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畢業3年得癌的年輕人: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騙局

本文來源:國館文化(微信id:guoguanwenhua)

作者:國館君

畢業三年得癌

作家高思寒講過自己身邊的一個故事。

她一個朋友,前段時間,得了肝癌去世了。小姑娘還很年輕,才 25 歲,算起來,大學畢業也才 3 年。很年輕,婚都還沒結,人就沒了。

肝癌一般是老年病,年輕人比較少得,主要原因,就是生活作息不規律,吃飯不是按時,經常熬夜,然後壓力大,情緒緊張。

而這些東西,幾乎就是這位小姑娘日常的生活狀態。

每天早上擠一個多小時地鐵上班,到公司,就是一堆活兒,明明都做不完了,領導還要給她派活兒,有時候,同事一些活,也會給她幹。

一開始,她沒多說什麼,多幹點就多幹點,成長也快,升職加薪速度,應該也會加快。所以小姑娘勤勤懇懇,每一分工作,都高質量完成,領導很滿意。

滿意的結果就是,領導越來越喜歡給她派活,理由很直接:“能者多勞嘛,你這麼厲害,自然是應該多做一點嘛。”

小姑娘不知道怎麼拒絕,而且這話聽起來,好像是表揚,只好把活兒都擔下來。

於是,飯也不吃,天天外賣,工作;熬夜,通宵是經常的事,工作。熬了兩年多,終於把身體熬垮了。

而此時,那個對她說“能者多勞”的領導,除了來看望過一次之外,人影都沒見到。

是這種無恥的表揚,成了壓垮年輕人的稻草。

那個畢業3年得癌的年輕人: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騙局

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價值觀

單純說能者多勞,是一種很無恥的價值觀。

為什麼說它無恥,因為這不單單是欺負老實人,而且是實實在在,是欺負能力強的人,最終導致的結果是,人人平庸。

著名投資人任聲講過自己早年的一個故事。

大學剛畢業時,他去了一家廣告公司,本身學這個專業,再加上喜歡,大學認真學,任聲很快就在公司站穩了腳跟。

無論是老闆,還是同事,都覺得這是個靠譜的小伙子。

於是很奇怪的現像出現了:老闆有任務,第一時間交給他,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是可以完成得很好的。”部門主管有任務,第一時間,找到的也是任聲,原因大同小異:“我相信你可以完成得很好。”

在一開始,任聲以為,這是公司在鍛煉他,通過不斷訓練,能力可以得到快速提高,同時,升職加薪,也會快一點。

可是大半年一年後,任聲的工資,確實漲了,但根本和他的付出不相當。所謂能者多勞,無非是多給他派任務的一個藉口。

對於工作上很多事情,他開始能擋則擋,能避開就避開。“今天身體不舒服”、“最近談戀愛了”、“這一塊我不熟”都推開任務的藉口。

“我盡量讓自己開始變得平庸一點,如果一個人突出,而沒有的收益,那幹嘛突出,反正怎樣都能拿到工資,當混則混。”

能者多勞的價值觀下,所有人都會趨向於平庸。

對於優秀者來說,能者多勞這句話,​​是在逼你混日子。

那個畢業3年得癌的年輕人: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騙局

多數人的暴政

西方政治學術語中,有一個有意思的概念:“多數人的暴政。”

很多人難以理解,暴政,從來只有暴君才會導致,為什麼多數人,也會導致暴政?

先來講一個故事:

公元前 399 年,哲學家蘇格拉底被判死刑,被判死刑的原因在現在看來,很莫名其妙,那就是蘇格拉底教育年輕人,你要獨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

這惹怒了一部分人,他們認為蘇格拉底是褻瀆神明,置神明於不顧,甚至不惜成立法庭,來審判蘇格拉底。

當時的法律程序,公開透明,雅典普通公民隨即抽籤,產生了 500 名陪審員,這些人,幾乎囊括了雅典各個階層,或者說,他們就是民意。

法庭充分給予蘇格拉底辯護的機會,於是留下了著名的《申辯篇》,蘇格拉底的辯護,道理如此淺顯易懂,無非是告訴民眾,要獨立思考,不要聽信謠言,要有自我判斷力。都是一些司空見慣的常識真理。

申辯完畢,代表雅典民意的 500 位陪審員開始給蘇格拉底審判,他們說:“蘇格拉底,你是否認錯,如果你認錯,我們就可以放了你。”

蘇格拉底說:“我沒有錯,為何要認錯。”

是啊,讓你們獨立思考有錯嗎?讓你們有自我判斷力有錯嗎?沒錯。

蘇格拉底不願意認錯,於是,被民意判了死刑。

這是一次震動西方文明史的審判,這件事為歷史帶來的反思就是:“一個真正充滿智慧的人,因為觸犯了民眾的愚昧,所以被判了死刑。”

所謂多數人的暴政,就是絕大部分平庸者,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或者舒適區,對精英的剝削。

那個畢業3年得癌的年輕人: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騙局

為什麼我要講“多數人的暴政”?

你只有明白了這種暴政的邏輯,才能知道為什麼說“能者多勞”這種價值觀很可恥。

你會發現這種“多數人的暴政”出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能者多勞這種說法。

能者多勞的本質,就是絕大多數平庸者,對精英的剝削。

“你能力強,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我放心,能者多勞嘛。”——這是在工作能力上的剝削。

“你能力強,能不能幫我把那件事情辦了,能者多勞嘛。”——這是在時間上的剝削。

任聲說:“你給兩位員工同樣的工資,按照工作量來算,差不多,其中一位員工能力強,專注力強,專業技術強,能在 5 小時,就完成,另外一個員工需要 10 小時才能完成。如果你因此就認為前一位員工工作量不飽和,要多給他派任務,你這就是在剝削他另外 3 個小時的工作價值。”

如果用經濟學術語,你能力強,因而要幹更多活兒,你的剩餘價值,就正在被剝削。

是的,不只有資本家會剝削工人的剩餘價值,多數平庸者,也會剝削精英(能力強)的剩餘價值。無論藉口多美魅力,剝削,都是可恥的。

所以,當有人和你提“能者多勞”時,你應該要能意識到,這是在剝削你,並不是夸你。

那個畢業3年得癌的年輕人: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騙局

能者多勞可以,但應該多得

職場也好,生意場也好,底層邏輯,都是商業。

商業的本質,是交易,你上班,是用自己的勞動力和知識換取財富。

按照商業邏輯,並不是說能者多勞不可以,可以,能者多勞,但更應該多得。一個人如果已經把本職工作做好,你想讓他幹更多活,嚴格來說,這都屬於額外任務,都應該獲得額外報酬。

這種報酬,可以是金錢,可以是更多機會,可以是升職。

我們都知道華為加班很辛苦,每天加班到十一二點,是正常的,但為什麼華為人這麼苦這麼累,卻都非常喜歡這個組織呢?

一份獵頭公司的報告說,華為的人才組織架構非常穩定,員工凝聚力也很強,你很難挖走華為的員工。

為什麼?

說起來,其實很直白,因為錢,華為總裁任正非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以奮鬥者為本。”

簡單來說,就是努力的人,能力強的人,願意付出的人,要以這些人為本,該給錢給錢,該給職位給職位,不玩虛的。

2016 年時,任正非簽發了一份內部文件,要調整榮耀品牌手機單台提成獎金的方案,調整之後,意味著一位華為基層員工,季度獎金,也有可能達到近百萬元。

2016 年,華為的年終獎總額是, 1500 億,意味著,你只要入職華為工作 3 年,就能拿到 18萬年終獎。

兩則消息接連被曝光,任正非說了這麼一句話:“錢給得多了,不是人才,也變成了人才。”

普通員工,努力,拿得到;能者——優秀員工,能拿得更多。

垃圾公司與好公司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垃圾公司跟你說,能者多勞;好公司跟你說,能者多勞,但多勞多得。

那個畢業3年得癌的年輕人:能者多勞,是最無恥的騙局

務實

務實一點,你去工作,不是為了尋找一個組織,然後把這個組織稱之為“家”,並無私付出。

你去工作,是為了掙錢,獲得報酬,實現工作價值同時,你能讓自己和家人過上比較好的生活。

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所以,別再相信什麼“能者多勞”的鬼話,也別說“能者多勞”的鬼話,別人對你說,是想要剝削你,你對別人說,是想要剝削別人。

還是務實一點,別和我談夢想,談情懷,嗯,談錢就好。

  「喪」,中國年輕人流行語
  「90後」代表中國年輕人?大家都老啦,「00後」的時代來了。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