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老人變壞,而是壞人變老了?「年輕人啊,你現在不厭老,將來才不用恐老。」

本文來源:大家(微信id:ipress)

作者:盧小波

在老年人眼裡,好的哥為什麼變少了?

陽光燦爛,跟老爸老媽打車出門。

抵達之後,站在車門邊,二位老人對的士司機千恩萬謝,笑容近乎諂媚。司機泰然受之,大概對這種老人家見得多了。

不料,老爸突然莊重起來:「我要記下你的車號!」司機大驚。

又一個不料,老媽朗聲說道:「我們要寫信去報社,好好表揚你!」一波三折,司機的心臟,可能很受考驗。

不能怨老人家出言誇張,說起他們的打車經歷,足可寫成一部馬路辛酸史。

我爸爸90歲,媽媽82歲。他們的出行,主要是到老年醫院,每周至少一次。

從前是乘公交的,這10年擠不動公交,只好改成打的。可是,每次都要在路邊站上很久。

情況往往是,的士一路過來,遠遠看見有人招手,減速慢行。車到近前,一看清是老人,立即加速呼嘯而去。

的哥們就是不願意載老人。

這幾年,網約車成了主流,但老人家學不會用手機叫車,獨自打車更不容易。

開頭,我也試著理解的哥們。

比如,擔心老人說不清地址,半路會不會發病,老年人上下車緩慢影響他賺錢效率……直到前些日子,我為爸媽跟的哥吵了一架。

那天,我陪著爸媽去森林步道遊玩。回來時,打了個巡遊計程車,的哥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下車時,前座的媽媽手快(她一向喜歡搶著付錢),拿了一張百元鈔票出來。

我還不及說話,司機突然接過錢,反手一下把錢扔在她身上:「沒零錢!」

他大概忘了,還有個中年人在後座。我對那司機的嫌惡,看得一清二楚,頓時火冒三丈:「咦,你這是什麼態度!」

說話間,正好看見他忘了打表,於是報復說:「你先給我媽媽道歉,不然就不付錢!」

實話說,的哥先前給的價格也算公道,而且還便宜了一點,但爭執的焦點,已經不是打表與否。

「你不打表,我也可以付錢,但你必須先道歉!」

「你不付錢,我馬上報警!」

老媽一聽報警嚇壞了,使勁拍我胳膊,「給他給他……」

都在氣頭上,當然動靜很大。警察趕到,聽完情況笑瞇瞇說:「小夥子,你都沒打表,還是道歉吧。」

我說,不是不給錢,他道了歉馬上給。

警察又勸的哥:「你賺錢也不容易,道歉一下就行啦。」

可小夥子也是個倔頭:「道什麼歉?我不要錢還不行嗎!」砰地關上車門,走了。

我爸媽當然碰上過好司機,甚至還有私家車主動停下,帶他們一程的。但隨著他們年事漸高,這幾年遇上好司機的機會確實越來越少。

有一次,老媽拉著小拖車購物,好不容易打到車,問司機:「能放到後備廂嗎?」那司機說,不行!同時,噗地一腳,把小拖車踢開。

我老媽一向善用擬聲詞,不講咣地一聲,或砰地一聲,而用噗地一聲,是形容那拖車之重之飽滿。她哈哈地笑說:「哎呀,他也是壞啊。」看得出,此事並未影響她的心情。

我聽完後,一陣辛酸心疼。

前兩天,跟做老年新聞的編輯聊起此事,她說:「老年人打車難,早就不是新聞啦……」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飛越老人院》劇照

老年人怎樣成了被嘲罵的對象?

我們國家正在高速進入老齡化社會。

經濟最發達的上海,60歲以上的戶籍老人,2017年12月達33.2%。

有這麼多老年人,關於他們的新聞故事,當然變多了,題材選擇也寬了。

比如,上周有一條新聞的題目是:《三名老太太合夥偷走公交司機的盒飯,老年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以文字乾淨的角度看,後一句是廢話。不僅老年人不可以為所欲為,小孩子也不能為所欲為。

此事發生在大連。當然,文中照例還有那句評論:「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公眾號又是一陣狂轉。

不同的是,有這麼一句話:「坐車不要錢,還能順手賺個早飯……瘋了瘋了,中國這些老年人徹底瘋了!」不少門戶網站轉發新聞,這個段落也照發不誤。

「坐車不要錢,還能順手賺個早飯……」照我看,這是一種惡劣的邏輯。

老年人乘公車免費,是國家的福利,也是發達國家的通例,跟他偷東西有什麼關係?這一句真實反映了對老年人的普遍厭棄。

他的意思無非是,你老人已經佔了便宜,已經都免費坐公交了,為什麼還偷東西。

因為這樣惡質的嫌棄,才會有以下破口大罵的排比句:

就因為你是老年人,就可以順手偷走別人的盒飯嗎?

就因為你是老年人,就可以倒在地上訛人錢嗎?

就因為你是老年人,就可以深更半夜跳廣場舞擾民嗎?

就因為你是老年人,就可以在公車上搶座位嗎?

都是第一次當人,憑什麼讓別人慣著你,把你慣出那麼多臭毛病。為老不尊,死皮賴臉,丟人現眼,恬不知恥。

有人問:究竟是老人變壞了,還是壞人變老了?

要我說,既不是老人變壞了,也不是什麼壞人變老了,而是你自己太天真,把老年人想的太好了。

這些年,只要一有老人的負面新聞,公號和網站就這麼一驚一乍的。

而且,以年輕人轉得最為積極,老年人不玩手機,就算能發發微信,也沒有還手之力。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中國老齡人口發展趨勢

上一周,有一篇《老年人健身有多野》,除了圖片外,金句不少,比如這句:「 事實上,每一位街頭健身的老年人,都是妄圖成仙的修行者。

不少大號都紛紛轉載,創造了多次的10萬 。照我看,此類選題也是一種象徵,老年人在很大範圍內就是個笑話。

老年人買保健品被詐騙,是要被嘲笑的;

大嬸們旅遊舞著彩色絲巾迎風照相,是要諷刺的;

在一篇帶爸媽旅遊的文章裡,甚至爹媽早睡早起,吃不慣異國菜餚,喜歡喝熱水,也成了挖苦的材料。

在這樣的背景下,有的地方陸續發生居民抵制社區養老院,養老院成為中產所謂「避鄰運動」對象,他們拉橫幅抗議「死人院」,也就符合某種邏輯了。

可以說,社會正向老齡化快速攀爬,但厭老情緒似乎也達到了一個峰值。

這是為什麼?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中國正在高速進入老齡化社會,數據來源:《中國人口老齡化趨勢預測研究報告》

厭老情緒,是年輕人焦慮感的投射

中國的老一代與後一代,無論是情感和經濟上,都是糾纏最緊密的關係。

單單就為年輕人購房而言,老一代就得窮其畢生積蓄,把所有的財富都轉移給下一代。

當然,在做出犧牲時,老年人都天然認為,兒女會給自己養老送終的。

我付出如此之多,我為什麼不能對你有所牽掛?為什麼不能對你的生活細節提出要求?

而年輕人另有焦慮。他們自己的生活壓力,已經不堪承受,又依稀感覺養老責任之重。

這種焦慮和壓力,是不好對父母發洩的。

他們的道理是,每個人無論老少,都是獨立的思想個體,奈何多數年輕人經濟獨立不了,至少買房得靠父母。

於是,潛意識裡的焦慮和埋怨,就投射於老齡階層。

罵爹媽,那是大不孝;大罵做壞事的老人,很安全。

早些時候,我老爸住院,隔壁床是個90歲的老太太太,癟嘴但又特別愛笑。她是個外文教授,會英俄日幾種語言。

那幾天,一直沒見她兒女來,基本是學生輪流來照料。

她詼諧地說:「這樣很好,我對兒女作用不大,但他們不一樣,我還在教他們外語,他們應該照顧我。人和人之間,就是互相利用的關係嘛。」雖是玩笑,但不失為真話。

社會的厭老情緒,能達到如此高的峰值,有更深的文化基因在突變。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飛越老人院》劇照

五四運動起,青春就是昂揚而上的象徵。

從梁啟超的「少年強則國強」,到魯迅的「救救孩子」,再到那句經典的比喻「你們是八九點鐘的太陽」,國人把少年崇拜青年崇拜,已經推到極致。

社會要進步就要擺脫父母,擺脫老人。

高齡人士,基本是頑固不化的代名詞。

正常的社會,本應是老年、中年、青年,各盡其力。

在發達國家,工作到70歲已是常態,甚至還有普通員工九十多或百歲才退休的美談。

而我們這裡,在所謂正常概念上,青年永遠是整個社會的指望, 35歲以上找工作都難乎其難。

且不要說老人無用,人到中年就已是油膩半廢物。

在這種文化情態影響下,連影視作品的老年形象也發生了變異。

特別是家庭題材的劇作,老人基本觀念僵化,男的喜歡歇斯底里,女的動輒哭天抹淚,催婚逼生,無所不用其極。

在高圓圓和黃海波主演的《我們結婚吧》裡,那個熱情的岳母,甚至在小夫妻門外聽壁腳,還有接近於當面催著兩人同房的情節。

當然,厭老的病根,在父母對孩子從小的嚴厲教育中就埋下了。

特別是新一代有了自己的孩子,反思父母對自己養育的失敗之處,更有「父母皆禍害」的想法。

前幾天,有個朋友搞讀書活動,邀請了十幾個三四十歲的媽媽,聊一聊閱讀龍應台《天長地久》的感受。他的本意,是讓大家分享一下對父母的親情。不料,一場讀書討論會,最後成了對爹媽的吐槽大會。

人口統計時,有個社會撫養比。這個數據把兒童和老人的撫養比例,總是放在一塊兒說。這些年輕父母,在評價孩子時,經常有「別人家的孩子」之褒揚;但他們對上一輩的評價,卻從無「別人家的父母」之比較,心態近乎絕望。

這種對自己父母的怨氣,映射於社會的其他高齡人士,是什麼樣的效果,也可想而知。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一道定制扶梯的感動與啟發

我父母的住房有電梯,但樓道門口還有三級台階,邊上有一個鍍鉻的金屬扶梯。爸媽每次下台階,都得扶著它慢慢往下走。

人的衰老,往往是從腿腳軟弱開始。沒有這個扶梯,我沒法想像他們如何出門。

某日,我突然注意到,別的樓道是沒有扶梯的,也就是說它是整個小區獨有的。

一打聽,媽媽嘆氣說,我們這個樓道啊,原來有一個腎衰竭的老太太太。她經常要去醫院做腎透析,下不了台階,後來請人做了這個扶梯。現在她人已經走掉了,但我們這個樓道的老人,還是得靠著它啊。

根據民政部頒布的《老年人社會福利機構基本規範》,從生活照料的角度來看,老年人被劃分為三種類型:自理老人,指日常生活行為完全自理、不依賴他人護理的老年人;介助老人,指日常生活行為依賴扶手、拐杖、輪椅和升降等設施幫助的老年人;介護老人,指日常生活行為依賴他人護理的老人。

我爹媽的身體還行,基本屬於「自理老人」。就全社會而言,隨著營養的改善,醫療的進步,超高齡所謂「介助老人」,會越來越多。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先不講那些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僅說「介助老人」如果繼續增加,會不會給厭老的風氣,又增添些心理藉口?

60後70初,這兩個年代出生的人,絕大多數只有獨生子女。

應該說,他們是最擔憂未來養老的人群。

按照日本社會學家三浦展的算法,未來85歲的老人,兒女都正好50歲,正是年富力強,打拼事業的時段,不可能有空閒照顧老人。

在他的觀察與展望中,就算是現在的日本社會,也得靠「老老介護」「逆老老介護」「朋友介護」。

這些概念,基本意思就是老人得靠自己,也就是老人照顧老人。

三浦展自己85歲的母親腿腳不好,就請了一個88歲的女護工照料自己。

所謂「老老介護」等辦法的前提,是整個社會對人生的老境有了正常的心態。政府機制和市政設施,都已經全面適老化。

根據三浦展的社會學描述,現在的日本老齡社會,是老年男性年輕化,老年女性外向化,男女老少均質化。

父母和孩子的穿衣品味越來越像,連祖父母都開始穿同樣品牌的李維斯、耐克、阿迪達斯。

食品喜好也一樣,喜歡漢堡包、披薩餅和冰淇淋,老少之間的差別非常小。

與其說是祖孫關係,不如說是朋友式祖孫關係。

這是男女老少同一市場的時代。如果出售男女老少通用產品,可以降低社會成本。

這一切,都是建立在高齡者不恐老的基礎上。

不恐老,首先得年輕人不厭老。

不厭老,老人們才能對老境有平常心。

這是一個閉合的良性循環。

我每次在日本街頭,看到那些跌跌撞撞,但又獨自快速行走的老人,都由衷感到,這才是一個正常的老齡化社會。

我看出來瞭,你就是在討厭老人! | 大傢

要知道,在日本電車上,是沒有人給老者讓座的,老人也不喜歡有人讓座。

我們這兒,年輕人一邊讓座,一邊內心可能是嫌棄老人的。

而老者見無人讓座,感受就如受虐待。

這些年,僅僅為給不給老人讓座,就不知出了多少社會新聞。

在厭老的氣氛中,老人對敵意也特別敏感。

前不久,有家媒體做了一個公交老人卡調查。有老人就對優惠卡在車上提示音,提了一些意見。

比如,不同地方提示音分別是:「滴,老年卡」「滴,敬老卡」。雖只一字之差,但有些老人說,我不需要「敬」字,那是逼人讓座的意思嗎?

還有老人最喜歡的是,有些地方不提老字,優惠卡的區別,就是單純的「滴,你好」。

你好,已經到來的老齡社會。

這是人類文明的社會景觀,每人都在變老,變得長命。

年輕人啊,你現在不厭老,將來才不用恐老。

你不需要給你孩子以養老壓力。正如我們60後70後,也開始不指望你們一樣。

閱讀原文

林書豪確診新冠肺炎,有打過疫苗。微博湧入3.7萬留言鼓勵,熱搜第一

xxx

沒有童年、跳水滿分的14歲全紅嬋正獲得各地旅遊邀約,「終身免費遊」

xxx

在中國,如果從3歲開始準備,幾歲可以當上奧運冠軍?

xxx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扳倒吳亦凡的「都美竹」正被多間公司搶注商標,還有人註冊了「吳簽」

xxx

吳亦凡被捕後,微博砍掉他的「超話」、多個官媒發聲;律師:若判刑將在國內服刑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