周高強度學習。

他們大多是80後、90後,最小的只有21歲,代表著非洲的未來。

馬雲的行踪軌跡透露,他正在全球各個國家積極推行其電子商務基礎設施(eWTP),展現了阿里巴巴的全球化野心。

這一套基礎設施包括物流、金融、移動支付、平台系統等,希望讓全世界中小企業實現全球買全球賣。

2018年,在馬雲的推動下,eWTP已經在盧旺達、比利時紛紛落地。

借助一帶一路的機遇,馬雲希望在沿線國家拓展合作。

2018年9月11日,在俄羅斯,阿里巴巴與成立了一家合資公司AliExpressRussia,將負責阿里巴巴旗下的速賣通(AliExpress)目前在俄羅斯的業務。

不難想像,退休後馬雲還是會繼續為阿里巴巴站台,但另一方面,享受生活也會成為退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退休之後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去享受生活,回歸自然,喝點小酒,看看藍天,仰望星空。如果你不能享受生活,那你給其他企業家樹立的是什麼榜樣?」

張勇任重道遠

馬雲嚮往星空和自由,阿里巴巴CEO張勇則更多在幕後運籌帷幄,但舞台已經為他準備好。

2018年11月26日,在張勇的主導下,阿里巴巴公佈最新一輪組織架構升級,為未來5年到10年的發展奠定組織基礎和充實領導力量:阿里雲事業群升級為阿里雲智能事業群;天貓升級為「大天貓」,形成天貓事業群、天貓超市事業群、天貓進出口事業部三大板塊;成立新零售事業群;菜鳥網絡、阿里大文娛事業群也有相應調整。

關於如何應對撲面而來的數字經濟時代,張勇在公開信中表示,「阿里雲智能平台是阿里巴巴集團中台戰略的延伸和發展,目標是構建數字經濟時代面向全社會基於雲計算的智能化技術基礎設施。」

2018年12月26日,張勇的一篇內部講話廣為流傳,闡述了阿里對於用人策略和組織架構升級的思考,其中提到:

要從「做事用人」走向「用人做事」。「做事用人」是高管按照既定策略排兵布陣,找一個合適的人來幹。

「用人做事」,是要找到一個能不斷成長的人,讓他帶領一個合適的組織。這樣人的不是現成的,因此需要「不拘一格降人才」,盡可能讓新一代同事、年輕的同事、有潛力的同事,去承擔更大職責。

要取得突破性進展,要盡量避免團隊協同,把職能部門完全變成一個戰鬥單元的組成部分,而不是一個外來協作。

作為集團CEO,張勇每年問自己兩個問題,「第一,今年我為集團找了哪幾個人,記住關鍵詞是找,不是招。第二,今年我為集團養了哪幾個新業務,或者說開闢了哪幾個新賽道。我們必須為未來準備新一代的領導者,為未來準備新業務。」

阿里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數字經濟體,為各種場景底層商家提供基礎設施和SaaS服務,雲戰略的重要性怎麼強調也不為過。

2018年10月31日,張勇在2018致股東信中提到,「阿里巴巴集團在服務超過6億消費者的同時,也在形成一個幫助企業完成數字化轉型的基礎設施。展望未來,阿里將通過\’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的零售雲、營銷雲、金融雲、物流雲等雲化基礎設施,幫助企業客戶完成數字化的轉型。」

2017年,阿里巴巴核心電商的GMV已達到7600億美元,距離2019年1萬億美元GMV的目標很近了,但成功的巔峰也是最值得警惕的時刻。

不容忽視的是,國內外衝擊阿里巴巴的競爭對手層出不窮。

而在未來的全球化擴張中,阿里巴巴不可避免會與巨頭亞馬遜正面剛。

在印度、澳大利亞和新加坡,交鋒正在上演。

此外,與亞馬遜相比,阿里巴巴無論是市值、營收規模、盈利能力,還是新興業務雲計算的收入,都有明顯的差距,短期內難以追趕。

即便微軟也有「失落的五年」,對於張勇而言,依然任重而道遠。

那些高齡退休的大佬們

與馬雲的輕鬆告別相比,2018年相繼退休的李嘉誠、張忠謀、何鴻燊,都是在進入了耄耋之年,才不得不卸下重擔。

2018年5月,90歲高齡的「超人」李嘉誠正式宣布退休,傳位54歲的長子李澤鉅。

李嘉誠工作時間長達78年之久,退位後,轉任集團資深顧問。

李嘉誠旗下長和系業務已遍及全球,包括房產、港口、電訊、酒店、零售、能源、基建等等。

長江集團業務遍及全球超過50個國家和地區,員工人數超過32萬人,規模達千億美元。

2018年6月5日,86歲的台積電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忠謀在領導公司31年後正式退休,公司估值接近2000億美元。

2018年6月12日,96歲的「澳門賭王」何鴻燊卸任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二房太太次女何超鳳接任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四太梁安琪及霍震霆接任公司聯席主席兼執行董事,蘇樹輝任公司副主席、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三太陳婉珍擔任執行董事。至此,四房太太、17名子女對於5000億港元家產的爭奪風波終於塵埃落定,劇情錯綜複雜。

而何鴻燊在2007年直腸壁受傷接受手術後,就已經成為醫院常客。

病中仍執掌公司大權、處理分家事宜,想必有無奈的成分。

這三位企業家是中國企業創始人退休難的縮影,不是他們不想退,而是不能退。

這種現象有深刻的文化基因,一方面,大家長制讓創始人把企業當作自己的孩子,始終掌握控制權,難以培養出合適的接班人。

另一方面,家族傳承的繼任者往往缺乏管理才能,導致公司陷入危機。

這也導致退休後企業家們三番五次屢屢出山。

張忠謀2005年就曾卸任執行長的職位,交棒蔡力行,張忠謀仍然擔任董事長。

然而,2009年6月,蔡力行因裁員決策,引起員工反彈,並損害了台積電的公眾形象。

張忠謀隨後撤換蔡力行,自己出山重新擔任首席執行官。

2012年,張忠謀任命了兩位共同執行長,再次重新培養接班人,直到六年後才終於真正退休。

2018年4月18日,美國封殺中興以後,76歲的中興創始人侯為貴親自前往美國救火,背影照傳遍網絡。

聯想創始人柳傳志也是想要早退休而不能遂願的典型例子。

早在1994年,50歲的柳傳志就全力支持楊元慶執掌聯想PC,為培養接班人狠下功夫。

2001年,楊元慶出任聯想集團總裁兼CEO。

2004年收購IBM以後,柳傳志終於辭去聯想董事長的職務,打算頤養天年。

然而2009年,在金融危機的衝擊下,聯想面臨重大危機,柳傳志只能再度出山坐鎮。

經過兩年的奮戰,柳傳志終於幫助聯想度過難關,此後柳傳志終於辭去了董事長,但在聯想的危機時刻還是會第一時間出來化解。

2018年5月,聯想面臨「5G投票門」信任危機,柳傳志罕見發聲,在內部信中號召「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

總之,退休這件事,對中國民營企業家而言,是一種不可承受之輕。

為了讓阿里巴巴成為一家百年企業,勢必要在企業管理制度上創新。

馬雲設計了合夥人機制,以防自己在阿里巴巴出現危機的時候重新回歸,他說,依然會關注阿里巴巴和它的一切,碰上問題會跟新任管理者交流,但最後的決定還是由後者拍板。

這樣的決策機制,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馬雲是個好黨員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