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本文來源:量子位(微信id:QbitAI)

作者:夏乙乾明

塵歸塵,土歸土,一切嘗試回到原點。

說的正是Google想要在2019年推出的中國版搜索。

據The Intercept消息,Google決定關閉該項目的整體數據來源,內部投注的資源也轉移到其他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印尼和巴西。

Google CEO皮猜也在國會聽證中明確:目前沒有在中國推出搜索服務的計劃。

所以事情眉目已清晰:黃了,涼了,散了吧。

  人民日報發推特歡迎Google重返中國,前提是遵守中國法律;百度:有信心再贏一次。

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關數據,撤資源

這個項目為何突然停止?

據Intercept報導,核心原因還是Google內部抗議,然後Google關閉了這個搜索引擎所需要的數據分析項目。

而這個數據分析項目,你可能並不陌生。

為了了解久違的中國用戶,Google用了265.com來訓練搜索引擎。

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年輕人,你沒聽說過265?它是一個導航網站,國外媒體說它自稱“中國最常用的首頁”,Google 2008年從蔡文勝處收購。

它也有個搜索框,但背後連接的是百度。輸入關鍵詞點擊搜索,就會跳轉到百度的搜索結果頁面。

不過,Google在這中間加了一個小步驟:把用戶搜索的關鍵詞記下來。

通過這樣的市場調查,Google積累了規模不小的數據集,來了解中國用戶在搜什麼。

一名Google工程師說,他有關聯著265.com的API,能收集這個網站的搜索數據。

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通常來說,分析人們的搜索關鍵詞這種事情,在Google有嚴格的限制,需要內部隱私團隊的審查。

但是,直到之前一波對這個特殊項目的報導出現前,內部隱私團隊對這個“市場調查”毫不知情。

於是一場內部撕逼不可避免,Google內部就裂上加裂。

結果隱私團隊贏了。Google最後告訴項目工程師們,不能再用265.com的數據了。

這個項目的工程師們,也被陸陸續續調到其他項目,比如針對印度、印尼、俄羅斯等國的搜索。

於是,整個“蜻蜓”項目就此停滯不前。

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生於2017,死於2018

現在,蜻蜓胎死腹中,從曝光到結束,熱鬧而孤獨。

“蜻蜓”項目最早曝光是今年8月1日。

當時The Intercept挖到消息:Google正在為中國用戶打造一個定製版搜索。

而且早在2017年年初,這個項目就開始了。

項目代號Dragonfly,“蜻蜓”之意。

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然而一經曝光,這只蜻蜓就激起千層浪。

馬上就有1400名谷歌員工簽署了聯名信,要求公司提高透明度,稱蜻蜓計劃的進行引發了緊迫的道德和倫理問題。

雖然皮猜等公司高管都給出了相應的回應,但員工沒有買賬,甚至有不少員工憤而離職。

Google原本希望把事情控制在內部討論層面,甚至謝爾蓋·布林和皮猜都願意在內部全員大會中說明,但事情越藏越受關注。

其後9月26日,一場參議院的聽證會中,Google官方不得不公開承認蜻蜓項目存在。

黃了。Google中國版搜索

然後員工的抗議更盛了。

11月28日,Google員工又搞出聯名信,指向非常明確,呼籲公司取消“蜻蜓項目”。

因為一部分員工不接受以“服務中國用戶”為由,去專門打造一個定制化版本,這不符合Google價值觀。

現在,如聯名信所願,“蜻蜓”落入塵土。

皮猜在美國國會聽證會時給出了最新表態:沒有在中國推出搜索引擎的計劃,但拒絕排除將來推出的可能性。

而更嚴重的是數據集關閉。

The Intercept爆料,Google已經暫停了對相關數據集的訪問,原來負責蜻蜓項目的工程師,已經轉移到其他的項目上。

總之,原計劃2019年1月到4月推出的“蜻蜓”項目,已涼涼。

也不知聽聞此消息的你怎麼想?

但Google在發給美國媒體CNBC的郵件中這樣說:

依然想服務中國用戶。

  Google員工正努力保衛Google價值觀,抗拒公司高層的「蜻蜓計劃」-為中國訂做搜尋引擎。
  人民日報發推特歡迎Google重返中國,前提是遵守中國法律;百度:有信心再贏一次。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