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李白,後世文壇會有什麼骨牌反應?

如果沒有李白,後世文壇會有什麼骨牌反應?

央視有一個綜藝節目《國家寶藏》,主要是由明星在節目中擔當寶藏的「國寶守護人」,以小劇場的形式聊一聊「大國重器」們的前世今生。

2018年12月10日的當期《國家寶藏》,濮存昕、翟天臨吟誦了改編自中國自媒體大V「六神磊磊」寫的「如果沒有李白」。

以下是「如果沒有李白」朗讀影片:

以下是六神磊磊原作:

如果沒有李白,我們的生活會怎麼樣?

可能也並不會受很大的影響。

不過是一千多年前的一個騷人而已,多一個少一個無關緊要,對不對。

沒了李白,《全唐詩》大概會變薄一點,大約變薄四十至五十分之一。

名義上,李白號稱「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但要說數量,他遠遠沒寫到半個盛唐這麼多。

《全唐詩》一共900卷,李白佔據了從第161至第185卷。少了這點,也算不得特別傷筋動骨。

沒有了李白,中國詩歌的歷史會有一點點變動,古體詩會更早一點地輸給格律詩,甚至會提前半個世紀就讓出江山。

好吧,反正我們普通人也不關心這些。

沒了李白,我們倒可能會少一些網絡用語。比如「你咋不上天呢」,最先是誰說出來的?答案可能正是李白爺爺:

「耐可乘流直上天?」

還比如「深藏功與名」,出處是李白的《俠客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當然,沒有了李白這首詩,金庸也不會寫出《俠客行》來。

沒了李白,我們還會少很多流行歌曲。

黃安一定寫不出《新鴛鴦蝴蝶夢》,來紅遍當年的大街小巷、錄像館、台球廳了。

「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今日亂我心,多煩憂」,就是出自李白《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

還有「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也是直接從這搬來的。

如果沒有李白,詩歌的江湖怕要地震。

幾乎所有大詩人的江湖地位,都會自動提升一檔。

李商隱千百年來都被叫「小李」,要是沒了李白,他可以揚眉吐氣地變成大李了。

王昌齡會成為唐代七言絕句首席,因為唯一能和他對飆七絕的正是李白。

至於杜甫,則會成為無可爭議的唐詩第一人,沒有「之一」。

多這一個李白,就壓了無數詩人。

沒有了李白,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說話都會變得困難。

我們不能說「青梅竹馬」,不能說「兩小無猜」,這都出自李白的《長干行》。

你也無法形容兩個人相愛得「刻骨銘心」,這個詞兒出自李白的文章:

「深荷王公之德,銘刻心骨。」

你還不能形容一家人共享「天倫之樂」,它也出自李白的一篇文章《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

「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

「浮生若夢」不能用了,出處同樣是李白這篇文章:「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

「殺人如麻」也沒有了,這齣自李白的《蜀道難》。

還有揚眉吐氣、仙風道骨、一擲千金、一瀉千里、大塊文章、馬耳東風……要是沒有李白,這些成語我們可能都不會有了。

此外,驚天動地、蚍蜉撼樹、春樹暮雲、妙筆生花……這些成語也都和李白有關。

如果沒有了李白,當我們在社會上碰壁、消沉的時候,將不能鼓勵自己「 天生我材必有用」。

當我們遭逢了坎坷,也不能說「 長風破浪會有時 」。

當我們和知己好友相聚,開懷暢飲的時候,不能說「 人生得意須盡歡 」。

當我們在股市上吃了大虧,積蓄一空的時候,不能寬慰自己「 千金散盡還復來 」。

這都是李白的詩句。

沒了李白,那個我們印像中很熟悉的中國,也會變得漸漸模糊起來。

我們將不再知道黃河之水是從哪裡來的,不知道廬山的瀑布有多高,不知道燕山的雪花有多大,不知道蜀道究竟有多難,不知道桃花潭有多深。

白帝城、黃鶴樓、洞庭湖,這些地方的名氣,大概都要略降一格。

黃山、天台、峨眉的氤氳,多半也要減色許多。

沒了李白,會變樣的還有日月星辰。

抬起頭看見月亮,我們無法感嘆「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也無法吟誦「 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又疑瑤台鏡,飛在青雲端 」。

李白如果不在了,後世的文壇還會發生多米諾骨牌般的連鎖反應。

沒有了李白「 舉杯邀明月 」,蘇軾未必會「 把酒問青天 」。

沒有李白的「 請君試問東流水 」,李煜未必會讓「 一江春水向東流 」。

沒有李白的「 大鵬一日同風起 」,李清照未必會「 九萬里風鵬正舉 」。

後世這一個個浪漫的文豪與詞帝,幾乎個個是讀著李白長大的。沒有了李白,他們能不能產生都將是一個問題。

我們的童年世界也會塌了一角。每個小朋友記憶深處、平均每人要聽300遍的「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的典故可能也將沒有了。

它可是小朋友寫作文的萬金油典故。

李白,這一位偉大的詩人,已經化成了一種基因,和每個華人的血脈一起流淌。

哪怕是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中國人,哪怕他半點都不喜歡詩歌,也會開口遇到李白,落筆碰到李白,童年邂逅李白,人生時時、處處、事事都被打下李白的印記。

事實上,要檢驗一個人是不是中國人,就可以拋出一句「床前明月光」。

只要他會漢語,多半就能接上「疑是地上霜」。

不知道李白在世的時候,有沒有預料到這些?

他這個人是很糾結的,有時候說自己的志向是當大官、做大干部,轟轟烈烈乾一場大事。

有時候他又說自己的志向是搞文學,做研究:

「我志在刪述,垂輝映千春」。

前一個志向,他沒有實現。但後一個志向,他是超額完成了。

所謂「垂輝映千春」,他已經輝映了1300年的春秋了,還會繼續光輝下去。

-END-

以下是六神磊磊的後記:

如果沒有李白,後世文壇會有什麼骨牌反應?

《國家寶藏》裡,有一幕,讓人熱淚盈眶。

當節目裡問出:「千百年後,還有人記得壯志難酬的李太白嗎」的時候,

滿屏是這樣的彈幕,直接淚目:

如果沒有李白,後世文壇會有什麼骨牌反應?

大丈夫當如是也。

  吳亦凡粉絲刷榜事件後,那個寫金庸出名的六神磊磊自責:我們金庸粉羞死了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