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中國經濟的七個變量

理解中國經濟的七個變量

本文來源:秋葉大叔(微信id:qiuyedashu)

日前的中美元首會議,是一個好消息。

不打貿易戰,對中美企業都好。

貿易的大趨勢不是封閉,而是開放。

我們國家做的是開放不夠,規範不夠。

我們政策保護得越好的企業,大都沒有真正的競爭力。

我們在國際上真正有競爭力的企業,比如華為,比如大疆,比如阿里騰訊,都不是靠政策保護發展起來的。

甚至我們很多在國外承接工程的央企,也是真刀真槍拼血汗拿下來的。

不打貿易戰,是不是國內企業經營壓力就會變小?

不一定。

因為這個世界最大的變化就是不確定性越來越大,我們企業必須深刻意識到,我們的經營壓力是多重因素變化的結果,有些因素是長期的,比如人口結構變化;有些因素是短期的,比如貿易戰,但是對信心影響很大。

影響企業經營的變化因素有哪些,我試著給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思考。

這些思考對各位的價值是,你要想想你是否在這些變化因素影響的行業,如果是,你是否要考慮自己未來的職業發展方向。

國內企業遇到的困難,有長期因素,也有中期因素,更有短期因素。

長期因素會超越經濟周期,持續發生影響,持續演變,更容易被忽視,我自己觀察經濟,歸納出七個中長期因素,這些因素對每一個企業,每一個個體,其實都有間接直接的影響,而且都會持續10年以上。

世界變化太快,沒有極強的求生慾望,真的很快會被淘汰。

下面就給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1、人口老化,出生率降低,勞動力成本上升。

年輕人口變少,人工成本增加,養老成本增加(社保支出變大),這對很多勞動密集型企業帶來急劇成本增加。

所以國內的製衣製鞋工業早就轉移到國外,之所以沒有形成大量失業人口,是很多人已經退出了就業市場。

所以勞動密集型企業持續遇到經營困難,是長期的挑戰。

在這些行業就業的人,不管是哪個崗位,都會有麻煩。

2、國家重視環保,企業運營成本增加。

國民收入提升後,人會越來越重視生活質量。

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實現經濟發展,開始成為越來越多人共識。

為了保護環境,企業必須加強排污控制,這給企業運營帶來的壓力非常大。

很多中小企業根本沒有能力承擔巨大的環保成本,從長遠來看,為了保護環境,農業和工業的集中度必須快速提升。

這也意味著製造業會釋放大量勞動力,這些勞動力只能進入第三產業,也就是服務行業。

但這些企業能否具有轉型能力,從業人員能否在服務行業生存,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3、科技快速進步,人工智能+機器人快速替代傳統崗位。

不要把機器人理解為長得像人的機器,工業機器人現在非常發達,長什麼樣子都有,無人化工廠根本不是新鮮科技。

今年富士康應該是全球最大的裁員企業,因為新的生產線不聲不響上學,對人員規模要求越來越小。

像交通部在今年8月28號下文,說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將適時試點,這句話背後含義並不是高速公路不收費了,而是取消人工收費,改成電子通過自動收費,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對此都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

很多高速收費站已經開始採用新技術,如果高速公路收費變成識別車牌後自動扣除,那麼高速公路通過效率將大大提高,車主歡迎,高速公路公司成本會解約。

但是在高速公路公司從業的大部分基層員工,未來5年,會進入動盪期,他們會無聲無息變成下崗員工,而且技能單一,難以就業。

有些父母想一切辦法送子女進這些崗位,只怕沒有想到人工智能的發展帶來的替代效果。

這樣的低水平重複性工作崗位非常多,大規模技術替代正在全球展開。

人類需要一代代反復成長,而計算機智能可以永遠迭代下去,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們必須承認人類在進化上是不如人工智能的。

想想你的工作內容,是否有好用的軟件或應用在不聲不響替代,比如在銀行,ATM機行業已經崩潰,櫃檯也在大量裁人,這就是未來的前奏。

全世界的就業者都要在很長時間內消化人工智能帶來的挑戰,現在在簡單勞動被替代,將來可以是複雜勞動被替代。其實在製造業,已經沒有什麼複雜勞動是不能被機器替代的,過去大量用人工是因為國內人工便宜。

現在人工智能開始大量替代的是服務業,我們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4、大國競爭進入深水區,前沿性企業也面臨更複雜生存環境。

不止是技術落後行業遇到困難,技術領先企業也未必輕鬆。

中國進入到現在規模,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工業基礎門類齊全的大國,在科技領域又有自己的雄心,國土廣闊,人口眾多。

我們國家快速發展,不能不引起其它大國的反制。

最近5年,很多發達國家採取各種政策限制我們國家有競爭力企業進入,開始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本質上都基於一個原因:

中國人離頂尖科技差距在快速縮短,一旦某個行業中國人掌握核心科技,以中國人的勤奮,很難不被我們逆襲。

所以技術先進企業,也會面臨各種宏觀環境發展挑戰,也不輕鬆。

這個不輕鬆也是長期的,不會輕易消除。

5、宏觀經濟進入加息週期,各國央行都在縮表,企業面臨錢荒。

幾乎所有大國央行在過去20年都採取了寬鬆的貨幣政策,為經濟注入了大量資金。

錢多了,不是流動到這個行業,就是那個行業,這樣經濟就容易繁榮。

但靠貨幣放水帶動的經濟增長是很難持續的,各國央行也要考慮平衡債務。

現在美元進入加息通道,這個週期一般長達十年,這意味著全世界資金開始回流美國,對於我們國家,直接表現就是外匯餘額減少,這意味著每流失一美元貨幣,國內要減少七美元基礎人民幣投放市場。

這些基礎人民幣通過銀行一輪輪放貸進入經濟體,本來可以帶來3~5倍的貨幣投放效應。

現在資金開始枯竭,企業經營就會遇到各種錢荒,最典型的就是2017年似乎創業者還到處能融到錢,今年幾乎所有的項目都感到融資變慢變難。

所有基於金融鏈條的行業,都遇到大問題,比如P2P平台。

6、養老負擔快速增加,宏觀稅負也必然相應快速增加。

中國人口進入老齡化的速度前所未有,由此帶來的養老壓力幾乎也是前所未有。

從長遠看,國家養老和企業養老都是不可持續的。

國家養老只能提供基礎保障服務,即便是目前最發達國家都無法承擔人口壽命越來越長帶來的養老開支。

企業養老會導致企業缺乏競爭力,反而導致企業倒閉,養老的稅源基礎都沒有了。

所以最終結果一定是希望強制個人為自己的未來提前做養老規劃。

在這個過程中,必然是先通過對企業進行查稅補稅,解決財政支付當務之急,然後是慢慢轉向對個人以家庭為單位進行高徵稅,形成家庭交稅,為未來貯備養老資金的機制。

等家庭徵稅機制建立了,反而會逐步考慮減輕企業稅負壓力,方便企業創造就業,才能讓家庭繳稅成為有現實基礎的選項。

畢竟沒有企業創造就業,家庭反而成為需要財政救濟的單位。

這會是一個長期過程。

7、地方及企業進入債務兌付高峰期,泡沫需要慢慢擠。

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是宏觀變化帶來的,很多是企業自己的經營決策帶來的。

前十年中國錢多,大家拿得容易,很多企業放棄了核心技術研發,放棄了核心能力培養,開始借錢圈錢搞資本運作,企業都變成搞金融搞房地產賺快錢的,內生性能力成長停滯。

這樣的企業原來的高速擴張是依賴大舉舉債,一旦外部經營環境變成資金面緊張,企業就必須還債,這就帶來現金流緊張,企業會遇到倒閉的壓力。

不僅僅是企業,一些地方政府設立的投資平台更是重災區。

這些泡沫需要慢慢擠破,一下子破滅帶來的社會動盪也是很難承受的,這就非常考驗執政者的智慧。

不管怎麼說,擠泡沫無非是個長痛還是短痛的選擇,看起來我們是想選擇痛輕一點,但恢復週期長一點,但能否如願,也得看天意。

  中國經濟熱文【2018,沒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