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本文來源:鈦禾產業觀察(微信id:Taifangwu)

作者:鈦主編

數據支持:鈦禾產業研究院

2018年,對於身處中國各個階層的人們來言,都是不容易的一年。

多年以後,再回首2018年,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對中國人都是會留下特殊記憶的一年。

經濟寒冬,成為2018年的年度符號。

這一年,大部分的中國人彷彿都換了一組表情包,國民情緒變化背後,是大環境的變化——當創投週期、經濟周期和金融週期遇在一起,置身經濟寒潮中的中國人,過得都還坦然嗎?

1

2018年,經營模具廠15年的蔡紅斌,終於以不到兩年前一半的估值賣掉了工廠。賣廠協議背後是三年的苛刻對賭。

交割完成後,蔡紅斌可以第一次從新東家那裡領取每月2萬元的固定工資。而併購的現金部分,剛剛夠償還近幾年欠下的個人債務。

2018年,創業板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張總質押了所有股權,換來了三十億資金,為了公司生死攸關的一次產能擴張。

一年多來,為了融資,張總跑遍了所有能跑的銀行、券商和金融機構。公司高管出差的標準也從五星級酒店降為商務酒店,高鐵從商務座降為二等座。

2018年,券商分析師陳佳佳為了新財富的拉票喝酒喝到胃出血,卻在即將躍過龍門,成為錦鯉的時候,被告知新財富評選取消。

2018年,海歸的小李想找一份國內基金的工作,卻在拉鋸面試四個月之後,被多家基金同時告知今年將暫停招人。

2018年,王大宇把自己做金融業多年賺來的千萬資金全部投入AI項目,躋身創業者的隊伍。正當業務蒸蒸日上的時候,卻屢被投資人放鴿子,幾次談好TS,均被告知因各種緣故融資無法到位。

2018年,27歲的OFO創始人戴威,還在破產與被併購的生死一線中糾結掙扎,除了需要應付屢被拖延欠款的供應商,還要隨時面對投資人和公眾輿論的拷問。

他的對手——摩拜單車的創始人胡瑋煒,一個沒有那麼大野心的女性創始人,在年初將公司賣給了美團,選擇了提前上岸。

  熱文 / 曾經輝煌的中國共享單車最後一支獨立隊伍【ofo】:不願謝幕
  「美團」招股書顯示,買下共享單車「摩拜」是個財務大坑:「預期不會進一步拓展此項目」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共享單車墳場

2018年,創投基金的合夥人黃曉,在與LP清算完最後一筆賬目之後,黯然解散了自己的投資團隊。

四年前,黃曉從某知名美元基金投資總監崗位離職,創辦了自己的基金,一期發行2億人民幣,全部押注共享經濟和O2O領域

至今所投的11家企業有3家清算破產,7家處於彌留狀態,只有一家勉強進入C輪,靠舊設備租賃維持生存。

2018年3月28日,被譽為最嚴資管新規的《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終獲通過。這一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新規,將給中國經濟的「去虛向實」帶來深遠的影響。

《證券時報》的微博評論認為,最嚴資管新規實際上是進一步強化了行業的本質: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2018年,VC的牌局上再難聽到「倆王,四個二」煙火紛飛的炸彈聲,也極少可見從3到A的順子連出——沒有資本再願意接力賽似的押注一個賽道,聽著故事,吃著火鍋一路從天使投到Pro-IPO。

投資家們謹慎了很多,大家都從一個3開始逐張出牌。

2018年,大多數創業公司處於餘額不足的狀態。

二級市場流動性不好,一級市場錢也變少。宏觀市場缺錢,細分市場錢同樣缺錢。

BAT巨頭校招全面停止,準獨角獸紛紛裁員,之前資本堆積燒錢,擊鼓傳花式的項目基本上都告一段落。

各個「風口」偃旗息鼓,從「幣圈」到「共享圈」都徹底涼涼,資本扎堆頭部企業,賽道第二、三梯隊的一批創業者基本上融不到資。消費類公司全線下沉,渠道方廝殺慘烈。

位於食物鏈最末端一環的創業者,可能是今年過得最辛苦的一群人。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2

還有很多人,他們在2018年過得也不容易。

2018年11月20日,杭州的快遞員小謝,凌晨1點將最後一個包裹放入豐巢快遞櫃。然後繼續去醫院急診掛點滴,這已經是他雙11後連續第九天加班到後半夜,面對堆積如山的包裹,加上連日的陰雨天氣,小謝感冒嚴重,渾身無力。

「下半年片區辭職了30多個快遞員,雙11我們一人要送四個點,人手嚴重不足。」小謝說。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雙11的快遞小哥

2018年,雲南楚雄的一位80後幹部李忠凱,突然成為網紅。起因是一張被質疑的「頭髮花白」的幹部公示照片。

基層公務員的巨大壓力,被輿論紛紛關注。

有媒體評論:「放眼實行公務員制度的世界各國,像中國公務員這麼辛苦的,大概不多。」

2018年,北京西三環某科研院所的工程師李磊,終於攢夠了在六環買房的首付款,告別了蝸居生活。同一單位的妻子韓梅梅,仍然在猶豫是否要一個孩子。

清華畢業的李磊和韓梅梅已經年近三十,一方面要面對巨大的經濟壓力,另一方面要應付夫妻雙方頻繁出差,常年在外的忙碌工作。

2018年,上海外貿公司的大客戶總監王薇薇,已經連續六個月沒有去醫美中心做過項目。玻尿酸也從一萬四千多元一支的進口喬雅登降到了一千元一支的國產潤百顏。

大規模的公司裁員,讓王薇薇看起來衰老了很多,而王薇薇自己的月收入,也下降了將近一半

2018年,愛馬仕在某一線城市的旗艦店,前三季度銷量總和,不如去年第一季度。

天貓珠寶品牌銷量額普遍下滑,其中周大福10月同比銷售額下降20.52%,11月同比銷售額下降1.01%,銷量下降8.31%。

周大生10月銷售額同比下降14.66%,11月銷售額同比下降48.66%。貴婦保養品牌海藍之謎,11月銷售額下降32%。

2018年,身在投行的金領小王感慨,彷彿身邊所有的朋友,不論是企業主還是公司高管,無論是自由職業者還是基金經理,都集體陷入一個怪圈:窮忙,越忙越「窮」。

2018年,杭州餘杭區買房五年的小楊,因為兒子即將面臨讀書的問題,想要換一套市中心的學區房,在租房中介掛了三個月卻無人問津。

「一手房比二手房還便宜,那麼多空著的新房子都沒人買,誰還來買我這套舊房子?」小楊說。

2018年,汽車行業消費28年來首次迎來負增長

「金九銀十」的9月,中國汽車總體銷量為239萬輛,同比下降11.6%,其中乘用車銷量206萬輛,同比下降12%。

一直處於正增長的SUV的增速也在放緩。

9月SUV狹義零售銷量僅為80.3萬輛,同比下降14.5%。今年前三季度SUV累計銷售684.7萬輛,同比增幅已收窄至0.4%。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汽車行業銷售全線下滑

買房少了,買車少了,賣口紅的卻賺得盆滿缽滿。各大商場裡抖音同款的「口紅機」,成為繼娃娃機之後,2018年的新晉網紅。

著名的「口紅效應」,是指因經濟蕭條而導致口紅熱賣的一種有趣現象,也叫「低價產品偏愛趨勢」。

在美國,每當在經濟不景氣時,口紅的銷量反而會直線上升。這是因為,在經濟不景氣時,雖然囊中羞澀,但強烈的消費慾望仍然會驅動人們轉而購買比較廉價的奢侈品。

口紅作為一種「廉價的非必要之物」,可以對消費者起到一種「安慰」的作用,尤其是當柔軟潤澤的口紅接觸嘴唇的那一刻。

和口紅一起火的,還有抖音。

而火了兩年的網絡直播,在2018年全面下沉為一個產業

95後年輕漂亮的姑娘們,不願意再去公司找一份文職的工作專心上班,只需要坐在家裡做幾場直播就能輕鬆月入兩萬。經紀公司、專業的推手會一條龍打理好所有事務。

P2P被全面清查, 「土豪」們的錢無處花,紛紛把時間和金錢用在給主播的打賞上。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2018年大火的抖音

還有極少數人,生於憂患,卻死於安樂。財富到手,人生卻迷失了自我。

2018年,自詡為苦孩子出身的劉強東,最終還是沒管住自己的褲腰帶。老闆的不檢點,讓公司付出昂貴代價。

京東80天內蒸發的市值,相當於集團12萬名快遞員20年的工資總和。

京東困於色,金立亡於賭。

劉立榮在塞班輸光十幾億後,留下一座負債170億的金立,和一段被中國手機界逐漸遺忘的故事。

而另一位「行走的印鈔機」——范冰冰在補交8.8億稅款後,終於意識到一個公眾人物應該承擔的基本義務。

千億代價的背後,是社會對公眾人物的一系列道德追問。

與聚光燈下的富豪相比,身處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中產階層們則根本無暇享受紙醉金迷,他們多數在心理與財務的雙重壓力下負重前行。

一切空閒的時間都要抓緊利用。他們要麼選擇搞一份副業,要麼選擇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讀書、學習、充電。

2018年,在職讀研人數再創歷史新高

據教育部公佈數據,報考研究生的往屆考生107萬人,比去年增加19萬人,考研增加人數和增長率均為近年來最高。其中報考北京招生單位的考生中,專碩比例高達54.7%。

另一個現象是,朋友圈分享的「萬字長文」明顯多了。大家貌似越來越有閒暇時間來讀一些很「硬核」的文字。

2018年,中產的焦慮與日俱增。

年中,一篇《2億新中產,正在變成「心中慘」》的文章在網絡刷屏。文中將2億新中產歸類為「隱形貧困人口」,焦慮因為比較而生,而互聯網時代,放大了城市人的這種比較焦慮。

2018年,焦慮的朋友圈和微博,還轉火了楊超越和「錦鯉」,人們總希望命運女神眷顧,讓自己也成為那條幸運的錦鯉。

而對於錦鯉來說,「每歲季春逆流登龍門山,天火自後燒其尾,則化為龍。」

錦鯉同樣需要穿越寒冬,歷經巨大痛苦和重重淘汰,方可躍過龍門,化身為龍。

  分析支付寶那個破紀錄的【錦鯉】營銷,實力創意運氣一次到位,妥妥的活動典範。

3

2018年,中國和中國以外的一些事情,在悄悄發生著變化。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雖然沒有中國足球隊的身影,但是仍然好像走進了中超聯賽,半數的廣告牌都是中國企業的漢字logo。從比賽用球到紀念品,從電梯、中央空調到飲水機,都是清一色的中國製造

2018年,珠海航展,換裝國產矢量發動機的殲-10B和打開彈倉的殲-20同時亮相,驚艷世界。核心涉密裝備頻繁亮相的背後,是越來越自信的中國軍工科技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珠海航展上的殲-20

2018年,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製造走向世界。

從國產大飛機到縱橫南北的中國高鐵。從載人航天到大西南深山里的觀天巨眼。

9月27日,連接香港、珠海、澳門的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樑工程全線貫通,再次創下多個世界第一。

  【港珠澳大橋通行指南】粵港兩地牌照的車輛才能上橋,有穿梭巴士,過橋一次150人民幣

中國人已經逐漸習慣了在這片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發生的各種奇蹟。而這些奇蹟背後的主導力量,已經不能僅僅以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來形容。

2018年,中美經貿談判最終達成共識,歷時數月的貿易戰終於告一段落。

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博弈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而這場貿易戰給全球帶來的深刻影響,或許還將持續多年。

2018年,三個「小平」攪動了輿論的神經。吳小平、邱小平,還有一位從體制離職,差一點「影響中國登月」的張小平,三個小平的背後,是一場關於「民」與「國」的網絡激辯

  熱文 / 一位中國火箭科學家低薪離職,曝露一堆問題成為熱門話題。

這場激辯以中央一系列重要指示和政策出台為標誌,快速畫上句號。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場激辯對中國深度改革的諸多層面,都產生著微妙的影響。

「民營經濟的歷史貢獻不可磨滅,民營經濟的地位作用不容置疑。」最高層的一錘定音,為所有民營企業家吃了一顆定心丸。

「國」與「民」的融合併不是一個全新的話題,從標榜自由的美國,到分久必合的歐洲,「國」與「民」的問題都曾在各種領域掀起過不同程度的論戰。

在先進生產力最具代表性的領域,典型的就是軍民融合。冷戰後的美國,因為軍民融合,持續鞏固了世界科技領頭羊的地位。

通過「融合」,極大地提升了科技成果的應用效率。軍轉民將最先進的國家尖端科技釋放到民用領域,民參軍,降低軍隊的綜合採購成本,激活體制的創新能力。

那些對國民經濟產生重大影響的新興企業,諸如騰訊、阿里、華為,已經不能再單純定義為「民營企業」,有人賦予重新其「新國企」的頭銜。非國營企業,也不是國有企業,而是代表中國意志的「國家企業」

2018年11月5日,和首屆進博會同時在上海揭幕的,是科創板的正式啟航。科創板的設立,為寒風中的中國高科技企業帶來了一絲春意。註冊制的試點,也見證著中國二級市場的日臻完善。

2018年,供給端結構在發生悄悄的變化。2C經濟開始退潮,2B經濟全面崛起。2C之王騰訊開始全面擁抱2B。阿里巴巴深度參與智慧城市、智能製造,甚至軍工業務。

2018年,全球經濟暗流湧動。緊密聯動的經濟體之間不再有大的秘密可言。「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運」,才能進一步建立聯結遍布全球的「朋友圈」。中國,同樣在2018年全球低迷的大環境裡,肩負著自己的歷史使命,繼續負重前行。

4

2018年的產業陣痛,暫時的焦灼、焦慮之後,讓中國經濟回歸於務實和沈穩。

2018年,熱錢不再,金融市場冷了很多,卻讓人們踏實了不少。

以出手豪氣著稱的VC合夥人鄭總,不再和同行PK誰下注更狠,搶項目更快。不再醉心於各種紙上談兵,用理論推演去構想一個商業模式的未來。看著利潤報表投資,鄭總踏實了很多。

西安的機械加工廠老闆於總,不再耗費大量時間去聽各種互聯網思維的培訓課程,也不再天天應付各種企業家組織的酒局。而是把精力重新放回工廠管理,狠抓訂單質量,優化內部流程

杭州的互聯網創業公司CEO小馬,也不再天天跑會,和投資人闊談夢想。在年中一次全體會議後,大刀闊斧的裁掉了三個部門,讓公司業務的重新聚焦,回歸到最基礎的盈利項目

廣州做遊戲開發的小葉,用公司全部的剩餘資金補發了團隊工資,然後回到原來任職的公司,重新面試一份月薪4萬的工作。

大批的企業和金融機構在寒冬中放慢了奔跑的速度,放寬了員工之間的業績考核,轉而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開展員工培訓和團隊建設。

對於這些曾在春天裡拼命狂奔的企業來說,冬天或許是閉門修煉的最佳時機。站得越高,風越凜冽。不如蹲下來取暖,或者找個有屋簷的地方靠一靠。

2018年,房地產從過熱到趨於冷靜。從一線城市到三四線城市,全中國都再難見到溫州炒房團的身影。

P2P全軍覆沒,幣圈也難見往日火熱。儘管金融收緊與實體經濟轉型之間仍有時滯,但帶領中國經濟「脫虛向實」,已然成為中央壯士斷腕般的決心。

問題仍然諸多。

各種利益壟斷尚未打破,地方財政機制尚未根本轉變,完善的徵信機制遠未建立,適用於中國國情的金融服務體系還在探索之中,新舊動能的轉化完成尚需時間……

以上種種問題,都可能遲滯中國這個龐大經濟體的轉型升級。

有媒體文章認為,2018年是中國草根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10年的全民創業大潮,影響中國商業和社會形態至深。在高速增長的另一面,是狂歡之後的狼狽。

寒風凜冽,狂歡戛然而止。

曾經人口紅利帶動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移動互聯網紅利讓中國新經濟迅速起飛。

如今兩大紅利都已不在,不論是中國大船的掌舵者,還是中國經濟活力曾經的創造者,都需要在風中冷靜,重新反思。

或許,中國的未來,屬於腳踏實地創造價值的匠人們,屬於耐得住寂寞的企業家。

後記

2018,辛苦了!向所有自強不息的中國人致敬!

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裡寫道:「這個世界在變,我們沒有辦法。只好改變自己。」

2018年,對於身處中國各個階層的人們來言,都是不容易的一年。

處處社會細節的變革,讓國民的生活發條處於時刻緊繃之中。各類康復理療門診的生意爆滿,醫院心內科的病例激增,植髮專科成為新一輪的投資熱點。

這一年的中國人,都過得不容易。

但是,正如一年有四季,寒冬總是不可避免的會來臨。

每一次的寒冬,都是地球生態的重新輪迴,萬物生靈的再次孕育。而寒冬給中國帶來的,不僅是一次歷練,也是一次成長。

或許當春天來臨的時候,我們再回過頭來看這一場寒冬,便不覺得那麼冷了。

換一個角度看冬天,每一片雪花的墜落,又都是一片希望的降臨。雪中的世界,其實也很美。

就像《神鵰俠侶》裡小龍女說:「這些雪花落下來,多麼白,多麼好看。過幾天太陽出來,每一片雪花都變得無影無踪。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許許多多雪花,只不過已不是今年這些雪花罷了。」

注:為尊重當事人,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

2018年的故事裡,有你,有我,有他。如果你認為能從文中讀到自己或者家人朋友的影子,請隨手點贊並轉發一下吧。

鈦主編,2018.12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距離那篇文章的刊登已經40年了,波瀾壯闊的這40年中國怎麼了?未來已來。

熱文 / 回望2018,不容易的一年。中國,辛苦了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