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這部印度高分電影在說:你長壽了,誰給你養老?

本文來源:外灘TheBund

2018年11月30日,又一部印度口碑爆棚的電影《老爸102歲》將在中國上映。

印度電影向來自帶話題,《摔跤吧爸爸》和《神秘巨星》聲援女性,《起跑線》批判教育體制。

這一次,《老爸102歲》則大膽探討了「如何面對老去」這個令人焦慮的社會話題。

巴布是一位75歲的退休教師,不苟言笑,還十分小氣,誰動了他的窗簾,都會讓他一晚上睡不著。

而他的父親達特里102歲,是個對萬事萬物充滿好奇的老頑童,他的理想是超越中國118歲的老壽星,被寫進金氏世界紀錄。

達特里覺得死氣沉沉的兒子會影響他的長壽,決定把他送到養老院裡去。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兒子不願意去養老院,父親就給他制定一系列任務,完成了就可以不去。

最後一個任務是「忘掉自己的兒子」。

巴布的老年生活拮据又淒慘,因為他沒有做養老規劃,耗盡了財產供養兒子阿莫出國留學,而阿莫移民美國後,便開始疏遠他。

每隔六個月,才象徵性地打個電話回來,甚至連自己的媽媽去世,都找了理由沒有趕回來。

看起來「荒誕」,卻溫馨感人。

達特里費盡心思想讓自己心地善良、唯唯諾諾的兒子,不再為忘恩負義的孫子而活,做個像他一樣快樂的年輕老頭。

兒子巴布最後也真得做到了。他和為了財產回家的兒子徹底斷了關係。學會了如何享受人生,過自己精彩的老年生活。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東方家庭裡,「養兒防老」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而《老爸102歲》對這種傳統觀念提出了質疑。

「如何養老」已經變成整個亞洲不容忽視的社會問題。

在韓國,男性平均工作到72.9歲,女性平均工作到70.7歲才算正式退出工作崗位,老年人口的貧困率高達48.6%。

在日本,老人佔了四分之一人口,每年超過3萬老人孤獨離去。

中國的老齡化來得併不平緩,頗有洶湧之勢。

2017年中國60周歲及以上的人口數量已經達到2.41億,佔全國總人口的17.3%,遠高於聯合國定義的老齡社會的標準。

  「第一批獨生子女已經撐不下去」
  中國老年人口十年增加9000萬,60歲以上佔總人口17.3%。

作為一個單身狗,外灘君並不焦慮有沒有男朋友,更擔心的是40年後的自己,會和這些日本老人一樣,孤獨、窮困潦倒。

為此,外灘君隨機採訪了20多個人,竟然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我孩子才4歲,養老不敢想,還得奮鬥20年」

79年出生的Ada是位公司職員,因為結婚比較晚,孩子還在上幼兒園。

典型的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生活,她根本來不及計劃老年生活。

「不是特別敢想,感覺很害怕。我孩子還那麼小,我希望自己可以多奮鬥20年,時間也不允許我去想。」

Ada有2個姐妹,父母的養老重擔可以一起分擔,而她只有一個孩子。

「我覺得我是被媒體嚇到了,越接近老年越害怕過老年的生活。現在也不像以前有兒女一堆,更讓我沒有保障感。」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問起打算什麼時候退休,Ada說:「怎麼也得等孩子成家了我才放心呀。」

因而除了財務上的準備,她也很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

「我現在很注重健康,為了60歲、70歲之後有充沛的體力,我都已經開始吃保健品了。如果我身體和意識還不錯,我想工​​作到80歲,我希望自己老有所為。」

「明天怎麼樣都不知道,活在當下就好」

丁琪是個90後,自稱是個「廣告狗」,剛工作2年,每天幾乎都在加班。

當被問起是否想過自己的老年生活時,她直呼:「這個問題也太扎心了,剛畢業咋就想著養老了。明天都還不知道要被客戶折磨成什麼樣,哪有時間想養老?」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作為一個滬漂,丁琪孤身一人來到大城市打拼,朋友散落各地,她害怕衰老帶來的孤獨感。

在她的世界,「活在當下」是第一準則。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丁琪很直接地表示,自己是個「獨身主義者」,也有丁克的打算。

「我從沒想過要孩子養我,也不想老了和父母住在一起,我有隻狗有隻貓,這樣過一輩子就很好。」

對於自己老年生活的財務準備,她非常無奈。

「我現在連一萬元存款都沒有,實在沒法考慮這麼多。不過我聽我美國朋友說,他們30歲就開始做養老投資了,等老了才能有好的收益,那時候才是真的想幹嘛幹嘛了。」

「中國的養老很無奈,怕麻煩別人,更怕錢不夠」

1980年出生的Amanda是一位外企女高管。每天高強度的工作讓她對自己的未來很焦慮,甚至還直言自己挺羨慕父母在小縣城的生活。

「我媽媽不久前還去了老年大學學編織,她還能熱衷於自己的興趣愛好,去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多好啊。」

「而我們這一代沒這麼幸運,即使你在一個城市待了幾十年,但你還不屬於這裡,還是有漂泊感。不像父母她們生活、成長在一塊土地上,紮根於此,並樂在其中。」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因為對未來的不確定感,Amanda給自己、孩子都購買了許多理財產品。平時也會關注各種投資途徑。

「誰也不知道現在存的這些錢夠不夠用,只能盡可能地做好分散投資,比如微信理財通就有一些不錯的養老理財產品,剛一出來,我就去嘗試了。」

她描繪自己最理想的老年生活是,在能力範圍內做自己想做的事,絕不給別人添麻煩。

「子女們這一代人競爭壓力會更大,經營好自己的生活都很難,別說養四個老人了,我只能靠自己。

希望到時候,中國已經出現很有趣的老年社區,或是我們幾個好朋友找一個公寓大家一起住,請幾個護工,按照自己的興趣生活。」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當被問起什麼時候退休時,她表示:「現在哪怕40歲想休息也可以,60多歲也可以再工作。我們可能更多想的不是幾歲退休,而是退休了還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可做?」

「我想我會寫小說吧,即使寫得很爛。」 Amanda笑著表示。

「現代養兒防老,不是物質照顧,而是精神安慰」

60年代出生的李紅是一位自己創業的公司女老闆,有個讀大學的女兒。

為了方便照顧自己的父母,李紅和他們住的很近,她還戲稱自己和父母的關係是傳統的「養兒防老」模式。

而面對自己和女兒的關係,她直爽地表示:「我給我孩子很大的空間。現代的養兒防老不應該是物質上和孩子的聯繫,而是精神上的安慰和寄託。護理則可以通過社會化的機構和服務來解決。」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作為一個女強人,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李紅都有一套完備的計劃。在早些年幫父母買了重疾大病險、人壽保險等。

「現在醫療費用驚人,要做長遠打算。」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在她看來養老不是一步到位的。

「不是今天我上班,明天我不上班。而是個逐漸退出的過程。我們減少工作量,但保證有一定的收入。」

在採訪中我們發現,八成的人還沒開始做退休規劃,其中3/4的受訪者更是沒有為自己的養老做財務準備,僅有不到10%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財務準備很充足,且主要集中在中年,女性比男性更積極。

10月25日,騰訊理財通和清華大學發布的《國人養老準備報告》顯示,人們對未來養老生活較樂觀,但養老準備卻並不充分,69%的人沒有做養老財務準備。而財務準備是養老準備的核心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想要體面老去,為自己做好養老財務規劃和準備是非常必要的。

許多人認為交了社會養老保險,晚年生活就萬事大吉。

但事實上,社會養老保險退休後收入並不能滿足多數人的生存需求,還需要一些其他的財務補充。

養老也不該是老年人才關注的話題,70後、80後、90後們都該為養老做些準備了

上海街訪:單身狗的焦慮不是找男朋友,而是誰來養老

當養兒不再防老,讓我們把有限的時間和金錢花給自己,合理規劃佈局,體面老去。

(文中名字均為化名)

  中國銀髮族人多有錢有閒能上網,以老年人為主的短視頻、直播社群興起。
  生孩子上升到國事:大國空巢的背後,有多慘烈?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