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本文來源:網易數讀(微信id:datablog163)

作者:趙鹿鳴

提到中國的幼兒園,你可能立馬會想到入學難和入學貴,這幾乎成了近幾年新聞中的固有搭配。

再加上不時曝出的虐童事件,入讀幼兒園幾乎成了每一個年輕父母都需要深思熟慮到頭疼的心病,也讓那些還沒生孩子的,或者想生二胎的夫妻再三猶豫。

2018年11月,教育部有關學前教育的指導意見再次重申了推行「普惠性幼兒園」的緊迫要求,在未來,絕大多數孩子的學前教育都將在普惠性幼兒園中展開。

什麼是普惠性幼兒園?為什麼幼兒園又貴又難進呢?

成也民辦,敗也民辦

普惠性幼兒園是個新詞彙,在大多數人的認知裡,幼兒園大致分為兩類——公辦與民辦。

準確地說,是公辦幼兒園的入學難與民辦幼兒園的入學貴,構成了中國幼兒園的經典病症。

在傳統的運營方法裡,公辦幼兒園之所以入學難,是因為僧多粥少。

公辦幼兒園收費合理,設施完善,大多數家長都希望自己孩子能夠就讀。

但它們對招生規模、招生頻率、戶口所在片區都有嚴格限制,這意味著大量的入讀需求只有小部分可以被滿足。

在沒有足夠人脈資源或者運氣的情況下,這部分家長只能將目光轉向民辦。

民辦幼兒園已經出現二十餘年,1997年頒布的《社會力量辦學條例》給了它法律上的合法名分。

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回顧十年來民辦幼兒園的發展,是一段從「補充」變為「主流」的過程。

2007年,民辦幼兒園的數量已經占到了60.1%,但在園人數佔比僅有36.99%。

這說明民辦園的平均規模較小,它們的存在大多是起到「孩子無法入讀公辦園」時的協調作用。

而到了2017年,在數量佔比變化不大的情況下,入讀民辦幼兒園的總人數達到了51.56%。

這意味著過半中國兒童的學前教育,需要在民辦幼兒園完成。後者發揮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也由此而體現。

不過,民辦幼兒園並非只是公立教育外的替代品。

近年來,一部分財力較好的家庭對高品質教育的需求,促使一些民辦園彎道超車,向高端化、國際化持續邁進。

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這些幼兒園通常價格不菲,但宣稱擁有最好的理念、設施與師資。

以上海為例,市發改委要求公立幼兒園內每月保育費不得超過每人人民幣700元,但在民辦領域,每月所需要繳納的保育費可以輕鬆達到數千甚至上萬元。

中高端民辦幼兒園所持的教育方法一旦走在公辦幼兒園之前,無疑會帶給家長和其他辦學者無形的壓力。

由此帶來的結果是所有的民辦幼兒園為了適應市場潮流,都開始向雙語化甚至全英化轉型,伴隨而來的成本壓力會再次轉移到家長身上,從而加重入學貴的弊端。

師資之痛

無論是公辦幼兒園,還是民辦幼兒園,舉辦者共同的困擾依然是師資,而這又與入學難、入學貴的問題緊密相連。

根據教育部的教育統計數據,除北京、上海等個別地區,大部分省份幼兒園教職工與學生的比例都在1:10以上,遠遠超出教育部在《幼兒園教職工配備標準(暫行)》中提出的1:5-1:7的要求。

這意味著大部分幼兒園其實都在超額招生。

尤其是「入學難」問題中的公辦幼兒園,當人們抱怨它們招生人數過少時,如果嚴格按照標準要求,它們招收的學生其實已經過多。

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這一問題的背後,是巨大的師資缺口。

2016年,中國擁有幼兒園教職工381.8萬人,整體師生比約為1:12,哪怕是達到1:7的最低目標,也需要新增幼教職工248.8萬人。

當教育部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加強幼兒園教師隊伍建設」時,中國幼兒園的教職工哪怕只是數量,都與標準要求相差甚遠。

缺口為什麼會這麼大?因為幼師的待遇和職業前景與他們付出的勞力不匹配。

人們都知道孩子難帶,但是哪怕在一線城市,大部分幼師能拿到的月薪也不過是幾千元。

這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長期處於低水平的薪水讓這一行業較難吸引到高學歷人才,轉而又限制了幼師的待遇天花板,師資就會長期處於缺乏的狀態。

當師資缺乏,公辦幼兒園很難擴大招生人數。

而那些中高端的民辦幼兒園,為了建設高質量且穩定的師資隊伍,需要給出具有足夠吸引力的薪水和福利,這又直接關係到運營成本。

因此,入學難與入學貴的問題,也有幼兒園舉辦者自身的無奈。

 轉向普惠園

根據教育部的指導意見,到2020年,中國80%的幼兒園將成為普惠性幼兒園。

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如何理解「普惠性」?

按照政策說明,該類幼兒園的收費必須依照公辦園的定價標準,並且由政府進行專項經費補貼,從而維持其非營利性的運營。

而矛盾突出的師資問題,也會通過建立專項資金對普惠園幼師進行專題培訓的方式予以緩解。

這自然是件好事。原有的公辦幼兒園本身就可以自然過渡為普惠性幼兒園,剩下的就是民辦幼兒園的轉型問題。

不過,南京師範大學的學者在2018年發表的研究顯示,在已經了解普惠園政策的情況下,有一半的民辦幼兒園舉辦者不願意轉型為普惠園(即傾向於盈利),其中東北地區持盈利的意願佔比最高。

中國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超額招生,幼兒園的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原因何在?因為一旦轉型為普惠幼兒園,舉辦者能獲取到的收益將會非常低。

考慮到前期在土地租金、設備購置、人員培訓上的巨大支出,民辦幼兒園的舉辦者自然在這一問題上變得非常為難。

如果補貼政策執行不到位,還有可能會面臨嚴重的虧損。

本來是一個商業投資行為,只能被迫變成一個公益事業。公益事業能持續多久,還要看民營舉辦者與地方執政者的磨合。

在轉向普惠性幼兒園之前,中國的年輕夫妻正在用不生孩子,順帶緩解著中國幼兒園供不應求的壓力。

  中國官方新規禁止幼兒園上市,幼教恐慌來襲,資本將如何逐利?
  城市發展太快,幼兒園在大陸是稀缺資源;請看中國式家長的資源爭奪戰。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