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本文來源:今日財經頭條(微信id:icaijing88)

2018,是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

風雨飄搖中,京東人迎來了春節前的大裁員。

2018年五月,劉強東曾表示「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

想不到永遠的保質期只有半年。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雖然京東快速闢謠,稱屬於人員「正常流動」,但無風不起浪,互聯網這波紅利的確已經見頂。

寒冬說來就來了。

從騰訊沒有夢想,到百度沒有文化;

從嚴格監管下P2P 暴雷波及實業到版號停發,引發遊戲行業寒冬;

從地產龍頭万科高喊「活下去」,到產業先驅萬達被傳剝離文旅項目;

從錘子成都解散疑雲到被詬病留下一座20億美金墳墓的ofo……

2018年職場人的朋友圈,似乎注定不會那麼太平。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01

互聯網寒冬來臨之際,京東是第一個用戶衰退的大型互聯網公司

根據爆料者信息,京東商城員工裁員10%以上,京東金融——傳說中馬上要融資,明年IPO的獨角獸,也要裁員,甚至20%以上。

「打掉了牙往肚裡咽」,京東想要裁員卻不敢對外聲張。

只是員工突然發現,績效考核評價變得越來越嚴了;各種監控數據;打車查21點就叫車的人,晚餐查加班吃加班餐加班短的。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更是有網友在脈脈等平台爆料京東的「手段」,叫人心疼不已。

一年之前,光景大不相同。

去年春節前,劉強東發了個微博,說京東過去一年給員工繳納了60億元保險和公積金,並強調,京東堅持全員全額繳納五險一金,「如果通過勞務外包或者少繳,一年至少可以多賺50億人民幣。」

這話不假,京東僅物流員工數量就超過12萬,絕大部分為每天奔波在街巷樓宇間的快遞員。

京東60億元的五險一金支出,主要是為這些藍領工人繳納的,是他們「60歲以後保命的錢」。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在公眾場合上,東哥曾明確表示過,他不會靠壓榨員工而多賺一些錢,這樣的錢賺來不是良心錢。

「我們每一個聘用的人員,保安、保洁、每個快遞員都必須跟京東直接簽勞動合同,不允許有一個員工交給外包公司。如果一家公司是靠剋扣員工的五險一金掙錢,犧牲他們60歲以後保命的錢,那是恥辱的,賺了多少都會讓我良心不安,我沒有成就感,這家公司的存在也沒有價值和意義。」

無論是出於良心,還是為了收買人心,當行業不景氣的今天,東哥一定想收回這番話。

因為一年之內,互聯網已經變了天。

一年之後,東哥沒了這份豪氣。

從2018年6月開始,108家P2P平台爆雷,裁員潮在互金領域搶先發生。

8月, 美團、拉勾爆出裁員信息;10月, 阿里、京東變相裁員,華為停止社招…….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對京東來說,這一年尤其內外交困。

因為「明尼蘇達事件」劉強東一直處於社會輿論漩渦中,連續缺席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和世界互聯網大會。

  劉強東缺席烏鎮互聯網大會,京東股價大跌。
  女學生保留的床單證據,不只決定劉強東的未來,也將決定京東的未來?

11月26日,在官方評選的「100名改革開放傑出貢獻對象」中,馬雲、馬化騰、李彥宏等一批耳熟能詳的互聯網企業家均入選,而劉強東不在名列。

京東營收連續7個季度下滑,股價跌破發行價,雙十一增速零增長,月活用戶下降——都是看得見的壓力。

在經濟下行盈利虧損時,裁員可能是最有效且最直接的「止損」方式。

裁員與跳槽,是員工與企業一場博弈。員工的離職高峰一般是年假後的一兩個月,因為必須拿到年終獎。

只可惜在打著小盤算的不只是員工,還有大boss,如果行業不景氣,企業會先行一步,在年底先把人裁掉。

02

2018,對互聯網公司來說,都不好過。

行業紅利已經見頂。

去年以來,各細分領域龍頭如過江之鯽紛紛抓緊上市,好幾個之前嘴硬不上的,比如小米,都上了,大佬們預期見頂。

行業內開始大規模併購(如小米併購美圖手機),說明行業擴張做蛋糕的空間已經不大了,必須靠行業內整合來降低競爭強度。

市場的謹慎,使得各個公司都捂緊口袋,不論是巨頭還是創業型公司,都踩下了「急剎車」。

當寒氣愈發逼人,裁員成了企業家們的一條路。

「公司形勢不容樂觀,」一家數據科技類公司創始人說,一方面是由於公司的商業模式變動,高投入且尚未盈利;另一方面是由於人員冗餘,整體用工成本很高。

他算了算,通常一家公司要留有六個月的運作資金,現在手上的錢都只能花三個月,如果再推遲裁員,可能讓公司倒閉。

公司不大,但每個員工都是他親自招進來的;另外,一旦裁員,剩餘員工的工作量會陡然加大,容易造成人心不穩。

但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2018,京東史上最艱難的一年。劉強東終於還是向兄弟們下手了

與創業公司相同,盈利也是京東的痛點。

劉強東曾說:裁員,我心裡過不去。

過不去也得過。對於企業來說,裁員是個自救行為。

三年前,外資藥企中美施貴寶為省去巨額賦稅,進行了大規模的裁員。在大規模的裁員之後,業績飆漲80%。

「當生則生,當死則死」。

關鍵時刻,與其拖著大家都要完,不如狠下心。

03

如今市場浮沉,國內外大大小小企業都在經歷裁員陣痛。

製造業超級巨頭富士康計劃裁員34萬,削減200億開支。

背後,是蘋果手機的消費疲軟。

美國通用汽車也沒能抵擋住蕭條市場帶來的影響,關閉五座工廠,裁員1.4萬。背後,是乘用車需求的下降。

轉眼間,被裁員工已經不屬於這個公司。背起行囊,無問西東,下一站命運沉浮。

在一個越來越不確定的世界生存,偶然背後是必然的結果。

裁員或者市場變動,根本不是員工所能預料,有危機感,提前做好準備,或許並不是一件壞事。

  2018,中國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