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你錯在不會下跪

本文來源:Lawyer點評(微信id:LawyersReview)

作者:王朴石

ofo又有“新動作”了。

前幾天,不少朋友打開ofo客戶端就能看到一條推廣,ofo 99元押金用戶一鍵升級成為PPmoney的新用戶後,可實現永久免押金騎行。

只需要多加一塊錢,就能享受P2P的8% 8%的新手福利哦。

銀保監會的郭主席早就告訴過我們,收益率超過6%的就要打問號,超過8%的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

ofo你不想退押金就直說嘛。

反正都是損失本金,ofo無力退款和投資P2P失敗,後者會影響我在投資界的名聲的,你知道嗎?

ofo通過各種渠道跟大家解釋,PPmoney是合法合規的客戶,這是正常的商業合作,用戶也被充分告知,可以自行選擇,絕對不是捆綁。

可是今天有ofo用戶投訴稱,轉過去的100元資金要提現可以,但需繳納最低3元的手續費。

這意味著,繳納99元押金的ofo用戶,押金經過網貸平台後,在未投資情況下,用戶實際獲得金額只有97元。

我們在乎的是那99塊錢押金嗎,我們在乎的是中國互聯網企業的艱難探索,在乎的是資本驅動下的畸形發展,在乎的是…….

好吧,我們確實挺在乎那99塊錢的,一個月以前我就發起ofo押金的退款了,現在還沒到賬。

獵豹大數據說ofo的人均週打開次數為30.4次,我敢保證起碼有30次是為了看押金到賬了沒有,只有0.4次是因為周圍沒有摩拜了。

此前ofo也曾上線過貸款超市,為P2P導流,這次給PPmoney導流,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PPmoney接受了媒體採訪,說他們綜合考慮出借人提供的建議與反饋之後,已下線該合作渠道。

至此,互聯網鄙視鏈有了新的選手——共享單車,你們就這麼對待四大發明的嗎?

PPmoney的董事長陳寶國畢業於貴州大學,ofo的創始人戴威畢業於北京大學。

當過北大學生會主席又怎麼樣,還不是被互金企業嫌棄?

今年以來,ofo押金的問題一直是高壓線,公司和用戶都非常敏感。

我朋友因為押金一個月還沒退出來,一天跟我念叨500遍。

我都想自己掏錢給他退押金了,如果我的99塊到賬的話。

鳳凰自行車起訴ofo,用戶在擔心押金;ofo法人變更並退出多個海外市場,用戶在擔心押金;總部搬家並縮減辦公面積,用戶在擔心押金。

現在,用戶們倒是也不急了,他們每天組團到ofo的官方微博日常打卡交流退押金經驗:

打客服電話,轉2報案,立刻退,頂我上去讓更多人看到。

10月底,界面新聞爆出,ofo已進入破產重組階段,負債達到65億元,超過一半是用戶押金。

三年前,戴威創立ofo的時候發過一篇熱血網文《這2000名北大人要乾一票大的》,原來是這個意思。

戴威創業一年半之後,各方大佬就不斷遊說他把公司賣掉或者和摩拜合併。

就算是欠著供應商和用戶的錢,戴威也不願意向資本低頭。

可能是因為北大學生會主席的光榮傳統,他們一直認為,只有他們玩資本,不能被資本玩。

阿里本打算將ofo收入阿里系,而ofo在2017年9月上線微信小程序,螞蟻金服委派專人從杭州飛到北京,去球場等戴威,要求只保留支付寶作為流量入口,但戴威並不覺得需要管阿里叫爸爸。

至此,阿里轉而選擇扶持哈羅單車。

也是在這一年,悟空單車、小藍單車、酷騎單車相繼破產。

接入芝麻信用體系、免押金騎行之後,哈羅單車註冊用戶增幅達到70%,日訂單量翻番,在三四線城市中,避開摩拜和ofo,找到了快速發展的路徑,終成三足鼎立之勢。

戴威曾經在公開場合喊話:資本要尊重創業者的理想。摩拜的胡瑋煒說過:

資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後,其實你都要還回去。

終於,在2018年4月4日,ofo最大的競爭對手摩拜被美團以27億美元收購。

這個價格比它的估值40億縮水了很多。

即便這樣,摩拜的創始人也被看成了幸運兒。

幾個月後,媒體們說,就算ofo想賣身,連摩拜當時一半的價格都賣不到了。

ofo風光的時候,戴威接受采訪時說:

你必須得快。

他們確實夠快的,雖然成立的比摩拜晚,但是比摩拜更快擁有100萬輛車,比摩拜更快進入了40個城市,比摩拜更早達到了百億元估值。

ofo只有一件事做的慢了,那就是賣身的速度。

美團用騰訊爸爸的錢收了摩拜,阿里也有了親兒子哈羅,誰能想到,“寧死不屈”在資本的鬥獸場裡竟然成了貶義詞。

很多時候,走快幾步和慢幾步,看到的完全是不同的風景。

最可怕的是,很多時候你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但其實只是別人掌心的玩物。

十幾天前,ofo的官方訂閱號推送了一條三無產品廣告,《一個長期喝蜂蜜的人,竟然變成了這樣???》。

ofo做起了微商,而摩拜已經接到了LV的開屏廣告。

還是毛主席說得好啊:

水滸這書寫得好啊,好就好在投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