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移動互聯網而生,中國影視行業開始探索「豎屏劇」

本文來源:骨朵網絡影視

微信id:guduowlj

作者:夏天

「你不知道,這個豎屏我們真的是磨了很久。」

導演李亞飛說到豎屏劇《生活對我下手了》的拍攝,聲音立刻提高了八度。

他是春風畫面旗下導演之一,此前一直在拍攝網生短視頻內容,辣目洋子、劉背實等短視頻KOL就是由此孵化而來,而豎屏劇對於他們團隊來說也是個新鮮物種。

在QuestMobile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半年報告》中顯示,今年5月份,作為優愛騰付費會員潛在對象的z世代和小鎮青年,在短視頻上的使用時長佔比分別達到7.7%和9.4 %,已經超過了他們在長視頻上的使用時間(7.3%和8.6%)。

短視頻內容崛起,長視頻流量天花板漸顯,各大視頻網站正搶占著短視頻市場,而豎屏劇就是其中重要的形式之一。

騰訊旗下yoo視頻推出豎屏短劇《我的男友力姐姐》,騰訊新聞出品豎屏綜藝《和陌生人說話》,優酷在今年秋集上表示,將製作豎屏資訊。而在不久前結束的愛奇藝秋季悅享會上,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更是直言,「豎屏內容一定會變成未來的一個主流方向」。

各大視頻網站瞄準「豎屏」這片藍海,破局在此一舉。11月26日,愛奇藝聯合春風畫面搶先推出豎屏網劇《生活對我下手了》,便是一次「蓄謀已久」的試水。

豎屏劇如何操作?

不同於橫屏的敘事邏輯,豎屏在展現水平運動、複雜人物關係的畫面時存在先天不足,這也促使著團隊不得不打破傳統敘事邏輯,在縱向框架內完成畫面構圖和敘事。

執行製片人文博告訴骨朵,考慮到《生活對我下手了》集結短視頻、豎屏、網絡劇、喜劇這幾大特質,團隊首先在基礎配置上就進行了一番融合。

編劇團隊分別由擅長劇集內容、網生內容、喜劇內容的三位編劇組成,而導演團隊中,來自開心麻花的烏日娜導演對錶演頗有研究,長期拍攝短視頻內容的李亞飛導演則擅長網感的把控。

豎屏內容該如何呈現?

「你會發現我們所有劇集裡,三個人以上的群戲比較少。即便有群戲也是會分批次,並且不會超過三波人。」李亞飛表示。

在一個月的籌備期裡,編劇團隊創作出70餘集劇本,後篩選出48集進行拍攝,在劇本創作階段,團隊就畫出了細緻的分鏡,思忖豎屏實現的可能性。

然而,即便是這樣,現場也出現過十幾次臨時改劇本橋段的情況。

「為什麼?豎屏呈現不了」,李亞飛略顯無奈,「我們試過很多次,一旦拍攝全景,全景畫面構圖極其不好看,天空和地面有太多空白地方,」

這致使團隊在拍攝過程中,避免全景,減少鋪墊,採用其他場景方式交代劇情。

而在畫面呈現上,為了降低觀眾對於豎屏劇內容的接收門檻,李亞飛團隊在豎屏畫面上尋找到一個橫屏信息區,即在距離手機頂端五分之二的區域。

「我們將它設計成橫屏式的16:9,用來放重點信息。」而為了能夠同時呈現出兩個人物的面部神態,團隊參考漫畫形式進行了分屏設置。

在鏡頭切換上,「 滑屏這種切換方式容易帶動觀眾提情緒。比如說劇中比較激烈的表演,我們就會使用滑屏的方式,一步一步推動情緒,是一種敘事的方法。」

李亞飛團隊由此開發出上下滑、左右滑的形式,以配合不同的場景和情緒。

不過即便做出多維度準備,尋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李亞飛還是覺得有遺憾的地方。

「演員的對手戲,人物表演的調度都需要時間,但在豎屏微劇中都只能用一個很短時間的鏡頭去呈現。」

時間上的限制,讓整體感、節奏感強的演員優勢難以發揮。

「冷不丁的一豎屏的話,有點掌握不好自己什麼時候會出畫。」主演辣目洋子對骨朵說道,不過除了在表演時要控制動作幅度之外,她覺得豎屏對於自己整體的表演影響不大,由於前期劇本的協調,「演員表演的重點主要還是體現在臉上」。

除此之外,在此次劇集創作中,李亞飛表示,除各硬件配置做出很多升級外,劇集創作理念、思路以及方法,與短視頻非常類似。

豎屏劇戰鬥力幾何?

「怎麼變成橫屏,好彆扭」,PC端網頁上,有觀眾在《生活對我下手了》劇集彈幕上這樣吐槽。這是在上線前,團隊就已經預料到的問題。

影視劇從誕生之初就使用橫屏,這與人眼更習慣觀賞寬廣的事物有關。

在人體構造上,僅僅眼球轉動,左右移動也要比上下移動更舒服,並且接收的畫面範圍更廣,當鏡頭豎過來,視野變窄,沒有簡單、直接、高密度的信息持續刺激,用戶極易失去興趣。

不過在執行製片人文博看來,豎屏還是有其優勢和發展空間。

首先,在對用戶內容場景爭奪中,豎視頻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能滿足用戶移動碎片化接收需求。

其次,「豎屏內容更接地氣,內容更有沉浸感,能夠拉近內容與觀眾的距離。」

而這樣的特質導致豎屏劇在展示戲劇化、生活化內容上,相較於橫屏更有優勢。

不過介於豎屏劇在全景展示上的限制,他補充道,「像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這樣的內容,以及有歷史感、厚重感、畫面精美、大製作的內容,就更適合橫屏。」

導演李亞飛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豎屏劇是由人物的表演撐起整個劇情,環境只是很小的輔助。」

在他看來,豎屏劇這種形式,適合節奏快,人物戲劇性十足,也十分適合漫改劇的呈現

「其實我們這部劇裡的角色,大部分人還算是比較中二的,其實我們有刻意的往那個方向去靠。」

在時長上,儘管現在用戶已經習慣單手拿手機看短視頻內容,考慮到觀劇場景,文博與李亞飛都不約而同表示,目前豎屏劇一集最多不能超過5分鐘,否則觀眾容易感到疲憊。

豎屏劇時代要來了?

時長不超過5分鐘,且每集之間沒有劇情銜接,那麼,豎屏劇與豎屏段子該如何進行區分?

「這是無需糾結的地方,」愛奇藝萊特工作室負責人、《生活對我下手了》製片人富拓對骨朵表示,隨著抖音、微視、快手等短視頻平台的爆火,豎屏觀劇習慣用戶已經養成。

「現在市場上豎屏內容大多還是用戶上傳,製作方式比較簡單,我們就是想用一種更精良的方式,電視劇的方式,工業化的手段重新解構豎屏內容。 」

抖音、快手、微視的流行,培養了用戶高節奏、高密度、碎片化獲取信息的習慣和方式,豎屏看視頻的風潮也正逐漸滲透到移動互聯網生態系統中。

而專業化、系統化的豎屏視頻節目目前還處於稀缺狀態,這為視頻平台提供了介入的機會。

而對於短視頻製作方而言,短視頻KOL生命力有限,他們亦希望通過與視頻平台的合作,尋找到短視頻KOL從網紅到明星的進階方式。

這樣看來,豎屏劇,是短視頻內容與視頻平台聯姻重要的渠道之一。在未來,豎屏劇或與橫屏劇一樣,都將是重要的劇集呈現方式。

《生活對我下手了》上線後,越來越多平台方向春風畫面拋來橄欖枝。

而富拓也表示,這僅是一次試水,愛奇藝在未來還將進行一系列豎屏內容的探索,豎屏劇、豎屏綜藝都在策劃之中。

豎屏微劇崛起,長視頻和短視頻領域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在未來,視頻平台或將藉此扭轉視頻平台長視頻為主導的形象,走向一條多樣化、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可以預見的是,豎屏劇市場鏖戰,或已正式拉開序幕。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