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本文來源:馬前卒工作室(微信id:MQZstuido)

作者:高流

四川省西北山區,甘孜州洛若鎮東側喇榮溝,自封的世界最大佛學院——喇榮寺五明佛學院坐落在山谷裡。

敢於自稱世界最大,五明佛學院的視覺衝擊感確實很令人震撼。

引發無數攝影玩家和ps高手輪番前往,幫助它擴大影響。

更多的佛學居士蜂擁而至,捐錢捐物,以求和上師共同生活數年(月)。

在他們看來,這片從荒野中冒出來的詭異建築群,本身就說明了宗教的力量,說明了自己為宗教奉獻金錢「很值」。

所以色達佛城在物質上和聲譽都不可侵犯。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美顏效果」的五明佛學院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實拍效果…..也很震撼 

2016年,網絡謠傳「四川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被強拆」,從《紐約時報》到加拿大議員,再到國內部分宗教社區,都為「強行拆除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的消息哀鳴,「要求」中國政府「保障色達佛學院學員人身安全」。

很遺憾,色達只是接受了輕微的整改,一直存活到今天。

五明佛學院進化史

色達的核心是喇榮寺五明佛學院。藏語「色達」意為金馬,「喇榮」意為「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五明」即聲明、工巧明、醫方明、因明、內明,是佛教從古印度繼承的五門學問。

上世紀80年代初,紅教喇嘛晉美彭措在色達縣喇榮溝創建了僅有一座木屋、32名學員的「學經點」。

1985年5月19日,色達縣政府追認了「喇榮學經點」的合法性。199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阿沛•阿旺晉美題詞:

「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是全知班禪仁波切悅意批准建之,至今已有五年曆史,在此過程中發展壯大,特祝吉祥如意。將來繼續愛國愛教,培養能為人民服務之有用人才而努力奮鬥。」

高官批示為色達教團提供了肆意發展的資格,1997年,由甘孜州宗教局報請四川省宗教局同意,「色達喇榮寺五明佛學院」拿到了了官方身份。

90年代初的大多數時間,五明佛學院的規模在兩千人左右,其中約五百人是來自城市的漢族佛教信徒(愛好者)。

1999年,五明佛學院自稱有八千多人,經堂7座,食堂、醫務室各4處,小賣部5個,車輛27部,電話80台。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1999年佛學院副院長增加措活佛打電話

然後……

由於五明佛學院違規開展跨地區大型宗教活動,無序招生部分男女老幼、民族、文化程度,管理混亂,僧房亂建,環境衛生惡劣,引起黨中央高度重視。

四川省委自1999年開始對五明佛學院進行整頓,一直整頓到21世紀初。

2001年底,五明佛學院整頓初見成效,清退了不合格學員,拆除違章建築,完善了學院和寺管會規章制度,加強了寺管會領導班子建設……

速成法門

五明佛學院快速擴張和被整頓的原因完全一致——批發藏密精神套餐。

整頓後的五明佛學院4年即可畢業。

如果你沒有在高寒山區住4年的時間也沒關係,這裡提供「網絡共修」。

所以在色達山坡上留影,在簡易房住上幾天,成了文藝青年藏區旅行的重要插曲。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五明佛學院招生簡章

當然,也有不少虔信者真的一住數年,帶著「官方」學位離開,聽起來也代價不小,不比正規大學差。但……最好還是看看藏傳佛教「主流」學制。

作為藏傳佛教主流的格魯派(黃教):其哲蚌,色拉,甘丹作為格魯派最具權威的三大寺。

按照其標準程序,修完顯宗五大部基本經書需要經過十六次考試——每年僅有一次考試機會,考試資格還需要花大價錢購買。

除了少數活佛,最快十五年可完成顯宗學業,但實際往往要花費二十年以上。然後才有資格學習密宗。

與之相比,五明佛學院只需要4年就可以盡覽藏傳佛教奧秘,別家的喇嘛廟可沒這麼「正規」的速成套餐哦。

現代腫瘤

作為藏傳佛教中少數:寧瑪派(紅教)的現代變種,短平快的速成培訓模式為色達吸引了大量人流。古代的宗教領袖為什麼沒想到這種傳教模式呢?

因為藏傳佛教的傳教區域是高寒山區,除了拉薩河谷外,根本沒有集聚大量信徒和僧侶的條件,所以教會「寧缺毋濫」,優先培養少數高級僧侶,用來重點說服貴族,對大眾製造神秘感。

其餘大多數喇嘛都只是低級雜役而已,根本無緣「學術」。

21世紀的中國已經是工業化國家,一小部分信徒帶來的現代財富就能在荒野上養活一個城市,政府從人道主義角度提供的一點基礎設施就能保持幾萬人居民點的秩序,所以才會有色達佛城這種怪胎。

前面提到90年代的色達只有2000多人,90年代末不到一萬人就被整頓。

所以,攝影作品中鋪滿山坡的「壯觀」宿舍區,絕大多數是21世紀的產物。更準確地說是最近10年的產物。

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317國道全面整修。隨著國家大力投入財力人力物力進行災後重建,色達縣才設立健全的森林武警、消防建制,才有錢為色達這種荒山建設基礎設施。

有了市政供水與供電,有了便利的道路,五明佛學院才真正進入快速擴張進程,一度達到五萬人規模。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五明佛學院是一個近到只有幾年的宗教「奇觀」… …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洛若鎮區與喇榮寺五明佛學院空間結構關係圖

為了解決五明佛學院幾萬人的供水問題,色達所在的洛若鎮要專門報批配套供水工程: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洛若鎮供水工程現場

火火火

色達的僧侶居士們狂熱地歡迎現代水電管線等生活設施。2013年以前,色達縣電力始終依靠縣內的3座小規模水電, 2014年底色達縣才正式併入主乾電網,能夠為佛學院提供充足的電力,色達山區的用電量驟然上升。

遺憾的是,宿舍區內部的電網並不適應如此強勁的電流,之前亂拉的電線密如蛛網,安全設施近乎為0,一旦總用電量上升,線路起火就是必然結果。

2014年1月9日夜,五明佛學院燃起大火,驚醒了數万棚戶旅遊文化愛好者:

人民網成都(2014)1月10日電:

1月9日19時50分左右,四川省甘孜州色達縣五明佛學院覺姆(尼姑)經堂後方扎空(僧舍)發生火災。截止到10日凌晨1時50分,火勢成功撲滅。

火災造成150餘間扎空(僧舍)損毀,20餘名救援人員在撲火過程中輕微擦傷,無人員傷亡。

火災發生後,色達縣立即組織公安、消防、幹部職工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組織撲火和僧尼自救;隨後,附近鄉鎮幹部職工、農牧民群眾、民兵分別趕到火災現場開展撲救,撲火力量近6000人。

五明佛學院「扎空」(僧舍)屬木質結構建築且間距較小,由於天乾物燥,火勢迅速蔓延,加之氣溫嚴寒、道路結冰,救火難度非常大。

在救火過程中,色達縣投入消防車輛3台、抽水管2根、滅火器若干,450餘名專業撲火人員參與撲火。爐霍、壤塘等縣公安消防部隊也派出消防官兵、消防車到達火災現場。

到23時50分,火勢得到有效控制;截止到10日凌晨1時50分,經過6個小時的艱苦奮戰,火災成功撲滅。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火災場面也很有宗教「奇觀」感……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與某動畫中一幕頗為相似 

建立在柴禾堆上的五明佛學院並非直到2014年才失去「佛祖保佑」。

事實上在佛學院學習的居士統計過,近年來,學院內已經發生了大大小小9起火災。「神仙」也得遵循人民政府的法規。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當地公安協調火災撲救場景

火災原因不僅僅是電力線路,從建築學和規劃學的角度看,哪怕用最低等的標準來衡量,色達宿舍區也不可能符合標準。

再加上木製建築唐卡、經幡、幔帳、哈達,一次最小的火災也可能送幾萬人去天堂。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電線錯亂如蛛網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絕大部分棚戶為木製 彩鋼板屋頂

按國家現行規範,木製建築耐火等級為四級,木製建築之間的防火間距應滿足12米。

不按國家法規執行建設,「佛祖」也摁不住火災隱患: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最後,還得政府掏錢進行消防設施建設,才避免幾萬人在祈禱中變成烤肉:

人民網成都(2014年)9月30日電:

(記者郭洪興通訊員黎禎)記者從甘孜州公安消防支隊獲悉,四川省人民政府日前正式給甘孜金喇榮寺五明佛學院下撥了「今冬明春」火災防控資金1000萬,用於五明佛學院內部老舊電器線路改造,消防水池修建、消防器材裝備購買等。

據了解,為把專項資金用在刀刃上,甘孜州消防支隊先後3次派出工作組赴五明佛學院開展實地調研,會同色達縣和佛學院相關人員共同對佛學院四大片區主要火災隱患、交通水源情況等進行了全面摸底排查。

然後,對佛學院存在的急需解決的消防隱患和整改中存在的困難形成專題報告向甘孜州委政府主要負責人匯報。

就色達縣因特殊高原氣候施工期即將結束無法施工的實際,由甘孜州政府統一協調發改、城建、財政等部門出台專門意見加快相關項目的審批和施工工作,力爭在凍土期來臨前完工。

據介紹,在前期調研的基礎上,由色達縣政府負責新招募15名專職消防隊員組建政府專職隊,色達消防大隊抽調執勤分隊7名官兵會同政府專職隊、寺廟義消隊組成防火巡查力量,並為政府專職隊緊急採購20噸供水消防車、大功率水罐消防車、手抬機動泵等器材裝備,落實住宿房屋並修建4個達到防凍保暖條件的臨時消防車庫。

根據佛學院冬季水源冰凍情況,擬在10月25日前,新建共計750立方米的3個消防水池,修建3個取水碼頭,併購置3000平方米的防火幕布和移動消防軟體水箱,確保消防水源充足。

2014年,屢發火災的五明佛學院進入了整改期。政府希望將五明佛學院居住區劃分成間距足夠大的稀疏聯排宿舍。但在國際媒體惡意攻擊下,以及旅遊文化愛好者的輿論吵鬧下,進度並不令人滿意。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整改規劃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2017年5月,經過初步消防整治後的色達五明佛學院,密度仍然很大

地獄之門

包蟲病是是棘球絛蟲的幼蟲寄生導致的人獸共患病,潛伏期可以長達30年,在藏區是比癌症還要恐怖的疾病(圖片噁心,好奇者自行搜索)。

除了手術摘除或大劑量用藥,沒有其他有效的治療方式。包蟲病高發於高山草甸及氣候乾旱寒冷的地區,川西北正是重點地區。

在這裡突然湧進幾萬人口,潔淨水源與污水處理都滿足不了需求,包蟲病隨時都可能大規模爆發。

不過,和另一項「生物景觀」相比,包蟲病的威脅倒是可以忽略。

土撥鼠屬於草食性動物,但也可以在飼養條件下表現為雜食性。

色達壇城、天葬台附近與金馬草原都有土撥鼠高頻率活動,吃遊客餵養的食物,也吃血肉。土撥鼠分佈密度迅速超過了自然狀態幾十倍。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土撥鼠餵養網絡圖

高海波草原植被生態非常脆弱,過剩的土撥鼠對草甸破壞力很大,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也很難修復土撥鼠帶來的土地沙化問題。

但為了吸引外來游客,國內很多地區都為能對草原囓齒類動物進行滅殺,靠佛教吃飯的色達佛學院更不會作這種事。如果不快速推平色達佛城,4000米高原上的佛教荒漠會成為草原永遠的傷疤。

但土撥鼠的殺傷力遠不止於此

對於定居人類而言,千年以來的傳染病冠軍必定是鼠疫。

中國甲類傳染病編號中,「一號病」是鼠疫的默認代稱。

中世紀黑死病不去說它,1910年,即便有全面焚燒作為對策,哈爾濱還是在幾個月內病死6萬人。

2014年,玉門市出現一例鼠疫,數千武警迅速包圍城市,隔離了整個玉門老市區,唯恐有一個病人進入外地。

幸而鼠疫源頭往往在人口稀疏的草原。在正常草原生態下,囓齒類動物受環境調節,沒有高密度群落,疫病傳播率低。只要加強防疫,不會製造嚴重事件。

但佛教居民一方面餵養土撥鼠,另一方面把狼、豹等土撥鼠天敵嚇到了更偏遠地區。色達因此形成了罕見的密集人口與密集土撥鼠群落共存的局勢。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色達縣鼠疫疫源調查,蚤類宿主統計

考慮到這些密集人口流動性極強,色達可以說是一個遲早要爆炸的生化炸彈。如果不幸爆開,整個中國都承受不起這個代價。。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鼠疫檢測情況

怪胎必須消滅……

荒原上出現漫山遍野的高密度棚戶區,這的確是一個宗教奇觀。

但之所以有這樣一個「奇觀」,原因不在於喇嘛佛法高深,而是現代社會提供了供電供水與道路,才能養活幾萬名不事生產的信徒。

更重要的因素是此地以宗教名義踐踏了法律。

而有現代基礎設施的法外之地,素來盛產建築「奇觀」。

比如香港強拆的「九龍城寨」,因為香港官方沒有司法管轄權,從而自發形成了人類歷史上人口密度最大的貧民窟——每平方公里190萬人。

從社會學角度說,九龍城寨和色達佛城是一路貨色,前者起碼還有點建築學考察價值,後者就只剩下破壞環境了。

四川【色達佛城】,21世紀科技打造的地獄,該拆了?

由於藏匿太多罪犯,香港政府在1993年忍無可忍強拆了九龍城寨。

以信仰和金錢的名義,色達佛城暫時還能蔑視法律,但只要這裡(必然地)惹出點災難性事件,色達佛城被推土機埋葬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期待這一天早點到來。

  中國野生宗教,狂得你想像不到:山寨廟百萬人朝拜、奶奶廟拜車神、對付美國貼符咒。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