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本文來源:一本財經(微信id:yibencaijing)

作者:羅素本妹

在現金貸監管之後,行業收縮,多頭借貸者幾乎彈盡糧絕。讓人意外的是,銀行卻在此時殺入行業,大量發行信用卡。

一個龐大的產業鏈再次崛起,大量的中介,又湧回信用卡領域。

因為人行徵信和互金數據尚未打通,網貸逾期的老賴,在中介包裝後,都可以順利辦信用卡。

而中介生意也再次紅火異常,有人月入500多萬。

銀行的冒然進入,受到行業內質疑:這是要收割現金貸的最終果實,還是要成為接盤俠?

01  比網貸都容易

「歷史總會輪迴。」大中介平和山最近在一次中介聚會上,笑著回顧自己的中介從業史。

他10年前入行,靠幫客戶辦信用卡,賺了第一桶金。

3年前,網貸崛起,他轉行擼網貸,賺得流油。

如今,他又回歸了老本行,開始主辦信用卡,沒想到生意好得驚人,月入500多萬。

大量的中介,正在從網貸重回信用卡領域。

「這波銀行很瘋狂,很多銀行下達了半年發卡量翻10倍的指標,門檻放得特別低。」平和山稱,一些為了衝量的信用卡,下卡率會高達90%。

而現在,中介給客戶包裝資料,「比網貸都容易」。

「銀行的風控套路,就那幾個。」平和山稱,銀行厭惡高風險人群,他們就「投其所好」,將客戶包裝成在醫院和事業單位工作,哪怕客戶已經失業。

「最好將客戶包裝成這些單位的非正式工,因為銀行會查公積金記錄,非正式工不會有破綻。」另一位中介張文武表示。

中介還知道某些銀行的內部「白名單」。

「當地的明星企業,銀行的風控系統可能會開後門,如果客戶綜合評分高,會直接通過審核,不會電話回訪。」張文武稱。

而張文武會從某寶上,搞一些神器。

「有一些改定位的軟件,淘寶上幾塊錢,比如天下游、V8。」張文武稱,用這些軟件,可以更改客戶的電腦IP地址和手機定位。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那如何應對銀行偶爾發作的「電話回訪」?

「我們會在客戶手機上設置呼叫轉移,銀行電審就會轉接到我們這裡。」張文武稱。

這些風控規則,中介都是如何得知的?

有一些老中介,經過反複測試,就能找到門道,但更直接的方式,就是找到「內應」。

「我沒事就和銀行的人吃飯,他們會把一些衝量任務、風控規則都告訴我。」平和山稱,他幫銀行完成工作量,還會給對方一些回扣。

比如,賺了100萬,分銀行內部的人30萬。

在中介內部,還廣泛流傳著一份「辦卡順序」。

「如果要辦理多張信用卡,交件順序是有講究的。先申中信,接下來是平安、興業、浦發。這四家交完一天后,再開始交其他家,比如民生、廣發、光大、建行。交行回訪較多,通過率低,可以放在最後。」張文武稱。

個排序特別有意思:將風控快、好下卡的放前面,越難的越靠後。

信用卡中介如何收費?

「按照下卡額度,我們會收取10%的中介費。」張文武表示。

也就是說,如果幫一個客戶下了一張額度3萬的信用卡,他就會收3000元。

另一位中介李少文表示,根據下卡額度,行業內通常會對客戶收取10%-15%的中介費。

而對於那些全程包裝、額度在7-8萬之間的客戶,中介費可以收到20%。

正因如此,信用卡中介也是一個暴利的行業。

「我下面會發展很多下線,他們去獲客,我給他們一點提成,他們一個月可以賺幾萬。」平和山稱,傳銷的思路,早被他們運用到極致。

他們甚至會在QQ群裡,直接招募「下線」。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一個QQ群中的信用卡推廣員招募截圖

而中介大軍中,還有很多「銀行信用卡中心的業務員」。

他們除了自己推銷信用卡,同時還發展下線,招攬中介幫助他們完成業務量。

「因為客單價比網貸高,所以我們現在賺得比做網貸中介的時候都高。」平和山稱。

中介大軍再度回歸,重啟信用卡生意。對於他們來說,那個瘋狂時代,又回來了……

02 辦卡超市

中介的利益江湖中,正在出現新的「角色」。

線上正在興起一個全新的模式:辦卡超市。它類似於網貸的「貸款超市」。

「金銀鋪」,就是典型的一款辦卡超市。

在金銀舖的頁面上,每個銀行的名字下面,都註明客戶辦信用卡的返現額:交通銀行110元,光大普卡140元,光大白金卡220元,中信銀行220元,哈爾濱銀行70元……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金銀鋪」辦卡頁面

有趣的是,金銀鋪還有一個「金融需求池」。

有意辦卡的客戶,可以在池子裡發布自身情況和要求,比如「徵信不好」「大額」。

而中介,可以根據需求,直接「搶單」。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這就是幫助撮合客戶和中介成單。」多位中介稱。

最關鍵的是,金銀鋪還提供了「推廣商學院」,專門培訓中介和客戶,如何「包裝資料」繞過銀行風控,如何「提額養卡」。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課程裡,會手把手傳授偽造資料的細節。

比如,銀行喜歡穩定工作人群,那包裝的工作單位就必須不能涉及高危、娛樂、金融等不穩定工作。

比如,盡量通過企查查等APP,根據客戶城市就近挑選公司,以科技、貿易、IT、醫院、製造業、交通運輸、水電燃氣、住宿餐飲等類型的公司為主。

金銀鋪背後的公司又是誰?

在APP Store中,金銀鋪顯示的開發者,還有一個名為「創鑫夥伴」的APP。

而「創鑫夥伴」的介紹中顯示:它是國營持牌支付公司「現代金控」旗下明星產品。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類似金銀鋪這樣的APP,現在其實挺多的。」平和山稱,它們正在成為中介的新式獲客渠道。

這種新式的互聯網搶奪者,卻讓平和山很反感。因為它降低了入行門檻,瓜分了利益蛋糕。

「一個小中介,通過學習資料就能入行,還能在這裡接到客戶,相當於搶了很多大中介的生意。」平和山稱,就因為中介太暴利,才會出現「奪食者」。

03  最後的狂歡

中介大軍都從哪裡獲客?

他們正在有意識地挖掘網貸客戶。

「不論黑白,都能下卡。」在各大網貸群裡,開始頻繁出現信用卡的廣告。

「網貸群體中的很多人,其實都是信用卡的用戶,但是信用額度不夠他們花,才去借網貸的。」平和山稱,現在可以把這些用戶再撈回到信用卡領域。

很多網貸的多頭借貸者,走向了一個新的階段:以卡養貸。

「找我幫忙的,90%都是多頭借貸的人。」張文武說,「拿到信用卡之後,他們就會套現還網貸。」

而李少文的客戶中,60%都有多頭借貸史。

就在現金貸監管趨嚴,多頭借貸者無法再「借新還舊」、以貸養貸的時候,銀行卻突然開閘了。

2017年,中國信用卡發卡量暴增,到2018年一季度,全國信用卡累計發卡已達到了6.12億張。

中介們發現,隨著信用卡市場的下沉,一些前幾年被銀行嫌棄的純白戶(即未申請過信用卡的客戶),也開始被一些銀行所歡迎。

銀行大規模的開閘,一度讓部分用戶「渡劫」。

2018年二季度,因為一張光大白金卡,多頭借貸用戶張思南就「死裡逃生」。

他擼過十幾家小貸機構,一直過著「借新還舊」的日子。因為規劃得當,他沒有出現過逾期。

但情況越來越不妙——他上了某家大數據風控公司的黑名單,續貸越來越難,額度越來越低。

他的資金流,眼看就要斷了。

在辦卡中介的幫助下,靠著手中的招行白金卡、身份證和社保信息,他成功地申請到了一張光大白金卡。

「光大那時應該是有下卡指標,所以審核比較鬆。」張思南迴憶。

但一開始,中介為了防止借款人繞開自己直接向銀行申請,並未告訴他申請的是哪家銀行。

「代價就是我付了高額中介費。」張思南說,「如果不是當時缺錢,我肯定不會去申請。」

這張卡的額度是5萬,中介費是2500元。此外,這張卡還有1188元的年費,其中的688元可用10萬積分抵消。

無論如何,有了這張每月最低只需還款10%的信用卡,張思南不必再低聲下氣尋求母親的幫助了。

實際上,光大白金卡一度是中介們的最愛:額度高,一般都有3-5萬,因此手續費也高。

而中介李明手頭的一個客戶,多頭借貸達到92次,風險通話有13次。

信用卡中介在中國再次崛起:網貸逾期150萬依然核發,銀行界警覺了嗎?

「就這數據,網貸是擼不出來了,但某個銀行的信用卡卻在不久前給批了2.8萬的額度。」他表示。

張文武遇到的一個案例,更加極端。

這個女孩是95後,月收入只有3500元,行事卻頗為生猛。

為了支撐超前消費,她剛開始以卡養卡,辦了14家銀行的信用卡,額度都在3000-8000元之間。

女孩拆東牆補西牆,沒有出現過逾期。

當市面上的信用卡幾乎都被辦完後,她開始借現金貸來填信用卡的窟窿,陸續借了100多個平台,「借了不到10萬,半年就滾到了150萬」。

在從網貸也藉不到錢之後,女孩在今年4、5月找到了張文武,希望再辦信用卡。

「你去中國人民銀行打一份個人徵信報告給我看。」張文武說。

拿到報告,張文武很吃驚:看上去,女孩的信用很好。

在女孩網貸大規模逾期的情況下,張文武還幫她下了一張工商銀行的奮鬥信用卡,額度8000元。

網貸記錄已爛到極致的「黑戶」,為何還可以辦下來信用卡?

多位業內人士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是因為互金徵信與人行徵信之間,數據沒有打通。

信用卡發卡,看的是人行徵信;網貸放款,更多的是看大數據。

兩者之間,有一道巨大的鴻溝,未被填平。

「銀行不是不想用多頭借貸數據,但是現在互金的數據比較亂,各有來源,又無法驗證。」某銀行從業者坦言。

於是,一個有趣的循環出現了:信用卡正在漸漸變成多頭借貸者的救命稻草,「以卡養貸」。

04 銀行警覺

面對銀行如此大規模的放閘,人們會問:銀行到底是在收割現金貸果實,還是在成為最終的接盤俠?

在這輪瘋狂的獲客潮中,銀行的逾期率正在攀升。

央行數據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711.48億元,環比增長了7.29%。

到第二季度,這一數字是756.67億元,環比增長了6.35%。

業內人士對此的看法是,銀行這輪零售擴張,無疑在往成為接盤俠的路上邁進。

幸運的是,嗅到危險信號的部分銀行,開始慢慢收緊了信用卡業務。

「今年5、6月,下卡就趨嚴了。從7月開始,光大不容易批卡了。而最近,廣發和中信尤其嚴。」張文武說。

「現在十個人裡,只有兩個能過。」他表示。

他發現,銀行會對可疑用戶進行二次審核。他的很多客戶也被降額,比如從1萬降到8000。

而銀行從業者李文紹則稱,不久前,他所在銀行的總行,向各地分行的信用卡部,派出了常駐的風險總監。

一些獲客量較大的分行,開始嚴格排查互聯網進件渠道——如果涉及POS機、辦卡養卡中介、地推分銷、P2P理財、現金貸貸超,一律排除。

他表示,總行還會提供一個黑名單。如果信用卡部合作企業的進件渠道出現在其中,就會被下線。

但依然有不少銀行鋌而走險。「有些銀行今年的KPI沒完成,準備在年底再沖一把。」平和山稱,最近,又出現了鬆動的跡象。

多頭借貸者也日益飢不擇食——為了1萬的額度,他們寧願出2000手續費,只要能下卡。

那個辦工行信用卡還現金貸的女孩,早已爆掉,只能靠家裡賣房還債。而她的家境,其實平平。

儘管在做中介,但在內心深處,李少文一直對過度負債的年輕人頗為擔憂。

幫很多多頭借貸的年輕人辦信用卡時,他會多問一句:「欠這麼多,還不上咋辦?」

「沒事兒,肯定有辦法。」回答往往是義無反顧的。

在金錢面前,鮮少有人可以保持理智。

如今的金融系統,不再是獨立的個體,彼此之間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就如火燒赤壁時,曹操的戰船。

鐵鍊相連,一損俱損。

看起來毫不相關的兩個金融體,或許正在暗中傳導著風險……

收緊風控,隔離風險,對於銀行來說,已迫在眉睫。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