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2018年尾,中國流傳著一個段子:

「2019可能會是過去10年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

這個段子經過美團創始人王興的轉發,成為爆紅梗。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以下內容盤點2018消息最大的幾個中國巨頭,回顧他們在2017年年尾有什麼不一樣?

本文來源:盒飯財經(微信id:daxiongfan)

作者:何伊凡

2017年12月20日,滴滴出行召開車主表彰大會,創始人程維出席活動,藍領帶繫了個溫莎結。

他在演講中說:沒有你們就沒有滴滴的今天。滴滴要讓師傅們體面的活著,活的有尊嚴,得到社會的認可與尊重。

第二天,12月21日,滴滴宣布獲40億美元融資,估值500億美元。

這個月,程維自己就收穫了「社會的認可與尊重」。

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滴滴「基於大數據的新一代移動出行平台」獲年度全球互聯網領域領先科技成果獎。

在那一刻,滴滴出行已經連接了超過2100萬個車主和司機。

全球60%的網約車訂單和全球80%的代駕服務都發生在滴滴,而滴滴順風車每天會幫助200萬車主把閒置座位分享出去。

他在烏鎮的演講中還特別提到:安全是滴滴最在乎的事情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彼時,他指的是行車安全,「 滴滴大腦會實時了解每一次急剎、急拐彎,干預可能發生的車內衝突,並提醒後座乘客係安全帶 」。

2017年12月,程維在烏鎮遇到了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

張一鳴稱,頭條目前沒有任何上市計劃。

這個月,外媒The information曝料,今日頭條正尋求從部分既有投資人那裡獲得新一輪融資。最新一輪融資後頭條的估值將高達300億美元,甚至更多。對此,今日頭條表示「不予置評」。

在胡潤富豪榜中,2017年張一鳴紙面身價已暴漲了1350%,達到290億元,排在中國富豪榜第83位。

他在12月的演講中,認為在這個時代,中國的創業者、中國的青年不僅可以有「降級論」,也一定要有「升級論」,去做一些理論上成立但現實中還沒有出現的事情

「在中國,所有300億美金估值以上的公司都誕生於2003之前( 百度、京東 ),所有1000億美金以上的公司都誕生於1998年之前( 阿里、騰訊 ),美國也是如此,FAG(facebook 、amazon、Google)的流量和收入所佔比重不斷上升。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有機會打破這沉悶的格局,過程本身就很有意思。」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就在這個月,他還是感覺到了一絲恐懼,12月29日,今日頭條客戶端中的推薦、熱點、社會、圖片、問答、財經等6個頻道被北京網信辦要求暫停更新24小時,6大流量頻道瞬間清空。

不過,恐懼感或許只是一掠而過,因為短視頻在2017年成為流量黑洞,而今日頭條擁有這條賽道上跑的最快的新選手:火山小視頻、內涵段子以及抖音。

張一鳴所描述的「沉悶的格局」,暗指中國最大的流量巨頭騰訊。

彼時他和騰訊CEO馬化騰之間雖有擦槍走火,但尚未上升到戰役,烏鎮的「東興飯局」兩人都參加了,座位只隔著一個人。

馬化騰2017年12月1日去了重慶,他在長江索道示範掃碼0.2秒入閘,開啟了重慶「先乘車、後付款」的智能交通新模式,接下來一年中,他幾乎每四個月就要去重慶一次。主要推進智能交通、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等方面的合作。

這一年12月《財富》全球論壇上,馬雲與馬化騰都談到了「賦能」,馬雲表示,阿里巴巴是一家「賦能」公司:「 賦能其他企業做電商,但我們不是電商公司 」。

馬化騰隔空喊話:我理解的賦能和他不同。「最終格局是要看被賦能者的安全程度」,「在一個中心化的生態中,被賦能者的管道、利潤都被中心所掌控,也就是說,被賦能者的命運百分百的掌握在中心手上,但騰訊推的是『去中心化』賦能 」。

12月15日,騰訊舉辦2017年度員工大會,馬化騰在大會上說:我們需要更多2B能力

總裁劉熾平也提到:很多人說我們只有To C的基因,沒有To 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這個說法的,你看進化中的成功物種,不是一開始就有那種基因,都是演化出來的。

可見,2018年騰訊宣布全面進軍產業互聯網,其實已早有布局。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2017年第四季度,騰訊總收入為人民幣663.92億元(101.61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51%,全年收入2377.60億元(363.87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56%。

在年會上騰訊高管們用了很大篇幅講夢想,他們說:騰訊站在一個史無前例的平台上,能否通過科技、通過責任、通過愛來改變世界,答案在每一個騰訊人的心里

他們不會想到自己將會被評價為一家「沒有夢想的公司」,而且也沒有關於組織架構大調整的風聲。

  網傳熱文【騰訊沒有夢想】,中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在做什麼、想什麼?

「東興飯局」的組織者之一劉強東,2017年12月帶著妻子章澤天回了一趟宿遷農村老家。

大強子是個有情有義的人,走到哪都帶著嬌妻。

他向鄉親講述了自己的招工計劃,稱只要有檔案、有特長(如烹飪、倉儲、駕駛等)的人都可以來京東就職,他將開出了豐厚的待遇,帶動全村共奔富裕。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劉強東準備在2018年大幹一場。2017年12月14日,中海地產與京東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要在全國主流城市建設數百家無人超市,聯合布局無界零售。

京東在這一天還正式宣布2018年年底之前,其旗下一站式B2B訂貨平台京東掌櫃寶將覆蓋100萬家中小門店,其中包括5萬家京東便利店。

2017年12月6日,章澤天成功入選了2017年達沃斯全球傑出青年,她還登上了《ELLE》雜誌封面。

她如此評價劉強東怎樣出差:他會朝我們90後喜歡的方向改變

比如出差,以往他開完會就回酒店工作、睡覺。而現在我們一起出差的時候,開完會,我們也會擠時間選一家餐廳吃頓好的,這樣會稍微放鬆一點。他本人怎麼會在乎這些東西呢,這是考慮了我的感受。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劉強東出事,但奶茶妹妹章澤天是何等人物?她真的不需要同情。(附影片)

2017年12月9日,我在網易經濟學家年會新青年商業領袖論壇上,遇到了ofo創始人戴威。

他談到是否與摩拜合併時談了三點看法,最受關注的是第三點:

「 我覺得作為創業者,我們也非常感謝資本,因為資本助力了企業的快速發展,但是我也想說,我覺得資本也要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它是一個創業者跟投資人的良性互動,共同發展,解決問題、服務社會的這麼一個過程。 」

此話的背景是,滴滴早期投資人朱嘯虎在2017年底多次表態,稱ofo與摩拜市場份額差距非常接近,此時再去拼價格戰、拼資本沒有任何意義,他力推雙方合併。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此前一個月,戴威盛怒之下,將滴滴系高管付強趕出了辦公室,之後另外兩位來自滴滴的高管也進入了「休假」模式,就在2017年12月,滴滴上線了「青桔單車」。

至此,戴威與幾個主要股東關係走向惡化已半公開。

這個月,朱嘯虎在退出協議上簽字,而ofo傳聞中來自阿里的一筆融資並未到位。

2017年年底,ofo在九華山莊召開年會,青年戴威大聲喊出了一段金庸《倚天屠龍記》中九陽真經的口訣: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

2017年12月,與戴威同樣鬧心的創業者還有羅永浩。

錘子掙扎著又活了一年,還發布了堅果Pro 2,號稱同期發布的外觀最好看的全面屏手機。

不過錘粉們依然等待正統的T系列更新,自2015年錘子T2發布後,T3已耽擱了兩年。

老羅在直播中說,其實真不是不想發布T3,而是目前還達不到要求,內部已經作廢了兩版,壓力非常大。

羅永浩自己定義2017是「死去活來的一年。」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錘子就進入「瀕臨」倒閉的狀態,他當時想了很多後路,甚至還寫了「遺囑」。

為他續命的是成都市政府,出資6億元,一半為股權投資,一半為債權投資。為此,2017年底錘子科技宣布其總部搬遷至成都。

看起來,老羅覺得2018年自己終於應該翻身了。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2017年12月10日,中興通訊42歲員工歐某從辦公樓一躍而下。後來死者妻子表示,其丈夫曾被談過話勸退,被疑是「公司矛盾的犧牲品」。

歐先生跳樓的原因,有人說是因內鬥裁員,有人說是精神上的隱疾爆發,這引起了對中興發展狀況和文化氛圍的討論。

這一年,通信行業進入了寒冬模式,全行業利潤大幅下滑。

有業內人士在知乎上發文,認為2014年1個項目產生的銷售額現在需要5/6個項目頂著,當一個行業人力供給大於人力需求時,根本沒有萬全解決方案。

何況中興通訊不但要面臨激烈的行業競爭,還從2016年開始就遭遇美國以安全為由限制出口,正處於公司成立30多年來最大的危機。

這一年12月27日,中興通訊董事長殷一民發表了題為《聚焦與創新,擁抱最好的時代》的新年致辭。

殷是中興元老,方面戴眼鏡,書生氣質,他在致辭中著重提及了中興2017年的成績和2018年的布局。

按照對未來的部署與安排,中興將聚焦核心主力,發力5G等相關領域的技術,引領5G商用。

他說,在5G領域,中興已組建超過4500人的5G研發隊伍,每年投資30億元。中興通訊在全球獲得超過320個LTE/EPC商用合同,進入80%已投資4G網路的國家,而Pre5G網路部署數量增長迅速,截止2017年底,已在全球60多個國家部署了110多張網路。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與中興素有恩怨的華為,同樣也感受到了通訊業的寒冷,不過華為消費者BG業務經過年終盤點,發展依然蒸蒸日上。

華為總裁任正非在消費者業務匯報以及骨幹座談會上,提出了2018年華為手機業務要著重向低端機市場,以及海外市場發展的重要指示

2017年12月29日,華為輪值CEO胡厚崑新年獻詞中透露,2017年華為全年銷售收入預計約6000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約15%。

三大業務中,手機業務取得了不錯的成績:華為手機全年發貨1.53億台,全球份額突破10%。

2018年1月2日,華為心聲社區發布了任正非2018年簽發的1號總裁辦電郵,對終端工作給以充分肯定並提出五點希望和建議。

他特別談到,在華為成立初期,他最崇拜貝爾實驗室,今天貝爾實驗室何在?

「 我們要生存下來!一定要去思考和學習。可能在某些方面我們超過了別人,但是別人優秀的地方,我們做得不夠,只有奮起前行,才不會落伍。未來消費者業務面臨的壓力比運營商業務更大,我們要在成長最好的時間里拿出精力來應對未來」。

就在2017年12月,有人在微博上爆料,華為EMT管理團隊( 輪值總裁制度 )將在明年出現大變動」。

核心要點是:

1、任正非2018年12月31日退休,屆時將不參與公司管理,不再享受否決權;

2、任正非之女孟晚舟2019年1月1日起接任公司CEO;

3、廢除目前的輪值CEO制度,孟晚舟主持全局工作。

華為人將此消息視為無稽之談,孟晚舟角色雖重要,但還無法全面執掌這家標桿型公司。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2017年12月17日,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老師在北大光華做了一場演講,他是最具知識分子氣質的企業家,在演講中懟北大懟官僚,認為「 特權導致真正教育資源的流動變得不可能 」。

「 中國官僚主義體系嚴重盛行,自下而上的官僚機制使每個人都在想著,我上面的那個主管在想什麼」。

這一年最後一天,他在其個人微信號「老俞閒話」上發布了《告別2017,我的年度清單》,算是對自己的年度總結:

「2017年,我做到了盡量節約時間。首先調整了作息時間,變得更有規律。基本上每天晚上12點睡覺,早上6點半起床,然後跑步鍛煉、閱讀、上班、進入日常工作軌道。平均每天有效利用時間15個小時左右。儘管也有放鬆心情的時候,但很少有無所事事的時候。」

看起來有點碎碎念,但俞老師的意思是,人活到300歲也沒用,要活出濃度。

與俞敏洪老師相愛相殺的徐小平老師,2017年12月在一次活動上呼籲,區塊鏈技術 AI技術,可能是未來五年最具顛覆性、破壞性的創造性力量

2017年1月,一枚比特幣的價格還不到1000美元,卻在2017年12月1日突破10000美元大關,17天後,比特幣美元報價衝上20000美元大關,然後下挫,再反彈,這成為2018年區塊鏈大熱的先聲。

此時,距「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成立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2017年12月,比特大陸收購機器人公司蘿蔔科技,開始更宏大產業布局。

這家成立於2013年的礦機晶片公司,掌控了比特幣世界超過50%的算力,成為了世界最大的比特幣晶片和礦機解決方案提供商,並且擁有了完整的比特幣採礦供應鏈,到2017年全年營收就達到了約25億美元。

2017年12月,又到了總結和瞻望的時候,沒人將這一年解讀為「危險」或者「艱難」。

雖然拼多多已秘密準備IPO,但「消費降級」還是個陌生的詞。

2018年將迎來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空氣中瀰漫著盛宴開始前的喜悅。

一年後,香港金融發展局委員,招商局集團、招商銀行原董事長秦曉2018年12月在三亞如此描述:

「2017年的時候,大概是金融風暴的第九個年頭,發生的變化是比較樂觀的,一個是美國由於去槓桿和財政減稅產生了效益,它經過了一系列結構調整以後率先走出復甦。

當時歐洲也度過了最困難的時候,基本上化解了大的系統性風險,也呈現微弱的增長。日本的周撥更長,在2017年的時候也開始有了起色。

很大一個變化是中國,中國在2017年的時候,經濟學家共同的看法是已經接近起穩的狀態,我們看到PPI、各項指標、企業利潤都是向好的方面走,所以當時對2018年的預測都是普遍樂觀的,影響了市場的情緒和預期。」

他預測2019時說,這會是比較艱難的一年。

預測美國經濟增長率要回到2.5,中國2019年GDP增速大概會回落到6.2,歐洲的增長率也會降低,再加上日本新經濟體,總體情況國際機構的評估都是比2018年要略微下降。

「2019年可能是增長放緩、風險加大、不平衡加劇的一年。」

沒有人手裡真抓著預測未來的水晶球。

程維或許是最盼著2018年盡快過去的人之一。

這簡直是他的水逆之年,滴滴從共享經濟的代表,成了瘋狂擴張,不顧乘客安全和司機利益的邪惡化身。

連續幾次惡性事件讓他在同一塊石頭上多次絆倒,連司機打了乘客,而乘客居然是滴滴的一個早期小投資人這種低概率事件也能發生。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張一鳴和馬化騰兩個技術男人狠話不多,2018年5月份在朋友圈掐了幾個回合。

其實馬化騰應該理解張一鳴的心情,前四個月,張一鳴基本就是在各種整頓,以及整頓之後的道歉中度過的。

這在4月達到高峰,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督察「今日頭條」網站整改工作中,發現其旗下「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和相關公眾號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據說還引發了「網民強烈反感」;

因此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並要求頭條「舉一反三,全面清理類似視聽節目產品」。

馬化騰自己在2018年也不輕鬆,他面臨兩場最重要的戰爭:與阿里的新零售之戰,與今日頭條的新流量之戰,但他從未想過,自己會主管一家「沒有夢想的公司」

實際上,騰訊很少在社交媒體遭遇炮火,一方面它本身掌握著最具影響力的傳播管道,另一方面因為其近年來風格日趨穩健。

「意料之外」少有發生。

當一篇《騰訊沒有夢想》高顆粒度解析其如何在搜尋、微博、電商、信息流、短視頻、雲等核心戰場不斷潰敗,很快就在微信上收穫了過百萬點擊。

這堪稱當年「狗日的騰訊」、「3Q大戰」之後騰訊受到的第三次輿論衝擊。

  騰訊的18年產品史,從討人厭的抄襲大王,到受人尊敬的產品帝國。

特別是,它2018年上半年交出了一份難看的財報。

儘管2018年Q2營業收入736.75億元,同比增長30%,但毛利卻環比下降7%,經營盈利更是環比下降29%,歸屬母公司淨利潤環比下滑23%。

這對它而言是久違的下跌,資本市場立刻有反應,自1月底以來,騰訊股價達到476.6港元的階段性新高後,截至8月中旬已累計跌約30%,市值蒸發約1.5萬億港元。

這成為其業務增長確實遇到瓶頸的註腳,9月底,騰訊宣布公司歷史上第三次組織架構大調整,在原有七大事業群(BG)的基礎上進行重組整合。

劉強東幾乎承包了9月、10月的熱點,傳播如此碎片化的今天,算是個小奇蹟。

主要是在他這種級別和影響力的企業家身上,所犯的錯誤過於低級。

他在明尼蘇達州一次酒後,性侵了華裔女學生。劉強東最初做出否認,但隨著越來越多細節曝光,他的聲譽已呈自由落體狀態。

美國檢方將在2018年底做出決定是否起訴,並曝出了劉強東的應對策略:「 劉強東將表示,這是自願的性行為,不是強姦。」

  劉強東無罪,美國檢方決定不予起訴;劉強東聲明:向妻子道歉,努力工作

從春到冬,戴威都在嘗試用一切方式讓ofo活下去,他掙扎在業務收縮、巨額供應商欠款、難以返還的用戶押金、無法到位的融資、斷裂的資金鍊、大規模裁員之間,他在一封內部信中寫:「哪怕跪著也要活下去 」。

「哪怕跪著也要活下去」的還有羅永浩,他和戴威一樣缺錢。當看到他在2018年11月做了一場沒有手機的發布會,甚至開始賣行李箱時,最忠實的錘粉也覺得恐怕真要「涼涼」了。

12月又傳出消息,羅永浩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卸任了。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中興2018年所遭遇的麻煩,已經不是製裁,而是「封殺」

按照美國商務部的嚴令,拒絕中興的出口特權,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出口電訊零部件產品,期限為7年。這家公司可能瞬間灰飛煙滅。

到7月,美方同意在有限條件下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令。在繳納10億美元罰款和4億美元保證金後,中興高層集體換血。

本來外界以為華為能平安「渡劫」,沒想到12月初就傳出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的消息,理由是「華為涉嫌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貿易制裁規定」,美國正在尋求對孟晚舟的引渡。

被關押十天之後,孟晚舟獲得保釋,除繳納巨額保釋金外,還要遵守10多項嚴苛的保釋條件。

任正非傳位的傳聞,算是不攻自破

俞敏洪老師恐怕要謹言慎行很長一段時間,他11月18日在演講中開了個玩笑:「現在因為中國女性的墮落導致整個國家的墮落。」

這真是一竿子打翻了兩船人,他為此不得不多次去不同場合道歉。

2018年底,幣圈已遭遇幾輪大屠殺,這一年上演了各種悲喜劇,還有虧了錢的投資者拿著敵敵畏去找平台索賠。

從11月中旬以來,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持續暴跌,並擊穿了礦機的價格,二手礦機論斤甩賣。

比特大陸作為礦機巨頭,於2018年9月份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如今受幣價波動影響大,再加上日趨嚴厲的監管環境,上市之路注定坎坷。

幣圈遇冷,鏈圈也被重新審視,有人離場,有人息聲

回到2017年12月,你的2018有更好麼?

假設回到2017年12月,他們都預測到了2018年所遭遇的一切,會更加幸運嗎?

未必,大勢、性格或行為早已在昨天就寫下了明天的代價,今年擊中你的的子彈很久之前就射出了槍膛。

就算2018年沒有發生姦殺案,在原有產品思路下,也躲不過類似的惡劣事件;就算躲的開明尼蘇達州,也躲不過下一次不會酒後亂性;就算躲的過加拿大,也躲不過貿易摩擦的大背景。

而且,他們並不是2018年運氣最差的人,真正的崩潰,都是無聲的。

當站在今天預測2019年,同樣未見得是更令人沮喪的一年。

所謂「2019年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卻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當笑話聽聽就算了。

記得柳傳志先生曾多次說,聯想早期每年都會遭遇幾次要死要活,哪家公司不是如此?

塔勒布在《黑天鵝》一書中,提出黑天鵝指滿足這樣三個特點:

它具有意外性;它產生重大影響;雖然它具有意外性,但人的本性促使我們在事後為它的發生編造理由,並且或多或少認為它是可解釋和可預測的。

在受到黑天鵝事件影響的環境中,我們沒有預測能力,並且對這種狀況是無知的,這意味著雖然某些專業人士自認為是專家,但其實不然。

儘管他們有經驗和數據,但他們並不比普通大眾更了解相關問題,只是更善於闡述而已,甚至只是更善於用複雜的數學模型把你弄暈而已

在他另一部著作《反脆弱》中,認為有些事情能從衝擊中受益,當暴露在波動性、隨機性、混亂和壓力、風險和不確定性下時,它們反而能茁壯成長和壯大。

這並非雞湯,錯誤有害於個體,卻使整體收益,創業者的脆弱性和他們必要的高失敗率成就了生生不息的創業精神,而一個系統內部的某些部分必須是脆弱的,這樣才能使整個系統具有反脆弱性

2017年12月底,當你以為一個新的黃金十年即將開啟時,或許已進入命運的準星。

2018年12月底,當你以為將墜入黑鐵時代時,新大陸也正在形成。

如果能形成對本質的洞察,具有超越個人小周期與經濟大周期的視野,此刻的冷對你就是冷靜。

如果深陷入對2018年終於過去的惶恐或狂喜,此刻的冷對你就是冷酷。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