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可以在台上映的10部大陸電影,抽籤來的?

▲《南方車站的聚會》由琅琊榜的胡歌主演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

2019台灣引進內地片配額抽籤結果出爐!

從71部大陸影片中抽出這10部在台灣地區上映。

當然如果有大陸影片獲得金馬獎最佳影片或最佳導演獎,也可以在台灣地區上映。

名單如下:

1.《情聖2》

2.《唐人街探案2》

3.《給19歲的我自己》

4.《神探蒲松齡》

5.《解碼遊戲》

6.《南方車站的聚會》

7.《降魔傳》

8.《吹哨人》

9.《平靜冬日》

10.《阿拉姜色》

而根據台灣當局公佈的參與抽籤的71部影片,可以看到《紅海行動》《捉妖記2》《西虹市首富》《你好,之華》《無問西東》等熱門影片都落選。

▲參與抽籤的71部大陸影片

公開資料顯示,台灣至今仍嚴格實行“一年只能引進10部中國大陸電影”的政策,對在台灣上映的大陸電影實行嚴格數量控制。

2013年以前,大陸影片在台灣上映受每年10部的配額限制,但採取的是電影發行商向台灣相關部門遞交申請,實行先到先得政策。

2013年以後,台灣當局改變政策,開始用“抽籤”的方式決定每年引進哪10部大陸影片。

政策的調整,據傳是因為解放戰爭題材電影《集結號》於2008年8月1日在台灣上映後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內地上映時間2007年12月28日)。

雖然影片僅是收穫了幾十萬的票房,但是在同年的金馬獎上,張涵予憑藉該片榮膺影帝,繼續被台灣民眾質疑,審委員不夠“愛台灣”。

在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執政後期,政權出現鬆動,由此在當時在野的民進黨推動下改“先到先得”變為“抽籤制”。

但是,極具爭議的是這個抽籤的過程是非公開的。

準確地說,完整規則是台灣當局每年只核准10部電影在島內上映,且要先經過對方非公開的抽籤;而在抽籤中排在10名之後的電影,除非前10名有人撤回申請,才會從第11名開始替補,或者進入後一年再申請抽籤。

因為不透明的抽籤過程,這也導致了許多大陸口碑、票房不錯的電影未能及時在台灣上映,有很多電影甚至等大陸和其他地區上映完兩年後才能在台灣的電影院播出。

像是去年公佈的2018年度得以在台上映的10部影片包括:《解憂雜貨店》《英雄本色2018》《鏡像人•明日青春》《輕鬆+愉快》《塑料王國》《老獸》《決戰食神》《假如王子睡著了》《七月與安生》《記憶大師》,同樣參與抽籤的《戰狼2》《功夫瑜伽》等在大陸熱賣的商業大片,則沒有被抽中。

其中《輕鬆+愉快》在2017年1月上映,《決戰食神》2017年2月上映,《老獸》2017年10月上映,《記憶大師》2017年4月上映,這幾部影片都基本上是晚了一年到兩年時間才得以在2018年登台上映。

《七月與安生》更是早在2016年9月便已上映,連續參加了兩年抽籤才得以中籤。

2017年度在台上映的10部影片中,《狼圖騰》《老炮兒》《失孤》《港囧》都是2015年就在大陸上映的影片;《我在故宮修文物》是一部紀錄片,也早在2016年1月上映;《少年》情況稍好,2016年12月在內地上映完,這些在網上資源早已經隨處可見。

從連續2017年、2018年兩年的情況來看,真正能同步或者相近時間在台灣上映大陸電影,都不超過5部。

明年的10部影片中,只有三部影片尚未在任一地區上映,包括成龍主演的《神探蒲松齡》,胡歌、桂綸鎂、廖凡合作的《南方車站的聚會》,以及雷佳音主演的《吹哨人》。

如果《地球最後的夜晚》和胡波遺作《大象席地而坐》能在11月17日晚獲得金馬獎最佳影片或最佳導演等獎項,也能夠不受配額限制在台上映。

不僅是影視作品在台上映困難重重,大陸藝人去台灣拍攝影視劇作、綜藝節目也不容易。

以鹿晗為例,16年5月去到台灣參與浙江衛視《我去上學啦》節目錄製,卻被島內舉報成在台灣進行非法打工。

後來事件愈演愈烈,台灣有關機構將他列為管制對象,還表示未來5年他都不能再來台灣,但兩年後可申請來台工作。

雖然傳是台灣某“資深藝人”舉報,但是民眾並不相信這一說法。

此外,《極限挑戰》在台灣進行錄製時,亦曾遭遇過輿論圍剿,據說是因燈塔插節目組旗幟,而被炒作成入侵。

與台灣當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陸方面充分展現了自己的文化自信。

今年2月28日,據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網站消息:國台辦、國家發改委牽頭多部門研究出台《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集中發布31項“惠台政策”,其中和影視行業關係密切的有以下三條:

第十八條:台灣人士參與大陸廣播電視節目和電影、電視劇製作可不受數量限制。

第十九條:大陸電影發行機構、廣播電視台、視聽網站和有線電視網引進台灣生產的電影、電視劇不做數量限制。

第二十條:放寬兩岸合拍電影、電視劇在主創人員比例、大陸元素、投資比例等方面的限制;取消收取兩岸電影合拍立項申報費用;縮短兩岸電視劇合拍立項階段故事梗概的審批時限。

據海外網報導,大陸惠台新政策出來之後,台灣影視圈普遍認為這是個“好消息”。

台灣電視劇製作產業聯合總會會長林錫輝表示,樂見大陸開大門走大路,更具體落實實踐“兩岸一家親”。

島內著名主持人吳宗憲也對此讚譽有加,相信不少台灣同胞能從中受益。

這些年,《我的少女時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等台灣電影,都在大陸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績。

2015年11月19日在大陸上映的《我的少女時代》,票房高達3.55億元人民幣,遠超其在台灣4億新台幣(約合人民幣8000萬元)的票房,成為台灣在大陸最賣座的電影。

2012年1月6日上映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也在大陸取得了7646萬元的票房佳績。

而在稍早前公佈的台灣演藝圈2018年收入前10名榜單中:

小S靠著2個大陸節目和廣告代言,年收1億5320萬元(新台幣,下同)奪冠,其次是在台灣有4個節目的胡瓜,進帳1億1990萬元,第三名是也在大陸撈金的蔡康永,以1億1538萬元奪下,雖然礙於限酬令主持價碼降價,但1集酬勞仍是《康熙來了》的30倍。

在2017年登頂榜單的吳宗憲卻因為忙於演唱會沒有到大陸工作,年收入約7800萬元,跌至第四名。

第5名至第10名依序為陶晶瑩、黃子佼、曾國城、謝震武、於美人和浩角翔起,而往年都有上榜的徐乃麟,因主要主持節目《天天樂財神》停播,收入比以往少了快一半,排名也跌出10名外。

可以看到這份榜單中,大陸市場已經成為影響台灣藝人收入的關鍵因素。

再回到大陸影片登台上映議題上,相比好萊塢等外國影片可以不受限制的進入台灣市場,大陸電影想要進入台灣地區必須通過台當局的配額制,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雖然有台灣資深電影人曾給出解釋:“這是對台灣本土市場的一種保護措施,台灣市場小,如果全部開放可能吸收不了。”

但是這個解釋恐怕也只是針對大陸影片有效罷了。

我們還是希望台灣當局,將來在選片制度上能有更好的選擇方式,讓兩岸的電影實現真正的對等開放、互相交流,進而共同促進華語電影的發展。

閱讀原文

  華為的六一兒童節獻禮:手機豎屏電影《悟空》,寓意呼應「鴻蒙」(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