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豪奢的尾牙,現在沒有了,「不收到公司的裁員郵件就是萬幸」

  中國經濟熱文【2018,沒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
  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人民幣超過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本文來源:花兒街參考(微信id:zaraghost)

作者:林默

1

從三亞到廈門,1480公里,開車需要18小時23分,卻分隔得開兩個時區。

創業之初的羅敏振臂向團隊許下諾言,「有朝一日,哥們要帶大家去三亞、去有海的地方來開年會」。

他們很幸運,這個吹下的牛逼並沒有隨青春一笑了之,2017年1月,羅敏帶了浩蕩的500人的團隊降臨三亞。

對於彼時的趣店,何時遞交IPO申請只是一個時間的選擇問題,三亞的海風吹不起這家公司此刻的辣種浪,沙灘上的任何一把椅子,也沒有那支叫螞蟻金服的大腿靠著舒服。

「你們中間有多少人還記得,我說過要帶大家來海邊開年會」,羅敏站在台上,向下面的500人發問。

台下的員工,早已換了一批又一批。還知道當年這件事的,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十個人。

羅敏當場淚奔了,「很遺憾,有些人沒能來到現場,麻煩告訴他們,我們不會忘記他們,哪怕他們付出過一點點的事情」。

下面的人er也淚目了,雖然老大在裁員這件事兒上一向不太講究,但是,你看,老大現在觸景生情地難過了,老大都對媒體說了,他想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

員工們沒搞懂一個區隔,難過和不講究,是兩件事。此刻的難過,也許是為下一次的更不講究積聚勢能。

23個月後,2018年11月,到廈門「出差」兩個月的200多名趣店北京區員工,被通知北京已經沒有辦公室了,之後他們只能選擇留在廈門工作或者從公司離職。

少了身後的大腿之後,公司在過冬。

一些在春天裡被粉飾起來的人性,會在冬天展露出來。

何況,這又不是他們一家公司的寒冬。

這個在2014年,人均年終獎4萬,總水平超過了信托、基金、遊戲行業的互聯網金融業。在當下,年終獎已經成為一個魔幻的故事了。

「根本不想,有可能降薪,不收到公司的裁員郵件就是萬幸」,一個從業者跟我說。

2

看過2017年1月的陌陌年會,你會知道窮不僅限制你的想像力,還限制了你司老板對年會的想像力。

那次流光溢彩的年會上,陌陌組織了抽手機、抽勞力士、抽現金大獎。

如果什麼都沒抽到?沒關係,還有陽光普照大獎,每個人25000現金。

注意,這不是年終獎,只是安慰你沒抽到獎的陽光普照大獎。

不僅拿到錢的員工被陽光普照了,吃瓜的群眾都被眼光晃眼了,這是直播行業之光啊。

目睹了陌陌年會的成功後,一家網紅公司立刻決定為幾位女主播發了百萬年終獎,並發出這樣的新聞稿圖片。

錢不夠,顏值湊。

從陽光到寒流的轉圜同樣發生在23個月後。

2018年12月6日,關於裁員的風波籠罩了直播第一梯隊的鬥魚。

在經歷了多位頭部主播遭封殺、國慶期間被各大應用商店下架等風波後,鬥魚(香港)有限公司約70人的團隊被口頭通知了裁員,此前員工在沒有收到任何郵件通知。

盡管陌陌同在當天發布的2018年Q3財報顯示,其直播業務收入4.07億美元,同比增長34%,但出現了環比首度下降。

相繼而來的,是網易薄荷直播官網發布公告稱,擁有6000萬用戶的網易薄荷將在12月全面關停網易薄荷的運營。

3

「我記得你這個夢想,那麼我今天就告訴你,你的這個夢想做到了」。

這是2017年2月的ofo年會,戴維對紀拓說的。

紀拓是ofo最早在三名員工之一,有一個詩和遠方的夢想,他想開著一輛牧馬人去拉薩。

在公司的年會上,當著800多位同事,戴維送了他一輛牧馬人。

在牧馬人之後,戴維還授予公司前五號員工陳正江o-hero獎,並獎勵期權100萬。繼而接受獎勵的,還有十佳員工、十佳主管、十佳黨員等獎項。

那天酒至酣處,有人開始背詩。一位員工當場背了一首《滕王閣序》,戴威獎勵1萬元。

眼下,這家公司的總部已從繁榮時的3400人裁減至400餘人。

纏鬥半晌,把ofo從十八層地獄踢到了十九層的滴滴,在剛剛舉辦的滴滴出行全員大會上宣布,公司表現不如預期,今年員工年終獎的力度比去年縮減一半,滴滴高管集體不拿年終獎。

這家公司也曾有過土豪光輝遍照朋友圈的年會。

2016年的滴滴年會上,不僅有活的樸樹和李宇春,不僅用蘋果的獎品堆出了一座小山,還發了5億的年終獎。是的,5億。

  滴滴2018年全員年終獎金減半,管理層皆無獎:因表現不如預期

4

趕在年終獎發放前,知乎被爆裁員20%,宜信被爆裁員三分之一,京東被爆裁員,這次並沒有反擊的錘子被爆裁員60%。

「不不,這不是裁員,這是正常的人才優化」;「我們其他部門還在招人,不能定義為裁員」,如果有下一家被爆裁員的公司,我也可以用上述標準答案替他們回答。

盡管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12月5日表示,對不裁員或少裁員的參保企業,可返還其上年度實際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

貼回來的這點兒肉,擋不住落刀的手。

我想起前年的這個時候,我坐在咖啡館,對面的朋友說,這互聯網金融行業的泡沫太可怕了。

我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坐在咖啡館,對面的朋友說,直播行業和共享經濟都是偽風口,都是泡沫。

我想起今年年初,我坐在咖啡館,對面的朋友說,區塊鏈行業裡充滿了泡沫,會毀了這個行業。

但此刻,不知道他們是否會想念,那些熱度還吹得起泡沫的時光。

  中國經濟熱文【2018,沒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
  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人民幣超過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