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 / 懲罰加拿大完整指南

熱文 / 懲罰加拿大完整指南

本文來源:歪理邪說(微信id:wxieshuo)

作者:霍炬

(原文已遭刪除)

我在加拿大生活了不少年,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讓很多人開始注意到了加拿大。

於是我收到了來自朋友們的各種問題,從如何抵制加拿大,到加拿大為什麼這麼傻。諸如此類。

挨個答复比較麻煩,乾脆寫一篇文章。

通常我更願意寫科技相關話題,不寫社會和歷史話題,一方面是我不是這個領域的專業人員,很多東西未必準確,另外一方面,跟科技不同,這類話題難以保證足夠客觀,必定帶有個人視角,從而引起更多爭議。

所以我盡量保持拿事實和數據說話,少發表個人看法,但是個人看法必然無法避免,所以還請批判閱讀。

以上是正文開始之前的一點點聲明。

除了加拿大鵝還有什麼能抵制嗎

按照我國群眾最近這些年流行的做法,對一個國家不爽的時候,就在商業上抵制他,不讓你賺錢,看你服不服。

輪到加拿大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市場上找不到什麼加拿大產品可以抵制。

於是加拿大鵝不幸成了第一目標,但實際上加拿大人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喜歡加拿大鵝,因為使用捕獸夾捕捉郊狼被認為非常殘忍,加拿大人抵制加拿大鵝一直比亞洲人民激烈的多…

所以抵制加拿大鵝,可能甚至會收到大量加拿大人的感謝。

那麼除去加拿大鵝,為什麼找不到加拿大產品可以抵制,我們不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嗎?我們是金主爸爸對不對?

一張圖就能解答這個疑問。

熱文 / 懲罰加拿大完整指南

如圖所示,中國確實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但是總額只佔加拿大貿易總額的4.3%,第一名的美國,佔76%。

第三大貿易夥伴的英國,和中國沒差多少,第四名日本和第五名墨西哥,加起來也跟中國沒差多少。

再考慮到加拿大-歐盟自由貿易協定早已生效,歐盟做為一個整體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數額是加拿大-中國貿易的1.5倍左右。

如果比較貿易增速,中加貿易這一兩年增速不錯,但是增速比不上歐盟,比不上墨西哥,甚至還比不上韓國。

更神奇的事情還在後面,看下圖

熱文 / 懲罰加拿大完整指南

這是中國公佈的貿易數字,中國和加拿大統計方法不同,最終導致數額有一定區別,前面列的是經過調整的結果,這個是中國公佈的未調整結果(即中國認為進出口平衡性更好的統計方法)。

雖然看著比例大了一些(距離和美國仍然是零頭),但即使按照中國的統計,加拿大購買中國的東西遠遠多於加拿大賣給中國的東西。

在中國統計下,加拿大向中國出口236億加元,加拿大從中國進口708.9億加元,加方貿易逆差高達472.9億加元(353.35美元)

同樣用中國統計數字,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貨物出口為4298億美元,貨物進口為1539億美元;貨物貿易順差為2758億美元。

這個數字是中美貿易歷史最高點,已經到了川普痛罵中國占便宜,引發貿易戰的地步。

但是按照貿易比例一比,美國承受的對中國貿易不平衡,比加拿大還好了一些。

從加拿大的視角看,中國是加拿大貿易夥伴中加方逆差最大的,在加拿大這也是多年來的重大社會議題。

光說數字可能還感受不到有多大,我們換一個對比方法,中國是加拿大第一逆差國,從第二名開始後面10個國家加起來,總數都沒一個中國造成的逆差大。

但是加拿大承受如此巨大的貿易逆差,和美國那樣威脅過中國嗎?完全沒有過。

加拿大唯一做的事情是總理數次到訪中國,希望能開始談判中加貿易協定。

理論上川普對中國說的任何話,做的任何事,加拿大都有資格說,有資格做,甚至單從利益角度考慮,應該一開始就加入美國對中國的關稅戰才符合加拿大利益。

如果在細緻看貿易數字,加拿大出口給中國的,主要是木漿,油料作物,基本上都是粗加工產品,跟普通人完全沒關係。

加拿大從中國進口的東西,第一大是電腦設備,第二大通信設備,其他的都是服裝玩具之類的。

電腦設備很大一部分是美國公司在中國生產的產品,通信設備中華為佔了不小的比例,加拿大和華為有著非常特殊的關係,這個也放在後面說。

簡單概括就是,中國從加拿大進口的難以替代,加拿大從中國進口的替代很容易。

這就出現了一個尷尬的狀況,無論是「我不買你的東西窮死你們」,還是「我不賣你東西餓死你們」這兩種中國網民常見的邏輯,對於加拿大都不適用。

按照我國人民最喜歡的金主爸爸教你做人的路數,加拿大才是真的金主爸爸。

只不過這個金主爸爸脾氣比較好,你佔了它的便宜還罵他,但是他不會用一樣的方式回罵你,甚至不會像美國那樣盛氣凌人的教訓你。

抵制加拿大產品很難的原因你已經知道了,要抵制一個貿易結構如此特別的金主爸爸確實不容易。

至於加拿大鵝,那點份額進不了貿易統計排行榜的。

加中貿易能到這個比例,已經是現在是特魯多的自由黨政府上台之後的結果了。

上一任加拿大保守黨政府,對中國可不怎麼友好,哈珀總理甚至抵制了2008北京奧運會,不參加APEC,不參加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

就是一切在中國召開的重大活動哈珀一概不參加,哈珀的保守黨政府統治的12年,對中國的冷漠程度遠遠超過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

在那個時候,中國反而沒有跟今天一樣鋪天蓋地的批評加拿大,難怪特魯多總理的政治對手、哈珀的繼任者、保守黨黨魁希爾這幾天在媒體上大罵特魯多無能,說特魯多對中國的美好而幼稚的幻想應該破滅了,特魯多的主要錯誤就是對中國太軟弱了。

如果談到兩國關係更長遠的歷史,尷尬的事情就更多了。

加拿大是第一個向中國開放市場的西方國家,在那個西方對中國禁運的大背景下,這個做法有點類似今天的中東國家的「石油換食品」協議。

但當時中國可沒有石油,準確說沒有任何值得出口加拿大的東西,加方只能開放了自己受保護的紡織品市場一部分份額給中國,這還引發了安省魁省兩大省的國內抗議。

加拿大幫中國挑選貨品,解決了一堆各種政策問題,最終讓中國得以開始和西方世界做貿易。

這段歷史,中、美、加各自有自己的版本,對動機和得失描述不太一樣,但事實本身沒問題。

中文能找到的描述是這樣:

「加拿大政府為了維持雙方貿易順利開展,提出以多邊或『三邊貿易』的形式,幫助中國擴大出口,平衡小麥貿易形成的逆差。具體地說,加拿大將建議第三世界國家,特別是與自己關係較好的拉美和東亞國家,購買中國的工農業產品。就這樣,中、加貿易的恢復,為打開東南亞和拉美市場奠定了基礎。」

從歷史看來,加拿大不僅是中國外貿的恩人,還是師傅。

而今天我們竟然到了要跟這樣一個國家打貿易戰,抵制其產品的地步。

於情於理都很難說的過去,更別說現在加拿大現在還承受貿易逆差,打也不可能打的過。

在這些數據和歷史的對之下,用貿易懲罰加拿大這個想法,顯得忘恩負義又狂妄自大。

如何才能抵制加拿大產品?你只有先跟他做朋友,成為更好的貿易夥伴,至少先解決中加貿易逆差問題,之後才能有的抵制啊…

加拿大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寫到這裡,我相信很多讀者會發現自己對加拿大完全不了解。

這不奇怪,很多在加拿大生活的中國移民,也對加拿大並不了解。

這種不了解一方面是中文信息的劣質,另外一方面也是加拿大刻意保持低調的結果。

中國人往往認為加拿大是個跟美國差不多,但只是美國的附庸國家。但實際上這是嚴重的誤解。

加拿大和美國地理位置接近,使得雙方必然有更密切的關係,但是加拿大和美國是完全不一樣的國家。

150年前加拿大成為一個國家,其重要動機就是北美大陸北方居民們決定聯合起來,建立一個真正的國家來抵抗美國的入侵。

在美國成立的200年裡歷史裡,美加政治週期還經常相逆,結果是美加兩國關係不太好的時候,和特別好的時候比例差不多。

加拿大在整個世界上看都算是一個特殊的國家。它的特殊在於,由於其特殊的歷史,加拿大自認為自己是一個可以拋棄意識形態,和所有國家保持良好關係的國家。

加拿大人經常會說「堅持加拿大價值觀是最重要的事情」,什麼是加拿大價值觀呢?具體一點說底線大概只有三條:

  1. 法律高於一切
  2. 人權高於一切
  3. 維護多邊主義和多邊體系

那麼2和1放在一起的時候哪個更高?答案是:2 是寫在1 裡面的。

如果你讀過各國憲法,大概會發現加拿大憲法的特殊之處。

通常憲法第一部分是國家和法律架構,但加拿大憲法的第一部分,是《權利和自由憲章》。國家架構都要往後放。

歷年來各種民意調查結果也是如此,加拿大人最自豪的東西,第一名永遠是《權利和自由憲章》。

法律高於一切就是說所有人必須依法辦事,加拿大法律需要議會完成立法,通常帶有細緻的執行細則。

比如司法部長職責上是可以決定一個人是否按照引渡法被引渡,實際上這個自由裁量權一樣在法律制約之下,引渡法明確指出了決定不引渡的原因是那些情況幾條。

如果司法部長說「因為國家利益,所以我決定不引渡」這大概就有違法嫌疑了。

加拿大是世界上少數幾個真正尊重國際法的國家,國際法和司法協議,在加拿大一定會被徹底執行。

2008年的哈桑·迪亞布引渡案充分說明了這一點,哈桑·迪亞布是加拿大公民,被法國政府要求引渡,官司打了幾年,法官甚至公開表示「法國政府提供的證據很弱,基本不可能定罪」,但是按照引渡法,加拿大法官不能考慮證據本身,只能考慮引渡條件是否達到。

很不幸,引渡條件完全符合,於是迪亞布被引渡到法國。

法國政府把人關了3年,最後也覺得證據不足,於是並沒有起訴他,在今年1月份乾脆直接撤案把人放回了加拿大。

這個案子在加拿大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映,人們質疑引渡法是否合理,是否引渡條件過度寬鬆。

但是法律即使有缺陷也是法律,它還是得被執行,直到國會投票修改法律之前,有缺陷的法律仍然高於一切的。

對於其他國家可能很難理解加拿大為什麼這麼做,如此認真執行法律看起來有點犯傻,而且經常吃虧。但是從加拿大人的角度看,就會覺得這種行為非常合理。

什麼是加拿大最大的利益?就是長期穩定保持和所有國家的正常關係。

做到這一點的路徑,就是堅守加拿大價值。

個別案例確實會導致利益受損,但放在​​一個幾十年上百年的歷史中看,所有人都會願意和一個底線清晰,非常和平,沒有威脅的國家做朋友,這就是加拿大的長期最大利益。

英語世界有個說法是:如果你跟加拿大做不成朋友,大概就和誰都做不成朋友了。

和美國不同的是,加拿大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別人,也沒有想在其他國家樹立「加式民主」樣板。加拿大對其他國家的要求無非是「希望你理解我們尊重人權的立場」,這在美國看來簡直是軟弱無能,但加拿大認為世界總是會慢慢發展的,我只要把自己做成一個足夠好的樣本就行了。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加拿大是第一批和中國建交的西方國家,加拿大可以和美國死敵伊朗也曾經保持過比較好的關係,和美國死敵古巴也保持了比較好的關係,甚至北約轟炸卡扎菲政府的時候,加拿大和他們的外交關係都沒有斷絕。

這些行為使很多人認為加拿大是一個弱小的國家,它總是站在各種國際組織後面,顯得存在感很弱。

但現實中的加拿大,是世界面積第二大的國家,只有3000多萬的人口,GDP總量長期保持在全球前10名,是GDP前10名國家中人口最少的一個。

和澳洲、新西蘭以資源和農業為主的經濟模式不同,加拿大除了有大量資源,還有完整工業體系,能造高鐵,地鐵(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高鐵中很大一部分使用的是加拿大龐巴迪技術)核電站,各種重工業一應俱全,並且是世界第三大飛機製造國,第四大汽車製造國。

不僅傳統重工業,就算AI之類的新鮮東西,加拿大一樣是最強的國家之一,引領這一波AI熱潮的深度學習,基本上可以被看作是起源自加拿大的技術。

同時加拿大幾乎是一切重要國際組織的成員,甚至是創始成員,加拿大是聯合國的創始成員,北約創始成員,G7,北極理事會,五眼聯盟…

這不是炫耀它的地位,而是解釋前面說的3,只參加多邊行動。

二戰之後,加拿大決定改變軍事策略,只加拿大是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創始者,因為加拿大反對單邊軍事行動。加拿大甚至考慮過直接退出北約,不過最後還是留下了。

但從那之後,加拿大開始努力削減軍力。二戰之後加拿大有世界第三大海軍和第四大空軍,但是之後幾十年連續裁軍,連本來擁有的航空母艦都放棄了,只專心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

加拿大沒有主動挑起過戰爭,卻參加了這100多年來所有人類重要的戰爭,儘管每一次都不是為自己作戰。

加拿大有一個得意的稱號:「世界上唯一有實力和資格建造核武器,但自己選擇了不去製造的國家。」

很多人不知道,製造核彈的曼哈頓計劃是美國和加拿大共同完成的。雙方都提供了資金,技術,科學家和工作人員。但之後加拿大不僅不想製造自己的核武器,反而轉身投入限制核武器的遊說行動。

時任美國總統里根多次痛罵當時的加拿大總理老特魯多(現總理的父親),里根認為老特魯多跑去華約組織國家談裁撤核武器是愚蠢的,不過最後老特魯多成功了,裁核以及核不擴散公約最終成了現實。

如果你關注加拿大有關的新聞,會發現「我們是司法獨立的國家」,和「堅守加拿大價值」這兩句話幾乎出現在每一次事件的政府聲明中。

加拿大把這些價值觀看的遠高於短期利益,損失短期利益肯定難受。但如果出賣加拿大價值觀換利益,那麼這個國家的基礎就消失了,此時利益就變得毫無意義。

如果能理解這個關係,就能理解加拿大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普通人,在很多事情上表現出的奇怪的甚至看起來經常犯傻的行為邏輯。

如果用中國的視角看,無論是裁軍還是放棄航母放棄核武器,都是傻的不能再傻的行為,但從加拿大視角看,這些事情都做的對,都是在維護加拿大價值。

比如,今年加拿大國內BC和AB兩省因為石油管道產生爭議,最終鬧上了法院,總理表態就是「我們是司法獨立的國家,法官會做最終決定的」,但很遺憾,法官判了聯邦政府敗訴,石油管道就此擱淺。

以正常國家看來,修石油管道是重大國家利益,政府怎麼能輸掉呢?

但加拿大政府就是會輸掉官司,而且輸了之後毫無辦法,只能回去修改方案再來一次。

這也被看作特魯多總理一大政治失敗,聯邦政府連自己的官司都沒法影響司法,又如何能影響其他案件呢?

加拿大對自己的國際定位,決定了加拿大必須積極參與國際事務,但是又不能和美國一樣去主導世界事務。

在這個定位下,加拿大的具體做法就是堅持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嚴格按照這個價值觀做事,參與協調各種事務和加入各種多邊組織。

通俗的話說就是「我告訴所有人我對自己的要求是什麼,之後我可以接受你跟我不一樣,在這個基礎上,交最多的朋友。」

這是加拿大保持自身地位的最好辦法,從一戰之後加拿大國家價值逐漸成型,一直到今天,這套國際事務參與法是成功的,並且塑造了加拿大目前的友好、熱愛和平、可信賴的國際形象,堅守加拿大價值在這個過程中始終是最重要的事情。

加拿大和美國

美加確實有相當特殊的關係,雙方互為最大貿易夥伴,雙方共享世界上最長的不設防邊界,雙方共同維護北美領空…

但加拿大和美國並不是永遠保持一致。

最誇張的是加拿大和美國仍然存在大量領土糾紛,從阿拉斯加到新英格蘭到北極,各個區域都有糾紛,只是這些糾紛不會真的變成一個政治議題,更不可能變成戰爭而已。

加拿大經常不追隨美國的提議,比如同為五眼聯盟成員,美國要求封殺華為,所有國家都照辦了,只有加拿大堅決不幹。

不僅不封殺,加拿大政府、運營商、高校,都對華為非常友好。

幾個月之前,媒體還認為加拿大是華為在北美的堡壘,當時是這樣報導的:

熱文 / 懲罰加拿大完整指南

對比一下最近的媒體報導,感覺荒唐嗎?

除此之外,加拿大也通常不追隨美國發起的軍事行動,這些年來唯一的例外是9/11,但是那也是美國遭到恐怖襲擊之後,按照北約規定履行的成員國義務。

但加拿大堅持沒有聯合國授權就不會參與伊拉克戰爭,時任總統布什對此非常生氣,但是也無可奈何。

如果說更遠一點,越戰時期大批美國軍人反戰,越境逃到加拿大申請難民,美國要求把這些逃兵送回美國上軍事法庭,但按照加拿大法律,這是政治迫害,於是加拿大不顧美國反對,批准他們的難民資格。

加拿大總理總是和美國總統有衝突,總是被美國總理罵傻X,但是最終他們又總是會重新贏得這些罵過他們的總統的尊重。

現任加拿大總理和美國陷入貿易戰,上一任總理哈珀和奧巴馬也有諸多摩擦,甚至兩國元首長期不互訪,被稱為美加關係最差的時期。

再上一任總理馬丁和美國總統布甚長期打口水戰,再上一任總理克雷蒂安的施政策略是擺脫對美國的貿易依賴…

這已經說到了1993年了。可以說這20多年來,美加關係好的時候少,壞的時候多。

但因為兩國的特殊關係存在,即使關係不好,在諸多事務上仍然會互相提供最大幫助。

當然還有一個特殊性是無論國家元首之間是否友好,兩國普通人之間的友誼非常深厚。

如果說起來美國的跟班,加拿大顯然算不上。

對比下日本首相安倍對川普的態度就是個很好的對比,安倍對於川普幾乎是處處奉承,多次陪川普打高爾夫。

特魯多不僅和川普打了一場貿易戰,還經常挖苦川普,哪有這樣的跟班?

加拿大怕威脅嗎 

加拿大可能是很多人心目中的軟柿子,但實際上,加拿大是世界著名的鋼柿子。這個國家從來沒怕過任何威脅。

這種強硬底氣首先來自於地理位置,加拿大三面環洋,南方是美國,和其他國家都不接壤。

美加之間不可能再發生真正的戰爭,兩國人民都不允許這麼做。

其他國家不可能對加拿大造成軍事威脅,一方面是距離太遠,一方面是美國和北約的存在,對加拿大的任何軍事威脅都會遭到嚴重報復。

在經濟上,美加貿易第一,別人都是零頭。

加拿大自己有所有需要的資源,其他國家也很難有能力在經濟和資源上威脅它。

這些基礎使得加拿大有條件成為一個非常和平的國家,但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加拿大也是會強硬的。

加拿大和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打了一場貿易戰,貿易戰的結果是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簽訂。

川普發起這場貿易戰的目標是徹底讓加拿大屈服,但最終的結果是加拿大寸步不讓,加拿大不同意的條款都修改了,加拿大要求寫入的條款都寫入了,其中甚至包括了「保護LGBT權益,性別報酬平權」之類的川普恨的要死的所謂白左條款。

川普起初號稱必須加拿大廢除奶品產量控制系統,從而是使美國牛奶不受限制銷往加拿大,這也沒有成功,最後加拿大作出的唯一讓步是多給了美國一點點牛奶進口配額而已。

貿易戰的結果誰贏了?應該說沒人贏,加拿大沒想佔便宜,只要公平。

最後結果也確實按照加拿大的要求簽了一個比較公平的協議,而不是美國最早要求的美國優先協議。

和人口和經濟規模都是自己10倍的最大的貿易夥伴打貿易戰都不怕,難道會怕跟別人打嗎?

加拿大今年和沙特斷交,10年前和伊朗斷交… 貿易制裁著俄羅斯。

和沙特伊朗斷交都是因為涉及加拿大公民的扣押問題,其中沙特扣押的是公民家屬,伊朗扣押的是已入籍加拿大的前伊朗公民。

加拿大曾經和伊朗談判過恢復外交關係,但隨著被扣押的加拿大公民死亡一切都回到了冰點,今年加拿大眾議院甚至通過了跨黨派議案,要求聯邦政府開始研究把伊朗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

二戰時對待納粹,加拿大比美國更強硬,這幾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之後,加拿大對待俄羅斯也比美國更強硬。

加拿大更早和納粹宣戰,更早召回了駐俄羅斯大使,更早開始了對俄羅斯制裁。加拿大做為輪值主席直接把俄羅斯踢出了工業八國組織,變成了現在的G7組織。

俄羅斯報復回應的禁止進入俄羅斯名單裡面,甚至包括了今天的加拿大外長Freeland。之後的幾年裡,俄羅斯為了解除制裁費盡心機,美國現在正在熱火朝天的“通俄門”調查,就是俄羅斯試圖解除西方國家製裁的一系列行動導致的。

俄羅斯去年詢問加拿大是否可以用解除加拿大外長禁止入境來換取放鬆制裁,加拿大的回復是:此問題不談判。

所以想威脅加拿大是比較困難的,軍事經濟外交上都很難存在讓加拿大真正痛苦的威脅手段,而且平時看著溫和,實際上有著不怕威脅不妥協的傳統。

加拿大跟中國關係到底怎麼樣

這次和華為相關的一系列衝突,中國人有一個陰謀論,是說美國加拿大聯手迫害華為。

加拿大人也有一個陰謀論,是這樣的:美國擔心加拿大和中國搞好關係,從而減少對美國的依賴,所以利用他們熟知加拿大法律體系的優勢,製造了一個加拿大沒有選擇的案子,最終搞砸了中加關係。

兩邊的陰謀論都沒有什麼實際證據,但是對比起來又非常耐人尋味。

這是兩個無論從歷史還是利益上,都不應該有衝突的國家,但是竟然就這樣發生了衝突,人類真是太奇怪了。

從歷史看來,加拿大和中國關係受黨派影響,有時候好,有時候壞,總體來說是好的。

目前的總理特魯多,是加拿大幾十年來對中國最友好的總理。

上一個對中國友好的總理,要回到70年代,他的爸爸老特魯多。

老特魯多主導了中加建交,加拿大是中國成立後第一個建立外交關係的西方國家。

並且加拿大多次幫助過中國,比如在三年困難時期售糧給沒有外交關係的中國,幫助中國開展對西方貿易,幫助中國重返聯合國…

2006年之前,中國一直是世界糧食署的受援助國,糧食署的援助糧兩大來源,是美國和加拿大。

加拿大一直是西方國家裡面最不喜歡搞意識形態對抗,最願意平等看待中國,和中國搞好關係的國家。美國說你跟中國搞不好關係,反對黨說你跟中國做不了朋友,最後中國自己告訴他,我們做不了朋友。

對於加拿大來說,和中國發展更好的關係符合它的利益,即平衡貿易,避免對美國過度依賴。正如幾十年前,加拿大通過對美貿易解決了對英國依賴過大的問題。

不過這件事是做成了很好,做不成也就做不成了。

加拿大手握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和歐盟自由貿易協議,是唯一一個同時和美國歐洲都有自由貿易協議的國家,是第一個和歐盟完成貿易協議的國家(前幾天剛剛簽訂的日本是第二個)。

英國脫歐完成之後,加拿大應該也會第一個搞定和英國的貿易協議,畢竟這是曾經的母國,障礙不大。

在西方各國甚至反對黨加拿大保守黨看來,加拿大貿易有的是發展空間,非要去發展中加關係發展只是小特魯多家族的歷史淵源以及他本人的一廂情願而已。

總結一下,加拿大這國家有一股傻勁,視價值觀為最重要的東西,重要到可以不惜代價放棄利益去堅持它。由於其特殊地位,軍事經濟上拿他沒辦法。要對付它確實挺困難的。

被惹惱了的沙特人倒是動了腦筋想出來了一個可行的辦法,就是撤回所有沙特留學生。這一招確實讓加拿大痛苦,沙特有大量醫學學生在加拿大接受培訓,一方面加拿大賺了培訓收入,另外一方面更重要,這些人在醫療系統裡提供勞動力。

沙特撤回留學生的做法,使得加拿大醫療系統失去了1/4的人手,不過即使這樣,加拿大也沒向沙特妥協。

有點搞笑的是,很多留學生立即背叛了沙特,以此為理由申請了加拿大難民留下了,當然,客觀上講這也讓加拿大頭痛,因為難民申請一樣浪費聯邦政府經費。

不知道如果有這一天,現在愛國熱情高漲的中國留學生們會如何做。

最後一個問題是,中國扣押了兩個加拿大人,會對加拿大引渡決定有影響嗎?

歷史上沒有什麼新鮮事,2014年同樣發生在溫哥華的中國商人蘇斌引渡案,中國一樣扣押了兩個加拿大人。

結果沒有任何變化,蘇斌一樣被引渡到美國認罪。

加拿大反復強調,法律就是法律,和政治無關。

世界上至少有一多半的國家不會相信這句話,但在加拿大,這句話是認真的,甚至比鄰居美國還認真的多。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