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本文來源:谷雨影像GuyuVision(微信id:ihuozhe)

攝影:郝夢雅

編輯:趙天藝

出品:谷雨 × OFPiX

2018年9月8日,我在自己的微信號上宣布——一個線上生活30天的實驗即將開始: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將完全依賴外賣和快遞生活,不進行任何線下消費,並且保留線上消費的痕跡,即小票和購買記錄。」

我是一個生活在深圳的普通上班族,網購對我而言早已稀松平常,但三餐全靠外賣,還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在一定程度上,我們從網路獲取到幾乎一切生活必需品,同時,承擔著個人信息被泄露的不安感。

站在樂觀的角度看這個事實,也許未來在等待我們的,就是一種將做飯這件事完全外包給他人的生活?

假使如此,也許試著提前體驗一下是個好主意,也算是對未來做個準備。

我記下了這30天的感受,興許它不具備普遍意義——不少宅人比我更有發言權——那就讓我們一起探討下吧:

「當你在吃著外賣的時候,你在吃什麼?」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從9月8日到10月7日,我一共點了71次外賣。

1號店96.6元,餓了麼265.54元,淘寶945.12元,美團外賣1217.43元,總計2524.69元。

第一天:實驗開始

名為「線上30天」的個人項目正式啟動。

在這30天裡,我的所有消費行為都要通過快遞/外賣/閃送進行,我將暫時放棄線下社交活動。

但我並不能制定一個嚴格的執行標準,也會有一些妥協,比如交通出行,這方面的消費不得不依靠線下進行。

第二天:選擇恐懼

一日三餐全靠外賣真的很難選,從思考吃什麼到吃到東西要花很長時間——點了也不能馬上吃,差不多得等一個小時左右,會餓。

第四天:想吃一碗自己做的雞蛋湯

想吃的早餐20塊錢起送,一個灌湯包一塊五,我不想買那麼多包子……看了一圈,最終點了麥當勞,配送費9元。在樓下5塊錢就能解決早餐,點外賣的話還是太貴了。

中午不太餓,點了水果。本來以為夠吃,結果越吃胃越不舒服。後來泡了一碗麵,並不好吃。特別想吃一碗自己做的雞蛋湯。

第五天:頭疼

雖然以前工作日也經常叫外賣,但晚餐基本都是在家自己做。

老公做菜很好吃,我也很喜歡和他一起在廚房忙碌的時光。

實驗才過去四天,我已經為吃什麼頭疼了12次,這將會是漫長的一個月。

第九天:山竹來了

超強台風「山竹」登陸深圳,看了一下App,很多店居然還可以外送。

網上看到一些外賣員被台風吹跑的視頻,真是不容易啊,這種天氣送外賣是要冒生命危險的。

對於這種極端天氣還要工作的外賣小哥,平台都應該給他們上保險。今天沒有點外賣,靠家中存糧度過。

第十一天:優惠券

用優惠券買了兩份很便宜的麻辣燙,開心。

第十二天:上火

智齒和牙齦連續一周都不太對,似乎有點上火的痕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直吃外賣的緣故?

第十六天:想吃火鍋

早餐想奢侈一下,吃了個肉夾饃,為了省運費,把午飯也一起點了。

一個月真是漫長啊!想出去吃火鍋。

第十八天:難得正餐

中秋快樂!家裡網購了海鮮,中秋去老公家和公公婆婆一起過。

自從實驗開始以來,這還是第一次那麼多人聚在一起吃飯。

真的很懷念這種熱鬧的氣氛,大家一起分享著一桌菜,和長輩聊著天,更有一頓正餐的儀式感。

第十九天:下飯視頻

幾位飯友中午又結伴出去吃飯了。

自從實驗開始,因為不能和他們一起出去活動,交流少了很多。

不過,飯友們並非每天都出去吃,如果在公司點外賣,基本就都是各看各的「下飯視頻」了。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第二十天:膩

今天的飯特別油膩,吃得不舒服,扔掉一半。

第二十三天:存糧

繼續消耗之前網購的存糧。蛋糕並不好吃啊,可是買了一箱,也得吃掉……

第二十四天:省錢

連續吃了好幾天河粉,真是清爽。為了省錢,我一般會在美團、餓了麼同時找,同樣的店優惠力度和配送費常常不一樣。

第二十五天:盤點

我開始把這些日子的訂單列印出來。從訂單來看,我並非完全依靠外賣生活,也會消耗一些以前網購的食物,比如方便面、午餐肉、胡辣湯、小食等等。

第二十七天:儀式感

好久沒吃米飯了,中午的越南咖喱飯好吃。晚上回家,老公包了蝦滑餛飩。對於我來說,在家做飯似乎有一種儀式感,彰顯著對生活的認真態度。

第三十天:上癮了?結束了……

今天是實驗的最後一天,就用好吃的越南河粉來結束這個項目吧,我最近吃這家有點上癮啊!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這三十天的實驗,讓我有種奇怪的又愛又恨的感覺。

外賣能夠吃到很多東西。即便家人廚藝很棒,但有些比較複雜的食物,比如燒烤、麻辣香鍋、酸菜魚、麻辣燙,還是不太適合家常烹飪。

經濟學家丹·艾瑞里在《怪誕行為學:可預測的非理性》中說:「更多的選擇對人來說,未必是幸事。」

如果全靠外賣,選擇也會成為一個大問題。

從前在家做飯,冰箱裡有什麼食材就做什麼菜。

而叫外賣不同,是在海量的選項裡做多維選擇,在菜系之間選,在菜品之間選,在不同的餐廳選,在不同的平台選,還有速度、價格、餐館口碑等指標的權衡、取捨……

另一個問題是,比起在家做飯和去餐廳吃飯,外賣好像少了那麼些儀式感。

「一頓飯」不只是「吃」這麼簡單,它可以是一整套由各種細節和規範化的步驟達成的感官體驗——座位如何排布,用什麼餐具,上菜的順序,用餐禮儀,程序化的客套,等等。

外賣則把「吃」這個功能從「吃飯」這個套系中剝離出來,把食物放進標準化的餐盒,裝進標準化的塑膠袋,配上一次性餐具,一切以效率為先。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我在家做的菜。其實從味道上講,外賣未必遜色。但努力把它們做好、擺好,帶著滿足感拍照的過程,是塑膠袋裡裝的食物所沒有的。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點在於,這次實驗給我的社交生活帶來了一定影響。

如果實驗期限不是一個月,而是半年,甚至一年,我可能就要沒朋友了。

社會學家鄭也夫認為,「共餐是人類最古老的族群間交流方式之一」。

直到今天,相約出去吃飯也是朋友間最常見的社交方式,而「和誰一起吃飯」也依然是人際關係親疏遠近的重要指標。

在這一個月的實驗中,因為不能出去吃飯,我回絕了好幾次朋友間的邀請,只好改約下次,但成年人的下次,就真的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了。

我們拒絕的或許不只是一頓飯,也是席間的交流,和飯後可能的活動。

我想念的不僅僅是火鍋的味道,也是大家圍坐在一起,分享、說笑的情境。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茶水間裡待領取的外賣。

  「人心有多黑,外賣就有多髒。」

線上消費30天實驗,我連吃71頓外賣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