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本文來源:酷玩實驗室(微信id:coollabs)

大家好,我是蛋蛋姐

現在過雙11

感覺快跟過年一樣了

我採訪了周圍的一圈朋友

其中包括

公司的單身狗、鋼鐵直男、

退貨狂人、豬精本精……

大家都表示有話要說

所以我整理出了這一份

雙十一沙雕表演指南

就當是為網購時代的都市男女們

帶來一份清空錢包後的慰藉

光棍表演藝術家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四五年前的朋友圈,每到雙十一,人人都為光棍加油鼓氣。

如今的朋友圈呢?!大家曬的全是付款帳單和刷不進的淘寶支付界面。

誰還記得「雙十一」原本是光棍的節日?誰還記得那些年在「雙十一」,我們發過立志「脫光」的誓?

不,你不記得。你只記得「清光」購物車。

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完全沒必要,為出手慢了而感到惋惜。因為淘寶淘久了,你會發現一個道理:

這些電商月月搞活動,周周有特惠,天天都過節,來的比大姨媽還勤,只要你有馬子,天天都是雙十一(呵呵)。

最後,在這里我想替所有單身男同胞說一句:

請馬雲爸爸把光棍節還給我們。

或者直接給我們發馬子,謝謝。

直男表演藝術家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以前以為光棍在光棍節是最慘的,後來才知道,有了馬子,光棍節才是淒淒慘慘慘慘……

隨著雙十一臨近,我表面穩得一逼,實則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因為此時馬子的任何異常行為,都可能是暴風雨的前奏。

前年雙十一,馬子一個眼神,

我立馬花高價購置了一個2萬塊的……拼圖……

最後跪了三天鍵盤……

去年雙十一,馬子一個眼神,

我立馬精挑細選了一條又粗又亮的金……手鐲……

最後跪了四天榴蓮……

今年雙十一,馬子再沒正眼瞧過我……

直接讓我管理她的購物車了……

她叫我盯著什麼香奈兒包包、紀梵希小羊皮、ZARA冬季新款、實木搓衣板等等,說是打折很便宜,一定要我幫她清空購物車,不清空就分手

於是,我從下午7點就開始準備「戰鬥」,一直默默守在電腦前,看著那些商鋪,像個傻瓜一樣。

你見過給別人送錢,還送得這麼累的嗎?

可我一想畢竟自己是有馬子的人,頓時一丁點都不累了

不說了,就剩最後一步給她清空購物車了。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真期待她醒來後會怎麼誇我

囤貨精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從上月中旬研究過上百個與消費決策相關的熱門話題後,我從滿400減50,一路湊到了滿8000減1000,並提前按搶購時間把貨物分類,排練手速。

對了,我買抽紙的單位是箱、買洗衣液的單位是斤、買醬油的單位是缸、買鹽的單位是「麻袋」

每次過購物節,像這樣瘋狂囤貨後,感覺自己就是「會過日子」本人。

囤貨讓人有安全感,一年買一次,一次買一年

雖然家里囤的洗髮水能用到40歲,前年買的沐浴露已經過期兩個月,去年跟風買的棉條能用到停經,京東雙十剛買的保險套現在意外懷孕,廚房里的鍋碗瓢盆可以直接傳承到下下代……

但是,沐浴露可以拿來洗手,保險套可以戴在腳上防水,棉條嘛,可以拿來擦屁股。

反正每天都要用的,只要用,總會有用完的那一天。

為什麼不多囤一點呢?

預售精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在我們這個圈子里,10月20號還沒買東西,就已經輸了!」

所以我十一月的薪水還沒發,便已經全部預支到雙十一的待付訂單里了。

一邊還花唄,一邊還信用卡。一邊為錢包默哀,一邊繼續打開淘寶集能量。

其實剛開始預售的時候,也就加了幾百塊的購物車,我還覺得自己很棒,有很強的自我管理意識,抑制住了積蓄20多年的購物欲,沾沾自喜。

可後面慢慢就不可控了,畢竟預售定金都很便宜,幾十塊這樣,再加上付定金和付尾款時間差太長,動不動就想添兩件,於是每天的待付款像「竄天猴」一般增長。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俗話說:「三位數以下的都不是大錢」,所以我徹底停不下來了,直到已付總額超過了四位數,才意識到:

「去哪兒偷待付的7萬塊錢?」

「進入職場一兩年,等餘額只剩一位數了,才發現自己根本沒花過幾次大錢。」

退貨精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有人後悔預售買太多?不知道只要付完尾款,就能全額退貨退款嗎?預售商品也是一樣的。」

大家都羨慕我從十月份開始買買買,卻不知道我購物車裡99%的東西都是注定要被退貨的。

是的,平時不管有沒有打折優惠,我都會買上運費險。

一般每次買10件退9件這樣,因為有運費險,所以退貨不用錢。

於是在淘寶退貨,成了我與眾不同的快樂:

下單時,想到自己買到了好東西,開心一次

拆快遞時,仿佛收到禮物一樣欣喜,又開心一次

決定退貨,那就是給自己省了錢,再開心一次

退款到帳了,感覺就跟發了薪水一樣,又雙叒開心一次

一分錢不花,開心4次!

現在在實習,公司還能免費寄快遞。明白沒有?一分錢不花,還能掙點!

還有一個小技巧,當買一件東西湊不夠滿減的時候,可以多買幾件,到貨之後把不要的退掉,就能拿到優惠了。湊不夠滿減?不存在的。

「你問我淘寶客服會不會氣炸?」

「我這是給他們提高銷量啊,親!」

真香表演藝術家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作為一個從不過「雙十一」的人來說,今晚坐看好戲就行了。

首先,我diss一下我的同事,無時無刻不在搶紅包的她,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搶紅包,現在已經攢了70多塊錢了。好多哦,四舍五入一個億哦

然後,我diss一下店家,又滿減、又打折、又優惠,這麼多玄乎的規則研究下來,省的錢還不夠我補腦買一斤核桃仁!我都懷疑你們店家自己到底算得清楚嗎?

接下來,我diss一下在今晚打腫臉充胖子的年輕人,6位數的密碼保護著個位數的存款,表面光鮮亮麗吃穿不愁,背地里查銀行餘額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別人投資教育、醫療、金融,你投資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什麼隱形貧困人口,都是自己沒錢還愛作!

最後,我diss一下所有人,別看見人多就瞎排隊,有點優惠就瞎收藏,其實便宜多少壓根算不清,為了緩解焦慮隨心所欲一頓瞎買,純屬一群傻子自嗨,全民狂歡個錘錘!

(拼團鬧鐘:叮叮叮!)

先不聊了,我有個項目要處理一下。

太貴表演藝術家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挑了一晚上的襪子,結帳的時候想想,太貴了,不買了。別人說雙十一是場聲勢浩大的錢包瘦身運動,而我,連錢包都沒有

是的,我30歲了,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卻不捨得給自己買3000塊錢以上的手機,從沒喝過依雲的礦泉水,更沒穿過聯名款AJ。

每個月就那麼幾千塊死薪水,交了房租水電費,還完老家房貸,年底給父母幾萬塊紅包,再留下找馬子、訂婚、結婚的彩禮錢,每天精打細算一分錢都不敢多花。

再說清潔球、搓衣板、煮蛋器、增高墊這些特價生活用品,仔細算算真沒便宜幾塊。浪費二十多天的時間挑選,然後在當晚瘋狂下單 ,實在沒必要。因為便宜就買一大堆用不上的,再便宜也沒用不是嗎?

作為一個優秀的被消費降級型消費者,窮,哦不,是價格敏感讓我學會克制,微笑里都夾雜著寒酸。雖然書上說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因為「窮」,但只要我足夠「窮」,消費主義就傷害不了我。

豬精本精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買買買,大概是我在30歲之前踏入這個看臉世界的後盾與靠山。」

護膚品和化妝品,砸錢買!讓家里水龍頭流SK-II!

職業裝和高跟鞋,砸錢買!讓辦公室男性都跪倒在我的包臀裙下!

Chanel香水和施華洛世奇項鏈,砸錢買!在聚會上我就是最亮眼的那只野雞顆星!

為了在成為「標籤性」大齡剩女之前,保持最年輕的自己,我努力加班,熬最晚的夜,敷最貴的面膜

很累,但我,應該很快樂。

是的,有趣的靈魂極盡枯竭,下半輩子只能依靠好看的皮囊生存下去

禿頭表演藝術家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總有人說我們有錢不花,是腦子有病。

可我們不是不花,只是花在你平時看不到的地方。比如頂配版MacBook Pro 外加雙大屏顯示器啊,HHKB 鍵盤啊,Sony 耳機以及桌子上的各種正版手辦。

上萬元的耳機說買就買!你懂什麼,萬元以下聽個響,千元以下聽個毛

高檔品牌服裝不是消費不起,只是在我們眼里,衣服不值這個價。格子襯衫有什麼問題嗎?

今年雙十一,我就囤了不少格子襯衫,不是因為便宜,而是買起來有效率,夠穿一兩年,然後我就有更多時間寫代碼了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哦,當然,購物車里的大件還是防脫洗髮水啊、密發噴霧啊、三日生發劑啊,比如德國的、美國的……不過好像還是霸王好用…

(打住,下一位)

雙十一編外人員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說實話,每年的雙十一,我其實真的挺想參與一下的。

但別人都是「加購了嗎」,只有我:「真的想不出來該買什麼。

我一直覺得,買得到的幸福感,不一定與價格有關,但與美好的生活、美好的人有關。對於身外之物嘛,非要用得更昂貴,穿得更奢侈,比來比去沒什麼意思。

買衣服,能穿即可;買包包,不醜就行。有就用,沒有就不用,佛一點真沒什麼不好。

如果收藏了很久的東西,等著等著忽然不喜歡。

那就喜歡的時候再買;

今天一張優惠券,明天一張優惠券,看著心煩。

那就開心的時候再選;

規則看不懂,快遞30天

都不如在這一刻付款;

限時打折也好,不打折也好

能不能買上全隨緣;

生那麼多氣幹嘛?

哎,生活本已複雜,何不省力做些減法?


我做完這一圈採訪

就雙十一了

老板讀完之後

聳了聳肩:

「深有同感

我錢太多了

每次都不知道怎麼花

用起來特別複雜」

我:

我也不知道怎麼花

因為——

雙11戲精剁手圖鑒,這屆年輕人腎可還行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