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本文來源:中國國家地理(微信id:dili360)

作者:覃波、唐水

(本文節選、改編自《中華遺產》2010年06期)

提起世界首富,你想到誰了呢?

微軟的比爾蓋茨?

金融之神華倫·巴菲特?

再往把時間往前推進前一點

福特汽車的亨利·福特?

標準石油的洛克菲勒?

銀行巨擘羅斯柴爾德家族?

再往前一點呢?

在19世紀上半葉,在中國尚在閉關鎖國之時

有一個中國商人

他的財富,讓各國商人競相猜測

它的商業帝國,遍布世界

它的名字——伍秉鑑

我們來看看他的故事

伍秉鑑是誰:全球首富

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倫敦畫報上,伍首富的私家花園供圖/廣東省博物館

You are I No.1 old friendyou belong honest man,

only go no chance.

Just now have set tea counter,

all finished,

you go.

你是我最好的老朋友

人挺實誠,只是運氣不好。

現在債務一筆勾銷,你可以回國去了。

這兩句中文式的英語出自大清廣州十三行的怡和行商人伍秉鑑之口,說這話時,他撕掉了一名美國波士頓商人7.2萬銀元的借據。

這個商人因為經營不善無力償還債務,欠款在身,離家多年卻不能回國,伍秉鑑撕毀了借據,讓他放心地回國。而那時,一艘遠洋的中型海船所攜帶的貨物,總價值也不過10萬元左右。

這個舉動讓伍秉鑑豪爽的名聲、驚人的財富,在美國為人所津津樂道達半個世紀之久。

1834年,伍秉鑑對他的各種財產做了一次估算,共約2600萬銀元。這個時期的美國首富,也不過資產700萬銀元。

在西方人的眼中,伍氏商人就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商業巨頭。

2001年,伍秉鑑與洛克菲勒、比爾·蓋茨以及成吉思汗、明朝大太監劉瑾、清朝權臣和珅、民國大資本家宋子文等人一起,被美國《亞洲華爾街日報》評為上一千年世界上最富有的50個人。

伍秉鑑是誰:大清行商

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廣州十三行中的四位行商:伍秉鑑、潘有度、盧觀恆、葉上林——「廣州四大富豪」。

注意他們都穿著大清官服,為了保證地位和與方便與官府打交道,行商們一般都會捐官。所以時人稱伍秉鑑為「伍浩官」

簡單地說,伍秉鑑致富的基本因素是他的身份「行商」,即廣州十三行的商人。大清康熙皇帝收回台灣後,設立四大海關,開海禁,允許通商。後來,為減輕洋人對內陸的影響,將他們盡可能限制在帝國的最南端,1759年,朝廷下旨,規定廣州為向海外商人唯一開放的口岸。

廣州一口通商,壟斷全國貿易的時代開始了。然而,清政府並沒有專業的外貿機構,對西方商船和說各國語言的商人招架無方,難以管理。

於是粵海關在和外國人做生意的洋行商人中,公開招募其中有實力者,作為對外貿易的唯一代理。政府指定他們代為徵繳關稅,負責商務往來,並擔保洋人行為端正。

如果洋人違反大清律令或任何「有傷風化」的行為,行商作為擔保人要為此負責領罰。行商也需要每年向朝廷捐資,以保證商業壟斷特權。

這種代理外商貿易的洋行「行商」其實從明朝就有存在,在明末之時,廣州的行商數量下降到十三家,於是有了「十三行」的稱呼,他們的實際數量其實是一直在變動的。

清朝一口通商的政策,真正奠定廣州了「十三行」的地位。無數中國廣大內陸出產的優質絲、棉、茶、刺繡、瓷器,只能匯集在廣州這個黃金口岸,通過「十三行」的代理,銷往世界,而伍首富的「怡和行」更是其中佼佼者。

手持官府賜予的壟斷外貿權,加之自身的努力經營,廣州十三行這個商人群體迅速崛起,富甲天下,與兩淮鹽商、晉陝商人一起,被後人稱為清代中國的三大商邦。

伍秉鑑是誰:世界大財閥

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典型的茶葉倉庫。從17世紀起,茶葉取代絲綢成為中國出口商品的第一大宗。從這里,中國茶銷往世界。

伍首富之所以能走出中國,成為世界首富,除了他令人津津樂道的大度、精明和對同僚行商的仁義,更重要的是他超出當時一般中國人的全球化視野。

當帝國尚在沉睡之時,伍首富已經開始睜開眼睛,賺世界。

當時與廣州貿易往來的重要客戶之一,便是大名鼎鼎的英國東印度公司。對,就是那個幾乎憑藉一己之力,就征服了印度的公司。而伍秉鑑便是它的「銀行家」和最大的債權人。

東印度公司大班在每年結束廣州的交易,前往澳門暫住時,總是將庫款交給伍秉鑑經營。公司有時資金周轉不靈,還向伍家借貸。

19世紀初,伍秉鑑就通過曾在廣州經商的印度商人在印度建立起自己的商業網路。換句話說,如果伍秉鑑作為行商是外商在中國的代理,那麼他在印度也擁有了自己的代理商。

到19世紀30年代初,伍氏在孟買的代理商詹姆塞特吉已經在印度建立了獨立的銷售中國物品、購進印度貨物的貿易網路。

詹姆塞特吉受伍秉鑑之託,購買珍珠送到美國旗昌洋行,所需的款項用孟加拉政府的盧比支付。受託在印度和英國經銷中國的絲和肉桂,並把在倫敦經銷絲貨所得的款項歸入加爾各答的東印度公司帳目中。

美國、孟加拉、印度、英國,這僅僅是伍首富全球貿易的一個小角。

1829年,24歲的美國人福布斯來到中國學做茶葉貿易,伍秉鑑認他做了義子。8年後福布斯回國,開始了一門新生意——修鐵路,成為橫跨北美大陸的泛美大鐵路的最大承建商。

借助與福布斯的關係,伍家將目光投向遙遠的正在發展中的美國,把資金投向建設中的美國鐵路。美國的密歇根中央鐵路、柏林頓和密蘇里河鐵路都有伍家的資金。

伍秉鑑還投資於美國的保險業,買有美國的證券。美國股票投資公司的建立、波士頓礦業公司的運營都曾藉助於伍氏的資金。有資料表明,伍家在美國投資的利息,每年達20餘萬兩白銀。

伍秉鑑的怡和行已經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跨國財團。

伍秉鑑是誰:替罪羔羊

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19世紀初廣州官府在十三行外商商館大廳的「涉外」審案場景,伍秉鑑等行商首領須列席,卻沒有發言權,如果審訊結果外商有罪,則對行商處以巨額罰款。

1839年,欽差大臣林則徐來廣州禁煙。限期三日,要求各國外商呈繳煙土。

行商作為外國商人在中國行事的擔保人,收繳鴉片自然是責無旁貸。然而,主要靠鴉片賺取順差的商人怎麼可能願意合作。

伍秉鑑不得不承諾以自己的財產來賠償外商損失,希望換來外商與政府的合作。即使如此,也只有那些夾帶鴉片較少的外商表示願意交出鴉片,而最大的菸商英國人顛地,則頑固地拒絕合作。

三天期限到了,伍秉鑑的兒子伍紹榮將外商上繳的1000多箱鴉片交給林則徐,希望能就此結案。這點鴉片顯然是九牛一毛,林則徐盛怒之下認為英商的頑橫是與行商串通。

林則徐將伍紹榮逮捕入獄,其後更將伍首富套上枷鎖,威脅鴉片大亨顛地和英商團體,如不交出鴉片則將伍浩官處死。顯然,在財富和國家面前,英國商人們並不關心他們的好朋友,伍首富的安危。

英國駐華商務監督義律從澳門趕到廣州,他不僅縱令顛地逃跑,還唆使英國鴉片商販們拒不繳煙。義律此行的真實目的不是調解糾紛,而是擴大事態,直到挑起戰爭。

對禁煙志在必成的林則徐,決定不再通過行商與外商交涉,直接封鎖了外商的商館,斷絕了全部外商的糧、水等供應。

義律不得不將鴉片悉數交出。震驚世界的虎門銷菸開始了。此時,義律和顛地寫給英國外交大臣的密函正在去往大不列顛的路上,一場影響中國歷史的戰爭已經風雲掀動。

對於這段有關鴉片的歷史,因為行商所處的特殊位置,一直被後人打上「勾結洋商,走私鴉片」的印記。

伍秉鑑是誰:無辜的罪人

在比爾蓋茲、亨利福特、洛克斐勒等史上最有錢的人之前,全球首富在中國

▲1856年十三行被燒前所畫的場景。供圖/香港藝術館

1840年6月,英國遠征軍封鎖珠江口,鴉片戰爭爆發,英軍所到沿海城市幾乎都是勢如破竹,只有廣州一城英軍不攻而退。是因為廣州守軍英勇抵抗嗎?

1841年5月,英軍長驅直入,兵臨廣州城下,準備發起總攻。守城將軍奕山令伍秉鑑的兒子伍紹榮隨同廣州知府出城講和。

一紙《廣州停戰協定》,英軍答應退出虎門砲台以外,條件是清軍退出廣州城外200里,並且在一個星期內交出600萬元的賠款。

這600萬元賠款,實為廣州城的贖金,這是近代中外戰爭中,中方付出的第一筆大宗賠款。其中十三行商人共出資200萬元,伍怡和洋行所出最多,計110萬元。

正是這次贖城之舉,讓人們對十三行的商人更添惡感。不少人認為,國難當頭,十三行商人同入侵者講和,充當清政府屈辱投降的中介,與廣東人民的抗英鬥爭相悖,是有損國體的恥辱行為。

1842年,清政府戰敗,《南京條約》規定中國賠償白銀1470萬兩。伍家被勒繳100萬元,廣州十三行行商公所認繳134萬元,其他行商攤派66萬元。

這是行商團體最後一次為清政府效力。《南京條約》規定,廣州行商不得壟斷貿易,開放五口對外通商,十三行的外貿特權不復存在。

1843年9月,伍秉鑑在屈辱和無奈中去世,享年75歲。第二次鴉片戰爭,十三行被焚毀。

19世紀,中國商人叱吒世界的歷史就此落幕。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