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有個國家級貧困縣,不只辦音樂節,在建築藝術上也絕不認輸。

本文來源:吃瓜星球(微信id:chiguaxingqiu)

親歷/口述/圖片:貓斯圖

文字:李西瓜

張北縣在張家口的北面,所以叫張北。一個比河北起名更隨意的X北。

在去張北之前,大家對張北的唯一印象,就是張北音樂節。

張北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從2008年到2018年,網上對張北的報導,關鍵字大多是音樂節 貧困縣

但在去張北的路上,並不能感受到國家級的貧困。

起碼從走進張北的大橋上來看,算得上是體面:

可能是隨著經濟的發展,我國貧困底線提高了。

而到了晚上,該大橋大燈一打,不僅沒有貧困感,恢宏磅礴的氣勢都出來了。

張北的自然資源不多,氣候也不算是很好。

舉個例子,張北的一個資源是風力發電,那想必就是風太大又沒有別的方式可以發電。

這樣一個地方,窮點很正常,南方北方都有很多這樣縣城。

但是窮並沒有成為張北縣甘於平庸的理由,張北低調且文藝,經濟雖然真的沒太大辦法,但可以贏在精神。

從敢於承辦音樂節、並且一辦就是十年這個事情就能看出來。

張北的另一個出挑的地方則在於建築,在這個城區面積只有朝陽公園四分之一大的縣城裡,能看到的建築種類與規模,遠超乎想像。

首先我們來參觀張北的天主教堂。

張北縣有兩座教堂,一座基督教堂,一座聖母院。我們要參觀的是天主教的那派,聖母院。

聖母院的正面是這樣的:

哥特式風格,看著似乎有些眼熟。

上海人民看了表示怎麼回事,跟徐家匯好像:

教堂的背面則有一尊聖母瑪利亞,雙手合十,背景是佛袍黃:

看著也覺得好像哪裡眼熟,是不是造像大哥常年雕刻菩薩太順手了:

走進觀看的話,還可以發現瑪利亞美麗的大腳,從腳趾長度來看,起碼45碼:

走進教堂內部,則可以觀察到天主教在中國本土化的痕跡。幾個中式大鼓擺放其中,似乎是用來唱讚歌時配樂的:

▼鼓面上還有鈸:

▼鈸旁還有譜:

再往前走,則可以看到正在遭罪的耶穌:

就是說不上來好像哪不太嚴肅:

洗手盆底下的小桌布也是別出心裁,體現出了華北特色:

當然,和那種把錢都拿來搞宗教建築、造政府大樓而學校馬上就要倒塌的反面典型貧困縣不一樣,張北對精神生活的注重是方方面面的,不管是宗教還是世俗,古典還是現代,都一視同仁。

張北顯然重視教育,縣一中就造得不錯:

但是下圖縣一中門口這排磚製裝飾性建築是怎麼回事兒,完全想不出造它們的理由,只能解釋成一種對高大氣勢的審美追求:

張北還有博物館。

這座37.2萬人口的縣城,有著兩座博物館,遠超北京天通苑人均水平。

首先來看第一座,軍事博物館。

這是軍事博物館的大門:

下圖是軍事博物館的展品:三輪斗子、飛機、挖掘機。

好了軍事博物館我們參觀完了。

接下來我們來張北的另一座博物館,一個真正的博物館,延續了張北恢宏磅礴的建築風格博物館,張北元中都博物館:

之所以要建這個博物館,是因為當年元朝的中都就建在張北。

元朝有過三個都,元大都在北京,元上都在錫林郭勒。

上都那會兒的元朝都城應該就是堆帳篷,實在沒法建博物館。

等打到了中都,會蓋房子了,有遺址了,所以有了元中都博物館。

元中都博物館的賣點在於,它是全國第一個以單一朝代為主題的博物館(沒想到)。

博物館外的地面上,則別出心裁地把地磚做成了一個大地圖,上面刻著當年元朝攻打到的疆域的地名:

展館周邊的荒地應該是綠化帶,只是冬天來了草都死光了,只有牛啊羊啊孤獨地站在這裡:

以及長得像我愛羅的熊貓:

博物館之外,張北的文化建設也沒有停止。

縣南邊的一個公園,南山公園,造了一堆古色生香的門樓不說,還給了門樓一個名字,叫“無窮之門”,也不知道是什麼寓意:

穿過無窮之門,就來到了非常非常廣闊的公園。

可能是天氣太冷的原因吧,公園裡沒什麼人,顯得更寬敞了。

道路旁邊立了一排裝飾性木質建築,上面刻了些“薪火傳承”、“六代長城”、“草原印象” 之類的吉利話。

37萬人口的張北,擁有不止一個公園。

夜幕降臨之後,又驚喜地發現了張北另一個更加遼闊的公園:草原公園

這可能是亞洲視野最開闊的公園,畢竟透過草原公園的大門,可以直接看到地平線:

張北似乎對古香古色的建築風格情有獨鍾。

除了無窮之門,這裡還有著各種各樣牌樓。

沿著城區中軸線的主幹道一路向下,每到一個重要的十字路口,就可以看到高大的牌樓裝點著這座城市的門面。

牌樓×1:

牌樓×2:

牌樓×3:

牌樓×4:

4號牌樓不在城區內,而是個城外的自然村,該村落與城區一脈相承,注重文化建設。

走進去,就可以看到村裡的建設的景點,一片花海:

張北的建築風格兼容並包,並不局限在古典風格上,讓我們們回到那片視野開闊的草原公園。

這座草原公園並不只是一片草地那麼簡單,公園裡也有著有一些現代風格的建築:

誰能想到,這個主打草原風情的草原公園,就這麼造起了三個彷彿三體文明接收器一般的三宅一生風格的霓虹燈大球,十分突然,十分科幻,只是無論從什麼角度都難以領會到它們的實際用途,只能說成真的是精神文明建設的成果。

整個草原公園上沒有人,也沒有其他建築,這幾個霓虹燈大球就這麼站在草原公園上,不知道為誰整宿閃著光。

照片和視頻都拍不出那種孤獨蒼涼又科技的末日科幻感,強烈建議北京不想活的朋友,週末都去草原公園自駕游走一遭,看什麼銀翼殺手,河北什麼都有。

就算從衛星地圖上上看,這三個球也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這些球分三批建造,隨意而不失禮貌地散落在張北草原公園裡的荒地上,彷彿外星人排的卵:

到現在為止,吊橋,牌樓,博物館,落魄的博物館,科幻裝置,草原公園。

張北向我們展示了一個縣城在建築種類上相當的雄心,既有古典與現代的輝映,也是東方和西方的碰撞。

最終貓斯圖從一座古典風格的漢白玉大橋離開了張北。

只是和以上種種光怪陸離的建築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從張北豪邁闊氣的中軸主街向兩側走,看到的居民區,卻大多是像這樣的低矮平房:

這樣的房子在張北佔比多少呢?

打開衛星地圖,俯視張北縣,圖中土黃色的區塊都是上圖那種平房,從城市用地的比例上看,張北應該有一大半居民,都還仍然居住在上圖中的那類房子裡。

也就是說,這座縣城,在過去的十年裡只是初嘗基建的甜頭,而在未來幾十年裡,房地產的美妙或許還可以再挖掘一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