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孟晚舟千萬加元保釋後,要完全自由尚須再闖引渡大關

華為孟晚舟千萬加元保釋後,要完全自由尚須再闖引渡大關

本文來源:《財經》雜誌、財經十一人(微信id:caijingEleven)

記者:周源、王麗娜、黃姝靜、蔡婷貽、駐加拿大特約記者李隱楓

「這是我的決定。」

加拿大溫哥華當地時間12月11日下午3時許,華為公司CFO孟晚舟第三次保釋聽證會上,加拿大BC高等法院法官最終做出了予以保釋的裁決,條件為孟晚舟必須繳納1000萬加元保釋金並遵守十餘項保釋規定。

孟晚舟是在12月1日於溫哥華轉機時,應美國的要求在加拿大被扣押。在此前的12月7日、12月10日,法院分別舉行過兩輪聽證會,控辯雙方就保釋與否展開了激烈交鋒,但法官未做出是否保釋的決定。

法官William Ehrcke在第三次保釋會上宣布的保釋條件包括:孟晚舟需在溫哥華28大道上的自有房產中居住,晚上11點至早上6點之間必須待在家中,需要上交護照,並在要求的時候隨時出庭或接受關押。

保釋決定做出之後,法庭隨即響起一片掌聲。孟晚舟的丈夫看起來鬆了一口氣。孟微笑著向他點頭,用手抹去了眼角的淚滴。

不過,獲得保釋只是孟晚舟闖過的第一個關口,從司法程序看,孟需再過「引渡」大關才可能完全恢復自由——按照加拿大的法律,臨時逮捕孟晚舟有60天期限,如果60天內美國沒有提出引渡請求,加拿大方面會解除保釋,孟將會被釋放;如果美國提出引渡請求,孟面臨的可能是漫長的引渡聆訊。

目前美方尚未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請求。

據CNN報導,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美國時間12月11日表示, 他的政府願意利用孟晚舟的被捕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

孟晚舟被允許保釋後,華為公司在聲明中稱:「我們相信加拿大和美國的法律體係後續會給出公正的結論。」

終贏「保釋」戰

經過前兩日的激辯,保釋聽證會第三天的焦點是擔保人確認。孟晚舟的律師此前一直爭取孟的丈夫劉曉棕成為擔保人,但遭到了控方律師的強烈反對。

控方律師指出擔保人必須承擔監督的責任,他堅稱孟的丈夫不僅可能無法履行監督職責,還可能跟隨孟棄保潛逃。

妨礙孟的丈夫成為擔保人的關鍵因素是身份問題。

加拿大的慣例是擔保人應是加拿大本地居民,而孟的丈夫並非加拿大公民,也沒有加拿大永居卡(又稱「楓葉卡」),他目前是以簽證的方式進入加拿大,其簽證將於2019年2月過期。

正因為擔保人問題一時難以達成共識,保釋聽證會延續到了第三天。

預料到孟晚舟丈夫被批准成為擔保人的可能性很低,孟晚舟辯護團隊在第三天拿出了替代方案,五位溫哥華市民組成孟晚舟的聯合擔保團隊。

這五位擔保人中,一位是安保公司Lions Gate的首席執行官Scott Filer,一位是孟的房產中介Robert Cheng,一位是孟現在的鄰居(熟識孟在溫哥華的家人),一位是孟的朋友(其丈夫曾在華為工作),還有一位是保險代理(上個世紀90年代就認識孟)。

除了Scott Filer外,剩下四位都是與孟或孟的家人認識多年的朋友,他們中有三位都拿出了自己的部分甚至全部房產為孟晚舟進行擔保。

辯方律師還遞交了一份美國麻省迪菲爾德初中寄宿學校Eaglebrook校長Andrew Chase所撰寫的擔保信,孟晚舟的一個兒子曾在2013年入讀該校。

Andrew Chase在信中形容,孟晚舟不但照顧孩子人格發展,同時展現溫柔和善等特質,是一名支持子女的好家長。

法官在法庭曾強調,他唯一要考慮的問題就是,孟團隊提出的保釋方案是否足夠避免孟棄保潛逃的風險。而在現有的保釋條件下,法官認為:「孟棄保潛逃的風險已經降低到可接受的水平。」

孟晚舟的保釋金額為1000萬加元(約人民幣5145萬元),包括700萬加元(約人民幣3601萬元)的現金,剩下300萬加元(約人民幣1544萬元)的擔保財物則由孟晚舟五位擔保人中的四位共同承擔。

加拿大知名律師David Matas對《財經》記者指出,法官在裁決上,主要考慮的是潛逃離境的風險。法官認為高額的保釋金降低了這個案子的風險。保釋決定符合加拿大一貫的判例原則。

孟晚舟保釋後被允許的活動範圍主要包括溫哥華、列治文(又稱里士滿)和北岸(North Shore)的部分區域,其中,溫哥華國際機場(位於列治文)被排除在外。

保釋期間,孟晚舟需遵守的保釋規定多達十餘項:

保持平和、行為規範;活動範圍必須在允許範圍之內;

必須全天佩戴電子監控腳環;

接受安保公司7X24小時監控;

向保釋監控官提供住宅和手機號碼,必須確保能隨時聯繫;

必須居住在其位於溫哥華第28大道的自有房產中;

晚11點至早6點之間不得外出;

交出所有護照;

外出必須攜帶擔保副本,隨時向警方出具;

安保公司Lions Gate有權拘留和逮捕她,有權進入孟晚舟居住地,等等。

早在聽證會第一天,控方律師就指控稱,當孟晚舟意識到自己受到美國調查後,就刻意避開前往美國。

其證據是,自2017年3月以來孟晚舟從未去過美國,即使她此前曾頻繁地往返於中美之間,而且孟晚舟兒子在波士頓讀書。

法官在聽證會最終陳述環節回應了上述指控,稱孟晚舟不去美國可能有多種原因,不能判定被調查而不去美國。

自12月1日被拘押以來,孟晚舟已經在加拿大BC省阿盧埃特婦女教養中心度過了十個晚上,如今她終於可以回到位於溫哥華第28大道的家。

在法庭上,孟晚舟律師轉述過他與孟晚舟之間的一段談話。「我已經努力工作25年了,如果能夠獲得保釋,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跟我的丈夫和女兒在一起。我已經有一年沒讀過一本書了。」孟晚舟如此說。

孟晚舟將於2019年2月6日再度出庭,為之後的程序確認日期。

60天內是否引渡成關鍵

在孟晚舟獲得保釋後,從法律程序來看,美國是否在60天期限內向加拿大提出引渡請求成為該案關鍵走向。

美國引渡在加拿大人員的法律依據主要是:美加兩國簽署的《引渡條約》,以及加拿大於1999年通過的《引渡法》。

根據上述法律,引渡的要件是:被申請人所涉罪行在加拿大國內法和美國國內法中都可能獲得兩年監禁以上的刑罰。這就是「雙重犯罪原則」。

在孟晚舟案中,美國方面指控孟涉嫌欺詐。

美國方面的材料稱,在美國對伊朗制裁生效的情況下,華為通過一間名為Skycom的香港公司試圖與伊朗交易,但隱瞞了華為與Skycom的真實關係,且認為Skycom實際上就是華為掌控的一家「馬甲」公司。因此指控孟晚舟對美國的金融機構構成欺詐。

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對《財經》記者分析,現在美國指出孟晚舟涉嫌欺詐罪,從這個罪名看,說明美國還沒有掌握比較充足的證據,類似這種事件,美國會直接援引《出口管制法》,但現在美國沒有提出這方面的指控。

黃風認為,美國指控孟晚舟違反的禁令屬於「第三方制裁」,即制裁的對象並非違反禁令的美國公民或美國企業,而是與美國企業有來往的第三方人員、組織。

從孟的臨時逮捕請求材料可以看出,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指控孟晚舟用以「欺詐」的金融機構設立於美國,因此美國法院具有屬地管轄權。但該金融機構「並不是一個完全的美國的金融機構」,只是分支機構設在美國。

「從欺詐罪的構成看,指控的當事人應該獲取財產,還應該有被害人,但現在被害人是誰並不明確,因此這個罪名也值得商榷。如果以涉嫌欺詐罪提出引渡請求,可能在後續程序會面臨很多爭議。針對這個問題的爭論,在引渡中也會曠日持久。」黃風表示。

成美律所創始合夥人柳治平律師也對《財經》記者稱,關鍵變量是美國司法部是不是掌握有足夠的證據。

一般情況下,引渡合作的案例,第一步都是通過通過臨時逮捕先控制當事人,第二步才啟動引渡程序。60天內,美國正式提出引渡請求後,才正式啟動引渡程序。

黃風分析,美國會充分利用這60天的期限準備證據,不會匆忙提出引渡請求。也有可能在這個期限內美國會獲取更多的材料和證據,提出其他罪名的指控。

「請求國搞突然襲擊的一個目的是通過臨時逮捕,通過搜查當事人隨身攜帶的電腦和電子存儲設備,獲取更多的證據。」

此前他曾遇到的一些引渡案例就是,最終對當事人的指控證據來自臨時逮捕後搜查的電腦裡的證據。

黃風曾任司法部司法協助外事司正司級巡視員、高級顧問,他遇到過一個印象深刻的案例:一名中國公民在英國被臨時逮捕,第60天時美國才提出引渡請求。

第61天上午,英國法院開庭,引渡請求書才到達英國法官的手上,中方當事人和律師認為已經超過60天要求予以釋放。法官隨後宣布釋放當事人,「雖然是在第60天提出的引渡請求,但是當天沒有到達主審法官手上。」

引渡審查與和解可能

如果美國正式啟動引渡程序,還將在加拿大面臨漫長的司法審查和行政審查。加拿大對引渡案例進行雙重審查,即司法審查和行政審查。

加拿大律師David Matas表示,屆時孟晚舟還需出庭,就引渡案進行辯護。

成美律所創始合夥人柳治平稱,能否引渡以符合美加雙邊引渡協議為標準,其中標準之一,美國指控孟女士的行為如果屬實,必須在美國加拿大各自的刑法下均構成犯罪行為。

「法院審理以後做出的裁定,雙方還可以提出上訴。如法院作出同意美國引渡的決定,會對被保釋人收監,然後就是等待引渡程序往下走。在司法審查之後是行政審查,案件轉到司法部長手上,由司法部長做出同意引渡的決定,針對司法部長做出的決定,又可以提出司法复核,复核之後還可以上訴。」黃風指出。

按照加拿大《引渡法》的規定,加拿大司法部長有權拒絕引渡請求,比如第四十四條規定,司法部長有權拒絕基於種族、宗教、國籍等原因的引渡請求。

事實上,加拿大《引渡法》第四十四條至第四十七條,都規定了「拒絕引渡」的情況。

這意味著,若美方提出引渡請求,孟晚舟一方也可以利用「拒絕引渡」條款進行抗辯。

「加拿大關於引渡的一個特點是,引渡合作的國家,針對被引渡人提出的指控,應符合表面證據。表面證據是英美法系的一個概念,即雖然還未經法庭審判,但要看起來犯罪成立,沒有相反的證據能推翻,雖然並不能達到符合犯罪成立的充分條件,但是對證據的要求和審查也比較嚴格,這對提出引渡的請求國是一個相當高的要求。」黃風說。

黃風稱,對引渡請求,加拿大在進行司法審查時,法院會審查是否符合引渡相關的法律規定。

從目前的情況看,對孟晚舟的指控,明顯違反國際法,也不符合加拿大的法律、加拿大與美國締結的合約。

首先,美國有第三方制裁,但是歐盟並不承認第三方制裁,加拿大也不承認第三方制裁;

其次,需要符合加拿大法律規定的「雙重犯罪」原則,即當事人所涉刑事罪刑在請求國(比如美國)可能獲刑,以及如果該罪刑在加拿大發生也應獲刑。

柳治平曾撰文指出,美國啟動引渡程序需要聯邦司法部甚至國務院介入。

紐約東區法院助理法官的臨時拘捕的要求,應該是收到司法部國際事務部協同紐約東區檢察官的申請後作出的。

雖然美國聯邦檢察職能由聯邦司法部運作,司法部在行政部門中具有一定獨立性,但是它很大程度上還是服從白宮的政策政治需求的,特別是在對外的案件中。

「整體而言,各方如果把握恰當,和解的可能性還是很大。各方都會從長期大局利益出發進行協商。相信最終是中美兩國之間最高行政部門談判的結果。但是影響這個事件的結局的因素很多,很難預見它下一步的發展。」柳治平稱。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