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視聽監管新規:電視不能播的,網路也不能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丁舟洋

網絡視聽內容審查與電視台內容審查即將並軌,政策新規終於靴子落地。

近日一則北京市廣播電視局的通知在同行間流傳,通知對重點原創網絡視聽節目(含網絡電影、網劇及網絡動畫)備案做出了新的規定。

按照現行規定,上述原創網絡視聽節目由網絡播放平台進行備案,並由提供網絡節目的公司以及網絡播放平台內部具有審查員資質的團隊,對內容進行「自審自播」。

而新辦法則規定,網劇、網大、網絡動畫等網生內容,由製作公司備案後提交省級廣播電視局審核。

審核流程包括在拍攝前對拍攝規劃劇本的審核,以及成片後對上線成片的審核。

網絡平台只能採購由廣電部門過審後,取得上線備案號的視聽內容。

早在2016年12月在成都舉辦的第四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廣電總局聶辰席局長在主旨演講中明確指出,「要按照網上網下導向管理’一個標準、一把尺子’的要求,構建網上網下同心圓。明確提出未來網劇審查標準將與電視台一致,電視不能播什麼,網絡也不行。」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多位業內人士求證,得以證實新規屬實。「新規意味著對台網內容審查的並軌,將於明年二月開始執行。」業內人士表示。

新規出台:意料之內,情理之中

「新規還未正式下發,可能在具體做法上到時候還會有一些更符合實際情況的變化。但這個事兒肯定是真的,新規屬實。」當聽罷記者逐條讀完坊間流傳的「網絡視聽節目審查新規」時,業內人士肯定地說。

新規有以下五條,根據與行業資深從業者的交流,《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下面先將新規逐條「釋義」。

第一:網絡電影、網絡劇、網絡動畫片將於明年2月開始由節目製作公司(片方)進行備案(含節目規劃備案及上線備案),不再通過網絡播放平台進行備案;

在網絡視聽節目的備案方面,原本由網絡播放平台,即優酷、騰訊、愛奇藝等視頻網站對原創網絡視聽節目進行備案。新規規定由片方來備案,即誰出品誰備案的原則。

第二:節目規劃備案提交後,在未取得規劃備案號前(人工進行立項審核,發放規劃備案號),不得進行拍攝(同電影、電視劇劇本立項管理要求);

新規規定,網絡視聽節目在拍攝前,需取得規劃備案號,否則不得拍攝。這和電視劇開機前需向省級廣電局取得「拍攝許可證」是一個意思。

第三:節目上線備案提交後,片方向廣電提交成片進行審核,審核通過後發放節目上線備案號;

在經拍攝許可後進行拍攝、製作完成以後,成片需提交省級廣電局進行審核,審核通過後再發放上線資質。

第四:網絡播放平台進行成片合作,須採買已經取得上線備案號的節目(購買還未發放上線備案號的節目,可能存在不能上線播出的風險);

「優愛騰」等視頻網站只能採購取得了省級廣電局發放的上線備案號的內容,如果購買了還未取得上線備案號的節目,則可能播不出來。

第五:新規實施後,所有備案節目要進行規劃劇本審核及上線成片審核(一劇一審),過審後發放備案號。

一句話總結,網劇、網大、網絡動畫的劇本和成片都得由省級廣電局審。不再與電視劇的審查機制區別對待。

「新規即將正式出台,但新規醞釀已久,並非突如其來的決定,大家都覺得這是情理之內、意料之中。」業內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廣電總局:網上網下一把尺子,一個同心圓

正如業內人士們所言,網劇網大監管趨嚴、網台一個標準,已非朝夕之事。

網生內容自誕生以來,曾走過一段「野蠻生長」。相比傳統傳統電視劇從開拍前到開播的層層送審、先審後播相比,網劇的審查環境可以稱得上「寬鬆」,由視頻網站「自審自播」即可。

而近年來,監管的閥門也在逐步擰緊。從2015年起,監管層針對網生內容的政策頻頻出台,執行力度顯而易見。

2015年全國電視劇行業年會上,國家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和網絡視聽節目管理司,公開表示將加強管理網劇和網絡自製節目:「電視不能播什麼,網絡也不行」。

2016年一批網劇、網大被廣電局要求下架、整改,視頻網站也對網生內容提出了登記備案的要求,並由視頻網站統一蓋章報送有關部門備案。

2016年12月8日,在第四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廣電總局聶辰席局長在主旨演講中明確指出,「要按照網上網下導向管理,’一個標準、一把尺子’的要求,構建網上網下同心圓。明確提出未來網劇審查標準將與電視台一致,電視不能播什麼,網絡也不行。」

「對傳播淫穢色情、無節操無底線內容的,對利用網絡視聽進行違法犯罪和侵害人民群眾利益的,一定從嚴管理、依法打擊,決不手軟。」

在新規出台前,大型視頻網站和知名公司製片方已經在主動作為,按照更高的標準來對待網生內容。

「宣揚校園霸凌的不能拍,未成年人抽煙的鏡頭不能拍……」

今年9月,一家製作網劇的小型公司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歷數視頻網站對原創網劇的內容要求, 「不符合要求的,網站不予收購。」

就在今年10月31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還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文藝節目管理的通知》。

對明星天價片酬、收視率(點擊率)造假等推高製作成本、破壞行業秩序的問題採取措施。

網絡綜藝、電視綜藝嘉賓總片酬不得超過節目總成本的40%,主要嘉賓片酬不得超過嘉賓總片酬的70%;電視劇、網劇(含網絡電影)全部演員片酬不超過製作總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員不超過總片酬的70%。

網絡視聽內容和電視台內容在演員、嘉賓的片酬上被拉齊對待,這也被業界視為網台內容監管還將進一步並軌的信號。

業內人士:新規其實是一種供給側的改革,有利於行業走向精品化

2011年以來,網劇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少到多」的井噴期。2014年網大的概念又被提出。網絡視聽原創內容成為一個「富礦」,被各路入局者廣為挖掘。

在市場的驅動下,網絡視聽產業鏈得到延展和融合,觀眾付費比例明顯提升,新一代年輕人的觀看習慣已經養成。

隨著專業團隊的加入,和監管環境的日益明朗,已經有極致精品的原創內容在網劇、網綜領域出現了。這些案例不僅取得商業、口碑雙豐收,還被海外播出平台買下版權,成為國產內容「走出去」的先行者。

但總體而言網絡視聽內容仍然魚龍混雜,尤其是網大的精品化還遲遲未到來。網大的粗製濫造、「一窩蜂蹭熱點」、劣幣驅逐良幣,也是最受業界詬病的。

「如果網大的名聲被做臭了,大家一聽網大就覺得low,則對行業發展不利。」一位業內人士曾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同樣的內容,在傳統播出平台不可以播出,在新媒體渠道則可以廣為傳播,這樣的錯位並非理想狀態。

視聽新規會對行業帶來哪些影響?

「政策固然是一種限制,但限制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讓整個行業的競爭變得相對公平。」視頻網站相關負責人此前對媒體稱。

「網絡視聽內容要靠自己本身的實力和特色取勝,而不是鑽監管的空子。應秉承藝術創作規律和專業水平,針對更精細的目標受眾,製作更精良的內容。」

「其實在之前並無明文規定的時候,我們公司所作的網絡節目就已經在向電視標準看齊了。」

一家大型影視公司從業者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必須承認,很多網絡視聽作品從質量的角度來說是完全不過關的,但它們卻充斥了市場,佔用了大量資源。

網生內容的監管提檔升級,其實是一種供給側的改革,有利於行業走向精品化,避免劣幣驅逐量幣。

對引導創作肯定是有好處的,有效的糾正資本的盲目性,對專業的、實力強大的影視公司而言無疑都更加有利。」

閱讀原文

廣東銀監局:對暫時困難但有前景的重點外貿企業,資金適當傾斜

xxx

中國史上最嚴的「廣告法」9月1日生效,時隔20年的修訂,跟上時代、天羅地網啊~

xxx

北京老胡同成為文化保護對象,不能再亂拆了

xxxx

小米等多個互聯網公司遭財政部點名,跨境轉移利潤、逃避稅收的問題突出。

xxx

簡單的說,G20對中國民眾有什麼改變?(附中美會談後35項結論)

xxx

4/15中國第一個「國家安全教育日」,央視宣導反間諜反策反;看看是怎麼說的。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