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網紅崛起,都怎麼變現的?

中國農村網紅崛起,都怎麼變現的?

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台誕生了一批新網紅—村紅,成了一股流量新勢力。

他們的崛起,也把農民、農村、農產品拉回到了聚光燈下。

我們試圖從中讀懂互聯網商業力量帶來的新改變。

本文來源:天下網商(微信id:txws_txws)(阿里巴巴旗下)

作者:丁洁

你能在辛巴身上找到兩種對比強烈的特質,就跟他的淘寶店一樣——既賣日本進口的日化用品,又賣東北農村的蜂蜜、人參。

近幾年,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台撬動了廣闊的農村及三四線城市。

28歲的農村青年辛巴趕上了這波風口,在直播和短視頻中分享著自己的創業史,撒雞湯、打雞血,吸引無數粉絲奉他為創業偶像、「靈魂導師」,成了短視頻平台快手上炙手可熱的網紅。

儘管從經濟層面來說,辛巴甚至遠超城市的中產階層,但從這個當年的輟學青年身上透露出來的氣質,依舊是當下農村青年們最熟悉的。

像辛巴這樣的網紅養成,少不了小鎮青年投射的崇敬。這成了他與無數粉絲情感連接的基礎。

別以為農村的購買力不行。

直播和短視頻裡引發的共鳴,進而轉化為商業上的支持。通過將快手粉絲導流到淘寶店,電商變現為辛巴帶來的經濟收益更為可觀。

據他介紹,他在2018年3月才開的淘寶店「棉密碼自營店」,早已實現月銷一億。

隨著快手、抖音等平台與阿里媽媽(阿里巴巴旗下大數​​據營銷平台)成為官方合作夥伴,網紅們有了淘寶店主、淘寶客等新身份。

當淘寶店鋪鏈接直接出現在屏幕上,以短視頻為主的內容變現有了更直接、低門檻和可持續的方式。

中國農村網紅崛起,都怎麼變現的?

▲辛巴在快手上做直播

變現模式的創新一定程度上催化了「村紅」,即農村網紅。

而村紅們的崛起,把農民、農村、農產品拉回到聚光燈下。

這無論對電商平台、品牌還是機構來說,都是一次發現流量新勢力的機會。

我們也試圖從中讀懂互聯網商業力量帶來的新改變,他們不完美,但你沒法忽視他們。

直播間農村物語

乍看之下,辛巴與幾年前的微博網紅有著相似的屬性,擁有粘性高的粉絲,粉絲相信他們的生活方式,且願意為他們的推薦買單。

但細究之下,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台誕生的這批新網紅,又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脫離了某些高級趣味的一批人。

他們表面上大概是淘寶網紅雪梨、張大奕們的「土味版本」,實質上真實地反映了當下中國很多農村青年的精神面貌:一種肉眼可見的、真實的「土」。

這絕不是貶義,因為這就是他們。

深夜11點的快手,各個直播間都開張了,在電音的烘托下,隔著屏幕你都能感受到「土嗨」帶來的快感,無數的火箭、麼麼噠、穿雲箭點亮著這個虛擬的世界。

「我刷多少錢是我自己願意的,是我兜里的錢,我沒有拿任何人的錢刷!」

在與另一快手網紅「二驢」的一次連麥PK中,辛巴怒吼道,隔著屏幕,臉漲得通紅。

事情的起因是主播二驢隔空喊話辛巴,說其瘋狂撒錢博關注。

這是被快手紅人們發掘出的隱形遊戲玩法:一個快手新人想要快速漲粉,不斷地去熱門主播的直播間下刷禮物博關注,間接的將該紅人的粉絲收入囊中。

中國農村網紅崛起,都怎麼變現的?

▲辛巴與二驢進行快手PK

兩位擁有千萬級粉絲的網紅,讓這場直播直接進入高潮。

底下的用戶樂此不疲地刷著禮物,欣賞著這場罵戰,只看到屏幕上不停跳動著皇冠、火箭。

一個皇冠價值18.8元,火箭的價更高32.8元,還沒半小時,兩位網紅各收到了30萬元的虛擬禮物。

在快手,幾乎每一個有一定體量的網紅都有自己的軍團,818(辛巴的粉絲團)、驢家軍(二驢的粉絲團)、仙家軍(仙洋的粉絲團)、丈家軍(方丈的粉絲團)都是在快手「赫赫有名」的軍團。

帶節奏、黑對手,捧自家網紅,情緒高漲的時候他們會齊刷刷地喊著口號,諸如「某軍出征,寸草不生」等。

據一位資深粉絲介紹,快手很多紅人一開始都靠撒錢、PK的方式增粉。所以與流量偶像的養成一樣,快手紅人的粉絲粘性也比較強,「心裡會有種這是朕陪你打下的江山的感覺。」

不甘心只是出賣勞動力的小鎮青年,可能心理都有著暴富逆襲的夢想吧。

在他們眼裡,辛巴是「留洋鍍金」回來的「成功人士」。

  「中國達文西」發明上百種「廢物中的精品」,腦洞極大,很紅,但一件都沒賣出去。

輟學青年能去哪兒?

這是「成功人士」辛巴。辛有志的人生卻沒有那麼得意。

辛有志是辛巴的原名,由來與他特殊的打拼經歷有關。

辛巴是黑龍江通河縣人,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從村里出來跑到鎮上賣水果。但因為沈迷酒吧他欠下了七八十萬的債,為了逃債也為了再賭一把他決定出國找機會。

弄了假的留學生簽證,辛巴隻身前往日本,在親戚的飯店後廚打雜,還沒住滿15天就被親戚趕了出來。

「家裡條件不好,被親戚一頓羞恥我就出來了。」

與親戚斷絕往來之後,辛巴住公園、公交車站、麥當勞,依靠撿舊衣服、鞋子度日。

「當你跌倒谷底已經無法再跌了,就是你觸底反彈的時候,跌得越低,反彈得也越高。」

2012年,海淘興起,花王紙尿褲成為都市新貴走進了中國媽媽的家中。

看準這個機會,身居日本的辛巴投身紙尿褲生意。

「我去店裡收花王紙尿褲,賣給國內的採購商,一包最多能賺10塊,留學生一天大概賺1000塊,我勤快,一天能賺3000塊。」

當時的他唯一想的是在溫飽之餘能把家裡的債還上。

這場「翻身仗」在接下來的兩年時間內都很順利。

按照辛巴自己的描述,有「慕名而來」的中國人幫他做上游代購到處收紙尿褲,而他專門對接下游的國內經銷商,自然而然的在日本混出了一個小圈子。

他在日本成立了公司,「半年時間有60、70個員工,在地方都出了名。」

可好景不長,他的「事業」遭到日本警方查處,被判為僱傭違法,公司沒了,人散了。

而後,他在日本看守所度過了漫長的63天,「3平米的小房間,見不到人,沒說過話,意識都模糊了,那時候我有過輕生的念頭。」

那一年,他在日本賺到的五六百萬(人民幣)也頃刻間化為烏有。

拘留事件之後,他回國開了一家名為「baby去哪兒玩」的淘寶店,淘寶店月入15萬,「但拋開房租、人工等費用,幾乎也沒賺到錢。」

2014年跨境電商興起,國內湧現出一批批做海淘生意的商人,辛巴不顧家人反對自掏腰包,拿出30萬在大連組織了一場同行交流會,想要通過這場「資源整合」的大會找到合作夥伴。

據說有人投資他4000萬在天津成立公司,他作為總操盤手,負責採購、銷售、財務。

但辛巴稱,自己盲目樂觀加上經驗不足,合作還未滿三個月就被「坑」了,合作夥伴迅速掌握了他採購、銷售的渠道信息,「核心的東西被拿走,當時我分到200萬,但我一分沒拿就走了。」

雖是當頭一棒,但不足以致命。習慣挫折也習慣了跌倒的辛巴迅速爬起來。

從紙尿褲延展到牙膏、牙刷、洗衣液,辛巴稱他嘗試把日本更多的日化用品,通過正規的進口貨物流程引進到國內。

很快,他從這單買賣裡面又看到了機會。

一支牙膏的售價10多元,單支利潤1元,「我一個月牙膏可以銷售50萬支,品類多,這個批發5萬,那個10萬,你想想。」

辛巴覺得,單款利潤確實低,但是一旦品類多,採購量大,自然就有得賺了。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有勝率也容易被模仿,越來越多的競爭者讓利潤空間隨之變小,他停掉了很多低利潤的批發訂單,留下一些長期穩定的訂單。

「村紅」江湖

辛巴一直強調自己的農民身份。

2018年3月,辛巴重新開了淘寶店「棉密碼自營店」。

店鋪看起來十分混搭,既賣日本進口日化產品又賣東北的土特產。

9月,他與快手官方合作完成了一次家鄉助農的活動,前往家鄉宣傳通河縣的蜂蜜,他將互聯網所賦予的注意力資源,轉化成一股商業力量,不但自己掙錢,還幫助了更多的鄉親。

這次家鄉助農給了他一些啟發。

「為什麼不創立一個以辛有志為名的農產品牌呢?一瓶500克的蜂蜜在超市售價100元,而實際到農民手中只能賺10塊錢。」

辛巴稱,向老鄉收蜂蜜,加工好在淘寶售賣,1000克賣79元,一瓶他只賺10幾元,其他利潤全給老鄉。

中國農村網紅崛起,都怎麼變現的?

▲直播中介紹家鄉大米

辛巴的淘寶生意來源,幾乎全來自快手的直播和短視頻導流。

由於阿里媽媽淘寶聯盟是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官方合作夥伴,在紅人淘寶客辛巴的直播或短視頻頁面中,直接掛上同款商品的鏈接,用戶點擊鏈接即可快速轉去他的淘寶店下單。

對主播來說,他還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口播,到底打動了多少用戶。

據他透露,開店7個月粉絲漲到100萬,日銷在300萬元-600萬元之間。

其中,蜂蜜月銷高達12萬筆,東北的長白山人參也有幾萬筆銷量。

相比較其他短視頻平台,快手粉絲對網紅有著更強的信任感。

一位快接單(快手平台的推廣接單功能,快手用戶可以通過此功能接受淘寶商品推廣等訂單)服務商,在接受三聲採訪時候說,「快手的用戶不吃軟植入,快手用戶都是覺得只要你的內容能打動我,我就回去消費。剛開始接觸快手的客戶發現廣告底下刷屏的\\’666\\’,認為是水軍,其實那都是真的。」

手握產品的農村網紅,比一般的網紅更容易獲得商業的轉化,從而帶動整個農產品的銷售,獲取最實實在在的收益。

辛巴不是個孤例。

養殖竹鼠的華農兄弟通過展現吃竹鼠的100種理由和農村生活走紅,竹鼠養殖生意也打開了銷路;

巧婦九妹愛拍攝一些上山給果樹施肥、成熟時摘果子、用水果做菜的短視頻,借助短視頻她曾幫助鄉親們賣出300萬斤水果;

來自陝西的翟文波在快手一小時幫自己的村子賣出了2萬多塊的火龍果,而在幾年前,翟文波還因為水果銷路不好,價格不高,賠了不少錢;

展現田園生活的短視頻網紅李子柒今年開了天貓店,光牛肉醬這一款產品在雙11預售中10分鐘就預定出1萬筆。

衛生棉是辛巴目前力推的產品。

「農村婦女在選擇衛生用品上不夠謹慎,不少農村婦女就因使用不合格的衛生棉而患病,我就想為什麼不試試看做一衛生棉呢?」

辛巴在直播裡會反覆提到產品的細節,包括成分、質量和服務,但依然會遇到一些質疑。之前,店鋪也因為無法承接大波湧入的流量,導致沒能按時發貨被淘寶扣分處罰。

網紅變現最大的障礙,可能就在於缺乏成熟的供應鏈支持。

近日,阿里媽媽淘寶聯盟上線了手機淘寶紅人輕店鋪功能,幫助網紅快速開店。這類輕店鋪和正常店鋪界面無區別,享受正常店舖的關注體系。

不同的是,阿里媽媽同時為沒有電商經驗的網紅,提供了店舖管理、選品、店鋪運營、物流等環節的支持,幫助他們更規範化地商業操作。

如今的淘寶聯盟不僅僅只有傳統的入口導購媒體和社交淘寶客,更有線下、海外、內容等新興力量共同打造全域營銷場景。淘寶聯盟正通過社會化大分銷的佈局,將更多內容生產轉化成商業機會。

中國農村網紅崛起,都怎麼變現的?

▲天貓雙十一來了

很快,農村紅人們將迎來自己的第一個天貓雙11。

辛巴對此很期待,卻也覺得很平常,「我們每天都在過雙11。」辛巴說,自己有個小目標,「我想做中國的寶潔。」

然而,快手大波流量的導入會是持續的嗎?

辛巴的快手賬號曾被封過,如何掌握一套長久經營的方法論和真正能被消費者信任的產品,恐怕是他最先要考慮的問題。

  中國最大農村社交APP【快手】,怎麼幫農民賺錢?
  後直播時代,中國網紅求生之道:打賞不夠,廣告、帶貨來湊。
  在中國做小本生意怎麼賺錢?一位草根寫下詳細的創業過程。
  「中國達文西」發明上百種「廢物中的精品」,腦洞極大,很紅,但一件都沒賣出去。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