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本文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微信id:weixin21cbr)

記者:淼淼、楊揚

編輯:史川軒

任何行業都有生命周期,過慣了好日子的互聯網人,接下來可能要調整調整心態、適應新節奏了。

12月末,北京氣溫多次降至零下十度以下,最冷的日子到了。

和寒流一起到來的,是互聯網企業減員的消息。

從知乎、錘子、美團到京東、騰訊、阿里,據《21CBR》記者統計,過去的半年裡,至少有11家企業相繼被傳裁員消息。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三分鐘裁員」

一切不是空穴來風。

對2018年剛上市的美團來說,裁員並不是什麼好事。

根據脈脈傳出的美團裁員消息,大量應屆生被裁,整個流程耗時三分鐘。

「跳過直接上級,上上上級主管直接打電話,叫去簽字畫押,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上級和上上級都不知道,免交接免閒扯,3分鐘結束美團職業生涯。」一名匿名美團員工如是說。

美團回應稱,網傳大規模裁員為不實消息,此次是正常的業務調整,受影響員工不到員工總數的0.5%。目前,美團在職應屆生近兩千名,調整比例亦在正常範圍。

知乎的消息來得更早一些。12月13日,網傳知乎廣州區和華東區開始裁員。

界面報導稱,有員工透露,目前知乎已裁員500人,而內部的說法是,新任CFO孫偉到崗之後,認為不必要的人員過多,要求精簡。知乎在8月完成了一筆2.7億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24億美元。

據了解,該員工目前是剛好結束試用期,隨後直接被知乎給一刀「切」掉,最後只是象徵性的賠償了半個月薪水。 「真的是沒有一點點防備,找你談話,談完你就可以走了。」

阿里也縮減了社招的規模。Dina 12月剛拿到阿里口碑的offer。HR通知她抓緊辦手續,最好一個月內就入職。「阿里的社招規模正在縮減,你是部門最後一個編制,拖到明年可能這個編制就沒有了。」HR這樣催促她。

Dina猶豫許久,她原來雇主的薪酬在業界排名居前,再過幾個月有一筆不菲的年終獎。猶豫期間,阿里的HR告訴她,「30歲以上應聘者的簡歷基本不看,除非特別優秀,你快到這個年紀了,要把握機會。」

Dina告訴《21CBR》記者,她最終選擇放棄阿里的工作機會,「阿里加班很嚴重,身體可能吃不消。如果收入沒有顯著改善,還是算了。」

裁員KPI?

一位知情人士評論道,有些公司這麼著急,一看就是有「裁員KPI」。

剛剛離開騰訊的May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May所在的部門正是騰訊架構調整後的PCG部門,這個部門的員工多達萬人。

「由於預算被砍,組內架構有變,接下來沒有HC(招聘指標)和工作給到我。」May說,與她同時離開的多是原OMG部門員工,騰訊對外表示不會裁員,但調整非常動蕩,上到指揮下到兵。

May被HR告知,試用期可以隨時解雇。」比May先走的員工說,如果要賠償,可以給1.5倍薪水,但以後不能再回騰訊工作,永不錄用。

「業務結構調整、末位淘汰、崗位輪換,這些都是互聯網企業進行減員的常用理由。」一位IT行業獵頭說,「這樣做的好處是雙方面的,公司可以盡量少擔負裁員成本,盡量少引發外界的質疑和不信任;而被迫離開的人也有面子,便於找到下家。」

May經歷四輪面試才通過騰訊的招聘考核,卻被通知「說走就走」。一位離開美團的員工說:「應該背鍋的不是那些招聘時沒有計劃沒有節制的企業麼?」

擴編放緩

互聯網泡沫和行業的快速迭代,一家年初融資數億的明星創業公司,可能到年底就陷入困境甚至死掉,比如ofo。創業失敗,大家見怪不怪,減員更是如此。

事實上,中國互聯網高歌猛進20年,也該進入一個調整期和洗牌期了。

有的公司員工動輒上萬,而公司長期處於無法盈利的狀態,過度依賴資本,一旦融資無以為繼,減員或許是降低成本、優化架構、良性發展的必要措施。

記者統計了知名互聯網上市公司4年來的員工數量,截至2018年12月,騰訊、阿里、網易等公司員工總數,一直逐年增加,只是增速下滑。

不論是巨頭或創業型公司,一旦高速擴張,節奏放緩是應有之義,樂視這樣業務重挫的公司,縮編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數據來源:Wind

此外,互聯網人的薪資福利可能也會受到影響。比如,流年不利的滴滴傳出所有人年終獎減半,高管取消年終獎的傳聞。根據近一年各網路管道發布的公開薪酬,滴滴平均月薪為27540元。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BAT的薪酬體系

不過,也有好消息傳出,不少布局新零售、教育等新賽道的公司傳出擴招。新的賽道正在揚帆起航。

任何行業都有生命周期,過慣了好日子的互聯網人,接下來可能要調整調整心態、適應新節奏了。俗話說得好:互聯網行業沒有裁員,只有優化和調整。

閱讀原文

直擊2018互聯網大裁員:繁花落地,一地雞毛

本文來源:娛樂資本論(微信id:yulezibenlun)

作者:霍青城、霍超

今年進入四季度,宏觀經濟的不景氣終於傳導到了個人身上,「裁員」消息一波接著一波。

燒錢最猛的各互聯網大廠員工,率先淪為泡沫破滅時的「代價」,年底被裁,哀鴻遍野。

據統計,從京東、知乎、錘子、到近期的美團、摩拜等,過去幾個月,至少11家大型互聯網企業傳出裁員消息。

時至今日,沒有一家公司承認自己「裁員」,但「裁員」動作最後均落地實施。進入12月份,社交網站上「裁員」爆料突起,百度搜尋指數沖至半年內最高。

對於大廠「裁員」為何集中在今年年底,雖各家公司業務不同,但員工感受如出一轍——為了省年終獎,裁員有KPI。

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走訪了6家身處輿論中心的互聯網公司被裁人員,包括京東、知乎、摩拜、鬥魚、錘子、美圖等。

他們的遭遇表明,企業裁員的同時也意味著這些公司或商業化上的失敗、無力維持現狀,或部分業務未來已經不可期。

年底裁員也許是客觀原因主導,但公司具體怎麼做,卻能體現主管層的良心。

號稱有「情懷」的知乎,員工描述大裁員突如其來,「電腦瞬間被沒收」「飯卡當晚被停」;

美團接著知乎,被爆「3分鐘辦離職」的傳奇,率先向應屆生開刀;

劉強東在國外積極證明自己行為合法,京東卻對被裁員工的合法補償沒那麼熱衷;

摩拜整個一身不由己,員工都在等美團砍過來的那一刀;

鬥魚海外員工現身說法,辟謠「N 6.5」賠償為不實言論。

而此前負面新聞漫天的錘子,被裁員工則拿到了足夠的補償,維護前東家意願明顯,輿論與實際對比強烈;

美圖公司為在此次互聯網公司「大裁員」中,輿論表現較為平淡的一家,「合法補償」的正面評價較多,公司與員工最終「好聚好散」。

京東、摩拜——「裁員進行時」

點評:京東、摩拜未裁員時已風聲四起,員工有一定時間找下家和爭取補償。京東的裁員補償標準正在與員工談判中,摩拜最新被爆出2天內要「優化」完畢。

打分:京東★★★☆☆

摩拜★★☆☆☆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京東裁員的風從上月底吹到了這月底,至今沒有正式通知。但在半個月前,每個在職員工都能從上級主管和周圍同事那打聽到點什麼,基本確定了「商城裁10%,金融板塊裁20%。」

「裁員規模與網上傳的一樣,但說優先裁未婚未孕女性的,我這裡沒見過,身邊有個情況特別符合的女同事,就還在。」京東員工陸遊向小娛透露,「裁員」在京東內部已經搞的人心惶惶,雖沒有通知,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息管道,大概知道了該何去何從。

「優先裁沒主管罩的,或者是那些異地辦公的團隊、非嫡系的分公司。」陸遊的思維充滿了鬥爭的味道,由於他所在團隊老大半月前已經跑路,所以很遺憾。

「一個部門都被裁掉了。」陸遊告訴小娛,跑路前,團隊老大就私下透露整組要被裁,他們剩餘30多人隨後組成了聯盟,開始主動掌握形勢。「抱團才是面對危機時的真理,何況我們要的合法權益。」

在聯盟成立之前,陸遊打聽的消息為「N 1」為被裁員工獲得的最高補償,有相當一部分員工被以「末位淘汰」的理由直接踢出,什麼補償都沒有。但是近期在聯盟群體的主動要求之下,京東總部給出的統一補償標準是「N 1」。

陸遊覺得,跟單打獨鬥相比,30多人能爭取到「N 1」已經是一種進步,但他們的合法權益遠不止於此,尤其是對於那些工齡較大的同事。

「公司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自己經營發生重大變化,或者員工犯有重大過失,按照‘勞力法’這樣的裁員就是非法裁員,應該賠償2N,而這對工作2年以上的人,差別很大。」

為了吸引更多的力量加入,增加與公司談判的籌碼,陸遊所在的聯盟積極拉攏試用期「萌新」員工,由組長或產品負責人起頭,給這些員工發送轉正郵件,而公司如果拒絕的話,則需要舉證他們不能勝任工作的理由。

「舉證不了就是非法裁員,試用期,包括剛轉正的,一般不滿半年,公司給半個月補償往往就能鎮住他們,其實按照法律他們能拿1個月的。」

已有一定鬥爭經驗的陸遊,現在回想起11月底京東網傳的「裁員」消息,認為公司就是在故意扇風,至今他們中未有一人接到被裁通知,但焦慮的情緒早已泛濫。

「就是讓你待不住,主動離職找下家,這樣他們就不用賠了。」陸遊強調「這時就需要團結,該爭取的不能丟。」

對於爭取「2N」賠償可能失敗的結果,陸遊則胸有成竹地表示,他們準備了一堆實錘,放出來京東會很被動,上法庭的話不賠也得賠。

另一邊,還有員工在某社交軟件上喊話,準備爆料京東某部門的利益輸送和刷單套現窩案,疑似對裁員賠償不滿,圍觀者眾。

可以預見的是,處理不好裁員補償問題,京東不久可能將遭遇劉強東之後的又一波危機。

「幹的好好的憑什麼裁我?很難受很失望,我們聯盟都是年年都評優的老員工,不分青紅皂白直接裁了,賠償也不按法律來。」陸遊心裡憋了很大一股火氣。

12月22日,劉強東那邊傳來「沒有性侵女大學生,自己是守法公民」的新聞,陸遊對此不做評價,某職場社交論壇上,京東員工對此也沒有表現出過多的興趣,他們最關注的還是「如何爭取到合法補償?」

「千萬不能授人以柄。」時至今日,陸遊及同伴們仍然按時上班,好好打卡,而這一切都是為了砍刀砍過來的時候,自己不至於被「宰殺」。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與京東一樣,提前一個月傳出消息,但沒正式通知的還有摩拜。嗅覺靈敏的摩拜南區市場人員李瀟瀟,10月份從胡瑋瑋發出的一封郵件——「摩拜城市市場部,從全國市場部歸到城市團隊之下」,就嗅到了「裁員」危機。

在李瀟瀟看來,「裁員」並非胡瑋煒的本意,而是迫於美團的壓力。「美團11月要砍我們30%人的時候,阿姨極力反對,所以裁員的事沒進行下去。」李瀟瀟告訴小娛,胡瑋煒的人品在摩拜內部廣受認可,但也因為其太重感情,公司治理上存在很大漏洞,「助長了腐敗風」。

11月美團要求摩拜的「30%裁員計劃」沒有如期推行,但在李瀟瀟12月下旬離職後的幾日,公司便群發了「明年1月市場部預算全部砍掉」的通知。「摩拜一直不賺錢,美團今年剛上市,財報肯定要做好看了,我們市場部這些輔助性的花錢業務明顯成了累贅。」

李瀟瀟告訴小娛,從今年開始摩拜市場部的預算大概縮減了80%,10月以後市場活動全面停止,而市場部員工8月開始轉用戶運營,賣騎行券和站內/車身廣告,10月開始設KPI。「這個月KPI跟上個月KPI很不一樣,你能明顯感覺到摩拜在積極變現,但又不得其法。」

商業化情況確實沒有好轉,李瀟瀟通過後台數據發現,摩拜的活躍用戶數和訂單量明顯在減少。

「其實10月份將市場部劃歸為城市團隊前,很多三四線城市就進行了一波勸退和關站動作。」

摩拜在市場敗退的原因,李瀟瀟認為是「車太差」和「維修跟不上」,而同時市場上後興起的青桔單車和哈羅單車,質量明顯更好。

對於美團收購的摩拜的原因,李瀟瀟作為普通員工百思不得解,覺得美團進入後,「摩拜什麼變化都沒有」,最大的動靜就是把押金免了,原有押金可以退。

「錢是美團出的,當時美團想借此提高自身APP的日活,但由於執行特別差,用戶只把錢退了,卻沒人知道美團。」

12月20日,網曝美團王興和穆榮均將所持摩拜出資額全部質押,這條消息進一步加深了李瀟瀟和身邊同事對於收購案的不解,「也許是騰訊讓美團戰略性收購一下,美團只好從了?」

12月23日凌晨,胡瑋煒群發郵件宣布不再擔任摩拜CEO,權力完成交接。

「摩拜員工再也沒有擋箭牌了。」這是李瀟瀟的第一印象,而她慶幸自己提前一周抽身上岸。

「那些在10月沒感受到危機的同事,現在都很慌。」短短一周風向大變,李瀟瀟在同事眼中,由原先的「太衝動」變成了「正面典型」。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上周末,李瀟瀟打聽到原HR在本周商定了大量會議,她認為這也即意味著摩拜要在年底正式加入互聯網「大裁員」隊伍。

本周一,李瀟瀟突然告知小娛「全國各地今天開始優化,周二前要搞定。南區CRM同事已經被優化,杭州市場部一個不留。」

「有消息的人早就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整個西區11個市場人員只留主管一個;我們城市的運營專員會很慘,HR在跟運營主管商量,要設KPI讓人不達標;裁員補償參考10月以前勸退的那批,最多拿‘N 1’。」李瀟瀟向小娛大方地分享自己獲得的消息,並表示前同事對「N 1」的標準還挺滿意。

「吹了一個月的裁員風,可能大家本來期待就不高。」

回憶起剛進摩拜的那段時間,李瀟瀟形容為充滿了理想主義,不會跟公司計較得失,而現在沒有人再把公司當回事,「同事們早已貌合神離,找新工作都都成公開的了。」

對於美團必然要砍下來的那一刀,李瀟瀟沒有負面評價,並真心認為「沒有美團,摩拜也撐不到今天。」

知乎、鬥魚——「突然大變臉」

點評:知乎和鬥魚海外部裁員都是突然進行,沒給員工任何準備空間,員工心理遭受打擊較為大。補償方面,同是試用期,知乎薪水發到12月底,鬥魚補了N 1和部分年終獎。

打分:知乎★☆☆☆☆

鬥魚★★☆☆☆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沒有一絲絲防備,知乎「大裁員」某一天突然而至,幾百人被殺了個措手不及。社區運營部的試用期員工何曉萌才來一個月左右,凳子還沒坐熱,年底突然被告知要「走人」,這對他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

被通知裁員的那天,何曉萌的飯卡立刻被停,甚至不能在知乎吃最後一頓晚飯,電腦瞬間被沒收。

「網傳的300人被裁是說少了的,我走之前知乎是1700人,內部消息是說要裁到3位數。」此次知乎大裁員,多方消息顯示商業化團地是重災區。

「去年年底700人,今年大力發展商業化,人數擴張到1700人。結果商業化搞的很差,多出來的這些人哪來的就回哪去。」何曉萌告訴小娛,他所知的15人視頻組,被裁掉了30%,都是不用賠錢的試用期員工。

「HR通知我去辦公室聊業務的時候,我還準備了PPT。聊著聊著HR還表達了對你業務的認可,但需要改進,我還很誠懇的向他請教怎麼改,後來就發現情況不對了。」

何曉萌描述自己當時的感覺是懵逼 雲霄飛車,意識到公司要裁員的時候,腦子是懵的,但心跳開始加速。

「那什麼時候走?」何曉萌小聲地問。「現在、立刻、馬上,辦離職的同事在等著你。」

像是被人打了一悶棍,何曉萌失魂地走出HR辦公室,同時被裁的還有另外3個同事,加他2男2女。舒緩了片刻,2個男生開始瘋狂地聯繫獵頭找下家,2個女生則很平靜「哦,那就回家吧。」

最後,何曉萌他們爭取的補償是薪水發到12月底,社保也交到12月底。

何曉萌認為「大裁員」也即意味著知乎商業化上的失敗。

以視頻為例,知乎營造出的形象一直是理性、高端的知識社群。何曉萌不怎麼玩知乎,但深知運營規律,他認為知乎可以走慢一點,視頻可以做出自己的高端特色。

進入知乎以後,原老大跟他談的高大上戰略,一個沒進行,何曉萌的主要工作成了挖微博、抖音的各大紅人。「實際運營的策略根本就是錯的。」

此外,在跟知乎要資源推廣視頻的時候,何曉萌也感覺到了「特別別扭」,他評價知乎為「既當又立」。

「主管層想要商業化,想要賺錢,還要同時保持自己高端形象,自上而下不給資源和入口,很分裂,很別扭。」在沒被裁之前,一個被知乎從優酷挖過來的商業制片人規勸何曉萌,「最好別太管工作上的事,商業化部門之間還要打架,沒準年後會好些。」

說完沒多久,這位制片人與何曉萌在同一天被裁掉。

對於知乎「商業化」上的矛盾和不穩定,何曉萌還有其他見聞,「裁員前一周,還說要把視頻組一半的改組做大數位,群都拉好了。」

「知乎原來就有科技運營團隊,大數位感覺是拍腦門決定的,做的好肯定要合併過去,做的不好也會被原團隊吞掉。」

何曉萌和當天被裁掉的同事,原本當天拉了個「知乎維權群」,但只過了2天,就改成了「知乎人才擇業群」。

「這就是突然裁員給人造成的惶恐,眼下最重要的不是維權,是趕緊找到下家,太沒安全感了。」何曉萌的目標是頭條。

何曉萌告訴小娛,在互聯網圈中,頭條和騰訊成了最大的避風港,而據他所知,騰訊明年縮招會比較明顯,「每天招進100、200人」的頭條成了他最大的指望。

「已經在跟頭條的HR談薪資,祝我好運。」「實在想像不到,再被頭條拒了,我會怎樣。」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比知乎更早一步「突然翻臉」的是鬥魚,12月初鬥魚海外部「大裁員」的消息率先開啟互聯網大廠年末殘酷的一面。

「前期招人非常迅猛,很多北上廣杭挖過來的大牛,現在不管你是外地來的、有房貸的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毫不留情。」秦楓在某社交網站上匿名吐槽。

作為鬥魚高薪挖過去的技術人才,秦楓只上了20多天班就突然告知被「優化」,這讓他感覺很不真實。秦楓跑去洗手間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腦子是懵的,手開始發抖,「這簡直是致命的打擊,我一月房貸2萬,馬上計劃要小孩了!」

「年紀越大,機會越少,很多公司年底都是沒有HC的,年初才會放開。這時候裁員,拖家帶口的怎麼過年?聽說有同事在電梯里直接哭了,這一點都不誇張。」秦楓透露他的一位同事在接到裁員通知後就消失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聯繫上。「人的情緒將近崩潰。

作為被裁的員工之一,秦楓可以理解公司因為效應不好做出的裁員決定,但不能接受鬥魚官方籠統的一句「團隊正常優化調整」來敷衍外界。「接到的裁員通知都是口頭,沒有正式郵件。我們不是不行,希望公司給出書面說明,那麼我們再找工作就不會那麼尬。」

對於網上一段時間盛傳的鬥魚「N 6.5」的賠償,秦楓認為要麼是有人在造謠,要麼就是公關在洗地。「真拿這麼多,我們這些被裁的高興來不及。」最終,鬥魚跟被裁員工談好的統一補償為:N 1 年終x0.5x工作天數/365x績效系數。「績效系數都打的C,0.5個月。」

秦楓認為「N 1」屬於合法補償,在年終獎部分中,公司最大的施舍就是將他們的「加班順延工作日」。「年終獎算到最後也少的可憐,起初很多人都不願意簽字,但公司只用‘獎勵包’一招,就輕鬆將被裁員工的統一戰線瓦解了。」

「獎勵包」政策即先簽離職協議的,可以獎勵5000元,名額只有40個。

「人性就是這麼脆弱,大難臨頭各自。」秦楓理解簽協議的同事,確實是公司「太厲害」。最後一批沒簽協議的人,被告知「獎勵包」還剩幾個名額,秦楓只能感慨「個體太弱勢。」

「當然,公司最後還推薦了轉崗去處,需要通過面試、談薪,進不進去,還是看個人能力。」

「雪中送炭的人少,錦上添花的人多。這個冬天很冷,冷的有點讓人窒息。」秦楓根據自身經驗,為互聯網從業者總結出七條「勸誡之言」,其中一條就是「互聯網公司,來的快,去的也快,互聯網新項目組慎入。」廣受讚同。

「有機會,爭取去大廠吧。」

錘子、美圖——「時間足夠」「補償足夠」

點評:錘子、美團在此次大裁員中,是難得一見的員工評價較好的公司。錘子給足了員工離職時間,有困難可以再商議;美圖則給足了員工補償,明顯高於同行。

打分:★★★★☆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8月20日,錘子堅果Pro 2s發布,和以往每次破百萬的門票收入相比,Pro 2s發布會的收入僅有不到50萬。發布會過去沒多久,錘子便開始裁員,張德晨就是其中之一。與錘子鋪天蓋地的負面輿論相反,在錘子供職2年多的張德晨,對公司以及羅永浩的評價非常不錯。

根據此前媒體報導,錘子早在年中時資金鏈已經緊缺,現金流主要依靠京東的銷售回款,而回款的多少直接影響到每個月員工的開支。但堅果Pro 2s的銷量並未達到預期,融資未果,銷量不順,開源節流成了錘子的必然。

也是從8月底開始,張德晨陸續看到身邊的同事被HR單獨帶走商談離職意願,他期待著last day不要在自己身上降臨。但事與願違,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不過與知乎、美團、鬥魚的光速裁員不同,錘子的手段溫和了不少。

「裁員流程是按正規流程走的,HR談完補償後會根據個人意願,給員工留出三個月的準備時間。」張德晨打聽到並不止是自己所在的軟件工程部,此次裁員範圍面向錘科全業務部門。根據網易科技的報導,錘子裁員計劃中只留下40%的人員。

對於公司效益差,張德晨和同事心知肚明。在薪水和補償到位後,曾經的戰友陸續離開了這個「情懷之地」。「我們那批中沒有聽說有人被拖欠薪資,也沒聽說有人為補償和老東家撕破臉。」張德晨告訴小娛,即使被迫離開,雙方也都很體面。

對於此次裁員,張德晨表示理解。他在剛入職錘科那年年中也遇到幾次發不出薪資的情況,當時錘子一度處在倒閉邊緣。為了拯救公司,羅永浩到陌陌做直播,去得到app開專欄等,最多的時候借款9600多萬元幫著公司和員工度過了危機。「公司實際情況就那樣,‘N 1’大家都接受,多了真沒有,主要是時間給夠,公司也溝通的好」

在離開錘子的幾個月準備時間內,張德晨很少再看到老羅。不過他聽說老羅壓力也很大,經常凌晨十分才去公司,即使到了公司也直接鑽到辦公室,「羅老師還是比較直率的,可能沒錢也不好意思再給員工打雞血了吧。」張德晨苦笑道。

8月底通知離職,11月才離開,三個月中伴隨著張德晨的是很多無奈。

家里的孩子尚且年幼,每年的學費和撫養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生活的重擔壓在他身上,他有些不知所措。張德晨也不是沒再看過其他工作機會,但是轉悠了一圈發現在今年經濟情況下滑的大環境之下,向往的公司也都過的不順利。

說著,他給小娛丟來一張小米的股價的走勢圖,這家在上市前最有黑馬氣質的獨角獸,如今股價早已蒸發近20%,總市值不到440億美元。這個價格要比三年前小米450億美元的估值還要低了不少。

「你看小米都這樣,誰家又能好過呢?」張德晨嘆了口氣。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受訪者中,美圖員工與錘子員工一樣,難得一見對公司評價較好。此外,美圖員工最終拿到了明顯超過「N 1」的補償,這放至整個互聯網裁員企業中,都顯得十分不易。

早在裁員發生的幾個月前,美圖就進行了第一波裁員。當月CEO吳欣鴻宣布調整變圖的組織架構,將成立社交產品、美顏產品、智能硬件產品三大產品事業群。在此之前,其涵蓋了美圖秀秀、美拍、商業化、創新、海外等多條業務線,隨著結構調整,裁員也在進行時。

據了解在美圖第一波裁員中,包括運營、市場、銷售、技術在內,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規模。緊接著11月起,美圖發文稱,美團美妝業務自11月30日後,停止運營。幾乎同時,美圖開始第二次裁員,杭州的電商團隊幾乎全軍覆沒。

對於公司的運營情況,事業部管理層秋琳早有一定準備,當得知自己整個部門將要被裁掉的消息時,並不驚慌。「因為整個的業務已經開始呈現不健康的狀態了,所以其實員工對於裁員這件事心里是有一定的預期的,沒有感覺到這麼突然。」

秋琳向小娛透露,由於員工心理早有所準備再加上補償款還算到位,目前沒有聽說員工有出現矛盾衝突現象。「超過N 1,明顯好於其他家,大家都是接受的,具體多少不方便說。」

被裁掉後的那段時間,秋琳對於未來也有一定的恐慌,「因為畢竟現在是所謂的寒冬,找工作可能不好找。而且最近裁員的都特別的多,我預期外面是有大量的離職人員,職位可能也不太夠。」

但事實有些讓她出乎意料,在而後的求職過程中,她順利的拿到了三份offer,並且已經入職其中一家。

「我出來了之後發現有大量藏在幕後的公司,其實也很需要各種各樣的一些人才。這些公司可能並不像互聯網公司那樣比較有名,但在寒冬之中還是比較好的選擇。」

秋琳認為目前寒冬影響資本,資本影響互聯網公司,而在互聯網公司最終影響的就是市場部的預算,隨之受到影響的就是乙方公司。「而一些優秀的人才,他即使在乙方公司受到影響,也會被甲方公司所接納,從而到甲方公司來去做相應的一些工作。」

對於前東家美圖,秋琳還是有一些唏噓,「美圖的產品真的是很紮實,但整個策略調整以及對於市場的一些反應相比競品還是稍微有點偏慢了。」她告訴小娛目前能看到美圖在積極的去做正向調整。

「如果美圖能在產品的基礎之上,把商業化這塊運作起來還是挺有希望的。」

裁員應該是什麼補償標準?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在這次互聯網公司「大裁員」中,「N 1」成為正式員工與公司協商上後的普遍補償標準,試用期員工甚至「0賠償」,「年終獎」唯有鬥魚發放了一部分。那麼按照法律規定,這些補償是否合法?裁員補償又有幾個標準?

上海保華律所勞力法律師董寅表示,根據《勞力合同法》,經濟補償和賠償金只有「N」、「N 1」、「2N」三種標準(不滿半年的按0.5算,半年到一年之間按1個月算)。

其中「N」和「N 1」對應都是合法經濟補償,「N」是一般情況下合法裁員或合法解除勞力合同;

「N 1」對應的是合法情況下,需要提前1個月通知勞力者解除勞力合同的三種情況,包括勞力者在醫療期、勞力者不能勝任工作、客觀條件發生變化。

「2N」為賠償,對應的就是違法裁員或違法解除勞力合同,包括試用期員工。

「在校大學生勤工儉學、退休人員返聘不是勞力關係,在沒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可以隨時辭退,沒有賠償。」

董寅告訴小娛,公司如被認定為合法裁員或合法解除勞力合同,需滿足系列法定條件和程序。

如「合法裁員」需企業證明自身經營發生嚴重困難或破產重組等;還要滿足減員20人以上,或減員比例占公司10%以上;並提前30日向工會或全體員工說明情況。(此處提前30日屬於法定程序,不屬於上文所述「N 1」補償情況。)

「合法解除勞力合同」包括勞力者依法解除;勞資雙方協商解除;員工試用期被證明不能勝任、員工嚴重違規等情況下,企業依法解除等。

董寅認為不符合法定條件,沒有遵守裁員程序的裁減人員情況,最重要的是員工沒異議,而只要員工提出問題,最後企業都有可能會被認定為違法裁員,賠償標準就是2N。「看現實情況,大部分企業和員工協商後的標準是‘N 1’。」

當然需要注意的是,在「合法裁員」中,企業如能證明自身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客觀經濟情況發生變化致使不能履約、企業轉產變更合同後仍需裁員等情況,《勞力合同法》規定了需要支付經濟補償而非賠償;如果員工因自身嚴重違規,企業則不需任何補償和賠償。

「裁員」潮中,一些被裁員工在意的「離職證明」上的內容,可能成為企業威脅自己簽協議的把柄。對此董寅律師表示,雖然法律沒有明文規定,但離職證明一般只可以寫離職原因、時間等,離職原因一般只有辭職、協議解除和違紀解除等。

「如企業對員工做出不當道德評價,造成員工損害,員工可以向勞力部門投訴。」

以上互聯網公司員工均為化名。

打分標準:

★★★★★:最高補償 時間留足(行業典範)

★★★★☆:合法補償/時間留足(好於同行)

★★★☆☆:補償爭取/時間未定(灰色地帶)

★★☆☆☆:非法賠償/不留時間(普通負面)

★☆☆☆☆:非法賠償 不留時間(負面典型)

☆☆☆☆☆:沒有賠償 不留時間(無藥可救)

盤點2018中國互聯網大裁員,一地雞毛;員工爭取賠償標準「N 1」是什麼?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