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中國大媽,已經成為世界公害了?!

本文來源:草根觀點(微信id:caogen361)

人性的良知並不會因為一個人年齡的增長而增長…

一個人如果沒有與時俱進,那麼年紀越大,人性會越齷齪。

有些中年婦女在中國是一種自然災害,這倒不是因為她們不好看,而是她們故意要噁心人!同時也在噁心自己。

2018年11月18日,大V博主袁炫華微博上發了一段視頻,視頻顯示,在2018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試吃食物一端出,真正來選購招商的沒幾個,卻見到一群中國大媽紛紛湧上前瘋搶。

嘴叼手抓,甚至還拿出自帶購物塑料袋裝,把每一個有試食的攤位給一掃而光。

在場的老外們看到此種場面都個個搖頭。

有一位歐洲來的參展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已去過全世界各大洲的近百個國家參展,但從沒看到過如此沒禮貌、不講文明的參觀者,即使在非洲也沒見過。

就連沉默了好一段事件的小崔,都看不下去了,跳出來發聲,直接轉發並怒罵稱他們為“人才”,“全世界都沒見過”

看來之前把諾唯真喜悅號超級郵輪吃得退出中國市場的大媽們,還真不是最後一批。

每次看到這類新聞,都會為某些大媽們臉紅。

“中國大媽”,已經成了一個十足的貶義詞。

如果網上搜索“中國大媽”四個字,都是滿屏的斑斑劣跡。

以下是郵輪事件當時的媒體報導:

天下三分明月夜, 無奈二分歸大媽。

中國人可能是真的有錢了!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在那些比較著名的景區,到處都可以看到擠擠碰碰、吵吵嚷嚷的中國遊客。

不過你發現了嗎,在這些中國遊客中,男性少,女性大約佔70%;在這些女性遊客中,年輕女性少,五六十歲以上的中老年女性大約佔70%;

在這些中老年女性遊客中,賢淑優雅型的淑女少,佻達庸俗型的悍女大約佔70%。

這類中老年悍女,可能就是舉世聞名的“中國大媽”?


在載有3700多名遊客的意大利賽琳娜遊船上,到處都晃蕩著中國大媽的靚麗身影。

在甲板上,看來早有準備的中國大媽們扯出各種顏色鮮豔的絲巾,做出各式莫名其妙、頗令人嘔心的姿態照相;

在舞廳裡,中國大媽們穿著色彩艷麗的絲綢旗袍,扭曲著肥碩的身軀,模仿服裝模特的步伐,走過來、又走過去,自娛自樂;

九樓的自助餐廳是遊輪上最大的餐廳,至少有兩千多遊客在這裡用餐。

餐廳門口有個泳池,說是泳池,其實也就是個觀魚池罷了,因為長不過十米,寬不過五米,深不過一米,本來是給孩子們戲水玩的所在。

因為氣溫較低,大人們根本不給孩子們下水。

可就有幾位勇敢的中國大媽,穿著緊身的錦綸泳衣,在上千人眾目睽睽之下,在小觀魚池裡落落大方地展示一身贅肉,不得不令人佩服。

賽琳娜遊船在日本靠岸了,遊客們登上日本國土,或興奮或新奇地東張西望。

看到碼頭廣場飄揚著一面膏藥旗,一位中國大媽突然昂聲高唱起“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接著又有幾位大媽跟著高聲唱起來,聲音雜亂、尖銳而又刺耳。

碼頭上幾位日本警察和碼頭工人各忙各的,倒沒有什麼反映。

跟大媽們走在一起的數千中國遊客倒是有點吃驚和詫異。

因為日本國旗插在日本國土上,這本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大媽們這麼愛國,完全可以不來日本旅遊,沒有必要突然迸發出這麼強烈的“愛國情愫”來的。

遊輪上的自助餐廳雖然很大,畢竟遊客太多,用餐時總是出現一座難求的情況。

一張大餐桌圍坐了七八個中國大媽,吃完了,再次捧來一大盤海瓜子(一種小蛤俐)。

大媽們像嗑瓜子般,邊嗑邊嘮。

又捧來一盤水果,邊啃邊唱。

全然不顧不少捧著餐盤找不到座位的其他旅客。

一位大媽進了餐廳,那邊高聲尖叫“x姐,這兒給你佔著位置呢!”x姐直衝過去,碰著一位捧著餐盤找位置的旅客,菜湯潑到衣服上了。

X姐只是扭頭咧了下嘴,也不知道這咧嘴算不算道歉,迳自走了,被碰撞了的旅客反倒顯得尷尬。

一位大媽,先是捧來一盤堆尖的水果,咕呲咕呲啃完了,又捧來一盤堆尖的牛肉、雞肉、排骨,又咕呲咕呲啃完了,問題是,這些肉是和土豆、蘿蔔等蔬菜一起燒燴的,說明這位大媽在取菜時是做了精心挑選的。

又一位大媽趴在餐桌上吃飯,旁邊一個座位上則放著一個包,一位旅客捧著餐盤問道,這兒可以坐嗎?

大媽頭也不抬地答道,有人呢!

一會兒,大媽吃完了,一邊抹嘴,一邊自言自語道,她大概有座位了,走了。

那位捧著餐盤的旅客也吃得差不多快完了,卻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在外旅遊集體用餐,一般只管飽不管好,但每餐總會有兩三個葷菜。

一次旅遊同行的幾位大媽,往往轉盤到她面前,不但把葷菜挑進自己碗裡,還趕緊夾到旁邊大概是老公的碗裡,全然不顧周圍還有其他遊客。

一次旅遊不過幾天時間,相遇是緣分,谁愿意為這點小事計較呢?

在一次江南一日遊的大巴上,幾位中國大媽上車並不搶前面的座位,反倒只向後走,這是很少見的,到最後兩排,這幾位大媽拉出準備好了的一個大旅行箱,打起撲克來。

一日遊,一般都是幾次一兩個小時的短途行程。

大媽們每段行程都只是打撲克,到了景點或是購物點,既不遊玩,也不購物,也只是一味找個地方打牌。

上了車,導遊總是要說點什麼,有的遊客就想閉眼打個瞌睡休息一下。

可是大媽們打牌時旁若無人,吵吵喊喊,對誰都有妨礙。

導遊或遊客大概都知道中國大媽不好惹,息事寧人,竟沒人敢批評制止。

一日遊結束時,每人收到一份贈禮:一盒八隻大閘蟹,一箱飲料,一盒冰箱除味劑,據說是賣乳膠床墊的老闆贈送的。

這次旅遊收費不過百十塊,這幾樣贈品怎麼也應當價值一百多塊了呀?

乳膠產品眼下很暢銷,也很實用,每次或多或少都會有人買。

估計利潤不會小,所以老闆願意這麼送,這個動作和旅行社一拍即合,所以這個旅遊線路就成了一條熱線。

原來這幾位大媽已經多次參加這條旅遊線路了,反正在家也是打牌,而參加這條旅遊線,吃喝玩樂,還能撈到超值的禮品,中國大媽真聰明。

一次在新疆旅遊,由於新疆維穩抓得很緊,進任何公共場合都要嚴格安檢。

旅遊期間,多是一天換一個賓館。

賓館的安檢就更嚴格,也就很費時間。

一個三十多人的旅遊團裡,總會有七八個中國大媽。

同時到賓館的往往有幾個旅行團,百十個人同時安檢就更費時間了。

可每次都有一兩個大媽沖在前面,而這一兩位大媽就是其他大媽的排隊代表,不顧後面排了多少人,前面大媽一招手,後面七八個、十來個大媽就插到前面去,所以大媽們總是搶先消消停停近客房,別的旅客只能被擠在後面。

賽琳娜遊船在海上航行了五天五夜,終於停靠在上海吳淞口國際遊輪碼頭了。

船上3700多人,下船、過關、領行李,至少要排隊兩三個小時。

加上還背著包,人太多,難免擠擠碰碰,對於年齡偏大、腿腳不利索的人來說,確實不易。

好在船上可以花錢買貴賓通行證,可以優先下船過關。

在貴賓通行艙口,一位中國大媽高舉著貴賓通行證,嚷嚷道:讓一讓!讓一讓!這是貴賓通行道!

說句老實話,站在這兒的,都持有貴賓通行證,該誰讓誰呀?

所謂貴賓只有兩三百人,並不多,很輕鬆就可以下船了。

再說,既然是貴賓了,也得像個貴賓的樣子嘛,叫什麼叫?

畢竟是中國大媽,竟然拍拍前面人的肩膀,高聲叫嚷:讓一讓!讓一讓!這是貴賓通行道!

前面這位“貴賓”被叫得沒辦法,只好亮出貴賓通行證給這位大媽看,大媽不吱聲了。

也難怪,前面這位貴賓穿了一身普通的舊衣服,斜跨著一個黃背包,實在不像個貴賓。

而後面這位大媽,衣著鮮亮,趾高氣昂,也太把自己當個貴賓了。

當然,這些現象中,也有其他各色人種。

不過中國大媽總是主角、主體,這是不爭的事實。

不少知書達理、溫文爾雅的老年婦女確實也挺令人尊重,但可惜被那些在世界上都有了些名氣的“中國大媽”淹沒了。

中國大媽世界奇葩,林徽因,楊絳等一代高貴,優雅,端莊的民國范兒逝去,一個時代結來了,當年的頭上長角,身上長刺,滿口不革命就滾你媽的蛋的女紅衛兵而今成了聞名世界的中國大媽,粗鄙,橫蠻,無知,貪婪,而不和羞恥。

當然,這只是一部份人,但幾十年的階級鬥爭,造成了中國人文主義被破環,傳統的禮義廉取大滑坡,產生了這些具有中國特色的大媽們。

中國大媽成為“世界焦點”

根據百度百科:“中國大媽”是網絡上引用美國媒體調侃國內中年女性大量收購黃金引起世界金價變動而來的一個新興名詞。

《華爾街日報》甚至專創英文單詞“dama”來形容“中國大媽”。

解釋是:中老年女性,大多數偏胖,精神飽滿,聲音大:走路成堆,排隊加塞;較富餘,喜購物,裝束臃腫,熱衷拍照,喜歡佩戴鮮豔絲巾。

“中國大媽”對黃金的購買力導致國際金價創下2013年內最大單日漲幅。

慢慢地,“人傻錢多”的形像也越來越多的扣在中國大媽的身上。

“她們不差錢,啥貴買啥,這幫人最容易消(被)費(騙)”。

既然那麼有錢,經常出門&出國遊玩自然也是少不了,不誇張的講,中國大媽所到之處,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因為她們的特色太明顯了,尤其是一堆人站在一起的時候,也是超級醒目。

大太陽帽、墨鏡、絲巾、自拍杆、獨特的時尚品味,都已然成為她們的標配。

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其他地方…凡是旅遊景點,總是能遇到一群說各地方言的穿著鮮豔的大媽經過。

中國大媽有權利選擇自己做事的方式,但有些方式也實在是太辣眼睛了。

如:

這位大媽在賞花時,一邊踹樹製造櫻花雨又一邊爬上樹拍照,路人看的也是一臉尷尬。

據韓國媒體《東亞日報》報導,在首爾市光化門附近一家高級飯店的洗手間:男廁所里居然站著7名四五十歲的中國女遊客。

她們不僅洗手、照鏡子,甚至有人使用衛生間。

旁觀者林某說,這些女遊客“理所當然”的態度讓他感覺十分荒唐。

如今,中國大媽“低素質”行為屢見澳洲報端,她們的“奇葩行為”也是一次次超越了大家的想像。

吃霸王餐又咬人的中國大媽

在此強調,“貪小便宜”不等於“勤儉節約”。

除了上述的故意扒菜葉,前不久澳洲也被曝光了一位“愛吃霸王餐”的中國大媽,吃飯不給錢還亂咬人。

這位大媽和老公去阿德萊德唐人街的一家中餐館吃飯,點了一份烤魚,但覺得烤魚太大,就要求點“半份”。

可是服務員表示店裡不賣半條魚,只賣整條魚。

後來見她沒什麼意見,服務員就給她下單上了整條烤魚。

吃了一半,大媽挖空了肉,剩下魚骨頭和頭時,叫來了服務員說:我說我只要半條魚,是你要給我上整條的。所以,我只付半條魚的錢。

不知所措的服務員當然是拒絕。

大媽趾高氣揚地表示要找警察,但在警察還沒來的時候,大媽竟然準備起身走人,店長阻攔無效且被吃飽飯的大媽一把推開,順便扔了26刀在店長臉上,然後就跑了。

店員趕忙出門去追,明知理虧卻理不饒人的大媽情急之下抓過店員的手臂,張嘴就咬。

大媽還發揮了女人打架的兩項絕技——抓和撓,把小伙子的手上和耳朵弄得傷痕累累,到處是血。

想問下這位“擒賊”身手了得的“半條魚大媽”,是誰給你的勇氣?

最後在面對警方的指控,大媽振振有詞地表示她的行為是“出於自衛”。

PS:那幹嘛要遮臉呢?

悉尼佔道採花又拍照的亞洲大媽

中國大媽們退休的時候,出門旅遊看看世界也是很棒的選擇,無論是家人還是路人都沒有任何異議。

但如果是這樣的出行,別說是外國人,中國人見了也會嫌丟人躲著走。

藍花楹盛開的季節,街上圍觀了大量的中國遊客,她們嬉笑打鬧,肆意佔道…

澳洲雖然崇尚“車輛讓行人”的精神,但人不讓車又奈何…

誒,看花就看花,採花還大大咧咧拍照…她們是笑的很開心,凡是知道愛護環境的人看了都會扎心吧。

澳洲大媽看了這一幕也會表示:服氣!

只在意自己的拍照,不顧其他在場遊客心情,也不管其他車輛的正常運行,可以說是很自私了。

大媽在別人家門口偷植物

通過監控來看,這位大媽原本推著嬰兒車從墨爾本一戶人家慢慢走過,並無異常,殊不知她已經盯上人家門口的一顆植物。

沒過多久,她竟然拿了一個塑料袋回來。

絲毫不猶豫的連根拔起,把坑填好,然後就放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拿著“贓物”就走了。

這一幕也是被監控系統拍了下來,不知道這位大媽看後會作何感想。

人在做,天在看。為了這點小便宜,整個社區的人也是都認識她了。

綜上,包括“幫子女佔車位”、“我不懂英語我有理”、“買東西把爛葉子全部扒掉” …這些常見的“大媽佔便宜現”像在澳洲也是會發生的。

部分中國大媽之所以會有這種愛貪便宜、自私自利、不顧他人感受的心理,絕非是短時間形成的陋習,很可能是一開始就存在的,只是慢慢暴露出來,無論在哪,這種“劣根性”一直都存在。

甚至有些大媽為了能更好的融入集體,也組團跟風一些“低素質”的行為,一方面她們不想被孤立,另一方面她們覺得別人都可以那麼做,自己也可以。

何況在人生地不熟的海外,更沒人認識自己。

尤其是涉及到子女利益,她們也是更“奮不顧身”,誰都不能欺負自家孩子…這種保護和愛護實則並沒到積極的作用,反而讓人覺得無比尷尬。

為了這麼一點小便宜,真的值么?

有素質的大媽表示無辜躺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