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被Angelababy擊垮的中國老戲骨們

本文來源:今夜九零後

微信id:itonight90

作者:易嵐

剛剛進來的那個人,眼熟不?

以前還是國家一級演員,拍過好幾個正劇的老戲骨,現在淪落到在橫店撿鴿子(配角)。

拍一部戲,到手不到2萬。

今年1月,我去橫店做了一篇特稿。

離開前最後一晚,陪一個副導演在萬壽路吃夜宵。吃著吃著,他毫無徵兆地,說了上面那段話。

我很吃驚。

這個副導演橫漂十幾年,看過這個城市裡無數故事。早就見山是山,見水是水了。

但老戲骨們的窮途末路,還是會讓他無比心疼。

  古裝戲劇拍攝地、中國好萊塢【橫店】,有什麼好玩的?

1.

你有多久沒看完過一部國產劇了?

最近一年,和各行各業的朋友聊天時,我沒事就喜歡問一下這個問題。

得到的結果,大同小異:

這一年就看了幾集《如懿傳》。

上次看還是3年前的《瑯琊榜》。

有5年了吧。

我可以保證,這些回答裡,沒有任何優越感作祟。

唯一的原因,就是觀眾在這場「屎裡找巧克力」的遊戲裡,精疲力竭了。

有個朋友總結了一句話,至今讓我印象深刻:

感覺自己就像個文化孤兒,被祖國的影視市場給流放了。

一語中的。

只是他不知道,和他一起被流放的,還有那些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們。

  「小鮮肉」搞爛了中國影視產業?不,其他環節也沒一個正常的。

前幾天,濮存昕和胡軍主演的話劇《哈姆雷特》,在北京舉行最後一場演出。

表演結束後,新浪聯繫採訪。

記者姑娘滿是好奇:

您未來是想一直做舞台劇,不拍電影了嗎?

濮存昕連忙否認三連:

我沒有機會的,影視作品沒有我的活。

我演的東西沒人看。

我不想被騷擾,被捉弄。

濮存昕快要老得認不出來了

寥寥幾句話,就惹得無數網友心疼。

以前,他在《來來往往》裡演康偉業,在《推拿》裡演沙復明,貢獻了無數螢幕經典。

然後,他就突然消失在我們的視野裡。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陪我們度過青春的老藝術家們,一個個都淪落到沒戲拍了。

主演過《宰相劉羅鍋》、《神醫喜來樂》的李保田,上節目說起自己的現狀,還會忍不住抹眼淚。

甚至名氣和咖位大如陳道明,也無法獨善其身。

這些年來,中國影視市場如火如荼。

但你回憶一下,上一次看陳道明的戲,是多少年以前了?

是4年前,張藝謀導演的《歸來》嗎?

還是6年前,他飾演劉邦的《楚漢傳奇》?

人總得吃飯,老藝術家也不例外。

  一位中國電視編劇告訴你,製作國產戲劇是什麼體驗?

在被影視市場拋棄後,如果不想餓死,他們就得乖乖給小鮮肉們做配。

大家分工明確,皆大歡喜。

小鮮肉負責賺錢,老戲骨負責貢獻演技。

還能再出個通稿:半個娛樂圈的老戲骨都在這裡了,這片預定今年最佳!

比如「救場爺爺」金士杰。

他在電影《剩者為王》裡飾演一個老父親,在結束部分交出影帝級表演。

憑借一己之力,把一部爛片提到了5.7分的準及格線。

要麼,就只好犧牲掉演員的那點神秘感,瘋狂上各大綜藝,增加曝光度。

唯有如此,才可能等來一個好劇本。

比如「極限男人」孫紅雷。

一邊是老戲骨無戲可拍,一邊是流量們摳圖上癮,軋戲成災。

我只是粗略統計了一下這兩年的摳圖劇,居然就有數十部之多。

《孤芳不自賞》

《求婚大作戰》

《我和你的傾城時光》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楚喬傳》

《傳奇大亨》

《極光之戀》

楊冪更是一年軋戲11部,上節目很無謂地說:

質量問題,我從來沒有想過。

言外之意,就是錢拿到手就好,還管戲幹什麼。

要是順便再玩一把偷稅漏稅,那就更爽了。

影視圈的蛋糕就這麼大。有人舉著蛋糕嬉笑打鬧,有人卻連口渣都吃不到。

我們的老戲骨,就這麼被Angelababy們徹底擊垮。

2

比上面那些男演員還要彷徨無助的,是我們那一批演技不輸歐美的女演員們。

四五十歲的男演員,還可以裝嫩和90後小花們談談戀愛,比如靳東,鐘漢良。

但在當下的影視市場裡,女演員過了35歲,就必須面臨一個殘酷的現實:

演員這條路,從此走到盡頭了。

最令人惋惜的,莫過於宋丹丹。

35歲以前,她不斷打磨演技,終於到了女演員最好的年齡。

對生活有了更深刻的洞察,對人物有了更入微的詮釋。

這時宋丹丹突然發現,再也沒人找她演戲了。

我好慌,但是慌太久,也就習慣了……

大部分時間就在家裡……

還有在各大頒獎典禮拿獎拿到手軟的蔣雯麗,開始羨慕自己的外甥女有戲拍。

姚晨在《星空演講》上,說自己到了最成熟的狀態,事業卻陷入了最尷尬的境地。

哪怕是像章子怡這樣的國際影后,也已經4年沒出過新片了。

與此同時,影視劇行業發生了什麼變化呢?

以Angelababy為代表的流量小花,開始出來作妖。

她擊敗姚晨和李媛,拿下百花獎。

並在接受採訪時放出狠話:我要是運氣好一點,早就拿了個大滿貫。

不知道沒得獎的提名者,心裡會作何感想

流量當道,演員旁落,獎項造假,行業失格。

有人可能會說,那等這批流量也到35歲,跟著一起糊不就好了?

但是好演員們,沒時間等。

Angelababy們當道的十幾年,耽誤的就是她們的一生。

3

和國外相比,我們的老戲骨們,從未獲得過基本的尊重。

國外的影星,有完整而輝煌的職業生涯。

不僅有文藝片演,還有主流商業片演。

朱利安·摩爾55歲出演《饑餓遊戲3》,凱特·布蘭琪48歲拿下《雷神》。

在貢獻完不俗的票房成績後,還能斬獲奧斯卡獎:

上面是今年奧斯卡,獲得表演獎的四名演員。

看看他們的年齡:

最佳男主角,加里·奧德曼,60歲。

最佳女主角,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61歲。

最佳男配角,山姆·洛克威爾,50歲。

最佳女配角,艾莉森·珍妮,59歲。

其中,最佳女主和最佳男配,都出自電影《三塊廣告牌》。

這是我們未來二十年,都拍不出來的好電影。

61歲滿臉皺褶的「老女人」,在銀幕上扮演一個惡狠狠的母親。

這種劇本在中國,絕不可能遞到任何一個制片人手裡。

不說歐美,我們的鄰國日韓也做得比我們好太多。

在日本,演技最好的女演員和最受歡迎的女演員,是同一批人。

憑借《晝顏》翻紅的吉瀨美智子,今年再次進入「日本女性最憧憬容貌」前10名,今年已經43歲。

還有今年逝世的樹木希林,75歲的高齡,還能在《小偷家族》裡擔綱主演,斬獲戛納最佳影片金棕櫚獎。

相比之下,為什麼我們的斯琴高娃們,就活該被嫌棄、被遺忘?

別人的好演員,正在優雅地老去,來到職業生涯高光時刻;

我們的好演員,演著格式化角色,在撕逼劇、婆媳劇裡蹉跎。

李雪健說,咱們不愛老年人的戲。

之前老年題材的法國電影《愛》很深刻,很人性,在咱們這兒照樣不受歡迎。

李雪健在《嘿,老頭》裡,演技臻至化境

所以影視劇市場,留下來的都是爛俗的情情愛愛。

一定要撕逼,一定要IP,一定要奔著結婚去。

不僅類型雷同,而且一個個劇情空洞,演技面癱。

  導演不願繳「保護費」,揭穿中國電視劇收視率造假常態,央視聲援,官方放話嚴辦。

4

那麼,事實真如李雪健老師所說,觀眾就這麼好壞不分,審美糟爛,只願意為爛片買單嗎?

並不是。

現在去問90後的心中最佳,前三依然是《武林外傳》、《家有兒女》、《士兵突擊》;

回顧近幾年的電視劇,我們最喜歡的是《人民的民義》、《瑯琊榜》、《白夜追兇》。

最受歡迎的綜藝,則是《聲臨其境》和《演員的誕生》。

都是好演員展示業務能力的平台。

幾個月前,網友們只是開了個腦洞,想找俞飛鴻、袁泉、陳數、曾黎,共同出演一部叫《淑女的品格》的虛構電視劇。

瞬間就獲得了8萬轉PO。

說明我們對優質影視劇的需求,豈止是剛需,簡直是如饑似渴。

哪怕是一個小小的創意,都能馬上引爆網路。

究其根本,還是因為劣幣驅逐良幣,拿流量剝奪了老藝術家們最後一絲尊嚴。

為什麼他們再也不演戲了?

很簡單,沒市場了。

這裡,再和你們普及一下影視劇的製作流程。

先是劇組拉來投資。殺青後,制片人為了收回成本,就要去賣片。

購片對象一般是電視台和視頻網站。

買片方也害怕做背鍋俠,就得去找招商,通過賣廣告盈利。

客戶為了讓品牌得到曝光,帶動自家銷量KPI,就得去看這個片子的收視率。

在視頻網站上,對應的就是播放量。

然後,重點就來了。

首先,收視率可以買。只要你有錢,要多少買多少。

一個劇組辛苦花兩年時間磨一部戲,遠不如買點收視率划算。

另一方面,視頻網站的播放量也可以刷。

甚至從彈幕到評分,都有水軍公司一手操控。

比如趙麗穎主演的《楚喬傳》,播放量400億。

歷史第一「不要臉」在播劇?

什麼意思呢?中國人口一共14億。

400億播放量,相當於每個中國人都點開《楚喬傳》,播放了30次。

事實上,有業內人士估算,《楚喬傳》的真實播放量,加起來很可能連4億都不到。

在這種成百上千倍的假數據之下,老戲骨們除非選擇犧牲尊嚴,參與這場流量遊戲,否則市場不會給他們任何生存空間。

演了幾十年配角的王勁松,現在經常拿到一些爛劇本。

一旦他和劇組爭執細節問題,所有人就會開始勸他:

差不多行了啊!

還被人在背後戳脊梁骨:

裝什麼藝術家?老老實實把台詞說完不就得了?

演技和獎項倒掛,年齡與片酬倒掛,成了世界影史聞所未聞的現象。

在這種完全不對等的話語權之下,老戲骨更不敢對流量們表達絲毫不滿。

上一個前車之鑒,就是唐國強。

就因為問了一句「王俊凱是誰」,被王俊凱的粉絲罵到關閉評論。

是啊,唐國強哪裡有資格。

他不過是中國唯一一個,演遍上下五千年的國家一級演員,微博粉絲甚至不到9萬。

在坐擁6700萬粉絲的王俊凱面前,確實不算什麼東西。

5

幾個月前,徐崢在《我就是演員》上,看完任素汐的表演後,動情了。

他說:

任素汐,我特別想和你說一句話。

我覺得,好演員的春天,到了。

任素汐聽完,聲音裡也夾雜著哭腔:

我來到這個舞台,就是讓別人看到我。

我可以演好戲,真的可以找我來演。

當時我看完也鼻酸了。

一個好演員的心痛、無奈、不安,在這一刻展露無疑。

但好演員的春天真的來了嗎?

沒有吧。

王傳君拒演《愛情公寓》大電影,還是被粉絲罵忘恩負義;

周迅的《如懿傳》播出後,被小花的粉絲們罵又老又沒演技;

迪麗熱巴,還是可以憑借評分2.9的《漂亮的李慧珍》,拿下金鷹節視后。

在看得到的將來,他們還是會把「濮存昕」們一個接一個踢出門外。

Angelababy拿得心安理得的8000萬片酬,老戲骨們拍4000部戲也掙不回來。

這個寒冬,格外漫長。

有人問,老戲骨們是否還有餘糧過冬,是否會死在春天到來之前?

我沒有答案。

我唯一能確定的是,比起死後被緬懷,他們更希望生前有戲可演。

  比消費降級更可怕的是「影視降級」:題材、顏值、演技、劇情、價值觀全面退步
  【世界正在獎勵用心做事的人】《流浪地球》火了,別再給angelababy們留機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