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經名嘴吳曉波跨年演講(全文):2019,這六件事將會發生

2018年12月30日夜,坐標珠海橫琴,吳曉波預見2019年終秀如期舉行。

聲勢浩大的現場,擠滿了5000多位觀眾。

據說,這樣一台重磅演講,要花去團隊近一年的籌備時間。

都說當前的形勢不好講,那麼形勢到底如何?新的一年,我們應該怎麼幹?

本文來源:正和島(微信id:zhenghedao)

講者:吳曉波(中國知名財經名嘴)

編輯:葉開甫

每一年,我們都在做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對今年經濟形勢做一個總結,對明年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做一個預見。我們已經連續第四年在這樣的工作了。

2018年我們聽到最多的兩個詞,一個是黑天鵝,一個叫做灰犀牛:兩個動物。

黑天鵝是指意外發生的事情,比如中美貿易戰、中興事件,最近的華為事件,包括區塊鏈的閃崩等等,突然發生讓我們措手不及。

第二,什麼叫灰犀牛呢?特別大的動物蹲在那裡,你眼睜睜地跑過去,提醒自己不要碰到它,最後還是「嘣」的一聲碰上它。

我們特別擔心的灰犀牛事件,比如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中國的地方債務。

今天讓我看的話,有一個中性的灰犀牛事件,眼睜睜撞上去了,就是中國的股市,上證跌了25%,深指跌了37%,今年全球墊底。

當黑天鵝事件和灰犀牛事件頻發的時候, 這一定是一個很不確定的時代。

以下是影片版(四小時無字幕)

留在2018年的五個懸念

去年我們的水晶球看到了一部分真相,也有很多沒看到的東西,到今天我們會發覺,即將過去的2018年給我們留下了很多懸念。

懸念1:中美貿易戰何時能夠打完?

美國是在1894年鋼鐵產量超過英國,在1902年工業總產值超過英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

從那個時間點到今天,116年,美國已經打過三次重要的貿易戰:第一次是跟英國人打,第二次是跟蘇聯人打,第三次是跟日本人打,今年打我們是第四次。

如果你從一百年的全球貿易史看,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對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崛起進行長期的遏制,是一個一定會發生的事情。

在過去的四十年裡,我們看到,中國的GDP增長率平均在9.2%左右,美國在3%左右,如果這個曲線一直往下畫,不用拿出計算器,十二年到十五年之間,中國的經濟總量就會超過美國。

所以,這是第一大經濟體和第二大經濟體之間非常長期的一個戰爭。

我認為,如果十年後我還有機會舉辦年終秀的話,在2028年的時候,大概率中美貿易戰可能還沒結束

如果從產業層面來研究,這個戰爭會出現在哪些重大戰區?

我們認為大概會在五個重要的戰區:

1)中國製造2025

這五大戰事會在未來十年一一發生,在非常長期的時間內進行。而且有些是中國崛起過程必須要幹的事情,比如說中國製造。

我工作的第一天,跑的第一個單位就是工廠,20多年來,我看到中國製造業是一個非常低級、粗糙、被人看不起的狀況,今天中國製造生產全球60%的消費品,長期靠什麼賺錢呢?靠兩個東西:成本優勢和規模優勢。

用「微笑曲線」形容的話,中國製造長期處於微笑曲線的底端,兩頭是什麼呢?一個叫技術,一個叫品牌。

中國製造2025幹什麼呢?把我們的能力向技術和品牌兩端拓展

中美原來在製造領域為什麼相處比較好呢?

他們在兩端,我們在底端,相安無事。

今天我們的製造業也需要做技術和品牌,然後就發生了對撞性的競爭,一定會受到西方巨大的狙擊。

2)一帶一路

中國的人民幣、基礎設施能力要輸出,中國的糧食和大規模礦產需要輸入,中國跟周邊國家形成良好的關係,涉及到的人口是中國人口的兩倍,大約28億人口。

如果我們把中國過去四十年形成的能力與28億人口進行黏連的話,中國經濟的寬度會被拉寬。

這在美國看來當然是不可容忍的一件事。

3)人民幣國際化

特別在一帶一路中,我們又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我買你哈薩克斯坦油田、緬甸大米的時候盡量不通過美元,這方面又會形成一個很大的衝突。

4)互聯網金融

過去幾年中國的互聯網金融發展非常快。2017年中國移動支付規模是美國的50倍。

中國並不是比美國人更聰明,只是因為我們比他們多十億人。

5)5G商用

最後一個是5G,2019年預商用,2020年全面商用。這方面會牽扯到十年的長期競爭。

懸念2:企業家的投資熱情靠什麼激活?

2018年大概是我見過民營企業家最為沮喪的一年。你想,一個國家的經濟怎麼才會好呢?其實就兩件事:

1)有沒有人花錢消費

2)有沒有人拿錢投資

2018年的問題在哪兒?企業家投資熱情的下降,最關鍵的一點,能不能恢復大家投資的信心。

所有的經濟問題都可以用數據衡量,用公式計算,最難的就是信心

你憑什麼對一個人有信心,你憑什麼對一個公司、一個城市有信心,你憑什麼對一個國家有信心。

過去一年創投市場,除了7月有一個小高潮,整個趨勢都在往下走。

怎麼能夠煥發民營企業的信心呢?

我認為,要重新定義民營經濟的地位。

我們經常看教科書或一些文件,告訴我們,中國有兩種企業,一種叫國有企業,必須在關係到國計民生的支柱型產業中占主導地位;一種叫民營企業,起到積極性的配合作用。

但在2018年,今天中國信息化、互聯網革命已經二十年了,所謂的關係國計民生的支柱型產業,要被重新定義。

我們的國有企業在工業革命時代的支柱型產業(比如電力、金融、能源、通信、一級土地開發)領域,它們就是基礎,掌握了渡口。

在信息化革命的今天,支柱型產業出現了信息資訊、電子商務、貨物流通、生活服務、移動支付、房地產。是不是我們每個人今天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

這說明,在今天舊基礎設施和新基礎設施並存的環境下,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已經不再是主、配角作用,他們是雙主角景象

如果這個歷史定位不能被確定的話,客觀上講,中國2700萬民營企業的信心很難被真正喚醒。

這是改革開放到今天,要出現的一次新的認知升級。

懸念3:是不是出現了「消費降級」?

過去一年,拼多多、趣頭條、微商這三個名詞經常被討論,透過這些品牌,很多人說出現了消費降級。

其實,我認為今天出現的真實情況是「消費分級」,拼多多和趣頭條在2018年的火爆,其實是兩個紅利帶來的結果,第一個紅利是智慧型手機大規模下沉到四五線城市以及鄉鎮,另一個紅利是社交紅利,在平台流量被吃光的情況下,社交工具成為私域環境里一個新的信用基礎

這並不意味著消費降級,只能說明消費圈層分化越來越明顯,層次變得越來越多。

懸念4:房地產會不會崩盤?

2018年中國拿地最多的公司萬科在9月份會議上寫了一個詞叫:活下去。很多人嘲笑說,萬科活不下去了。

另外一個真實的數據,過去一年全國70大城市的房價,拿到數據之後我也吃了一驚,房價下降的城市只有三個(北京、上海和廈門),其餘67個城市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上升。

2019年,房地產行業將出現非常糾結的局面,在大規模的人民幣增發和居民消費恐慌下,不動產仍然是非常大的承載物。

不久前發生了菏澤事件,我認為從一季度開始,房地產政策的波動將成為我們看宏觀經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

懸念5:創業還會不會繼續熱下去?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專門找了一家企業——優客工場,要了一組數據,最多的創業企業在哪裡?軟件信息技術服務業,最少的是製造業領域。

今天創業為什麼降溫呢?因為移動互聯網的紅利已經吃完了。

未來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製造業公司,這就是製造業2.0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新製造需要很多軟件信息技術、文創、工業設計,幫助我們變成新的經濟。

未來沒有所謂的傳統產業,所有的產業都跟新經濟有關。

關於2019年

我們繼續做一些「危險」的預言

1. 信心之年,經濟待暖

不出意外的話,2019年上半年仍會延續一個比較寒冷的狀況,下半年會怎麼樣呢?仍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專門請了30個研究宏觀經濟的朋友們,向他們提了三個問題:

1)怎麼看明年的宏觀經濟

2)怎麼看明年的資本市場

3)怎麼看明年的中美貿易

來看下面的圖片,不要鼓掌,僅供大家參考。

這些數據告訴我們什麼?明年的經濟大概率比較艱難。

剛才管清友的演講有一個比較「狡猾」的標題——《隧道的微光》,他有沒有告訴我們隧道有多長啊。

所以朋友們,明年上半年,大概率現金為王

2. 基建擴容,警惕物價

我們簡單算了一下在過去四個月里面,各省基建投資計劃,加起來大約是4萬億,把配套資金加一起和2013年差不多,大概10萬億左右規模。

如果這一輪的經濟危機繼續通過基礎設施建設,而不是通過制度創新激活民營經濟,那麼經濟復蘇可能會以一種物價膨脹的方式做到

所以,2019年是需要我們非常警惕的一年。從宏觀層面看,這條隧道還是比較長的。

3. 製造升級拐點出現

講幾個好消息好吧。

2014年開始,我覺得中國製造發生了非常多的變化。製造業是我最熟悉的一個行業。這幾年我去一些工廠,從一條柔性生產線開始,看它的傳感器技術、雲計算平台等等。

我看到技術驅動成為一種新的能力,消費者也喜歡買單;同時定制成為一種趨勢,只有定制以後,它的生產成本之外會增加一個情感成本,情感成本是柔性的,這會讓我們的產品擺脫成本優勢。

我還看到很多公司把硬件和軟件結合,提供的是一套解決方案。

然後各個行業出現了大規模跨界,再然後我們看到了頭部效應,那些體積比較弱的企業,在未來三年內日子仍然會非常非常非常難過。

這一輪危機會淘汰一大批企業,使一些頭部公司的品牌能力、製造能力、管道能力進一步加強

4. 「物美價廉」消費觀逐漸被拋棄

這幾年出現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消費變化:

第一,本土甦醒。今天的90後天生本土意識非常強。

第二,顏值迭代。你今天去商場買衣服買鞋,並不意味著你缺,而是因為你認同它的文化符號和審美追求。

第三,物美價平。過去我們一直被「物美價廉」誤導,當物美價廉成為一種消費哲學,這個市場上沒人願意為你的技術創新買單,他們只為便宜買單。

最近這幾年我們買東西變了,先看喜不喜歡,「物美價廉」逐漸被主流消費觀拋棄。

第四,細分為王。一方面頭部企業越來越集中,一方面細分市場越來越大,「大而強」和「小而美」同時存在,將成為未來中國市場的一大景象

5. 社交圈層會員風行

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能做出這些題目,這是一個中國排名第三的社交視頻網站B站,你要成為它的會員,需要在120分鐘內回答100個問題。

我曾經想上B站看看年輕人都在想什麼,看到這些問題,我就想:算了吧。我無法理解,只能諒解。

這說明什麼?圈層化已經變得越來越嚴重,B站通過100道問題拒絕了我

2019年會出現三個商業模式創新:

1)圈層社交。今天我們做一個產品千萬別想賣給所有人。

2)私域電商。2017年形成的私域社交流量,會在2019年呈現井噴,因為平台流量越來越貴,企業通過平台獲得消費者的成本越來越高。

3)會員制。獲得有效用戶的成本越來越高,怎麼辦呢?我需要用心長期的經營他,讓他和我產生重復的交易行為。

這三點是相互勾連的商業變化,所以我認為,會員制將成為2019年最流行的消費者關係模式。

6. 車業突變,5G來襲

1978年中國一年的汽車銷量只有10萬,2009年中國汽車銷量歷史性地超越了美國,2017年中國汽車的銷量達到2887萬量,但是今年開始停滯,高端車開始下滑,這意味著什麼?

過去一百年,製造業的「皇冠產業」到了2019年將出現產業周期的新拐點,進入了新能源汽車和無人駕駛汽車的新周期,車業在明年會發生新的突變。

同時5G要來了!大家看全球化的信息革命怎麼發生的?

1999年3G誕生,PC互聯網到來,BAT就是3G的結果;2009年出現了4G,催化了移動互聯網,TMD就是4G的結果;2019年新的紅利開始了。

如果說3G和4G改變人和信息的關係,5G會改變什麼?

下面是高通給我們的預測:5G將改造精細農業、靈活製造、智能物流、無人駕駛、協作工作空間、無人機運輸、沉浸式娛樂、可持續發展的社會等等。

所以,未來的十年在技術的意義上,仍然讓我們非常好奇,所有的行業都在發生著全新的變化。

國運即人運

有一個怎樣的國家,就有一個怎樣的人民,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國家。

這個國家好還是不好,明天在哪裡?

其實不在於我們有多少機器、黃金和高樓,而在於我們每一代有怎樣的人。

如果一個時代的機遇屬於年輕人,那麼就是國運所在!

如果一個時代,讓你覺得不適、焦慮和充滿危機,惶惶不可終日,說明什麼呢?

說明它是一個正在激變的大時代

2008前,智慧型手機、人臉識別、3D列印、4G、無人車間這些技術都不存在,也沒人跟你談雲計算、新能源汽車和柔性化生產線。

2008年,全球十大手機品牌裡面,四個歐洲的,兩個美國的,兩個韓國的,兩個日本的;

2018年,全球十大手機品牌裡面,一個美國的,兩個韓國的,七個中國的。

我們這一代人,是不是比上一代人更值得信任?

這個問題沒有確定的答案,我們必須做過一些事情才能讓我們這一代人值得信任。我們要問自己:

我們是不是仍然有背叛前輩的勇氣?

我們是不是仍然有時刻歸零的心態?

我們是不是仍然有擁抱世界的熱情?

去年日本賣得最好的一本書叫《低欲望社會》,如果一個國家變成低欲望社會,那就意味著風平浪靜,什麼機會都沒有了。

今天在日本沒有人創業,創業的有兩種,一種是被老板開除了,一種是離婚了。

如果你到北京、上海,到杭州的咖啡館,按住幾個年輕人,問他們在幹什麼,十個裡面七個在談創業和寫PPT。

只要咖啡館里還有人在寫PPT,只要中國的企業家們還在休息室開私董會,這個國家就有希望

再大的危機,我們都跨得過去。因為機會還屬於我們。

演講的最後,為大家朗誦一段里爾克的詩歌,讓我們用這樣的心情,迎接即將到來的2019年,謝謝大家!

我認出風暴而激動如大海

我舒展開又卷縮回去

我掙脫自身,獨自

置身於偉大的風暴中!

  吳曉波、羅振宇等中國商業名嘴們的跨年演講,是一場思想上的「春晚」?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