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id:idxgh2013)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5G 帶來詩和遠方的田野。

北京五道口、望京、酒仙橋的咖啡店,十分鐘內你會聽到五個互聯網創業項目,其中一個是區塊鏈。

深圳科技園和龍華創業園區的咖啡店,大家談的是智能硬件創業項目,如果是潮汕口音,多半是談比特幣。

杭州倉前的夢想小鎮、西溪慢生活街區的咖啡館,三分之一在討論電商創業,不談創業的,很可能是電商大佬。

上海張江的咖啡館,人們也講創業發財的故事,但主要講的是在北京深圳杭州同學的創業發財故事。

年輕人嚮往這些城市,猶如百川歸海。

這些城市的號召力和傳奇,來自這些咖啡館:每次通訊技術革新,都會醞釀一輪創業潮,然後顛覆無數個行業,成就無數夢想家。

到了下一輪創業潮的前夜。

2018 年10 月26 日,一加手機CEO 及創始人劉作虎,發了一條件簡短的推文:Say hello to 5G!

這大概是成本最高的一條推文,它是通過一加5G 實驗室搭建的5G 網路發布的,這是世界上第一條5G信息。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5G 意味著什麼?高通CEO史蒂夫·莫倫科普夫說:

「5G 將是一種全新的網路,以前所未有的規模、速度和複雜性,連接各種各樣的設備。在通向5G 的道路上,數十億移動設備將與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奈米技術等跨界融合,帶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創新革命。」

問題是,前所未有的創新革命,往往意味著大城市前所未有的機會,意味著大城市人口更密集,更多人必須忍受「工作洞」的痛苦。

待在洞裡還是逃離?

機會無窮的大城市,早已意味著這樣的場景:每天加班,每天一個半小時花在路上,每天到家都疲憊不堪,而且買房安家的希望遙不可及。

生活和工作猶如跳進一個洞穴。

在洞穴中,你只能發瘋咬牙堅持勞力,幾年後爬出來喘口氣。這就是人類學家項飆提出的一個概念:工作洞。

以往,工作洞的典型是農民工,他們咬牙忍受一年,春節才得與親人聚首十天,跳進工作洞,不是為了成為在沿海城鎮打工的居民,而是為了攢錢早日逃離。

今天,年輕人大量湧進大城市,交通擁堵、房價飛漲、教育、醫療資源隨之緊張,大城市的痛苦指數迅速飆升。

更要命的是,高昂的房價,讓年輕人安家無望。

大量城市白領精英,也掉進工作洞。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牛津大學的項飆提出了「工作洞」理論:人們像掉進洞裡一般拼命工作,為的是有朝一日從洞里爬出來享受人生

北京西二旗是中國工程師最集中的地方,很多人月薪高得令人髮指,每年能拿14 個月以上薪水,他們的收入讓無數後輩立志當碼農。

但是,他們每天加班到昏天黑地,閒下來只能刷抖音、快進AV,連爽文都沒耐心看,過著月薪四五萬卻猶如四五千的生活。

如果項目進展順利,每半年可去一次新馬泰無拘無束放飛自我;如果成績非常優異,公司年會上,還有機會上台與熟悉的面孔合影。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2014年1月6日,上海,日本AV女優波多野結衣現身上海某遊戲公司年會現場。年會大獎是與波多野結衣「共度春宵」

他們最喜歡挖苦,同時反過來也最喜歡挖苦他們的,是東三環CBD衣著光鮮的白領。他們與碼農生活在同樣的洞裡。

他們妝容精緻,但加班時間絕不比碼農更少。上下班路上,還得昏昏沉沉聽付費知識課,看上去比馬雲還緊張。

如果項目進展順利,每半年飛一次日本歐洲和西藏,逛街購物或花癡,自拍時帶上半年衣服,讓自己在朋友圈裡永遠悠閒。

北上廣深杭的房子,離自己的經濟實力越來越遠,從有孩子的同事的抱怨中,隱約聽聞入托難、找小學難、入中學更難……

西二旗的碼農和CBD 的套裝白領,越來越多人的理想,是攢下一筆錢,在文藝或不文藝的小地方,過上可以真正被稱為生活的生活。

那些被機會吸引而來,收入遠低於碼農和套裝白領的年輕人,在遠超想像的痛苦面前,很容易自我放棄,於是有了逃離北上廣,有了佛系的自我安慰。

是的,大城市每一次機會大爆發,都意味著工作洞的強化。

遠方的雲層中依稀傳來5G 的雷聲,是該待在洞裡,還是該逃離?

5G,會帶來些什麼

每次通訊技術革新,都會大幅提升信息傳輸速度,但它們帶來的變化並不一樣。

1G 是第一代移動通信技術模擬蜂窩網路,誕生了身份象徵的大哥大,2G是數字網路,手機開始普及。

3G 帶來了移動互聯網和智慧型手機,微信和微博等應用工具崛起,速度更快的4G 誕生後,有了直播和快手、抖音等產品。

每次技術升級,都使手機聚合了更多功能,不但使我們與世界的連接都匯集到手機,它也影響和改變我們與世界的連接方式。

5G 是一次巨大的風口。

5G 手機可能會是什麼樣子?

從兩年前,在一些強技術性手機品牌的討論區,就已經有大量通訊愛好者開始暢想。

比如說,主打安卓旗艦市場的一加手機,其論壇裡有來自196 個國家的500 萬名深度科技愛好者,從2016 年起就在反復討論和期待5G 手機。

這樣建立起的社交網路,在全球培養起一大批狂熱的手機愛好者。

它不止是用戶售後問答論壇,更變成了一個全員參與研發的線上實驗室,一個凝聚力極強的社群。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一加OnePlus6在巴黎的預售現場。深度科技社群是新技術討論的發源地,也是銷售的源動力

因此,從機型到通訊支持,國產終端商一直走在世界5G 的前列。

前幾天,高通發布了驍龍855 晶片,不僅能支持千兆5G 網路,還能支持沉浸式擴展現實。一加明年將發布的5G 旗艦手機,就會採用這款晶片。

手機晶片的原理,有點像一個用於上網的「貓」,加上一台微型電腦。

為了適應5G 的通訊標準和處理更大的數據量,這兩部分都需要在現有基礎上升級。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一塊手機晶片中的功能單元。高端晶片,如驍龍800系列,是旗艦手機的標配,也是很多發燒友購機的主要參考指標

這些全新的手機,最先改變的,或許是我們的交互方式。

手機的發明是為了讓人們無需面對面也能交流。

但是,之所以創業者們需要在咖啡館見面交流,是因為網速的限制,決定了手機只能提供語音、文字、圖片和嚴重延遲的視頻,它根本無法取代面對面。

而5G 理論上峰值每秒10G 的網速,會讓真正的視頻交互成為可能。

它對業態的影響,會是迅速顛覆掉今天移動互聯網的生態格局。

譬如騰訊阻擊短視頻平台,就是因為微信是基於3G 的平台,必然會被基於5G 的新平台取代。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帶上VR設備,撥通視頻電話,不同空間的兩個人就可以面對面交流。這項技術來自微軟,在5G的支持下,有望降低成本、走出實驗室

除了手機迭代和圍繞著手機的生態,5G 還會在雲技術、物聯網、無人駕駛技術和VR 上改變現有面貌。

譬如無人駕駛。安全性是自動駕駛的瓶頸。5G 支持機器對機器通信,低延遲的特性能夠讓車與車之間對話的「間歇」下降到毫秒級別,真正做到瞬時交流。

譬如VR 。IT巨頭們這些年在VR研發上雖投入巨資,但可怕的卡頓和延遲,使得它很難產品化,而5G 則從底層上為VR進步提供了革命性的基礎。

不過,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我們還無法想像會有一種智能計算平台,能取代今天的手機,更大的可能,是隨著技術進步,更多功能被集成到手機上。

所以,5G 對我們影響最大的,還是手機。

本質上,互聯網是人與人之間的連接,當5G 技術出現後,它是否會重建一種連接方式,使我們在追逐機會時,不再痛苦不堪地紮堆擠在一起?

重新定義人的連接之後

年輕人在大城市紮堆,因為它有公共資源和發展機會兩大獨特優勢。

公共資源富集在大城市,是全世界普遍現象:發達的醫療、教育、文娛基礎設施,以及豐富而多元化的生活方式。

不過,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使圖書館、博物館、展覽館、音樂廳等典型文化設施,越髮變得只剩象徵意義,實際功能更像是倉庫。

而5G 帶來的遠程視頻實時交互,則會大幅削弱大都市先進醫療、教育資源的優勢。

今天,大城市最穩固的優勢,是人的聚集效應。

大都市幾乎都是工業化的產物。它們大都臨近河流、海岸、湖泊,或其他天然交通便利,利於現代工業的規模化生產。

但是,以大都市為中心的鐵路、公路、航空網發達到一定程度後,無論是歐美髮達國家,還是中國,都出現了工業不斷遷出現象。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矽谷平面圖。大城市不再是創新的必要條件,人的集中才是

大都市的規模效應,不再是物的匯集,而是人的匯集,其優勢產業都是需要面對面交流和高頻溝通的產業:文化、娛樂、科研、金融貿易和各種創意產業。

今天,不同行業和機會在北京、杭州、深圳、上海的高度富集,與其說是產業的集中,不如說是人才的集中,便於人們隨時連接,碰撞出火花。

舉幾個直觀的例子:

擁擠、混亂而富有生活氣息的五道口和望京,是最不像北京的地方,但夢想家無論是找地方碰出火花,還是擼起襯袖就幹,這裡是北京最便利的地方。

馬路極為寬闊、建築齊整的張江高科技園區,是最不像上海的地方,雖然它與大學園區安排得很近,但這片特別北京的地方,只適合成規模企業入駐。

而浦東陸家嘴金融中心建成之初,你會發現,若有個主意想和對面寫字樓的人交流,會為到底是打車,還是繞道步行兩公里犯愁,它不像曼哈頓,下樓就可以找個咖啡館。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浦東大橋附近的交通。城市的樓群密集並不能拉近距離,基礎設施的不完善反而會人的連接構成阻礙

但是,5G 可能將終結這一切。

4G 技術的出現,已經出現了行業的分散——直播這個文創行業最大的新增市場,主播們破天荒地分散在各自的城市,並不像3G 時代的內容一樣,紮堆聚集在一個地方。

5G 重新定義人的連接,必將改變通訊技術落後造成的人們必須紮堆居住的格局。

做視頻拍攝和剪輯的人,紮堆住在五環外的京通快速路南,是因為接個活,拿一塊硬盤跑隔壁拷貝素材,都不用打車甚至換鞋。

但是,5G 時代,網速比USB3.0 的傳輸速度要快出幾十倍,電話里說不清的,直接用5G 手機視頻實時交流——視頻信號質量比今天微信視頻或直播要高出幾十倍。

是的,如果我們並不在一個空間,卻能實時發起會面,並實時分享足夠多的信息——幾乎相當於兩個人處在同一空間時,很多行業就不必人們都呆在一個城市,甚至是一個城區。

5G 會建立更好的的連接,一定程度上能平衡大城市在空間接近上的優勢,幫助更多人逃離北上廣的工作洞,在自己喜愛的地方工作和生活。

因為起點的差異,在中國,互聯網=手機,在美國,互聯網=手機 PC,在歐洲,互聯網=PC。

所以,中國手機在世界通訊業發展神速,而一加手機則是5G弄潮兒。

2016 年,一加就組建了5G 研發團隊,在硬件和網路上進行研究和尋求突破,以期為5G 做好準備。

他們專注安卓旗艦機,力求將每款產品打磨到最好。

正因為如此,憑藉自身的產品品質和良好的用戶口碑,一加手機與晶片龍頭高通、英國通訊巨頭EE等強力夥伴密切合作,將於2019 年率先推出歐洲第一台商用5G 手機。

有了5G,能讓中國的房價下降嗎?

有人看到5G 驚人的速度,第一反應是網費會不會貴到房租都供不起。

答案是不會,因為不限量是通訊的趨勢。

在撥號上網時代,即便寬帶也要按流量計費,隨著網路建設密度升高,增加一個G 流量的成本越來越低。

在當下,寬帶已無需考慮流量,暢用無阻。

同樣,隨著無線通訊網路越建越好,流量會越來越向當今的寬帶、WI-FI 靠攏,關鍵詞不再是「跑」和「耗」,而是自如的使用體驗。

在4G 時代,國內外已經有不少通訊商推出了包月「不限量」套餐。

5G 上線之後,動輒十幾個G 的大視頻、虛擬現實遊戲,一定會推動流量計費向真正的「不限量」前行。

事實上,有了5G 之後,會是這樣的新場景:

在西二旗當碼農的你,或是在東三環當白領的你,不會再苦於晚上十二點半突然有個idea 想交流,卻找不到咖啡館,甚至找不到擼串的地攤。

即使你住在大理,也可以拿出一加手機,聯上待在婺源的哥們,你們倆都坐在各自的泡麵盒堆當中,不用擔心咖啡館裡的偷聽,暢談5G 時代自動駕駛與共享汽車的創意。

只有不必像螞蟻一樣紮堆在大都市,同時又可以通過新技術重建連接,一樣抓住機會,我們才能擺脫買不起房住不起房的痛苦,乃至爬出「工作洞」。

下面這段視頻,會告訴你更多關於5G和中國手機的故事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