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本文來源:維基百科

1947年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為中華民國的國會議員選舉,各省分別於1947年11月21日至23日舉行。

該次選舉原定與第一屆立法委員選舉同時在10月進行,但國共內戰致使鐵路破壞,交通不便,使得選舉推遲,最終國民大會代表普選略微提前於立法委員普選而在11月首先舉行。

本次直選和立法委員直選,使得中國第一次出現了4.61億人民直接授權產生的代議機構,從而使得中華民國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

由於國共內戰等因素,此次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選舉也是當時政權仍及於全中國絕大部分領土的中華民國政府,唯一一次的國會直選。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政府官員正向民眾解釋投票規則

民初選舉

中華民國初年,曾經有過四次國會或者制憲會議代表選舉,分別是1912年國會,1918年國會,1931年國民會議和1936年制憲代表。

這四次選舉中,前兩次為間接選舉,後兩次為制憲大會代表直接選舉,故均非國會代表直接選舉。

施行憲法

1946年12月,制憲國民大會所通過之中華民國憲法和憲法實施之準備程序中規定,本憲法在1947年12月25日實施,即在此日之前應當選出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和監察委員,以便在行憲之後產生中華民國政府。

按照憲法,國大代表和立法委員的選舉為直接普選,監察委員則由各省、市參議會以間接選舉法選出。

國民大會依照憲法,代表人民行使政權,並且有下列職權:

(一)選舉總統、副總統;

(二)罷免總統、副總統;

(三)修改憲法;

(四)複決立法院所提的憲法修正案。

因此國民大會類似於美國選舉人團。新立法院的地位,似英國的下議院或美國的眾議院,而監察院則類似英國上議院或美國參議院。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一名工人正在進行投票

1947年4月,依據政治協商會議決議,國民政府改組,容納青年黨和民社黨進入改組後的國民政府,並開始部署行憲國民大會代表選舉。

此時國府成立了中央選舉總事務所,負責國民大會代表和立法委員直接選舉事務。

此時國共內戰已經全面爆發。

此時參加改組政府的青年黨,民社黨為增加本黨名額,堅持要求國民黨在選舉之前開具候選人名單,最後經過一番爭吵青年黨,民社黨索要候選人名額分別為288人,238人,而國民黨候選人名額為1758人。

兩黨之名額比例,遠遠超過制憲國民大會時兩黨代表名額比例。

為進一步保證兩在野黨名額,他們又提出了比例選舉法,即選民投票選舉政黨而非候選人,依據政黨得票比例分配名額。此辦法遭到各省市參議會反對。

美國大使司徒雷登批評青、民兩黨:「為擴大政府基礎而納入政府的兩個少數黨人員,貪心於爭權奪利,超過了許多國民黨人士」。

鑑於各黨選舉前之糾紛,司徒雷登給國務卿的報告說:「鑑於選舉有可能危害和談的效果,他們建議應該延期選舉。邵力子說,他已在國府委員會上提倡過這一行動,但被否決了。他說委員長(蔣中正)堅持認為,舉行選舉是走向憲政的必要步驟」。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一群上海交通大學的教授正在進行投票

1947年11月21日-23日,國民大會代表人民直接選舉如期舉行。

全國各省,除東北北部由中共完全占領之幾省無法選舉外,其餘各省均有投票點;全國各大城市,除中共控制下的哈爾濱,齊齊哈爾,和蘇聯控制下的旅順,大連未能舉行選舉外,絕大部分城市和縣市級城鎮均設有投票點;

全國各地,尤其在國共內戰尚未波及的省份例如黔滇川湘浙閩及台灣等地,選舉較為徹底,而在國共內戰激烈進行的省份,例如魯陝及東北,選舉僅在大中城市和國軍控制下的縣鎮舉行。

據國民政府表示,「鑑於目前國軍推進緩慢,約有700-800個選舉區暫時無法選舉」。

全國各地,分別在城市街道和鄉鎮各處設立投票所,據《國民大會實錄》記載,「約有3億選民,憑他們的自由意志,慎重遴選了他們所信任的國大代表和立法委員。在全國47省、市及蒙古18盟旗、西藏區和國內各職業、婦女團體,普遍舉行國代和立委的選舉,是中國普選的創始,也是民國成立36年以後,全國有選舉權的民眾自由運用其神聖的選舉權,以實踐憲政大業的起步之程」 。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南京市國軍戰士投票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國民政府宣布的數據,全國登記選民1.65億人,在11月24日回收有效選票為2千萬張,投票率僅為10%,即占人口絕大部分的文盲基本未能參加選舉。

在大城市,投票率高達50%,但小城鎮和廣大農村,投票率較低。

例如廣東省註冊選民15,351,811人,廣州市註冊選民約70萬,廣州市參加投票者35萬多人,投票率超過50%。

海外華僑參加選舉受到居住國法律限制,因此各國華僑選舉情況不盡一致。

在美國因持綠卡華僑仍具有中國國籍,故選舉較為順利,但英國及其東南亞殖民地因華僑之英國國籍問題和自治領相關法律問題,選舉不太順利。

最終65個華僑代表名額中僅選出22人,此問題在1948年立法委員選舉時同樣存在。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市民踴躍投票時的情景,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國會議員直選

內戰波及省份選舉

因東北北部幾省(興安,黑龍江,合江)完全被中共占領,沒有內戰發生,也無法進行選舉,故國民政府只在臨近省份設投票點,組織該省流民選舉。

山東省,陝西省,遼北省為內戰激烈區域,選舉僅在國軍控制下的縣市舉行。

山東省共有110個縣市(時青島單列為特別市),因內戰正酣,其中44個縣市完全被中共控制無法選舉,只能辦理「淪陷區流亡選民登記選舉」。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普通市民投票

選舉秩序情況

在幾個大城市內,投票秩序良好,但中小城鎮選舉舞弊現象層出不窮。

如《正言報》11月29日報導,「此次大選舞弊之真相,揭露操縱把持以及偷天換日之醜態,不一而足,前後信件五百餘起。」

此次選舉採取單記非讓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簡稱SNTV),即選票空白,選民必須親筆書寫被選舉人姓名,文盲要請人代書。

這種辦法不僅容易舞弊,而且錯寫的廢票極多;又因當時身份證件尚不完善,僅憑選舉權證領取選票,故冒名頂替現象也不勝枚舉。

國民政府之行政院新聞局曝光了本次選舉的諸多問題,「本屆選舉之最大弊端,為少數不法之徒,竟利用此種漏洞,事前大量搜集選舉權證,甚至區鎮公所或選舉團體負責人徑將選舉權證扣留不發,待投票時利用中小學生,輪流投票」;

「此種情形以第一日(11月21日)婦女選舉時最為普遍,當日大行宮、大瓦巷、中華路等投票所幾全為市立第一第二女中學生包辦」。

初次選舉也出現了在野黨向執政黨索要選票的現象,民社黨和青年黨等反對黨,堅持要求國民黨務必保證其能有若干名額得選。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投票時國父像左側的國民黨旗已被撤下,換上了國旗,標誌著訓政結束

而國民黨內部也出現了政黨提名候選人落選,而自行爭得選民聯署提名的候選人得選現象。

國民黨中央黨部為兌現給青年黨、民社黨的承諾,竟以國務會議提案方式,通過一個補充規定,強行要求得選的國民黨代表把名額讓給落選的民社黨、青年黨候補代表;並嚴令國民黨黨員,非經本黨提名自行參選者一律將名額讓給政黨提名者。

這種違憲做法立即遭到得選代表的反對。連國民黨副總裁孫科不得不表示「補充規定對當選之國代當然無約束力,因此本人認為,現在既然事已如此,諸位恐怕除了依法律起訴外,並無他法」。

此事一直延續到行憲國民大會,最終以承認選舉代表資格有效而結束。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農村婦女也獲得了選舉權

選舉之後

選舉後一個月,即1947年聖誕節,中華民國憲法正式實施。

1948年3月29日至5月1日正式召開行憲後第一屆國民大會,選舉中華民國總統和副總統,被稱為「行憲國民大會」。

1949年,中國大陸易手,大部分國民大會代表前往台灣,並在1954年召開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選舉第二屆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

因中華民國政府失去對大陸的控制權,無法在大陸進行換屆選舉,故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和立法委員長期留任,出現了「萬年國代」,「萬年立委」。

萬年國會的問題一直延續到1990年代,在李登輝任總統時修憲改變國民大會代表和立法委員選舉辦法,方得圓滿解決。

2005年,國民大會舉行任務型國大集會,決定凍結憲法中國民大會章節,把國民大會的政權徹底移交給自由地區全體國民,並由立法院擔任單一國會機構。

從此,國民大會代表選舉不再繼續舉行。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選民登記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監察院長于右任投票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國民黨黨部秘書長吳鐵城與南京市民一起排隊投票

圖集 / 中國史上第一次全民直選,1947年國大代表選舉,4.6億人投票。
蔣中正以普通國民身份投票 08 Dec 1947, Nanjing, China — 12/8/1947-Nanking, China: President Chiang Kai-shek drops his ballot in the box after voting in the nationwide general election for members of the National Assembly at Nanking. — Image by © Bettmann/CORBIS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