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本文來源:悅濤(微信id:yuetaoword)

沒有「消費降級」,但事實更嚴峻。

「消費降級」討論最熱烈的階段是年中,上市公司康師傅、涪陵榨菜和順鑫農業(二鍋頭)業績紛紛大漲超過50%。

大家以為日子緊了,都去吃泡麵榨菜和喝二鍋頭了。

然而方便麵和白酒上半年的產量其實在暴跌。

方便麵

2017年上半年產量523.9萬噸

2018年上半年產量378.45萬噸

白酒

2017年上半年產量683.5萬千升

2018年上半年產量492.9萬千升

(數據:中商產業研究院)

其他消費怎麼樣?

以下為天風零售對8月各類消費品「統計局披露增速VS絕對值計算增速」的對比。圖中可見,絕大多數品種的實際消費量都在下滑。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圖:by天風證券)

全市場飛流直下,康師傅二鍋頭們何以囂張?

因為它們不是降級產品。是行業龍頭。市場里有更多你看不見的中小散亂品牌都在萎縮和消失。

可能因為環保,可能因為消防,也可能因為不堪成本和欠帳。或者高昂的管道費用。

再比如,汽車市場雖然負增長,但BMW賓士跑得挺歡。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有些未飽和的高端消費,還在增長。

But,光靠BMW和賓士驅動不了經濟大盤。

關鍵是,低端消費減少的量並沒有被品牌消費補足,總量下滑過快。而且到三季度結束,品牌消費也開始出現滑坡態勢。

關鍵時刻,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此前的9月、10月,中央先後兩次發文:《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和《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

新華社重磅解讀:

消費是最終需求,既是生產的最終目的和動力,也是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體現。

加快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有利於優化生產和消費等國民經濟重大比例關係,構建符合大陸長遠戰略利益的經濟發展方式,促進經濟平穩健康發展;

有利於做到需求引領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互促進,帶動經濟轉型升級,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

有利於保障和改善民生,做到經濟社會發展互促共進,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中央級連續發文,說明問題之重要。

悅濤翻了下國家統計局的原始數據:

下圖為2017年前9月VS2018年前9月的工業產品產量。重點看標紅「累計」部分的數據對比。在最後的累計增長一欄里的增速,已嚴重失真。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綜上和上,消費入冬,正在急救。

但是首先,統計局不宜再誤導市場。

之前國家統計局曾對工業增加值和利潤增速失真做出解釋,主要是「規模以上企業」的調整,以及工業和服務業數據分離。

然而工業品產量不會假。因為不涉及服務業環節。

比如汽車,和手機,行業統計成熟,也不存在低於2000萬產值的「規模以下企業」。

汽車:2017前9月/2278.9萬台→2018前9月/2084.2萬台。

統計局數據是正增長。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同期手機:14.5億部→12.7億部。統計局數據只微降1.5%。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錯亂的數據,要麼會誤導市場和投資取向,要麼會喪失市場信用。讓各界無所適從,一臉懵逼。

只要正視問題,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我的一些想法

1、沒有消費降級這回事。消費在升級,總量在收縮,企業在洗牌。

大量弱技術弱品牌弱管道的企業在被市場淘汰,幾乎所有消費品的市場份額在急劇向龍頭企業集中。供給側改革加速了這一進程。

2、康師傅和涪陵榨菜又漲價了。

當龍頭企業一邊提價一邊份額上升的時候,整個市場在急劇萎縮。這意味著龍頭企業的擴張空間是有限的。

份額提升有多種原因:供給側去產能,地租、人工、管道成本上漲擠出弱勢企業……其實在被動造就消費端通脹。

但是,愛漲就漲吧。我也吃不了幾包。。

3、人口,最長期的因素。

2017年,減少600萬勞力年齡人口;2012-2017,減少2500萬勞力年齡人口。

這些人是產能人口,也是最有力的消費人口。在減少。

另一端,老齡化人口每年增加1000萬以上。老人們自己花的少,湊四個錢包幫孩子買房。

內部條件和外部環境都意味著靠量大餅的發展條件消失了,國家在順應這個過程。消費陣痛是其伴生結果。

4、農民工在大量返鄉。

2013年,北京農民工有200萬。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2017年:72.4萬。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很多農民工老了。大城市的製造業和建築業在減少。他們落腳的棚戶區也在變少。

五六十歲的農民工帶著錢回老家,正好承接三四線房地產去庫存。給孩子賣房子蓋房子。

但是只要返鄉,消費量是直線下滑的。不再有鄉愁,不再有泡麵和啤酒。

5、居民盡力了。

至少年輕人盡力了。90後開始,消費主義主導。寧可透支,也不寒酸。大學生都被消費貸收割了一輪。

2015年以來,居民加杠桿給樓市去庫存,從年增負債3萬多億到今年會逼近8萬億,今年底居民總負債逼近50萬億。

2017年,居民部門每年可支配收入36萬億,消費支出26萬億,買房本金 還本付息接近10萬億。這個帳單,所剩無多。

也就是說,中國人的儲蓄率(收入-支出),已經接近0值。

6、貧富分叉。

之前曾經網傳央行名義的存款數據,說1000萬人掌握50萬億存款(總存款68萬億),應該是假,不過打個折扣也夠觸目驚心。

貧富分叉嚴重已是共識。再叉下去,消費靠什麼政策也難提振。這是分配問題,不是消費意願問題。

頂端5%人群,現在連房子都不願囤了,捂著錢包望著海外。再刺激,也刺激不出幾包泡麵來。剩下95%,攢首付中。

過去40年的消費擴張,靠的是年輕人口入市和城市化帶來的投資擴張。投資靠銀行,但是有人把銀行的錢順走了。有的連彩券都順。

蛋糕做大的時候,從里面分一杯羹都覺不出來呵。當貧富分叉影響到經濟基本面的時候,怎麼整?

總量擴張告一段落,存量優化必然開始。

問題很嚴峻,辦法一定有。況且總有人說: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麼?

但你首先要知道,冬天來了。

  被官媒點名圍剿的熱文:《京城消費降級實錄》

中國社會沒有消費降級,只有貧富分叉。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