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本文來源:紅星新聞(微信id:cdsbnc)(成都傳媒集團旗下)

記者:陳卿媛

2018年11月初,一位淘寶店主因代購生意被判刑十年,成為熱議話題。

  廣東淘寶店主做代購,逃稅300萬,判刑10年,罰款550萬。

以下是店主在其淘寶店上架的一個「商品」,其實是一封道歉信。

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淘寶店主游燕道歉信。

「各位親,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因為這個店鋪做進口代購被判刑10年,並處罰金550萬,如有任何未盡的退款之類事宜,請聯繫我老公,他會全部負責的,往後餘生,祝福陪伴。」

近日一家名為「TSHOW進口女裝店」的淘寶店上架了一件特別的「寶貝」——失聯一年多的店主游燕的道歉信。

游燕從2006年就開始在淘寶上做服裝生意。7年後,她開始從香港批發服飾,所購服飾全部通過快遞郵寄、僱請「水客」偷帶以及自行攜帶等方式入境。

2017年3月20日,游燕被珠海九洲海關緝私分局抓獲。

2018年2月,珠海市中院認定游燕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共計1140餘萬元,偷逃稅額共計300.5餘萬元,決游燕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並處罰金550萬元。

2018年7月18日,廣東省高院終審維持原判。

游燕的丈夫萬健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游燕為了囤貨,將家裡房子拿去貸款,還向其它平台貸了不少款,已欠下巨債。

萬健只能丟下自己在廣州的生意處理淘寶店和訴訟諸事,自己也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單。這個家境殷實的家庭如今陷入困頓。

「我們一家已經傾家蕩產了!」萬健坦言深處絕境時只想一死了之,他提醒同行,境外代購等新興銷售模式迎合了消費者的需求,但從業者一定要懂法、守法。

案發:快遞、自帶、僱「水客」走私

在萬健眼中,游燕是一個朋友圈小、沒有什麼心眼的好妻子,婚後一直在家照顧母親和孩子。

因為喜歡服裝,2006年起,游燕在淘寶上開設了服裝店,貨源是廣東各大批發市場。進貨、拍圖上傳,當客服、發貨全靠她一個人。開始那幾年一個月能賺幾千元,最多一萬多。

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萬健游燕夫婦。受訪者供圖。

「到2013年有同行介紹游燕到香港進貨做進口服裝代購,基本上賺港幣和人民幣的差價,大部分貨物是通過順豐快遞到珠海,她去香港也帶少量的貨回來,有時也會僱\’ 水客 \’帶貨。」萬健告訴紅星新聞。

上新港貨後,游燕淘寶店的生意慢慢好轉了,她租了辦公室,請了客服一起打理生意。萬健說:「游燕後來成了不少服裝品牌的VIP客戶,能拿到更優惠的價格,一些小的進貨商也會讓她幫忙購買,她收取一些中介費,這樣每年能盈利一兩百萬。」

2017年3月20日,游燕攜帶服裝28件、鞋子2雙準備進境時被珠海市九洲海關緝私局抓獲。同日,緝私局在游燕淘寶店倉庫查獲走私貨物,包括服裝4799件、鞋子368雙、包33個、飾品30件、帽子11頂、皮帶7條、雨傘45把、圍巾81條、襪子22雙,並依法予以沒收。

游燕被抓時卡上只有兩萬多,其它錢全都投在淘寶店的經營上了,貨物被沒收,買家退貨退款,一下子欠下巨債。事發後,萬健只能丟下自己在廣州的生意處理淘寶店和訴訟諸事,自己欠債也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單。

指控:涉嫌走私1140餘萬,逃稅300餘萬

2017年11月24日,珠海檢察院向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指控游燕通過刷卡支付的方式在香港採購各種服飾。

自2013年至案發,香港通過刷卡支付方式向多家服裝公司大量採購服飾,並通過快遞郵寄、僱請「水客」偷帶及自行攜帶等方式走私入境後,由其設立的淘寶店在境內銷售,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共計1140餘萬元,偷逃稅額共計300.5餘萬元。

公訴人指控稱,九洲海關緝私局根據掌握的情報,確認游燕等人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犯罪,2017年3月20日在九洲港口岸將攜帶走私貨物進境的游燕抓獲,並將游燕攜帶物品以及其倉庫中在香港購買的服飾等物品及發票等書證查扣。

證人池某證言稱,自己是「TSHOW進口女裝店」的倉庫管理員,「公司有三個品牌是從深圳快遞發過來的,剩下的服飾應該都是從香港那邊發貨。如果通過快遞寄來服飾,我就會將到貨的具體信息進行登記,但是我知道有兩次快遞需要繳納進口稅,順豐快遞員通知我後,我告知游燕,她自己去交的,其它快遞沒有讓我交稅。」

判決:被判入獄10年,罰款550萬

判決書顯示,游燕辯稱,海關計稅依據的是其在香港的刷卡記錄,但她在香港刷卡消費的金額包括了全家人到香港多次旅游的費用、刷卡提現,幫他人刷卡購物等情況,並不等於走私進境的貨物金額。

而且在香港刷卡內地發貨的情況也實際存在,海關扣除的內地發貨的30餘萬元不是全部;從香港通過快遞發貨到珠海,快遞公司有代繳稅款。

游燕在庭上還提交一份證人楊某出具的《關於游燕代付款的情況說明》,楊某在說明中自述曾多次委託游燕在香港刷卡幫忙購買衣服。游燕認為這能證明她有幫人在香港刷卡代付款,應該將部分價款在計稅中予以剔除。

一審法院認為,游燕提交的證人楊某的書面說明屬於證人證言,但楊某本人未出庭作證;游燕提交的順豐快遞單並非原件,是電腦圖片轉換而來,其真實性和來源的合法性均存疑,二者均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關於偷逃稅額的計算,偵查機關分別提取了該淘寶店網店銷售記錄、倉庫入庫記錄、游燕信用卡在香港消費記錄。網店銷售記錄和倉庫入庫記錄相比信用卡更能客觀反映走私犯罪的情況,但記錄缺失,且補正難度大,因此利用了通過信用卡流水記錄來核算的算法。

法院認為,公訴機關指控偷逃稅額已經將境內發貨和押金兩部分數額扣除,對指控偷逃稅額予以採信。

淘寶店員池某證言香港快件僅補繳關稅兩次,雖然快遞公司出具說明未查到海關徵稅記錄,但按照存疑有利於被告人原則,可以認定香港快件到公司後有補稅款的現象,但補繳屬於極少數個例,對定罪沒有影響。

對於游燕有關境內發貨數額不全和她在香港幫人刷卡購物的辯護,由於證據不足,法院不予採信。

法院認為游燕走私普通貨物進境後在國內銷售牟利,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經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2018年2月24日,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游燕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處有期徒刑10年,並處罰金550萬元,並沒收海關查獲的服飾等走私貨物,追繳扣押游燕其它貨物、物品。

游燕不服判決提起上訴。2018年7月18日,廣東省高院二審維持原判,只是撤銷一審對移交及查獲物品的處理部分,改判為沒收海關查獲的服飾等走私貨物,扣押的其他貨物、物品,折價後抵作游燕的罰金,上繳國庫。

店主獄中崩潰:一定要向買家致歉

2018年10月,萬健去監獄探望游燕,無意中提起一些買家留言問店舖一年多為什麼沒有上新。游燕聽到後情緒有些崩潰,囑託萬健一些買家在店舖裡存的錢一定要退完,欠下的債也要盡全力償還。

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她開這家店十二年,付出了很多心血,這家店也是她生活的一個支柱。游燕委託我以她的名義寫一封道歉信,解釋清楚她現在的狀況,並表示一定會償還。」萬健說。

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淘寶店以前一直是游燕在打理,萬健不太會操作,他委託朋友按照游燕的意思寫了這份致歉信,還稀里糊塗在網店上上新了一個價值200多元的寶貝。

這封致歉信引起了大家的關注,一些顧客還拍下寶貝,一些人還加了萬健微信,發紅包表示心意,這些萬健都不敢收。後來該淘寶店被封。

萬健表示,發這封道歉信一是致歉,二來也提醒大家無論做代購、海外購也好,這些新興的銷售模式雖然迎合了消費者的需求,但他想提醒同行的人一定要懂法、守法,不要觸犯法律,觸犯法律賺不了錢還可能傾家蕩產。

那個被判刑10年的淘寶代購店主,生意到底怎麼做的?

「另外,我發現社會也不是想像得那麼黑暗,前段時間我們一家到了絕境,我天天被債主逼得走投無路,家裡老人也癱瘓大小便失禁,兒子成績下滑,都想著全家人一起自殺了斷。但是這封信發出來後,有很多人關心我們,發現天使還在身邊,社會還是善良的人多,我們還是有希望的。」萬健感慨說。

律師:本案逃稅300餘萬可判10年

北京市一法律師事務所周兆成律師認為,本案中游燕偷逃稅額存在二種算法,法院採納的是第二種偵查機關通過信用卡流水記錄來核算的算法。

他認為這種算法,偵查機關應該考慮到游燕網店銷售記錄和倉庫入庫記錄,再排除其信用卡數額中不是用於走私貨物的數額,這樣確定的數額才是相對比較準確的。

關於量刑問題,周兆成律師認為,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偷逃應繳稅額在250萬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偷逃應繳稅額1倍以上5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案中,游燕偷逃應繳稅額300餘萬元,應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根據2010年海關總署第54號公告規定,進境居民旅客攜帶在境外獲取的個人自用進境物品,總值在5000元人民幣以內(含5000元)的,並且限自用、合理數量,海關予以免稅放行;對於郵寄,海關總署第43號公告指出,個人郵寄進境物品應徵進口稅稅額在人民幣50元(含50元)以下的,海關予以免徵。

首都經貿法學院副教授李璐玲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按超額繳稅了,也僅限於「自用」,只要轉手牟利,也涉嫌違法。

除了直接代購人,轉售、購買代購品同樣違法。

  中國電商新法實施前夜:慌亂的代購們倒閉潮在所難免
  在中國迷上淘寶的外國留學生們,紛紛在自己國內當起了淘寶代購。
  【即將消失的代購】代購涼了,中產慌了?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