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中國版迪士尼夢碎

本文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微信id:iceo-com-cn)

記者:王雪琦

如果說迪士尼式的運作是種樹,從文學或者漫畫等源頭培育IP,待IP成熟之後再擴展到電影、衍生品、主題樂園等方面。

王健林式的運作更像是蓋房子,準備好不同的模塊,再通過資本運作完成搭建。

從締造2000億影視帝國到4個跌停、市值大幅縮水,萬達電影在2年半的時間裡,與影視行業一同經歷了冰火兩重天的跌宕。

時間撥回到2016年5月12日,萬達電影(前身萬達院線)公佈了重大資產重組的方案,萬達電影將以372.04億元的價格收購萬達影視,重組標的還包括傳奇影業和遊戲公司互愛互動。

前者在2016年3月,被萬達集團以3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30億元)的價格收購。

萬達電影在此次收購前的市值為942.92億元,於是,不少聲音認為重組之後的萬達影視帝國將達到2000億元的市值。

儘管公告中顯示,由於傳奇影業2015年的虧損高達36.28億元,萬達電影收購完傳奇影業後,虧損達到39.7億元。

但萬達電影扭虧為盈的能力仍然被廣泛認可,此前萬達收購了虧損中的全球第二大院線AMC,收購後很快就做到了盈利。

但是市場的信心並沒有讓重組順利進行,2016年8月,重組終止,官方給出的原因是,「本次預案公告後,證券市場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交易各方從更有利於保護中小股東利益的角度,擬探討調減交易價格的可行性」。

2018年3月31日,萬達電影再次停牌啟動重組,這次的方案剝離了傳奇影業,增加了電視劇製作公司新媒誠品,交易價格為116.19億元。

和兩年前一樣,萬達又一次收到了深交所的問詢函,在11月對問詢函的回復中,萬達影視的交易價格再度下調約10億元,改為106.51億元。

2018年11月5日,萬達電影復牌,復牌當日,股價從34.56元跌至31.10元,跌幅高達10.01%,並且經歷了連續4日的跌停。

截至11月20日,萬達電影收盤價為23.20元,總市值約為409億,較停牌之前的609億市值,縮水200億。

針對此次的重組方案,《中國企業家》的記者聯繫到了萬達電影,但對方拒絕了採訪要求。

在萬達電影從2000億的夢想中跌落的過程中,影視行業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2017年,證監會收緊了影視類資產的併購和上市,新麗傳媒、開心麻花等明星公司或暫停或終止IPO進程。

2018年6月以來,由崔永元炮轟《手機2》而引起的影視行業逃稅風波,導致華誼兄弟等多家上市公司股價下跌,市值縮水。

電影行業的增速也大幅放緩,2016年票房達到457億元,增速僅為3.63%,前一年的增速還是48.99%——2017年票房增速雖然回升到13.45%,但559.11億元的總票房最終也沒能越過早在2016年就喊出的600億大關。

萬達電影的失落,意味著王健林的迪士尼之夢,碎了。

  中國首富王健林的幾根稻草和一場豪賭。

王健林的計劃

對標迪士尼是中國電影公司近些年來最喜歡的敘事方式。

如果說迪士尼式的運作是種樹,從文學或者漫畫等源頭培育IP,待IP成熟之後再擴展到電影、衍生品、主題樂園等方面。王健林式的運作更像是蓋房子,準備好不同的模塊,再通過資本運作完成搭建。

王健林的迪士尼之夢始於院線,2006年,萬達電影院線有限公司成立。2015年,萬達院線成功登錄A股,成為院線第一股。

萬達院線的成功,建立在萬達商業地產的成功之上。萬達電影旗下的影院均是直營管理,選址也大多基於萬達的商業地產。

2000年,在萬達內部被稱為「遵義會議」的一次董事會上,萬達確立了發展商業地產的路徑。

早在2003年,萬達就試圖通過合作的方式進軍電影行業,把院線引入萬達的商業地產,但是和上海廣電與時代華納的合作先後流產,迫不得已走上了自建影城的道路。

相比於影院的快速發展,萬達涉足電影製作卻頗晚,2011年,萬達影視成立。時任總經理的宋歌曾經建議王健林,用10億左右的預算,買下一批導演、經紀公司,打通電影產業鏈,完成垂直整合。

但是2010年,中國電影的票房才首次突破100億,達到101.72億元,破億的國產片只有17部,儘管同比增長高達63.9%,但和如日中天的房地產行業相比,只能算小生意,宋歌的建議並未被採納。

不過,王健林做中國迪士尼的重點,從來都不在創作層面。放棄簽約導演的同時,萬達在另外的層面展開了佈局。

2012年,萬達作價26億美元收購了全球第二大院線AMC100%的股權,後者當時在全球範圍內擁有346家影院,共計5028塊銀幕。

另外的大手筆則放在了文旅項目上。

2012年,萬達啟動了文旅城項目,集合商業地產、旅遊、文化產業等諸多業態的超大型綜合體。

「文旅城的核心競爭力不是資金、土地,而是創意和知識產權,文旅城將把中國文化輸出到世界各地。」王健林曾如此表示。

「我就是奔著迪士尼去的。我從不迷信洋鬼子,我要用事實證明,中國人做的旅遊項目和美國所謂的知名品牌可以一起競爭」,他還說道。

這些文旅項目,寄託了王健林用中國版迪士尼打敗迪士尼真身的期望。

2016年,王健林接受魯豫採訪時曾表示,萬達城會讓上海迪士尼20年內無法盈利。

在他看來,迪士尼的門票太貴了。相比於萬達樂園200元以內的票價,迪士尼385元一張的門票確實有些貴。

但王健林也有些低估了迪士尼的影響力,上海迪士尼2016年6月開始營業,在2017財年就獲得了盈利。

有了院線和主題樂園,相比於迪士尼,萬達還缺內容。在王健林的規劃裡,這部分將由傳奇影業來填補。

傳奇影業由華爾街金融公司前高管托馬斯·圖爾於2000年創辦。2005年,傳奇影業與華納兄弟達成了7年共同製作40部電影的合作,以此為契機進軍好萊塢,傳奇影業的模式是為電影製作公司和華爾街的幾大私募基金牽線搭橋,更接近電影投資公司。

這個時期,傳奇影業出品了《蝙蝠俠》系列電影,以及《盜夢空間》等口碑佳作。由於跟華納的關係轉冷,2014年,傳奇影業和環球影業建立合作,並開始轉型為電影製作公司。

中國的投資者曾三度嘗試與傳奇影業合作,2010年,橙天嘉禾入股傳奇影業,但很快就拋售了股權。2011年,華誼兄弟試圖與傳奇影業成立合資公司傳奇東方,但於2012年初中止。

中國電影公司不缺院線,不缺主題公園,也不缺錢,缺的是有國際影響力的內容和打造IP的能力,但是,「好萊塢六大製片公司不會輕易接納中國企業與中國資本的,它們連讓你參與一部大片的製作與投資都很謹慎。」一位曾參與傳奇影業談判的一位上市公司CEO在《第一財經日報》的採訪中表示。

因此,和六大中的兩家有過深度合作,並且有豐富的IP運營經驗的傳奇影業便成為了最佳選擇。

但是,由傳奇影業主導的項目,在票房表現上卻並不盡如人意。2016年的《魔獸》和《長城》分別只獲得了4.33億美元和3.32億美元的全球票房,雖然萬達均在院線層面給予兩部電影不少支持。

敗局

用建房子的方式打造中國迪士尼的方式更為速成,但面對風險時的抵禦能力也更糟糕。

2017年6月中旬,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包括萬達、海航集團、復星等數家企業的授信及風險分析,排查對像多是近年來海外投資比較兇猛、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集團。

這個消息傳出之後,萬達遭遇了股債雙殺,萬達電影和萬達的多只債券均經歷了大跌。

半個月後,萬達把13個文旅項目91%的股權賣給融創中國。

收購後萬達城冠名不變,項目仍由萬達單方面設計、建設和管理。融創每年要為每個文旅項目向萬達支付5000萬元的管理諮詢費。

2018年10月底,萬達和融創同時發公告稱,融創將接管13個文旅項目的設計、建設和管理工作。

2018年9月,根據路透社、HollywoodReporter的報導,萬達將減持AMC的股份,股權預計從60%減少到38%。

幾番資產出售之後,王健林的迪士尼版圖全面收縮,回歸到院線和影視製作兩個基本面。

但是,萬達影視自身的電影業務發展得卻並不順利。

2016年,萬達影視的營收為9.95億元,電影及相關業務營收6.66億元,佔比66.93%。到了2017年,總營收大幅增長到20.20億元,但電影及相關業務的營收為8.39億,同比增長只有26%,總營收的增長源於電視劇及遊戲相關業務,後者營收高達8.26億,同比增長151%。

遊戲業務原本可以支撐財務數據,華誼曾經的低谷正是依靠變賣旗下游戲公司的股份度過,但遊戲行業自身也在經歷寒冬,恐怕難以再支撐電影公司的業績。

業務發展磕磕絆絆的同時,萬達影視的管理層在2015年8月到2018年8月的3年間,也經歷多次變動,共有三任總經理、六任副總經理先後離職。深交所在今年的問詢函中,也對人員變動提出了疑問。

萬達影視的2018年,也並非全無捷報。由萬達影視主投的《唐人街探案2》在賀歲檔上映,獲得了33.97億元的票房。這部電影的成功讓萬達影視2018年第一季度電影業務的收入就超過了2016、2017兩年電影業務的年度收入。

不過,萬達影視手中的IP儲備量並不算豐富,最知名的《鬼吹燈》系列,將在2019年7月到期。如何在風險大的電影行業保持持續的利潤增長,仍然是個難題,而且萬達影視還將面臨業績對賭。

在2018年6月的重組方案中,萬達影視需要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完成8.88億元、10.69億元、12.71億元的淨利潤,而2016年和2017年的淨利潤只有3.64億元和5.97億元。

不過,在11月4日的最新公告裡,萬達電影表示,本次交易的業績承諾數尚未最終確定,以2018年7月31日為評估基準日的資產評估工作尚在進行中。

院線仍然是萬達目前最大的優勢,從票房收入來看,萬達院線仍然是國內第一院線,且領先優勢非常明顯。影院層面的優勢,多少能為自家出品的電影提供一些排片的傾斜。

僅有院線並不能高枕無憂,從2015年開始,中國銀幕數量的增速就開始明顯放緩。另外,影院對票房的影響力也在下降。

一方面,互聯網票務平台興起,很大程度上成為了排片的風向標。

另一方面,好內容為自己代言。只要電影自身質量過硬,哪怕先期得到的排片支持較少,也會在後期憑藉口碑逆襲,比如2018年春節檔的《紅海行動》。

萬達電影的價值還體現在了今年年初的兩起戰略投資上,2月5日,阿里巴巴集團和文投控股分別出資46.8億元和31.2億元,收購萬達電影12.77%的股份,成為第二、第三大股東。

從構建全產業鏈影視帝國的角度來看,這次收購對阿里的戰略意義更大一些,後者已經擁有了影業、線上渠道、文學等佈局。

製造中國迪士尼的目標,正在逐步由房產公司、電影公司過渡到互聯網公司手裡。

在成為迪士尼這條路上,萬達的經歷,跟華納兄弟有著某種對照。

當初,華納兄弟慧眼識珠,在《哈利·波特》還沒有享譽全球的時候就買下了版權,但由於早早出售了旗下主題公園公司六旗,不得不與環球影業合作,後者則依靠《哈利·波特》主題園區大賺一筆。

而萬達,原本已經具備了一切,只差一個《哈利·波特》。

  剛拍過電影的馬雲,投資王健林了:阿里巴巴47億元收購萬達電影7.66%股份。
  【首富的代價】王健林,不做首富了;深度探討他的起落。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