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一覺影視夢: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一個樣

本文來源:棱鏡(微信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孫春芳

2013年9月22日,王健林在青島市黃島區攢了一個大大的局。

當天,萬達東方影都開工,奧斯卡主席、美國各大電影公司CEO、妮可•基德曼、雷奧納多•迪卡普里奧等好萊塢影星,還有梁朝偉、甄子丹、章子怡等眾多中國一線影星都蒞臨現場助陣。

這在當時,被看作是萬達進軍影視製造領域,打造電影全產業鏈的標誌,而「要做就做大手筆」的王健林似乎離他的「東方好萊塢」夢想更近了一步。

整個紅毯明星秀持續了兩個小時,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演員穿著一襲淡紅色的抹胸長裙,從紅地毯那端緩步而來,在跟粉絲握手、互動、簽名之後,她站在展板面前近一分鐘,供大家拍照。

隨後紅毯秀的主持人問她,青島東方影都建成之後會有更多的國際影人到來,有沒有哪一位是你非常期待想合作的?

她的回答中規中矩:「受邀參加這個開工典禮很開心,趕在中國影視很繁榮的年代很幸福,謝謝萬達。」

五年一覺影視夢: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一個樣
▲萬達東方影城開工典禮上的景甜她就是當時的「新秀」景甜,而她的問答可謂一語成讖。

集萬千寵愛和資源於一身,卻就是紅不起來——五年過去,回首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如出一轍。

攜手出道的女星景甜和萬達影視

兩年之後,同樣在青島東方影都,景甜如願和好萊塢一線巨星馬特•達蒙拍攝了一部國際大片。

這部叫《長城》的片子由張藝謀導演,給景甜配戲的,還有劉德華、張涵予、鹿晗、林更新、王俊凱等一眾新老明星。

景甜出道不久,就擔此重任,引發外界對景甜和王健林關係的一系列猜想。

不過,知情人士對騰訊《棱鏡》稱,景甜和萬達王健林並無個人關係,王健林私生活自律甚嚴,只有在業務層面和必要的社交場合才跟女明星有接觸。

連接景甜與萬達的,是路徵和他的北京星光燦爛影視公司(下稱「星光燦爛」),除路徵之外,星光燦爛的高管還包括路平、丁崇武。

景甜2007年入讀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本科,在她就讀期間,路徵出品了《一個女人的史詩》和《我的美女老闆》,景甜在其中都出演了重要的角色。

景甜畢業那年,路徵更是砸下重金,為景甜製作了「大片」《戰國》,這部電影在豆瓣上的評分為3.8。

彼時,萬達在布局院線成功之後,開始涉足影視製作,成立了萬達影視公司。在影視內容領域並無太多經驗的萬達影視,開始跟一些有過作品、小有名氣的影視公司頻繁接觸。

路徵和萬達的緣分就此結下。

2013年,萬達影視和星光燦爛聯合出品了電影《警察故事2013》,景甜在其中出演女一號。前述知情人士稱,景甜所以能出現在2013年萬達東方影都開業典禮的明星紅毯秀上,可能就與此有關。

由於路徵在萬達高層中的成功遊說,景甜和萬達的關係更上一層樓,2015年,她終於成功出演《長城》的女一號。

五年一覺影視夢: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一個樣
▲首部在東方影都影視產業園取景拍攝的張藝謀作品《長城》《長城》最初由美國電影公司傳奇影業主投,2016年1月,萬達影視夢再進一步,花36億美元收購了傳奇影業(按當時的匯率折合人民幣230億元),《長城》變成了萬達主投。

路徵和萬達的關係也更加火熱。2015年底和2016年初,路徵密集註冊成立了閃閃星光影視製作(北京)有限公司、星光燦爛演藝經紀(北京)有限公司、星光麥特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等。這些公司的地點都在萬達總部附近——北京市朝陽區建國路萬達廣場10號樓。

此時,在青島東方影都拍戲的景甜,其命運不經意地和王健林的影視大業綁在了一起。

東方影都,集結了王健林的所有產業夢想。房地產、商業綜合體、文旅產業、影視產業,甚至包括萬達的國際化,都統統凝聚於青島市黃島區的這個人造小島——星光島上。

100億募資一周內被一搶而空

理想很豐滿,而現實很直白:一切離不開錢。王健林在收購了傳奇影業之後,將其裝入了一家新設立的國內公司——萬達青島影視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青島影投」)。接下來,他要為萬達影視和青島影投籌集大筆資金。

王健林的融資自有他的套路:向企業界的朋友圈廣發「英雄帖」。

2016年年初,王健林的老朋友們和投資圈的大佬都看到了一份萬達影業的融資推介書。這份推介書稱,萬達影視2016至2018年的利潤將分別達到3億、4億和5億元;傳奇影業三年內的淨利潤將分別達到8億、10億和13億;兩者合計淨利潤在三年內將達到11億、14億和18億。

為此,萬達向投資人募集資金100億元左右,交易方式是受讓萬達影視老股及增資青島影投。

上述融資的資本化有三種可能:借殼上市、獨立上市或裝入萬達已上市公司。

萬達承諾,力爭2016年做到萬達影視和青島影投的上市。如果未能於投資人投入資金後1 年內做到上市,投資人可以選擇:1、繼續持有,等待上市;2、選擇退出,萬達文化集團將按單利15%的回報率,從投資人處進行回購其所持有的萬達影視及青島影投股份。

據知情人士稱,這100億私募在一周之內被一搶而空,中間並無券商參與,僅僅是在萬達和王健林的朋友圈就已經供不應求。

巨人投資的史玉柱、河南建業的胡葆森、大連一方的孫喜雙、泛海控股的盧志強,這些王健林的老朋友均火線入股。

其中泛海控股以10.57億的資金從王健林和萬達集團處受讓萬達影視6.61%的股權,以14.42億元增資青島影投,獲得7.59%股權。就此推算,萬達影視和青島影投的估值分別為160億元和190億元。

僅僅一兩個月時間,就有29名投資者投資了青島影投,28名投資人投資了萬達影視,而投資青島影投和萬達影視的投資人基本重合。

五年一覺影視夢: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一個樣

▲青島影投股東名單

五年一覺影視夢: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一個樣

▲萬達影視股東名單

然而,時間和自身因素問題,兩家企業在2016年年底之前做到獨立或借殼上市均不現實,在此前的「對賭」壓力之下,王健林新的如意算盤是,將青島影投裝入萬達影視,萬達影視則通過重組裝入上市公司萬達電影,以此做到資本化。

2016年4月,青島影投併入萬達影視,青島影投的股東以換股方式成為萬達影視的股東。

三年重組不得,萬達影視估值大幅縮水

2016年5月,以經營院線資產為主的萬達電影(002739.SZ)拋出第一版重組萬達影視的方案,當時,裝入青島影投後的萬達影視估值372億元,萬達電影向投資人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其股權,同時非公開發行募集80億元資金。

然而,三個月之後,萬達自行終止了這個重組方案。問題出在青島影投最重要的資產——傳奇影業上。

由於傳奇影業的巨虧,導致青島影投2014/15年的淨利潤為-29億和-42億元,從而導致萬達影視淨利潤為-21.4億元和-34億元。

2016年年底,萬達影視又將青島影投剝離出去,轉給了萬達商管。

彼時,王健林還一度希望讓傳奇影業扭虧為盈,而花了1.5億美元製作費和上千萬美元營銷費用的《長城》被寄予厚望。然而,儘管萬達幾乎用盡了其在院線和宣發上的所有資源,據《好萊塢報導》稱,《長城》全球僅獲得3.34億美元票房,被視為票房失利,虧損7500萬美元。

那些原本希望在青島影投的資本化中分得一杯羹的投資人選擇了退股和減資。

2017年2月,河南建業、巨人投資等投資人分別將其在青島影投的出資轉給萬達投資。

根據公告,華策影視將其原先1.15億元的出資以1.33億元轉給萬達投資,獲得1800萬元的溢價,其利率正是萬達影視融資推介書中稱的15%。

青島影投除大股東萬達投資之外的其他股東共佔63%的份額,由此推算,如果除萬達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之外的這些其他股東全體減資退股,萬達僅為此付出的利息就高達10億元以上。

不僅如此,由於萬達影視同樣未能在2016年年底前做到資本化,河南建業、巨人投資等部分股東也從萬達影視中退出,這些股東合計約佔24.5%的股份,如按照萬達影視160億元的估值和股東投資年化15%的回報率計算,則萬達需向這些退出的投資人支付約5.88億元的利息。

萬達影視資本化的失利,掀開了萬達集團2017年磨難的開始,用王健林的話說,「2017年對萬達來說是非常難忘的一年,經歷了風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難。」

2017年7月,萬達將13個文旅城轉讓給融創,其中包括青島東方影都。

同月,萬達電影開始停牌,原因是醞釀重組,這一停就是一年半。

2018年4月28日,青島東方影都正式開業,與3年前開工的「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相比,三年後的開業,繁華落盡,物是人非,甚至連大股東都換了人。

五年一覺影視夢:王健林的影視大業和景甜的命運一個樣
▲2018年4月,東方影都正式開業,孫宏斌赫然在列萬達集團官方稱,本著低調、節儉的精神,開業典禮未邀請國外影星參加,只請了孫宏斌、郭台銘等企業家和馮小剛、吳京、陳思誠等導演。

2018年6月,停牌中的萬達電影拋出第二版重組方案,收購萬達影視96.8%的股權。此時,萬達影視的估值已從160億元跌到120億元,萬達電影打算以現金26.92億元支付萬達影視大股東萬達投資的對價,剩餘股東的對價89.26億元以非公開發行股份的方式支付。

這一方案隨即引來深交所的問詢函,函中列舉了37個問題,包括此次重組是否涉及短線交易、青島影投的財務狀況等。

萬達電影遲遲未能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

直到2018年11月4日,萬達電影終於宣布復牌,同時調整重組方案,全部以非公開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萬達影視96.8%的股權,不涉及現金支付。

復牌後的萬達電影連續四個交易日跌停。11月27日,萬達電影正式拋出第三版重組方案,此時,萬達影視的估值跌到11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萬達影視大股東——萬達投資和其一致行動人——莘縣融智、林寧女士(王健林配偶)承諾萬達影視2018、2019至2021年的淨利潤數分別不低於7.63億元、8.88億元、10.69億元、12.74億元。

而在第一版的重組方案中,對賭協議的業績承諾是2016至2018年淨利潤數分別不低於13億元、16.6億元、21.38億元。

兩相對比,萬達影視2018年的業績承諾從第一版中的21.38億元大幅縮減至7.63億元。

風口的豬成了風中的落葉

此時,距離萬達影視第一次募資已經過去了近三年。

三年彈指一揮間,影視行業已從三年前風口上的豬,變成三年後風中的落葉。

萬達集團的影視板塊在三年中也是震盪劇烈,其中包括人事變動和業務動盪。

2017年1月,傳奇影業CEO托馬斯·圖爾宣布離職,萬達集團稱其離職跟其主導的電影《長城》失利無關。

2017年5月,傳奇影業子公司——傳奇東方CEO羅異離職。

2017年10月,萬達集團高級副總裁兼傳奇影業臨時CEO高群耀離職。

2018年3月,萬達影視總經理蔣德富、五洲發行總經理闕文雄雙雙離職,萬達旗下美國院線公司AMC董事會主席張霖從AMC董事會辭職。

人事變動之外,萬達影視的業績也隨著影視行業的整體退潮而疲態盡顯。

萬達影視的利潤目前主要來自於其收購的三家公司——騁亞影視、互愛互動和新媒誠品,分別代表了電影、遊戲和電視劇製作業務。

2017年萬達影視淨利潤為5.9億元,旗下公司互愛互動貢獻了2.87億元,新媒誠品貢獻了1.35億元,騁亞影視的淨利潤在報表中未有體現。

影視劇行業具有業績不穩定、靠天吃飯的性質,一部作品的成功與否甚至影響公司員工的薪酬待遇。

2017年萬達影視電影業務部門由於未達到目標業績,員工沒有拿到績效薪水,而2018年前7月,由於其投資出品的《唐人街探案2》票房良好,員工的這筆績效薪水又發了下來。

萬達影視的還有一部分利潤,依靠旗下公司在新疆霍爾果斯註冊獲得退稅而來。

萬達影視旗下子、孫公司中,霍爾果斯騁亞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18年前7月,靠稅收優惠得到的利潤達3938萬元,霍爾果斯炫動網路科技有限公司靠稅收優惠獲得利潤2287萬元。

目前,霍爾果斯地方政府的部分稅收優惠政策已暫停,包括萬達影視在內的諸多影視公司都將受到影響。

一位接近萬達影視的人士表示,2017年萬達集團的各個板塊中,只有網科和影視板塊沒有完成年度任務,王健林在2018年年會上表示了遺憾,並稱影視集團中內容板塊依然是個短板。

目前萬達影視自身內容生產能力依然不足,需要跟其他影視公司進行聯合出品。

萬達影視版塊如今的戰略是會員制和360度IP打造,然而IP的打造和產業鏈的打通需要長時間的磨合才能見效,這導致萬達影視短期內難有爆發式增長。

由於傳奇影業已經從萬達影視中剝離出去,萬達電影在回復深交所的函中並未公開披露其近兩年的財務數據。

在主投《長城》之後,傳奇影業2017年和2018年年初分別出品了《金剛·骷髏島》和《環太平洋·雷霆再起》,景甜在其中均有出演,兩片的票房和口碑均是平平。

2018年2月,景甜和乒乓球國手張繼科在一起了。

而在早前,東陽橫店景甜影視文化工作室的出資人和法定代表人,已由丁崇武變成景甜。

2018年11月,路徵等人將星光麥特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的股權轉讓給了李金磊和李艷偉,而公司的註冊地點則從北京市朝陽區建國路萬達廣場搬到了延慶區大榆樹鎮下屯村。

未來,景甜是否還能在萬達投資的國際大片中領銜,這就如同萬達影視的命運一般,難以預料。

《棱鏡》嘗試就萬達影視現狀和未來發展致電萬達相關方,被告知目前暫無可奉告。

  中國娛樂影視行業入冬,戲少了,很多人沒工作,「過去虛火太盛、錢太好賺」。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