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現身回應「基因編輯嬰兒」:結果是不小心公佈的,露露、娜娜已經出生了

本文來源:北京商報

(本文綜合澎湃新聞、新京報、央視新聞等​​​​)

「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已經到第三天了,不斷的持續發酵。

因「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編輯嬰兒」受到關注、並將在第二界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會議上公佈試驗數據的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第一天並未現身。大家都在等待賀建奎的回應。

據媒體報導,昨晚發現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辦公室門外介紹內容摘除,並貼上印有「請勿入內,後果自負」及學校蓋章的提示條。

▲圖片來源:新京報

賀建奎:首先我必須道歉

賀建奎終於在11月28日上午12時50分時,露面位於香港大學李兆基演講廳的第二界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發表主題為「利用CRISPR/Cas9技術進行鼠、猴、人胚胎的CCR5基因編輯」的演講,並分享實驗數據。

在現場披露「露露娜娜已經健康出生」,「結果符合預期」。

13時08分,賀建奎長達18分鐘的發言結束,現場進入提問環節。

賀建奎上台站定,會場裡安靜異常。

隨後,賀建奎用英文發言:

「非常感謝,首先我必須要道歉。我的整個實驗結果呢,由於實驗的保密性不強,所以數據被洩露了。

所以我必須要在今天這個場合,跟大家分享這個數據。

那在這個會議開始兩天之前,這個話題變得很火爆。這個研究,是已經遞交了。整個的倫理委員會來進行監管,我非常感謝。我們整個團隊做出了努力。以及對整個研究結果的一系列總結。

同時,我也想要感謝我的大學,我的大學完全不知道我的這個實驗。我也感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來進行研究。」

賀建奎對試驗背景進行了介紹。

他表示,HIV依舊是很多發展中國家的重要疾病,很多造成很多死亡。前幾個月感染HIV的概率比很多其他寶寶也高很多。不能忽略它的嚴重性,也導致受到歧視。

賀建奎說,我們也看到,有10%的歐洲人缺少某種基因,CCR5基因的敲除是顯著的預防HIV的方法。

首先我們需要看小鼠基因敲除CCR5基因的影響。兩個正常行為的評估,顯示沒有區別。因此我們去評估,在人類上能否設計CCR5基因的敲除。

賀建奎將發表主題演講時稱,露露娜娜已經健康出生,他們檢測之後發現結果符合預期,兩個基因序列得到預期效果的改善。

雖然基因測序發現了一個潛在的脫靶風險,但是距離其他的基因都很遠,之前我們發現過這個問題,也告訴過嬰兒的父母。

他會場上表示,項目參與人選是通過一個HIV感染者相關自發志願組織招募的。

我們也將知情同意書給不同的人看了,包括七對夫婦,以及團隊中的四個人。

原本八對夫妻參與基因編輯項目,其中一對夫妻在期間退出。

他還詳細說明了露露和娜娜的製造情況——父親是艾滋病抗體陽性,但病毒含量較低,母親是健康的。每位志願者都知情不良情況,並且有多個志願者被挑選出來,都植入了胚胎。

他表示,露露娜娜出生後,三次基因測序和全基因組測序都沒有發現脫靶。兩個嬰兒會被持續跟踪,以評估效果,包括一系列血液樣本分析。

到了她們滿18歲,如她們同意,將會得到賀建奎團隊的持續監測和支持。

現場問答

主持人:

很明顯,你選擇了CCR5基因,因為你看到了很多可以證實的報告,但是我們是否真的了解它的功能呢?

有幾百萬人有這個基因的缺少,但這不是一個常見的情況,在中國這更不常見了。也許可以反應出在北歐比較多見,但在中國沒有,那會不會導致其他並發症呢?比如流感。

賀建奎:

我們選擇CCR5有幾個原因,首先HIV在很多國家是致死性的疾病,而且HIV會導致未感染的兒童以後有危險,在國外證實,這些HIV的孩子在6-8個月有5.5%的風險。

對於CCR5,我們已經研究了幾十年,也有一些臨床試驗。首先,我們的研究過程中,我們已經了解,在其他的一些項目中,進行了一些定期的病毒的篩查,也確保安全性。

主持人:

我追問,CCR5肯定在免疫系統中有一些作用。免疫系統是遍布全身的,包括大腦也受到影響,所以你的研究,曾經說,不會影響到,但曾有研究發下出現CCR5缺少的小鼠有認知方面的異常。你真的了解CCR5基因嗎?

賀建奎:

我反對使用基因編輯來進行任何的提升性試驗。我們選擇了CCR5基因作為第一個切入口,另一個原因是選擇了一個簡單的單基因,進行第一個模型。

主持人:

還有一些與實驗數據有關的問題,比如多少對夫妻,多少卵子獲取了,多少進行了編輯?

賀建奎:

一共有8對父母參與了有這個研究,一對中間退出。志願者要求,父親呈HIV陽性,母親呈HIV陰性,同時也有年齡要求。

主持人:

這次研究一共獲取多少卵子。

賀建奎:

有31個成功成長為囊胚細胞,30個成功成長到胚胎。

制定18年隨訪計劃

據美聯社,一位中國研究者聲稱他協助製造了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本月出生的雙胞胎女嬰,他說,強大的新的基因工具改變了她們的DNA,足以改寫她們的人生藍圖。

一位美國的科學家說,他參與了中國的這項工作,這種基因編輯在美國是被禁止的,因為DNA的改變會傳遞給後代,有可能危害其他基因。

有媒體發現,在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研究室官網的參與試驗志願者知情同意書的補充說明中,研究團隊為「基因編輯嬰兒」制定了一項為期18年的健康隨訪計劃。

知情同意書提到,這樣做的原因是基因編輯技術存在不確定因素,如脫靶效應、療效和持久性等。

整個隨訪計劃包含10次檢查,分別在孩子出生日、出生後28天、6個月、1歲、3歲、5歲、7歲、10歲、13歲、17.5歲。

檢查內容包括身高、體重、頭圍、胸圍、肝功能等基本體檢項目,此外還會進行智力檢測、HIV檢測等。

如果試驗中發生基因編輯引起的異常,志願者孩子將在一流醫院進一步治療,所有治療費用由保險公司和研究小組承擔(無金額限制)。

孩子出生前後的幾個月,如果發生任何意外,即使它與本研究無關,該項目團隊也將承擔相應的賠償,但限額5萬元。

三部門回應基因編輯嬰兒事件

昨晚,中國科學院學部科學道德建設委員會發表了關於免疫艾滋病基因編輯嬰兒的聲明,「堅決反對任何個人、任何單位在理論不確定、技術不完善、風險不可控、倫理法規明確禁止的情況下開展人類胚胎基因編輯的臨床應用。」

聲明稱,作為負責組織和領導學部科學道德和學風建設工作的專門委員會,中國科學院學部科學道德建設委員會願意積極配合國家及有關部門和地區開展聯合調查,核實有關情況,並呼籲相關調查機構及時向社會公佈調查進展和結果。

中國科協生命科學學會聯合體27日發表聲明:堅守科研倫理道德底線,堅決反對違規開展基因編輯嬰兒,全面調查涉事機構並予以處罰。

27日,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表示,2003年頒布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規定,可以以研究為目的,對人體胚胎實施基因編輯和修飾,但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

而本次「基因編輯嬰兒」如果確認已出生,屬於被明令禁止的,將按照中國有關法律和條例進行處理。

賀建奎曾撰文稱「基因編輯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對於賀建奎宣布的基因修改嬰兒實驗,媒體注意到,去年2月賀建奎還在科學網博客上發布《人類胚胎基因編輯的安全性尚待解決》的文章,文中稱:

「不論是從科學還是社會倫理的角度考慮,沒有解決這些重要的安全問題之前,任何執行生殖細胞系編輯或製造基因編輯的人類的行為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但是,根據時間倒推,就在他發表這篇文章一年後,此次基因編輯嬰兒的人體胚胎,就已經被植入到人類母體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