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雙11」看中國城市格局的三次洗牌

從「雙11」看中國城市格局的三次洗牌

過去20年,中國經濟經歷了出口驅動、投資驅動、消費驅動三個階段。

受此影響,中國城市也出現了三次洗牌,工業城市打敗了外貿城市,消費中心城市又打敗了工業城市。

本文來源:城市戰爭(微信id:sunbushu123)

作者:孫不熟

2135億元,2018天貓「雙11」的成交額定格在這一數字。

2135億元,是個什麼概念?相當於中國最大城市——上海全年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5,超過廈門市2017一整年的消費品零售總額。

也正式超過剛剛閉幕的124屆廣交會成交額(2064.94億元),相當於第一屆中國進口博覽會成交額的1/2。

在「消費降級」論調塵囂甚上的當下,「雙11」用這組漂亮的數據,做出了有力的反駁:中國老百姓在消費上的爆發力,不僅一如既往,還做到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雙11」是一個精心設計的日子,也許不夠代表全貌,那就看看全年的數據吧。2017年全年,阿里GMV(商品交易額)是多少呢?4.8萬億元。

4.8萬億元是什麼概念?比北上廣深(2017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加起來還要多一萬億,相當於全國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8 。兩年後,這一數據有望達到一萬億美元,如果把阿里構建的數字經濟體單獨拿出來和世界各國排名,其商品交易額有望排到全球TOP20。

城市運營與互聯網運營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做流量的生意,只不過一個是做線下的,一個是做線上的。當雙11超過廣交會,當阿里GMV超過北上廣深之和,這足以說明太多太多,中國經濟以及城市格局的劇烈變遷從這裡可見一斑。

01

從「雙11」觀測國民經濟的三個變化

鮮有人知的是,十年前的第一屆「雙11」,並沒有「一出生就風華正茂」,它當時的廣告預算甚至只有1萬元,很多商家甚至都不知道淘寶商城(後來的天貓),最終,第一屆雙11只有27個品牌商家參與,交易額僅為5000萬元。

從5000萬元到2135億元,天貓「雙11」只用了十年,巧合的是,這十年正好也是中國消費大升級的10年。2008年,我國社會消費品總額只有11.4萬億元,而到2017年,這一數字提高到36.6萬億元,擴大了3.2倍,與之相比,十年內中國GDP總規模僅擴大2.5倍。

消費增速遠高於GDP增速,這是天貓「雙11」爆發式增長的前提,中國也徹底開啟了消費時代的大門,而「雙11」則是觀測這個新時代的最佳窗口。

可以說,過去10年,中國經濟發生了三個顯著的結構性變化:

第一是國民經濟的外貿依存度降低。1998年中國的外貿依存度是31.8%,到2008年達到70%的頂點,而到了2017年,外貿依存度回到了33.6%。外貿依存度降低的背後是內需的崛起。

第二是消費取代投資佔據「三架馬車」的C位。2009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不到50%,投資則達到90%。而到2018年上半年,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78%,投資下降到31.8%,出口則為-9.9%。

第三是服務業取代製造業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能。2013年,我國第三產業增加值首次超過第二產業,2015年第三產業的比重首次突破50%。今年上半年,第三產業對GDP的貢獻率更是達到60.5%,而第二產業則下降到36.7%。

一句話,消費取代出口和投資,成為推動中國經濟的主導力量,天貓「雙11」的成功,不過是順應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時代浪潮。

02

從「雙11」觀測城市格局的三個變化

如果把時間的緯度拉伸到20年,還能發現更多:中國經濟內在的驅動邏輯一直在變化,分別經歷了出口拉動、投資拉動、消費拉動三部曲,而每一部曲,又分別締造了不同歷史時期的城市格局。

作為一個城市研究者,我們的話題繞不開城市,來看看最近20年的城市排名:

從「雙11」看中國城市格局的三次洗牌

如上表所示,過去20多年的城市格局可以總結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01到2008。2001年是中國加入WTO的時間,這一年對中國經濟至關重要,是繼中國宣布改革開放之後又一個重大歷史性時刻,自此之後,中國在努力擴大出口的路上一路狂奔,一躍成為全球第一工業大國、第一出口大國。

這個時期,出口型城市可謂站在風口上的豬,蘇州、無錫、佛山、東莞、泉州、溫州等外貿城市開始屌絲逆襲、攻城略地,風頭明顯蓋過計劃經濟時期位高權重的瀋陽、長春、哈爾濱、大連。巔峰時期的蘇州、無錫、佛山甚至超過武漢、成都等特大城市。

東莞可謂這個時期最耀眼的外貿城市,它有著「世界工廠」的美譽,其出口額一度超過廣州,外貿指數居全國第三,時人戲稱「東莞打個噴嚏,全球經濟都要感冒」。

第二階段,2008到2015。2008年是全球經濟深刻變革的一年,也是中國經濟脫胎換骨的一年。這一年,爆發了全球金融危機,國際訂單銳減,中國的出口業受到了嚴峻的挑戰。這一年,中國GDP增速大幅下滑4.5個百分點,到2009年上半年,GDP增長率一度下探到6.2%。

保增長迅速「壓倒一切」,中國推出史無前例的4萬億投資計劃,海量的信貸進入到鐵公基項目,天津、重慶、唐山、武漢、鄭州等城市成為這個時期的明星城市,蘇州、無錫、東莞、溫州等以外貿見長的城市逐步退出舞台中心,其GDP排名一路下滑,東莞甚至一度跌出TOP20。

第三階段,2015到2018。2015對中國經濟來說又是一個的至關重要的時間,在正視4萬億投資留下的各種後遺症之後,中國政府在這一年痛定思痛,開啟了去庫存、去槓桿、供給側改革等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革。

就在中國經濟陷入迷茫的關鍵時點,「消費升級」成為一個現象級的高頻詞彙,智能馬桶蓋、新風系統、智能手機、掃地機器人成為國人競相追逐的熱門商品,消費接棒投資,成為中國經濟的第一抓手。中國經濟增長模式進入「新時期,即以出口驅動、投資驅動轉變為消費驅動。

這一轉變再次沖擊了中國城市的基本格局,天津、重慶、唐山、瀋陽、長春、哈爾濱這些比較依賴投資的工業城市開始黯然失色,而杭州、成都、南京、西安等消費型城市則逆勢而上,成為產業、人才、資本競相爭奪的香餑餑。

在這個新形勢下,省會城市成為最大贏家,因為省會城市天然是一個省的消費中心,而像廣州、成都、杭州、南京等強省會,甚至還扮演著多個省份的消費中心,這種獨特的地位,往往讓同省的計劃單列市都自愧不如。即使是深圳,其消費中心地位也明顯被廣州壓了一頭。

從「雙11」看中國城市格局的三次洗牌

如果對比觀察2008年和2017年的城市排行榜,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消費中心城市無論是經濟增速,還是經濟質量、創新能力、創富能力,都比傳統的工業中心城市表現要好。前者的典型代表是廣州、杭州、成都,後者的典型代表是天津、重慶、蘇州。

例如杭州、成都的GDP雖然比天津要低,但其集聚的本外幣存款、電影票房、快時尚品牌門店、奢侈品消費力、互聯網公司、文化創意產業,都超過經濟總量更大的天津。

再來看看天貓「雙11」當天各大城市的消費力排行榜:

從「雙11」看中國城市格局的三次洗牌

這個排名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排名基本相當,重慶、天津、蘇州等經濟總量更大的工業城市在消費力上的表現明顯不如成都、武漢等強省會城市,杭州的排名甚至超過廣州深圳,杭州作為阿里主場的優勢可見一斑。

另外值得一說的是,由於北方城市的商業氛圍普遍較差,在消費主導中國經濟的今天,這讓北方城市的發展雪上加霜,中國經濟重心的南移趨勢進一步加速。

2008年,在GDP總量前20位的城市中,北方城市還有北京、天津、青島、瀋陽、大連、唐山、煙台七個,到2017年,只剩下了北京、天津、青島、鄭州和煙台五個。除了鄭州新進入這個序列,瀋陽、大連、唐山都退出了全國二十強的行列,二十強城市中也沒有了東北城市的身影。(摘自公眾號「元淦恭說」)

03

消費中心城市取得最終勝利

過去20年中國經濟的基本脈絡是,從出口驅動到投資驅動,再到消費驅動。受此影響,城市的基本脈絡是,工業城市打敗了外貿城市,而消費中心城市又打敗了工業城市。

為什麼是消費中心城市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呢?

在全國經濟一體化的今天,城市發展不能獨善其身,無時無刻不受到國家這個基本面的影響。

在以出口創彙為導向的時代,哪裡靠近港口,哪裡就更容易吸引外資、發展出口經濟。

在以投資為導向的時代,哪裡靠近權力中心,哪裡就更容易獲得鐵公基項目的審批以及國開行的貸款。

在以消費為導向的時代,哪裡靠近人口中心,哪裡能聚集到更多消費人口,哪裡就容易出現繁榮的服務業,就會有更好的經濟活力。

最近一年來,以武漢、成都、長沙、西安、鄭州為代表的省會城市大開戶籍之門,掀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搶人大戰,其實就是認識到消費驅動的時代,人口不是財政的負擔,而是消費的利器。因為有人口,才有消費,有消費才有未來。

回顧世界經濟發展史,可以發現一個共同的路徑選擇,那就是當一個國家的產業升級到一定程度後,其經濟增長方式都會不約而同地轉變為消費驅動。誰掌握了消費的話語權,誰就能掌握資源配置的主動權。美國之所以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一個重要原因是它是全球第一消費大國,是全球最大的買主,所有的出口大國都要受制於美國的指揮棒。

當前,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中,出口的不確定性越來越大,投資拉動經濟的後遺症已經飽嚐苦果,唯有消費才能帶來可持續、高質量的發展。從2008年到今天,出口和投資兩家馬車先後掉鍊子,如果不是消費頂上來,中國經濟就不能保持今天的穩中向好態勢。

所以,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走向消費驅動是一種必然趨勢,每個城市都應該順應這個歷史潮流,果斷地擁抱商業、刺激消費,才能免於被時代拋棄。

在這個偉大的潮流中,天貓「雙11」無疑起到了加速器的效應,它極大地引導和刺激了國民的消費慾望,為當下的經濟形勢提振了信心。回顧世界經濟史。10次經濟危機有9次是生產過剩、消費不足,「刺激消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阿里在做的還遠不止一個「雙11」購物節,其更大的想像空間是其新零售戰略,這個前所未有的超級商業計劃,將不僅激活中國人的線上消費,還將激活中國人的線下消費。

一個前所未有的新商業中國,因為阿里的助推,正在迎面走來。

未來是可期的,2017年,美國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折合成美元大約為40萬億元,而中國大約為36.6萬億元,二者的差距正在快速縮小。中國人強大的創富慾望和消費慾望,就是信心所在。

  得屌絲者得天下,中國小縣城的萬億商機。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