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本文來源:Aha視頻

微信id:ahavideos

作者:白白

原標題:不止炎亞綸,台灣人這些年一直長在我的笑點上

最近,炎亞綸喜提熱搜,話題是「炎亞綸拒絕假唱倒著拿話筒」。

在一個早期演唱會視頻中,他不想假唱就倒著拿話筒,到了自己的部分還把話筒遞給觀眾。

網友們紛紛感嘆,「原來炎亞綸這麼搞笑的嗎?」

就在我們感慨炎亞綸是個寶藏男孩時,熟悉台灣娛樂圈的同事說,「這只是他搞笑功力的萬分之一。」

所以,台灣同胞是一直這麼逗嗎?

這不是炎亞綸第一次給我們驚喜了。

上一次炎亞綸喜提熱搜,是因為他經常參與自己粉絲們的追星行動,包括:在自己飯圈超話簽到、給自己打投反黑、闢謠投票舉報……被網友稱為「深入粉絲內部的idol」。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炎亞綸的「有梗」,離不開台灣人身上幽默的特質。

我有一同事特愛看台灣綜藝,起初我們覺得她落伍,結果人家說,台灣人的幽默才是寶藏呢。

「當我們隔兩天換句流行語時,人家還在堅持自己的一套話語體系。」

多難得,直到今天,台灣人還在數十年如一日地逗我們笑。

所以,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新聞也能玩出綜藝感

台灣人的好笑,不只局限於綜藝上。正兒八經的新聞,也能被他們玩出綜藝感。

比如,在抓捕非法外勞者的報導裡,配文是:「警方認為非法外勞者有明星臉,很像羅志祥和碧昂斯。」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先不說像不像,光這聯想能力也夠讓人拜服的。

社會板塊新聞也是快樂源泉。

在這裡,你永遠猜不到記者的腦迴路。

比如,一記者把溫度計插在雪裡,你以為她在測溫度?不,她的下一句是:「觀眾朋友們,我們來測下雪有多高。」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還有記者手提塑料桶,來展示一場颱風帶來的降雨量,「900毫米,就是這麼多」。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有條新聞就更逗了,在颱風導致的事故現場,記者用遊客暴躁的回答,告訴你風具體有多大。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沒想到,看個新聞還能有驚喜感。

而記者的提問,更讓你猜不透。

在事故現場,記者問:「傷患有沒有受傷?」

受訪者回答「傷患有受傷。」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還有不少類似的對話,記者問戴近視眼鏡的小姑娘,「你有近視嗎?」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在小吃攤問手受傷的奶奶,「吃完手就會好一點了麼?」

奶奶:「這又不是仙丹。」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這忍不住讓人想起,央視街採關於「你幸福嗎」的提問,有位大爺回答很到位,「我不幸福,我姓曾」。

這種蠢萌的報導方式,常常刷新你對新聞的認知。不過,偶爾看看,還挺戳萌點的。

這些新聞中的「梗」,都拉近了和大家的距離。儘管效果有點尬,但確實提供了一種親切的表達方式。

我朋友不開心時,就看台灣新聞,這幾乎成了她的新型解壓方式。

看的時候還不忘了安利你,「看,再嚴肅的事,也不影響台媒製造快樂。」

台媒的八卦:民間故事會

台媒的造詞功力,更像是從故事匯中摘抄的。

這些詞不真實到,會讓你懷疑這件事的可信度。畢竟,現實生活中,誰這麼講話?

比如,去年台媒拍到炎亞綸「約會「男性友人,跟拍過程中,關於「嫩男」關不動門的細節,是這樣描述的:「嫩男已經搞不定炎神的18公斤的大鐵門」 。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這些言情小說裡的誇張字眼,成功描述出了會讓你想歪的香艷畫面。

台媒還擅長把所有匪夷所思的詞,堆一塊組成標題。

之前台媒報導蕭亞軒戀情,擬的標題是:閃亮保時捷獵愛,蕭亞軒夜伴嫩男12小時。

而台媒的八卦視頻,則是濃縮版的「故事匯」。在這裡,你會看到廁所讀物裡,最常出現的形容詞。

沒完全拍到蕭亞軒的臉時,他用「猶抱琵琶半遮面」來形容;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在敘述蕭亞軒進出KTV時,他用了「瞬間閃進」「不見蹤影」,及「再度登場」。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狗血小說都不敢這麼寫,但台媒用的卻十分來勁兒。

台媒更是把反諷發揮到極致。所謂的明星「黑料」,都變得有點喜劇感。

說到蕭亞軒與男生單獨相處時,是這樣抖機靈的,「我猜他倆是在嗑瓜子,結果倆人一磕,忍不住磕滿12小時。」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這也是繼「夜光劇本」之後,創造的又一新鮮說法。

最讓人「拍案叫絕」的,是形容蕭亞軒交往男友多那段。通常我們會形容她是「鮮肉收割機」之類的,到了台媒這,直接用「司馬庫斯巨人神木」故事來形容蕭亞軒。

啥意思,其實是說蕭亞軒再多湊幾個小鮮肉,就可以繞一圈把神木抱滿。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最後,創造出新詞彙:「神木與軒」。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看台媒的八卦報導,你會發現,他們並不關心緋聞本身,相反,他們會把娛樂性發揮到極致。

情節Drama,表達有趣,才是最重要的。

每個台媒小編,其實都是隱藏的段子手。

沒有笑點也要製造笑點。曾經說過阮經天是「炫腹狂人」,還自動腦補一段內心戲。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爺很性感,而且爺知道」。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經(今)天不回家」啦。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撲面而來的「土味」,一秒把高大上的明星「拉下神壇」。

台媒還非要把明星心理表達出來。拍到周揚青和羅志祥同框吃飯時,還配上了「辣妹子長大不怕辣」的歌詞。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在台媒的報導裡,明星都是手持劇本的男女主角,內心戲豐富的很。

看的時候,你很自然的就忘了緋聞這事。甚至開始期待下一幕的狗血「劇情」。

有網友說,看台灣的八卦新聞,簡直可以當一檔綜藝在追了。

畢竟,這是明星親身「演」給你看的,多自然。

從片名開始劇透

台灣人製造快樂,還體現在翻譯片名上。

他們最擅長創造「土味」片名,乍一看,你絕對猜不到原片是什麼。

《美女與野獸》被譯成了《神鬼人獸》,瞬間打破你的浪漫幻想。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百度搜索截圖

(編按:台灣譯名為《美女與野獸》,這個截圖是大陸網民的惡搞)

好端端的海外大片,被譯成了村口愛情物語。

還有從片名開始劇透的。

《神奇動物在哪裡》,台版翻譯成《怪獸與他們的產地》;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雖然有劇透嫌疑,但你不能說不精妙。

《霸王別姬》被譯為《再見,我的妾》;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編按:這是誤傳,台灣譯名為《霸王別姬》)

《肖申克的救贖》,台版翻譯成《刺激1995》;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還沒完,「被坑」的不止《肖申克》,1998年的《重返伊甸園》被翻譯成了《刺激1998》。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刺激」二字作為一個賣點,已經成了台灣影迷的一個IP。

連同「刺激」不被放過的,還有「魔鬼」一詞。

《獨闖龍潭》,台版翻譯成《魔鬼司令》;《荒野獵人》,台版翻譯成《神鬼獵人》。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這還不算,據不完全統計,以下片子均屬於強行被台灣譯名而成的「 神鬼家族 」。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這些片名放到內地妥妥地撲街,畢竟上世紀DVD盤才敢這麼命名。

但台灣人不管,他們偏愛這種直接的表達。

這些譯名有種落後的好笑,比如生活用品,內地的偉哥,在台灣叫「威而剛」;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護舒寶在台灣叫」好自在「。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不墨跡,不含蓄,是他們取名的一貫風格。

最早在論壇時代,網友們就開始互噴了,內地說港版譯名沒文化,台灣說內地譯名沒內涵,香港說台灣譯名沒韻味。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論壇上關於各地的電影譯名爭論不休

看架勢,都要打起來了。

但其實,翻譯沒有高下之分,只有文化之分。

該說不該說的,都播了

台灣已故知名藝人高凌風曾說:「內地綜藝至少落後台灣綜藝二十年」。

這話沒誇張,台灣人從十幾年前就在逗我們笑了。

在早期的《康熙來了》中,笑點集中在對嘉賓的精準吐槽上。

有一集對於郭惠妮把鹹蛋當零食的古怪癖好,小S很認真地問:「你爸媽知道你有在磕鹹蛋這件事嗎?」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還有期主題是把美女塗黑,測試是不是「一白遮三醜」。張艾亞塗黑後小S說,在她臉上看到了萬馬奔騰,一匹棕色的馬不知道要奔向何方。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吐槽的同時,生動的畫面感也出現了。

這種生動來自於迅速地拋梗接梗,以及聊天時沒什麼禁忌。

早期飛輪海上《娛樂百分百》時,就敢在節目上公然開車。

吳尊手裡打一個又長又粗的氣球,之後辰亦儒還套了一段圓筒來回推動。「手中的長棍慢慢膨脹之後還要穿洞」。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大尺度的綜藝玩法,在當時算開了先河。

那時是台灣幽默的巔峰時刻,被逗樂太正常了。

可放在今天,台灣人的搞笑也沒有「水土不服」。

《奇葩說》新辯手沈玉琳是台灣老藝人,荒誕的風格,一張口就讓對方辯友招架不住。

「蟑螂沒有爸爸。因為它從卵孵化以後就沒見過爸爸,因為沒有陪伴。」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咆哮式的辯論,引得全場爆笑

鬼扯的同時,還不忘了圓回去。反正綜藝效果是達到了。

這兩天,羅志祥在《娛樂百分百》裡模仿的片段被扒出來,典型的台式浮誇,但這種做作的綜藝感,還是能逗樂一批人。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娛樂百分百》節目選段

模仿台灣腔,也是流行過的搞笑方式。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網友總結的台灣腔經典句式

東北人和台灣腔的碰撞,能把喜劇效果最大化。

快本上王彥林用台灣腔配音《流星花園》,大碴子味的口音和瑪麗蘇台詞相結合,差點把全場笑翻。在這之後,他還喜提一稱號「鞍山道明寺」。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台灣腔有種浮誇的好笑,但這種好笑,放到日常生活裡也不違和。

比如,小S在飛機上睡著時,被助理畫好了全妝,於是發微博自嘲自己是「往生者」。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這是一條有聲音的微博

沒啥禁忌,又懂自嘲,怪不得台灣人的幽默能感染到人。

台灣人引以為恥的媒體、綜藝水準,大陸人的視角是這樣的

在現在看來,台灣人的搞笑太過外化,甚至有點不合時宜。

但它實實在在地填補了某些空白,那些我們所缺乏的直白的方式。

它告訴我們,幽默有很多種打開方法,這也是互相學習。

  能打敗東北話的,只有台灣腔。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