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

(老撾為大陸譯名,台灣稱為寮國)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id:idxgh2013)

作者:海下

1989 年9 月,越南人民軍開始從柬埔寨、老撾全面撤退。

柬埔寨人民魚水情般的歡送場面,與同年蘇聯撤離阿富汗時的慘淡景象形成鮮明對比。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大部分柬埔寨人都感激越南從紅色高棉手中救出他們

從1978 年12 月越南入侵柬埔寨並迅速佔領金邊算起,越南共產黨在這一地區的老大哥地位已保持了十年。

不過,越老柬三國在1980 年代的特殊關係,並不僅僅是十年前那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的結果。

其背後除了曲折變幻的共產主義運動,還有整個半島數百年來的複雜歷史。

紅星照耀著印度支那聯邦

1975 年,共產主義紅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插遍了印度支那半島。

4 月,金邊和西貢先後落入紅色高棉和北越之手;老撾國王也於同年12 月在越南安排下退位,老撾民主共和國隨之成立。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中南半島社會主義三巨頭: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佈特、老撾人民革命黨領導人凱山·豐威漢、越南共產黨領導人黎筍

1976 年12 月,剛剛完成統一大業的越南共產黨便在第四次全國黨代會上宣佈,印度支那三國具有「特殊關係」,將「永遠緊密聯結在一起」。

在外界看來,這是越共在三國革命勝利後構建「印度支那聯邦」的正式宣言。

越共的這一構想並非憑空產生,印度支那半島的共產主義運動,從一開始便是越老柬三位一體:1930 年越南共產黨成立時三國尚不存在,根據共產國際「一國一黨」的原則,整個法屬印度支那聯邦的革命事業均要由其負責,黨為此更名為「印支共產黨」。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1930年成立印支黨時的胡志明

直到共產國際解散多年後的1951年,該黨改名換姓召開的「二大」才作出決定,在越老柬三國分別建立無產階級政黨。

二戰後的抗法鬥爭中,越南也是當之無愧的主角:越方力量總計達30 萬人,而老撾反抗軍的1.8 萬人中有1.4 萬是越南志願軍,高棉反抗軍3 千人中則有1千多是越南人。

因此,早在1954 年的日內瓦會議上,越南就曾提出要「整體解決」印度支那三國問題,但沒能得到包括共產主義盟友們在內的國際支持。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1954年日內瓦會議

法國撤出半島後,越南繼續與隨之而來的美軍作戰,以極大傷亡換來了美國的退出,而這一點正是柬埔寨和老撾的共產黨奪權成功的關鍵背景。

不過,在越南老大哥的聯合號召面前,老撾和柬埔寨的反應卻大相徑庭。

早在越共「四大」召開前,老撾領導人豐威漢便在致越共的賀電中表示忠心,後來訪越時更明確表態,要「教育現代的一代及世世代代的子孫都要尊敬和保衛這種特殊的越老關係」。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凱山·豐威漢與古巴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

老撾的恭順態度並不奇怪,早在越南戰爭期間,老撾便因為緊鄰越南,方便北越、南越間的迂迴,而受到越南的極大重視和緊密控制。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胡志明小道使得北方能夠源源不斷地滲透到南方,成為越戰中美軍的噩夢

老撾革命的勝利,更是越南一手支持的結果,甚至最終政變推翻國王的具體時間,都出自越南的刻意設計,恰好排隊在越南統一之後。

紅色高棉的態度與此相反,著力強調柬埔寨革命是獨立自主完成的,斷然拒絕與越南建立任何形式的「特殊關係」。

柬埔寨的革命之路確實比老撾要獨立得多。由於地處半島南端,和北越不直接接壤,柬埔寨在越戰中的戰略意義遠低於老撾,因此也不特別受到重視。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越共在柬埔寨邊境用自行車運輸物資

而且,早在1954 年日內瓦和談後,越南志願軍和柬共內的不少親越乾部就已棄柬而去,紅色高棉就是在越南影響暫時消退的真空中成長起來的。

雖然1970 年柬埔寨政變後,這些柬共幹部又大量回到柬埔寨參加紅色高棉的革命鬥爭,但作為與波爾佈特中央明顯對立的黨內第二大派,他們與越南過於密切的關係招來的更多是殺身之禍。

紅色高棉掌權後對越南裔族群的屠殺,更是令不少剛剛還振奮於東南亞共運勝利的國際左派友人目瞪口呆,這種納粹式的種族清洗與他們想像中的革命暴力實在相差太遠。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紅色高棉屠殺遺址

紅色高棉對越南的這種全面拒斥,令河內非常失望——這不僅破壞了越南共產黨的戰略佈局,而且違逆了越南和老撾、柬埔寨自古以來的歷史關係。

因為,越南設想中的印度支那聯邦,雖然難免被外界看作是越南人妄圖繼承整個法屬印度支那聯邦的疆域,但在印支半島漫長的歷史中,它卻更像是前殖民時代長達八百年的越南朝貢體系的共產主義化身。

八百年小中華

東亞的朝貢體係以強烈的「天下中心」觀念為特徵,視中國的中原王朝為整個文明世界的大家長。

根據儒家的理論設計,周邊的民族和國家出於仰慕之情主動前來表示臣服,承認中國權威,使用中國頒發的封爵與年號。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明洪武五年琉球帆船抵福州港前來朝貢貿易情景圖,推薦閱讀大象公會文章《當大哥的成本:中原王朝維持朝貢的開銷》

越南於10 世紀脫離中國王朝的直接統治後,很快便以藩屬國身份進入中國朝貢體系。

與此同時,越南在長期受到中華文化影響之後,也開始以「南天中華」的姿態將周邊民族視為蠻夷。

除了予以征討,還仿效漢唐五代時期的中原王朝,對新征服地區實行羈縻制度——各部落在向越南朝廷表示臣服的同時,定期朝貢。

此後漫長的歲月中,越南逐漸成為了一個以大越皇帝為中心、四夷臣服的亞朝貢體系的核心,並這樣走過了八百年的小中華歲月。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越南順化皇城太和殿

越南的朝貢理論承自中國,以是否實行儒家製度來區分文明與野蠻。越南與同樣走儒家路線的朝鮮、琉球均屬文明地區,其周邊的高棉、哀牢、佔婆則為夷狄。

到19世紀的阮朝時期,越南的朝貢體系達到巔峰,自稱有13 個朝貢國。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越南史書中記載的藩屬國,當時更有「二百餘年之此疆彼界,都歸一統。北極宣諒,南抵河仙,大小鎮營道,凡三十有一,皆為聲教之州。其輿地之廣,誠我越從古以來所未有者也」的盛世歌頌

這些被迫成為藩屬國的「夷狄」,不乏最終被越南徹底吞併的例子。

如南方印度教國家佔婆,雖然立國久遠但組織鬆散,無法和越南模仿華夏體制建立的中央集權國家抗衡。

儘管作為藩屬國朝貢了53 次,但先是在1470 年淪為半獨立的越南屬國,又在1697 年被改造為越南境內的土司,最終於19 世紀消失於改土歸流之中。

對北方的中國王朝,越南則既是其朝貢體系下的屬國,又常常視其為北侵仇寇或平等帝國。

為解決其中矛盾,越南通過「內帝外王」,對內稱大越或大南皇帝、對北自稱安南國王或越南國王,來維持兩套朝貢體系交織的平衡。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1863年阮朝赴法代表團

時運變遷中,這套理論也往往有所修正,如北方清朝入主中原後,阮朝的《大南實錄》便將中國人稱為「清人」,而自稱越南為「漢人」、「漢民」,並要以「漢風」同化周邊民族。

高棉便險些在這一時期遭到徹底的「同化」。該國早在1012 – 1191年間便曾12次向越南朝貢,但還是不斷遭到蠶食。19 世紀初阮朝統一越南後,高棉更面臨越南入侵的亡國危局。

出乎越南人意料的是,他們不但沒有來得及征服高棉,反而自己不久後也落入法國之手,而且還和寮國(老撾)、「高蠻」(越南史書對高棉的蔑稱)等蠻夷一道被打包為印支聯邦殖民地,夷夏之防淪喪殆盡,令深受儒家精神浸染的越南士人痛苦不已。

從殖民地到國際共運前線

19 世紀50年代起,法國人從南到北一步步蠶食印支半島,首先於1863 年通過《法柬條約》將柬埔寨變為保護國,1867 年佔領越南南部,直到1880年代法越簽署兩次《順化條約》,越南從此與曾經向其朝貢的印支各國同被稱為「法屬印度支那」。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1883年,阮朝與法國簽署第一次順化條約,次年又簽署第二次順化條約,並於當天銷毀清廷多年前頒賜的「越南國王」印,以示越南與清朝脫離藩屬關係

不過,印支三國的社會狀況畢竟大不相同。

早在法國殖民前,越南與老撾、柬埔寨的經濟發展水平就頗有落差。在後兩者幾乎還停留在傳統的自然經濟時,越南的商品經濟已經有了一定的發展。

隨著法國建立以越南、尤其是其直接領地交趾支那為核心的聯邦經濟共同體,一切生產部門都集中在越南,其與其他兩地的差距更是越拉越大。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法屬印度支那聯邦由五部分組成,分別為交趾支那、安南、東京、柬埔寨、老撾,前三者分別是越南的南部、中南部和北部地區。廣州灣(湛江)當時也被劃歸在這一聯邦內

整個殖民時期,柬埔寨僅修建了一條鐵路,老撾甚至一條都沒有,兩地均幾乎沒有得到任何投資,隻不過是「交趾支那的延伸,西貢的後方」,作為「稅收生產機器」,上繳的大量稅收都流向宗主國和越南。

法國人將這兩個地區視為抵制英國和暹羅王國東進的緩沖地帶,基本不在意其經濟社會發展情況。

西貢所在的湄公河三角洲,則作為殖民地經濟的中心,興建了大量水利工程,種植園經濟十分繁榮,稻米出口迅速增長。1929 年時,交趾支那的稻米出口占據整個印支聯邦的83%。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時至今日,越南仍是東南亞地區最大的穀倉之一

因此,在越南青年知識分子們放眼世界,混跡於日本、中國、法國乃至蘇俄的職業革命家圈子時,老柬人民還很難培養出自己的革命精英。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杜拉斯《情人》中,出身柬埔寨的白人少女在西貢與華人富商邂逅。因為法屬印支的教育、文化資源都集中在西貢,白人子女隻有到這裡才能接受良好教育

1930 年越南共產黨誕生、並迅速更名為印支共產黨時,柬埔寨和老撾的共產主義運動隻能依靠越南輸入,主要成員都是越南僑民、或生活在越南的老撾人和柬埔寨人,本土感幾無存在感。

在殖民地境內,越共的活動也集中在交趾支那、東京等文化發達地區,難以發動赤貧之中的老柬農民。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1930年代的河內

黨組織成員的民族構成格局,決定了越南在印支共產黨中佔有絕對的領導地位。

因此,從印支共產黨立黨之初,其一貫主張就是要組建以越南為核心、包括老撾柬埔寨在內的共產主義版印度支那聯邦。

不過,戰後的柬埔寨也開始產生自己的精英革命人物。

1950 年代以後,日後成為紅色高棉領袖的波爾佈特、英沙裡、喬森潘、宋先等領導人陸續從法國留學歸來,且就讀的多是巴黎大學、巴黎政治學院等頂級名校。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在平壤訪問的紅色高棉領導人英沙裡、波爾佈特和宋先

越南人苦心經營的印度支那黨,對這些日後被母校羞於提及的超級海歸人員影響甚微。

1975 年1 月1 日,為了趕在北越統一南越前奪取柬埔寨革命的勝利,波爾佈特不顧越南方面的強烈干預,指揮紅色高棉發動總攻,終於趕在4 月17 日控制金邊,比北越軍隊進入西貢早了13 天。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紅色高棉戰士在金邊

不過,多少能令越南共產黨感到欣慰的是,幾十年後的柬埔寨不但少有人懷念紅色高棉的統治,而且在慶祝紅色高棉垮臺的周年活動上,還會提起越南軍人為之付出的犧牲。

越南,共產主義的東南亞朝貢中心|大象公會

▲2009年金邊紀念紅色高棉倒臺30週年的大會上,人民黨主席謝辛講話:「我們今天聚集於此,是要記住那些為了從種族清洗中拯救這個民族而犧牲自己生命的人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