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裡屏蔽髒話,為什麼都用「嗶」?

不同於美國隊長與鋼鐵俠的一本正經愛憎分明,死侍滿嘴髒話,是個一開口就停不下來的碎嘴子。這樣不甚完美的形象,反而頗得影迷青睞。

但由於髒話太多,場面過分血腥,這部電影未能被成功引進國內。

「噴薄而出的髒話才帶勁兒。」我同事說。

雖然每個國家對銀幕裡的髒話管控程度不一,但絕不會不管不顧地讓你觀至「帶勁兒」。

有一個發現是,一旦需要屏蔽那些F***字眼,幾乎所有地方都選擇了聲音「嗶~」。

呸、啊、哈不好嗎?為什麼屏蔽髒話一定要用「嗶」?

本文來源:Aha視頻(微信id:ahavideos)

美國科學家曾發明過一個可以和諧掉髒話的系統。

即使是現場直播的節目,系統也可以快速屏蔽。比如當有人說”Fuck You”的時候系統就會自動和諧成”嗶~”。

中國電視台覺得這個系統很好用,於是就引進了它。但是中文比英語複雜太多了,系統來不及反應,總是會延遲一點點才屏蔽髒話,於是變成了——”操你媽[嗶~]”。

當然這只是個傳說不過用「嗶」來屏蔽人物嘴中粗口的情景,你一定見過。

如果不控制,你的銀幕將被「嗶」佔領

回憶那些你浪費在屏幕上的時間,用「嗶」消音的狀況其實並不少見。

在國內,有《奇葩說》裡情到深處的馬東與高曉松,《康熙來了》裡還有小S。

在國外,有《ASK STEVE》(史蒂夫哈維脫口秀)中的妙語連珠。

  大陸的「互聯網+電影」已經發酵,電影結合網路行銷操作,迎來史上最大豐收年。

▲「哦,千萬別啊」

甚至在全英音樂獎(Brit Award)這樣的頂級場合,「嗶」也頻繁出現。

2016年2月24日晚,第36界全英音樂獎在倫敦O2 Arena體育場隆重舉行。當晚,包括全球成就獎在內的四項大獎被Adele收入了囊中。

當身著紅色紗裙的Adele第三次上台領獎致謝時,她拿起麥克對台下的觀眾激動萬分地說道:「雖然你們可能已經他媽的厭倦我了…」

這句話在Adele的整個獲獎感言中僅僅是個開頭,之後的她甚至一度因激動而變得哽咽。

但細心的人還是注意到,ITV(當時負責直播的一家英國電視頻道)把整個句子都「嗶」掉了,除了那個引人注目的「Fuck」。

▲當Adele在當晚第三次上台,領取全球成就獎時,她在台上激動地對人們說道,「你們可能他媽的已經厭倦我了。」

沒人知道是轉播設備發生故障還是電視台故意為之,那個F word就那麼赤裸裸地直播了出去,而見證了這一幕的主持人也不得不迅速地向台下致歉:

「如果有人被剛才Adele的言語冒犯到了,我們很抱歉。」

為什麼是「嗶」這個音?

一旦需要屏蔽髒話時,幾乎全世界都在使用同一個聲音——「嗶~」。為什麼是這個音效呢?

「嗶」的專業術語叫做千週,即1KHz(週)的聲音信號,是電視系統裡面唯一的聲音預置信號,最主要的作用是調試音量電平。同時它也表示真正的「空白」(電視行業裡靜音不等於空白)。

  【中國式引進】為順利引進外國電影,中國片商發明七種精妙手段。

▲在維基百科中,「千週」被譯為「Bleep」

為什麼要用「嗶」,而不是「呸」、「啊」、「哈」?因為「嗶」是無任何泛音、最簡單的聲音。

它是機器最容易實現的聲音,自然中卻很少聽到,劇中用來掩蓋髒話表示「這個聲音是機器加上去的,不是原來的聲音」。

這個聲音你小時候一定沒少聽見過。

上世紀50年代時,各個電視台會定時檢修設備,檢修時就在屏幕上播放彩條背景,用以檢測顏色、波動等情況。這時的背景音,就是「嗶——」

▲央視使用的GB2097檢驗圖

現在許多地方衛視節目、及央視的節目,已是不間斷地播送,不安排檢修的時間。但一些省、市的地方台,還有停機檢修的安排。

而用「嗶」代替髒話的傳統,其實是由60年代的動畫《兔八哥》而來。

在動畫片《兔巴哥的故事》中有一角色叫BB鳥,它的原型是一種叫做「走鵑」的鳥,它在奔跑的時候會發出「beep、beep……」的鳴叫,聲音和汽車的喇叭類似,所以千週後來在英文中被譯為了「Bleep」。

「嗶」聲屏蔽開始使用的直接原因,是因為美國麥當娜的一次直播訪談。由於她在直播中,連續爆了很多粗口,讓大家都瞠目結舌。

這個事情的後續結果就是:

1. 美國所有的直播節目,都延時幾秒播出。

2.有髒話的時候,用「嗶」蓋住。

不是所有髒話都要屏蔽

事實上,每個國家針對本土播放的內容有著不同要求,不是所有髒話都必須被屏蔽。

  【黎姿公司上市】嫁入豪門的女星那麼多,只有黎姿拿了霸總劇本

比如美國的FCC(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他們對美國電視節目的播出內容有著詳細的規定,其中有一條是對散播不雅信息的限定。

▲不雅信息的定義:從上下文來看,語言或材料從普世觀點來看,有冒犯色彩的表現或者提到性器官,排泄器官,性行為或者排泄行為。

一些有上述不雅信息的節目,在不達到「下流」的等級時,是不會被全面禁播的,而是在孩子可能看到的時間禁播(早六點至晚十點)。

當然HBO之類付費頻道不在其列,否則你就看不到類似《難以伺候》(「High Maintenance」又叫《眾口難調》)的大尺度劇集了。

▲美劇《難以伺候》劇照

中國的做法似乎比美國更加直接,除了把髒話「嗶」掉,有時還會採用徹底刪減的做法根治粗俗之語。

於2005年上映的國產抗日劇《亮劍》曾因各種生動鮮明的人物形象紅極一時,出身草寇的李雲龍經常爆出符合他人物定位的粗口。

當年這部央視一套黃金檔的電視劇最終以平均10.7%的收視率奪得2005年中央電視台收視冠軍。

但當它於15年在央視重播時,髒話部分基本全部被剪掉了。

▲有人說當年的《亮劍》由於題材弘揚了主旋律所以播出時審核並沒那麼嚴,但10年後的剪輯最終還是打了一些人的臉。

無論哪個國家,電視作品由於播出平台的受眾很廣,所以都對內容有所限制。

電影就不同了,比如美國,會用電影分級制度把電影內容分級之後再上映播出。

這不僅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未成年人的觀感體驗,而且使成年人在觀影時能夠得到更加直接的內容體驗—— 即電影中的髒話只要不是很過分,就可以不進行屏蔽。

「帶勁兒。」

  【上海電影節】樂視影業CEO張昭:我如何能把一張票從30塊賣到60塊

在2013年上映的熱門電影《華爾街之狼》中,一共出現了569次爆粗口,平均每分鐘3.81次,是非記錄電影中髒話最多的電影。

▲在2013年11月底,美國電影協會(MPAA)就對導演馬丁·斯科塞斯發出警告,如果他不對《華爾街之狼》中的性愛和裸體場面進行刪改,影片則會被定級為NC- 17級(17歲以下人士不得觀看)。馬丁·斯科塞斯的回應是會進行適度修改,以保證影片被定為R級(限制級,17歲以下必須由父母或者監護陪伴才能觀看)。

如果算上紀錄片,那麼使用髒話最多的一部電影理當榮歸《FUCK》。

沒錯,一部講解Fuck歷史與用法的紀錄片。全片共出現髒話857次,平均每分鐘9.21次。

▲「一部你不敢說其名字的電影」

而這兩部電影中的髒話在放映時均未被「嗶」掉。

電影中的髒話屏蔽史

在美國的電影分級制度出現之前,髒話在電影中的應用其實也是一波三折。

當1927年有聲電影終於被發明之後,1929年第一次有電影出現了「Damn it」這個字眼,1930年首度出現「Son of the bitch」,1933年動畫片更出現了「Fuck」,但在1934年美國電影協會決定全面在電影內禁止所有髒話放送。

  中國影視股全線大跌,起底范冰冰「她的商業王國及幕後資本玩家」。

不過還是有一部電影打破了禁令。1939年的影史名片《亂世佳人》,男主角克拉克·蓋博違規說出了「I don\’t give a damn」。

這句話在現在看來不痛不癢,但在1939年,當克拉克·蓋博說出這一個髒話字眼時,全場觀眾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句台詞也因此特別出名,許多觀眾都特別想再倒回去聽一次,最終《亂世佳人》被政府罰了8.5萬美元。

錢沒白花,《亂世佳人》還是給「禁髒話政策」帶來了一些改變。政府從此允許電影引用書中原文時,可以使用原句的髒話,因此片方為了想讓電影明星說出髒話來當噱頭,他們就讓凱瑟琳·赫本念了《麥克白》的台詞。

1968年,美國終於取消了電影髒話禁令,因此更多髒話就首度在大銀幕上登場,像是1968年「Bull Shit」這個字眼首度在電影院被放送。

▲電影《冷血》(In Cold Blood)劇照

1971年的電影《獵愛的人》,讓傑克·尼克遜成為第一位在電影上公然飆髒話的一線電影巨星。

▲《獵愛的人》海報

到了黑幫電影盛行的時代,電影中的髒話更是鋪天蓋地而來,像是1983年「教父」艾爾帕西諾就成為了電影史上說了最多「FUCK」的人。

▲老爺子究竟多愛說Fuck,你可以在電影《疤面煞星》(Scarface)中親自數數看。

髒話有什麼用?

現在的情況是,從美國的R級主角死侍(Dead pool),到國產鋼鐵直男導演姜文,無論國內還是國外,電影行業對髒話都不再像從前那般苛刻。

  起底豆瓣刷分產業鏈:新片刷至6分,只需人民幣5500元。

比起美隊、鋼鐵俠等義正言辭,善惡分明的超級英雄,如今更多的人們開始喜歡上那個滿嘴髒話與黃段子的死侍。

▲「小孩子喜歡我罵人,什麼媽的,操,沙雕,打飛機。朋友,那感覺很爽。」

人們對髒話本身的喜好甚至也產生了變化,澳大利亞語言學家魯思·韋津利在《髒話文化史》一書中寫到了她對髒話變遷的研究:「如今要好幾個Fuck才能達到一個Fuck在十年前能達到的效果。」

《奇葩說》有一期的話題是「外賣小哥惹毛我,該不該投訴他」。

羅振宇說:「 髒話是人類衝突的緩衝機制,當人與人之間,情緒和表達都走到盡頭的時候,髒話的出現替代了刀和劍。」

但事實上,髒話是從詛咒發展而來的,產生髒話的真正社會機制是,弱勢群體被強勢群體激怒到了極點,卻又沒有能力用刀和劍,直接從肉體上毀滅對方,於是只好用髒話,或者詛咒,來在精神上攻擊對方。

所以,當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走到盡頭,卻又無法直接從肉體上消滅對方時,髒話就誕生了。

不是因為有了髒話,人類才有了緩衝機制;恰恰相反,是因為有了緩衝機制,所以人類才有了髒話。

我們從小就被父母教育做人要有禮貌,不許說髒話,而當司機闖紅燈差點蹭到你家的車時,手握方向盤的父親總是第一個破口大罵:

「傻嗶趕著投胎啊!」

沒有什麼聲音能真正消滅髒話,就像沒有什麼髒話能真正解決問題一樣。

真正靠屏蔽就能解決問題的時代,你早就經歷過了。

那時電視上正有人親嘴,你媽扭頭對你說,「閉眼,不許看。」

P.S.:本文部分信息援引自《美國電影「髒話」發展史!經典名作違反規定公然飆髒話》、《髒話文化史》等資料,感謝自媒體「獨立魚」統計數據。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