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共享單車「墳場」。圖/全景

本文來源:新周刊(微信id:new-weekly)

作者:張家明

共享單車迎來了至暗時刻,泡沫再也吹不下去了。

「哪怕是跪著也要活下去,只要活著,我們就有希望!」

前幾天,ofo小黃車的掌門人戴威宣布內部組織結構調整,扔下了一句格外悲壯的狠話。

問題是,跪著就能活下去嗎?

一線員工已經不願意陪戴威跪下去了。

據鋅財經報導,ofo這一年來已經多次裁員,即使是年終獎發放前夕,城市站經理提高績效年終獎,也留不住辭職員工。

一名城市站經理離職前向戴威反映了內部的貪腐和管理問題,留下一句話:「雖然我很感謝ofo,但我不願意陪著它戰鬥。」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ofo快速潰敗。圖/全景

其他的共享單車企業也好不到哪里去。從今年年初開始,共享單車的泡沫到達頂峰,隨即轟然破碎。

倒閉的倒閉,裁員的裁員,尚在運營的也像ofo一樣茍延殘喘,摩拜雖然抱上了美團的大腿,卻也成為了美團的負累。

據今年9月美團發布的IPO招股書, 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摩拜的毛損為人民幣4.07億元,每天虧損約1500萬元

美團招股書還顯示,摩拜的數據水分極大:2018年第一季度,摩拜的活躍用戶為4810萬,而此前摩拜號稱擁有2億用戶,誇大三倍多。

共享單車迎來了至暗時刻,泡沫再也吹不下去了。

  「美團」招股書顯示,買下共享單車「摩拜」是個財務大坑:「預期不會進一步拓展此項目」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共享單車開始退場了。圖/全景

曾經多受歡迎,如今就多令人討厭

2015年下半年,摩拜與ofo開始在北京、上海兩大城市試運營,短短幾個月之間,就成為了人們爭相試用的城市新時尚。

尤其是早期主打校園的ofo,亮黃色的車身使其天然具有青春校園氣質,甚至有很多大學生將自己的單車貢獻給ofo,刷成ofo黃。

那時,共享單車的創業者都在宣稱,共享單車是一種光明的出行方式,注定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為了吸引更多北大師生把自己的單車共享出來,意氣風發的戴威寫了一封公開信,向世界發出了北大人的豪言壯語:

「100多年來,有很多北大人改變北大,也改變了世界,這次輪到你了!」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曾經,人們以為共享單車是這樣的……

在之後一年多的時間裡,共享單車確實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世界。

2016年上半年,尚未擁有共享單車的城市,還有很多人翹首期待共享單車來到他們的城市。

街頭有沒有共享單車,一度成為劃分一二線城市的新標準

2016年下半年,ofo走出校園與摩拜競爭,共享單車大戰的序幕正式拉開。

大戰早期,隨著使用共享單車的人越來越多,各種不當用車的事件層出不窮:有人亂停亂放,有人故意把單車掛到樹上、扔到河里,還有人把二維碼塗掉、拆車鎖、換顏色,直接把共享單車「私有化」。

在一些二三線城市,共享單車的丟失率高達90%。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悟空單車成為首家倒閉的車企。

當時有觀點認為,共享單車只是國民素質的照妖鏡,本來很好的一個發明,就這樣被那些毀車、偷車的人糟蹋了。

但後來共享單車投放急劇增多,並向海外進軍,所到之處無不亂象叢生、神憎鬼厭,不得不讓人們懷疑,共享單車這個產品是否天生就是反市場的。

作者二說便認為,共享單車的大敗局,是中國創業史上最瘋狂的試錯。

因為共享單車滿足的是「非顧客」需求,但這個生意根本就玩不下去,「因為你方便了,別人就麻煩了,所以才有那麼多小區『共享單車禁止入內』;才有那麼多車被人藏在家裡,才有那麼多二維碼被刮掉,才有那麼多地鐵站被包圍」。

共享單車曾經有多受歡迎,現在就有多令人討厭。

短短兩年間,倉庫裡、堆填區、人行道邊上堆積得如山如海的共享單車,生生地造出了一種新的地理景觀。

昔日的共享經濟代表,如今已經成為城市垃圾的製造者。

攝影師吳國勇去了全國20多個省,尋訪45處共享單車墳場,拍攝一萬多張照片,將這組作品命名為《無處安放》。

  奪得中國影像大獎的作品《無處安放》:20個單車墳場大屠殺紀錄。(附影片)

共享單車,共享你的錢包

然而,在共享單車的寒冬中,並沒有多少人同情它們,糟糕的使用體驗早已傷透了用戶的心。

更嚴重的問題是,共享單車行業的瘋狂擴張,如蝗蟲過境一般,捲走了無數用戶的押金。

今年5月,小鳴單車正式進入破產清算,成為共享單車破產第一案。

據AI財經報導,小鳴單車此前在廣州、深圳、上海等10多個城市投放超過43萬輛單車,用戶規模達400萬,押金總額高達8億元

從2017年6月開始,大量用戶開始發現小鳴單車拖延押金退款,逾期7個工作日依然不給辦理。

截至2017年10月,超過32萬名用戶申請退款,迫使廣東消委會將其告上法庭。

而據小鳴單車CEO關斌在庭上表示,小鳴單車至今拖欠70萬用戶的押金。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一輛被棄置荒草叢的小鳴單車。

ofo的退款同樣是老大難問題。

2018年1月,騰訊科技《一線》爆料,ofo公司帳戶上的可用資金僅剩下不到6億元。

為了留住用戶的押金,ofo出盡了奇招。

最近就有用戶爆料,ofo已經無法在APP內退押金,帳戶頁面只有充值按鈕,退款按鈕已經變灰失效。ofo隨即闢謠,稱退押金按鈕灰色是正常狀態,還很有創意地把這稱為「正常的挽留用戶設置」

有好事者測試了一下,灰色「退押金」按鈕的確可以使用,但15個工作日之後依然沒有到帳。ofo公關說,個別逾期未到帳可聯繫客服。

至於客服會怎麼說?上個月曾有ofo公關經理對媒體表示,退款時間延長是因為服務器搬遷

目前,我們尚不知道這個服務器搬遷完畢了沒。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央視報導。

拖延時間畢竟是下策,11月23日,ofo與P2P平台PPmoney合作推出「押金變理財基金」新玩法,鼓勵用戶將99元押金升級為PPmoney的100元特定資產,升級後便可以享受「永久免押騎行」。

換言之,用戶的押金將會劃給金融存管帳戶,不必再「專款專用」,想要申請退款,至少要等30天!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所謂的一鍵「升級」。

共享單車倒下,用戶的押金涼了,自行車製造廠的尾款可能也要涼

由於這兩年共享單車的瘋狂擴張,自行車廠商幾乎將所有產能都用來製造共享單車,如今大潮退去,熱錢燒光,它們還有大筆尾款沒有到帳。

今年9月,上海鳳凰便起訴ofo,要求支付貨款6815萬元。

後人回顧這一時期的歷史,或許不會記得用戶、廠商與共享單車企業的糾紛,但一定會記得一望無際、層層疊疊的共享單車「墳場」。

在《人物》雜誌的一篇非虛構報導中,有人在高碑店水庫釣魚,釣上來一輛共享單車,上面已經長滿青苔,每一個縫隙都爬滿了螺螄

或許這就是共享單車的未來。

共享單車死​​得有多慘,就有多活該

▲最近,珠海一條河湧撈出大量共享單車。

  熱文 / 曾經輝煌的中國共享單車最後一支獨立隊伍【ofo】:不願謝幕
  中國共享單車第一鎮的衰落,留下什麼反思?
  中國式共享經濟,消耗人民幣超過1000億,幾乎全軍覆沒。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