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清查學生手機電腦硬盤,誰給的權力?

本文來源:新京報評論(微信id:xjb-pl)

作者:舒聖祥

大學僅以一紙文件,就把全校師生當成「罪犯」搜查,是典型的「以言代法、以權壓法」。高校清查學生手機電腦硬盤,誰給的權力?

▲「清查」文件截圖。

近日,桂林電子科技大學下發的一份涉及「全面清查在校師生手機、電腦、移動硬盤」等內容的通知文件引發網絡熱議。

文件明確要求,「各單位、學院要對全體教職員工、在校學生的手機、電腦、移動硬盤、U盤等存儲介質進行全面清查」。13日,該校工作人員證實了文件的真實性,但尚未具體落實,「清查範圍可能會減少」。

身處網絡時代的我們,早已明白一個道理:很多你以為是隱私的東西,只不過是別人的大數據。本以為多見不怪了,意想不到的是,在大學校園裡,清查師生手機、電腦、硬盤、U盤,居然如此堂而皇之。最後那一點點我們拼命保護的叫做「隱私」的東西,也快保不住了。

誰都不希望被人當成潛在罪犯盯著。今年4月,湖南津市紀委突擊檢查辦公用房,翻箱倒櫃無死角搜查,最後公佈了「抽屜裡有零食、辦公室有小說、盆栽超過兩盆」等「作風問題」,引發輿論嘩然,之後這也遭到及時糾偏。

相比之下,桂林電子科技大學的通知倘被落實,對個人隱私權的無視,自然要「更上一層樓」。

無論是教授還是大學生,一瞬間都成了「嫌疑犯」,必須赤條條交出所有的個人隱私和通信秘密,供清查者觀摩、品評、鑑定。

一旦覺得你有問題,沒收與銷毀個人物品大概算輕的,如果被貼上「思想有問題」的標籤,後果無法預料。

該校工作人員稱,開展清理涉暴、涉恐、反動、淫穢等違禁、違法音視頻工作,是因為「上面有要求」。

所謂「上面有要求」是否屬實,又是如何具體要求的,我們不得而知。但清查師生通信工具和存儲介質的做法,也許本身就屬「違規」的範疇。通過做壞事來反對做壞事,為了打擊某件壞事而去做某件壞事,難道不是很矛盾嗎?

我國《憲法》明文保護所有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除因國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對通信進行檢查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那麼,清查師生手機電腦等個人物品的合法依據在哪裡?是因為該校師生觸碰了國家安全的紅線,還是正在被追查刑事犯罪?難不成全校師生都成了嫌疑人?

法無授權不可為,沒有法律授權,涉事學校完全可以大膽拒絕「上面的要求」,而不是像個法盲一樣,無視全校師生的個人權利,讓整個學校跟著名譽掃地。更不應該在「上頭條」之後,依然只是「減少清查範圍」——這很難說是徹底糾錯。

說白了,大學發紅頭文件清查學生手機電腦硬盤,也是以權壓法,除了看到權力的任性,看不到什麼法治的精神。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