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中國經濟要改變的不是去槓桿,而是「國進民退」。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id:idxgh2013)

作者:劉思遙

國營和民營,在經濟中到底應該佔有怎樣的地位?

這是一個不時就會被翻出來討論的問題。二者都有各自的擁護者,很難爭出是非。

但在中國歷史上,曾有一次,國營經濟掌握了幾乎所有行業的命脈,最終卻落得千夫所指。

這個故事發生在1946年。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抗戰後總部設立在上海的大型國有工業企業

進擊的國企

國民黨一直是國營經濟的強烈擁護者,早在國民黨一大時,「節制資本」就寫進了《中國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宣言》。

所謂「節制資本」就是節制私人資本,「銀行、鐵道、航路之屬,由國家經營管理之,使私有資本製度不能操縱國民之生計」。

南京國民政府成立不久,便出台了一系列施政綱領和法案,貫徹這一方針。1928年10月的《訓政時期施政宣言》直接指出:「夫產業之有獨占性質,而為國家之基本工業,則不得委諸個人,而當由國家經營之」。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 國民黨二屆五中全會,通過《依照總理主張訓政時期頒布約法決議案》

圍繞這一目標,國民政府在抗戰之前,更仿效蘇聯計劃經濟,出台了一系列經濟規劃綱要:「基本工商礦業建設計劃」、「建設基本工業計劃」、「實業四年計劃」、「重工業建設五年計劃」……

根據這些施政綱要和法案,國民政府計劃將化工、水泥、機械、電力等工業、能源業,以及金屬礦業、國際貿易、農林土地、市政交通全部納入國營範圍。

國民政府還借鑒蘇聯經驗,移植蘇式計劃經濟體制,建立資源委員會,這是國民政府主辦國營事業的主要機構。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在當時,社會主義是主流思潮,「統制經濟」、「計劃經濟」等理論為朝野人士所推崇。圖為原南京虹橋20號的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舊址

資源委員會在各省接辦了一大批中字頭國企,並與湖南省政府合辦了中央無線電製造廠,與交通部合辦了中央電瓷製造廠等,獨資興建了江西鎢鐵廠、中央鋼鐵廠、中央機器製造廠、中央電工器材廠、中央煉銅廠等國企。

至1938年,資源委員會已在23家生產企業中投資2242萬元。

但真正讓政府的國營經濟計劃變成現實的,是抗戰的爆發。

1939年3月,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明確宣布「依於戰時人民生活之需要,分別輕重,斟酌緩急,實行統制經濟」。

此後一直到1941年,在長達3年的時間裡,國民政府陸續頒布了數十個有關經濟統制的具體法令,其範圍涉及國民經濟的生產、流通、消費各個環節,對包括工礦、農商、糧食、金融、外匯、物價、物資等國民經濟各個重要部門進行了全面統制。

到1942年,佔後方工廠總數17%的國營企業,控制了後方工業資本總額的70%。

這樣的國進民退,沒有隨著戰爭的結束而終止。

戰後,由於國民政府接收了數量龐大的敵偽資產,國家資本急劇膨脹。到1947年底,資源委員會下屬的企業擴展為11個行業部門、 96個直屬企事業、291家附屬生產企業。

就其生產企業數而言,較之1936年的69家增加了3.22倍;較之1945年底的93家增加了2.13倍。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由被接收的敵偽紡織企業組成的中國紡織建設公司,於1945年12月在重慶成立,1946年1月初遷滬,在天津、青島和東北設分公司,宋子文的親信束雲章任總經理

討伐的浪潮

然而,國有企業掌控國計民生之時,也是它喪盡道義資本之日。

戰後接收過程中,國民政府各機關擇肥而噬,宛如餓虎撲羊。當時的民間報紙,諷刺「接收」為「劫收」。

之前淪陷區的偽政府嚴禁私藏法幣,所以光復區的老百姓家裡往往只有偽幣。對這些偽幣,財政部宣布以遠低於市場價的200:1比例收兌。政令一出,無數人的財富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  抗戰時,淪陷區出現過多種偽幣,最重要的是汪偽政權發行的中儲券,據周佛海在日本投降前的計算,合適的收兌價應是78:1

此外,國有資本控制的金融業也不斷侵吞所謂「經營不善」的民企。與之相伴的,則是日益嚴重的權力尋租和貪污腐敗。因此,國進民退終於引來了全社會輿論對國營經濟的猛烈批判。

不過,他們使用的稱謂並非今天我們熟悉的「國有」或「國營」,而是一個至今仍常見於中學政治、歷史課本的名詞——官僚資本。

1923年,瞿秋白在《前鋒》雜誌上發表《論中國之資產階級的發展》一文,首次使用了該詞,他將官辦企業統稱為「官僚資本」。抗戰期間,「官僚資本」被用來指代「官僚利用職權,私人參與投資的企業或金融機構」。

雖然在抗戰時期,已有部分進步學者毫不留情,直戳政府統制經濟的命門,如馬寅初寫文章點出「所謂國營,實即官辦」。但大多數人顧及抗日大業,並不站在國營經濟的對立面。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經濟學家馬寅初,抗戰期間對國民政府多有批評,「前方吃緊,後方緊吃」就出自於他。在1948年當選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士

然而一旦抗戰結束,國營就失去了它最大的合法性。

共產黨人開始將國民政府的國家資產、官僚私人資產、黨團資產以及政府各部門的公產統統劃歸為官僚資本,痛加批判,迅速得到了進步學者們的理論支持。

馬寅初仍然沖在最前列,他連寫數篇文章,痛斥官僚資本作祟為中國經濟危機的罪魁禍首,非打倒不可。在一篇文章裡,他還對比了官僚資本主義與真正資本主義:

一是真正資本主義的資本家,像美國鋼鐵大王卡納基及煤油大王洛克菲勒等,他們的財產能積也能散,大部分財產用之於社會;而官僚資本家將財富留給子孫吃光用光。二是真正資本家的資本來源是他們自己的儲蓄;而官僚資本家的資本來源於無中生有,是從大眾的袋裡拿出來的。

他在抗戰時那句論斷,此次又有精進:「國營即是官營,官營即是官僚的私營。」

或許是受其激勵,批判官僚資本的論述在1946年激增。綜合出版社收集有關資料,結集出版了《論官僚資本》。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書中作為作者署名的有狄超白、馬寅初、鄭振鐸、周恩來等人,不少文章的火力都超過了馬寅初。在這批作者看來,官僚資本不僅造成了經濟危機,更是妨礙政治民主、維護一黨專政的支柱。

「官僚資本」應當為這麼多問題負責,其背後的「官僚」又是誰呢?

這個問題也在當年得到了回答:1946年10月,陳伯達出版專著《中國四大家族》,把「官僚資本主義壓迫中國人民」的罪責具體指向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陳果夫陳立夫四家。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誰能制止國營獨大

無論陳伯達的說法是否屬實,出手阻止國營經濟獨大局面的人,還真的出自「四大家族」。

1946年3月1日至17日,國民黨在重慶召開六屆二中全會。對於當時的財政經濟政策,與會發言者大都未予好評。以CC係為主的黨務官僚更是激烈抨擊「官僚資本」,將矛頭直接對準行政院長宋子文。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陳果夫(左)和陳立夫(右),分別為國民黨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和秘書長,二陳因此控制了國民黨中央黨務大權,CC即是二陳的首字母縮寫

這些CC系的中央執行委員,缺乏實際權力,又向來以黨性最強的「忠實黨員」自居,自視是純粹的國民黨黨員,堅持以「三民主義」治黨,一直與行政當局有矛盾。

會議通過的《黨務革新方案》將「官僚資本主義」視為「為全國所痛恨,亦為全黨所痛恨」的政治危機,負責日偽產業接收工作的行政院長宋子文成了彈劾對象。

除了自視清流,CC系批判官僚資本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們感覺到了另一個政黨的不同風向。

1945年4月24日的中共七大上,毛澤東發表政治報告《論聯合政府》,直接提出:「我們主張……能夠自由發展那些不是『操縱國民生計』而是有益於國民生計的私人資本主義經濟,保障一切正當的私有財產。

周恩來1945年10月19日在西南實業協會的聚餐會上,以《當前經濟大勢》為題對200餘位工商界人士發表了演講。

他明確提出共產黨「反對官僚資本、壟斷資本、侵略資本」的態度,要求「關稅應當保護民族工業」,「工人和民族工業均受壓迫,應當互讓,共求發展」。

在野黨的承諾,吸引了當時許多民營企業家加入「反蔣統一戰線」。1947年上海工商界由吳蘊初、章乃器發動,舉行了兩次抵制美貨、挽救工商業危機的大請願活動。

國營vs.民營,70年前民國的一場大討論。

▲吳蘊初,化工實業家,創辦了中國第一個味精廠,人稱味精大王,中國民主建國會中央委員

面對政治危機,國民政府最終做出了改變。

1947年2月頒布的《經濟緊急措施方案》規定:「凡國營生產事業,除屬於重工業範圍及確有顯著特殊情形,必須政府經營者外,應分別緩急,公開出賣或售與民營」。

同年8月頒布的《經濟改革方案》指出,今後應「以國家資本為前驅,輔導私人資本之活躍,以國營事業任其難,扶助民營事業任其易,使政府與人民通力合作」。

不過,這顆定心丸來得有些太晚了。到此時,「國營vs.民營」已不再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國共內戰全面爆發後,國民政府竟然在一兩年之內就兵敗如山,土崩瓦解。

每拿下一個城市,人民解放軍都由軍管會派出代表,將「官僚資本」按原屬系統,自上而下,原封不動,整套接收。對企業的管理和技術人員,除反革命分子外,一律按原薪原職留用,讓他們繼續履行生產經營管理的職責。

「官僚資本」從此成為了歷史名詞,取而代之的是「全民所有製」。

至於看似贏得「國營vs.民營」大討論的民營企業家,有的以空降部隊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永遠離開了自己的企業。有的則將在未來迎接社會主義改造。

  中國經濟要改變的不是去槓桿,而是「國進民退」。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