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吧,你就是最愛看韓劇】為什麼韓劇風靡中國?

承認吧,你就是最愛看韓劇

本文來源:難逃一吸(微信id:suck2333)

經常有一些業內人士翻著白眼對我說:這屆韓劇不行。

我一般會這樣告訴他:

在40歲周迅仍然不得不演少女的時候,《迷霧》把目光投註在一個中年女性的身上;

在國內連性騷擾議題都不能觸碰的時候,《火星生活》已經開始談論stalker(跟蹤狂);

在《娘道》還在宣揚「守婦道」才是正能量的時候,《漢謨拉比小姐》裡的女主角在男性主導的職場裡穿上了短裙,要和「女孩子裙子穿的短才會遇到性騷擾」的言論硬扛到底。

承認吧,你就是最愛看韓劇

▲《迷霧》

而題材之外,2018年國產劇的表現也一樣乏善可陳。

除了一部《延禧攻略》成為爆款之外,2017年還萬試萬靈的IP類型劇和流量小花小生,幾乎全軍覆沒。

《如懿傳》被指冗長拖沓;

《天盛長歌》衛視播出的平均收視率只有0.3%,最低時只有0.1%;

而也許你根本已經忘了,創造過流量奇蹟的楊冪主演的《扶搖》、楊洋出演的《武動乾坤》,也都是在今年播出的。

英劇美劇也沒辦法再高居鄙視鏈頂層。

今年引發了大範圍討論的美劇只有一部《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英劇則是《貼身保鏢》。遠不及韓劇在國內所掀起的熱潮。

另一邊,韓劇近乎以每月貢獻一個爆款的速度橫掃整個女性群體。

二月的《迷霧》;

三月《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六月播出了《金秘書為何這樣》;

七月份有《我的ID是江南美人》;

九月《百日的郎君》;

十月《內在美》;

十二月開播了宋慧喬主演的《男朋友》,

都成功引發討論。

從2000年引進的《藍色生死戀》到《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18年間,時代更迭中,韓劇在中國保持了長久的生命力。

韓劇什麼變了,什麼沒變

比起英美的語境,韓劇以更「接地氣」的方式,說出了當代女性的心聲。

1991年,Straubhaar就提出了「文化接近性」觀念,認為觀眾偏好與自己具有相同的社會背景和相似價值觀的文化節目。

除此之外,有人將韓劇歸結為「女性的A片」,流行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們能以流水線生產的方式,為女性找到瀏海長短不一、身高長相各異的男神。

其實這話只說對了一半。

韓劇受歡迎的理由,確實大半來自內容創作者對女性心理的極致迎合,但最關鍵的地方並不在男主角的選擇,而是他們精準把握了時代脈搏。

在時代變遷裡,塑造了成功的女性角色

女權主義的時代脈搏

幾年前,韓劇女主的形像一定要是灰姑娘,窮、瘋、慘一定要佔一個。

《我叫金三順》富二代男主角最後選擇了一個年紀和體重都大於前女友的普通麵點師;

《繼承者》里女主角車恩尚一天要打三份工,還要和家里人擠在很小的房子裡;

哪怕全智賢在《來自星星的你》裡扮演一個大明星,但還是要演成女神經病的樣子。

這種人設的主旨只有一個——務必要讓千萬女性可以帶入自己,最終相信這種童話可以發生在普通人身上。

曾經,韓劇的內核是保守的文化還有傳統道德「正能量」。

男主外,女主內,女性年齡要低於男性,男性地位必須高於女性,二者結合需要突破傳統家庭帶來重重阻礙的故事。

這當然跟中國傳統文化同氣連枝。

早在《紅樓夢》裡就有這樣「女性貶值」論:

「女孩兒未出嫁,是顆無價之珠寶;出了嫁,不知怎麼就變出許多不好的毛病來,雖是顆珠子,卻沒有光彩寶色,是顆死珠子了;再老了,就變得不是珠子,竟是魚眼睛了。」

其實直到今天,國產電視劇仍然只講少女的故事

宋丹丹在一個演員的最好時候,只能接到情景喜劇《家有兒女》——一個重組家庭裡忙忙叨叨的母親。不論是從劇本還是人物設置,都沒能超越距今25年前拍攝的《我愛我家》。

吳奇隆曾經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有些女演員要好好珍惜(和我合作的機會),你們以前演我馬子,現在演我馬子或者老婆,我如果再撐幾年,你們就要演到我媽媽了

但2016年為界,韓劇製作人和編劇們感受到了女性主義興起,並隨即調轉方向

2016年,《太陽的後裔》講述了軍人和醫生在異國並肩作戰的故事;

2018年,《迷霧》的故事圍繞著一位中年職業女性展開,大結局播出前,豆瓣評分高達9.2。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描述了一對姐弟戀的故事;

正在播出的《男朋友》乾脆走到了另一個極端,直接給出了「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性轉版本。

評論中直指男女主角劇本拿反,宋慧喬不再是《藍色生死戀》裡身世悲慘,最終患病離世的女性,而是大酒店的老闆。在社會地位和財富上弱勢的一方反而變成了男性。

這部設定極端的偶像劇,最終打破了TvN水木劇的收視紀錄。

在近年的爆款韓劇裡,主角不再是悲慘的灰姑娘,不再是等待男性關注、垂青、拯救的被動角色,而是靠自己爭取社會地位和幸福的獨立女性

這背後深層原因是,韓國女性的經濟地位和社會地位的提升。

根據韓國統計廳最新統計,韓國當前男性人口占總人口的49.8%,女性佔50.2%,這一數字代表韓國「女超時代」來臨。

同樣提升的,還有韓國女性的高等教育入學率和女性公務員佔比。

女性在社會發展中,尋求更多的話語權和與男性平等的權利。

中國的發展同樣來到這個階段,女性在高等教育入學人數上超越男性長達10年,她們同樣希望女性權益、職場性別歧視、婚戀話題中希望發出自己的聲音。

而掌握了時代脈搏的韓劇,恰好滿足了這一需求。

不得不說,爆款《延禧攻略》是看起來像宮鬥,但實則充滿女權主義的電視劇。

「天生脾氣爆,不好惹」的女主角魏瓔珞,何嘗不是獨立女性對自我的投射呢。

精準掌握「看起來不累」和「看著侮辱智商」之間的平衡

美劇和英劇,經常多少都讓觀眾看著有點累。

不管是《權力的遊戲》《神探夏洛克》還是《絕望主婦》,想要理解劇情和人物在當時的選擇,多少需要動腦思考、理解西方思維,時不時還要面對男主暴斃(參見《紙牌屋》《傲骨賢妻》)的悲慘結局。

而另一個極端——「看著侮辱智商」,就不得不提國產劇。

現代國產劇總要承擔說教和輿論導向的功能。

編劇和導演最省力的方法,就是把一些假大空的價值觀借旁白和台詞直接說出來,而不是靠劇情和人物行為。

這種無腦化的拍攝手法,和觀眾習慣完全相反

另一方面,道具粗製濫造如同擺設。

石頭掉在地上會彈起來,喝酒的樽是塑膠的;

特效同樣感人,我們經常可以在抗日題材電視劇裡看到「手撕鬼子」的可笑場面。

這些特效不是為了劇情服務,而是單純為了刺激觀眾,最終淪為笑柄。

韓劇在這兩者之間,精準地掌握了平衡。

韓劇可以讓工作一天的女性把腦子拿出來休息。它的劇情都非常簡單,人物也可以靠好壞來分辨,結局基本由觀眾決定。

《宮》最早拍攝過悲喜兩版結局,經過觀眾投票後,悲劇版本作廢。

高品質的劇集,同樣靠高度工業化的生產流程來控制。

在電視劇開拍前,所有演員要開會通讀劇本,服裝化妝道具,都經過精心設計。

《冬季戀歌》男主演裴勇俊的髮型、圍巾、微笑的弧度,都經過嚴格訓練。

所以承認吧,哪怕豆瓣上那麼多人都在為《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第二季回歸而期待、歡呼,夜深人靜,你還是會打開app,等著看宋慧喬和樸寶劍的言情大戲。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