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大選將至,川普上任以來的成績單並不「簡單」。

本文來源:FX168財經網、新浪新聞

想必許多人對2016年美國大選結果讓無數人「跌破眼鏡」的情景仍記憶猶新,時光飛逝,如今特朗普已經執掌白宮將近兩年,即將迎來他首個美國總統任期的中期大選。

無論是美國的選民,還是相關的分析人士,抑或是對美國經濟感興趣的看客,都不由得回顧這兩年特朗普的「戰績」,稍加分析就會發現,特朗普的這份成績單不「簡單」。

「驚嚇」變「驚喜」?

上週五(10月26日)中期大選前最後一次美國官方公佈的GDP數值顯示,美國GDP在三季度增長了3.5%,這相比二季度所達到的4.2%這一四年來最高水平有所降低,但卻打破了3.3%的預期,且高於戰後平均水平。

專家由此預期今年美國GDP增長年率將超過3%。

相對的,特朗普的前任——奧巴馬的八年任期裡,沒有一年美國的GDP增長率高於3%。

經濟的蒸蒸日上,成為特朗普入主白宮後的主題之一。2016年美國GDP增長了1.6%,特朗普就任後的2017年GDP增​​長了2.2%。

而這成為特朗普面臨中期大選的最佳「武器」,據華盛頓日報統計,他在過去三個月裡不下40次提到,美國經濟正處於史上最佳時期。

其實即便以特朗普任期裡最為亮眼的今年二季度GDP增長(4.2%)來看,也根本算不上「史上最佳」,它比不上2014年三季度的4.9%,更遑論二戰後美國經濟繁榮時期兩位數的增長率。

但是這一結果顯然出乎此前大多不看好特朗普治下美國經濟的專家們的預料。

「我仍認為今年的大新聞是大多數專家認為不可能的經濟繁榮。」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會長以及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說道。

除了GDP,許多硬經濟指標以及前瞻性調查結果,都顯示出類似的結果。

其中最突出的包括,失業率降低至3.7%,達到1969年以來最低。

在勞動力市場接近飽和的情況下,特朗普任期內新增就業崗位400萬。企業及消費者信心上升,某些指標達到了十多年來的最高水平。

▼表:特朗普當選前至今美國經濟指標對比

經濟指標2016 10 2018 變化
就業
非農就業人口(百萬)145.1149.54.4
失業率4.90%3.70%(1.2) pp
平均時薪$25.88$27.245%
調查指標
消費者信心101

138

37
NFIB 小型企業樂觀者指數9510813
ISM 製造業指數52608

(數據來源:高盛、FX168財經網)

相對於特朗普上任之初不絕於耳的擔憂之聲,隨後的實際經濟表現著實令「驚嚇」變為「驚喜」。

「汗馬功勞」變「坐享其成」?

但是對於這些繁榮景像是否應該歸功於特朗普,各方爭論不休。

奧巴馬本人在上週的講話,更是讓這一爭論白熱化,他在上週一(10月22日)說道:

「所以,當我離開白宮時,薪資在上漲,未投保率在下降,貧困率在下降,這就是我留給下一任伙計的。所以,當你聽到所有那些談及現在經濟奇蹟的言論,要記得是誰開啟了它。」

許多想要對此反駁的人,肯定會提及奧巴馬任期內差勁的經濟表現——他是首位沒有實現任期內年度經濟增長超過3%的美國總統,但也別忘了那時正處於二戰以來美國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當中。

奧巴馬在任的第一年GDP下跌了2.5%,但2010年GDP就開始恢復增長。失業率也是從2010年開始持穩定的下降趨勢。

特朗普確實從奧巴馬手中繼承了經濟向好的趨勢,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他也繼承了貨幣政策的收緊、沒有資金來源的社會保障和醫改支出、繁冗的監管制度以及上升的公共債務。

同時,即使是上升趨勢擺在那裡,實際的經濟增速也超過了官方的預期。

有人或許認為特朗普自己所標榜的「汗馬功勞」是言過其實,但要說他是「坐享其成」則可謂是無稽之談,就連反對他的批評者們也不得不承認,特朗普上任以來所推行的諸多政策,對推升經濟功不可沒。

特朗普在10月12日曬出他當政以來的成績單,標題是「做出承諾,遵守承諾」,列出他在就任20個月裡完成的289項成就。除了上述提及的經濟指標,還包括他所達成對經濟具有促進作用的相關政策。

比如去監管,成績單稱,特朗普當政期間,每樹立一條新的監管法規就去除22條舊法規;尤其是終止「耗資且有害的」多德-弗蘭克法案,放寬對信貸機構、社會和地區銀行的監管;聯邦機構節省80億美元的監管費用。

還有最為引人注意的稅改。這次稅改被認為是美國史上最大的減稅法案,減稅金額達到5.5萬億美元,公司稅由35%降至21%。特朗普政府稱,每十個美國人裡會有9個因稅改增加實際收入,89%的美國企業因稅改準備提升員工待遇。

庫德洛說:「我們的態度是,我們不懲罰企業,我們不懲罰成功,我們想要讓經商和僱傭更容易,我想這已經有了非常積極和可以察覺的效果。」

在此期間內企業和消費者信心的上升,要麼直接與新政策相關,要麼至少與企業或個人對政府站在自己一方的希望間接相關。

加上一系列刺激性財政政策,人們將最近兩年裡美國經濟的上升稱為「特朗普經濟」,也就顯得不無道理。

經濟學家預估,增支減稅政策為美國GDP的增長至少貢獻了1%。Capital Economics首席美國經濟學家Paul Ashworth:「目前的經濟強度更多是來自於今年開始的大幅財政刺激。」

對於最新的GDP數據,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說:「3.5%的增長是特朗普經濟持續飆升的最新證據,總統從放寬監管到稅改的行動促進了美國經濟,令其站上新高。」

「邀功」變「甩鍋」?

然而,就是這個讓羅斯部長贊不絕口的GDP數據,卻引起了許多專家的擔憂,因為其中的一些細節已經到了不可忽略的糟糕地步。

首當其衝的是出口表現,今年三季度,美國出口降低了1.78%,為33年來最差表現。

企業支出和投資也在減少。

支付於大型設備之類的非地產固定資產投資僅為GDP貢獻了0.12%,為七個季度以來最低,總體固定投資則拖累了GDP0.04%,為十個季度以來最差。

正如對於經濟走強的功不可沒,特朗普對於這些情況變差的跡像也難辭其咎。

因為他今年開始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就是最大的「元兇」之一。被調查的美國企業表示,不確定性和關稅的即將提升會令成本上升,導致投資支出降低。

而分析指出,3.5%的高增長值更多是來自於企業趕在貿易戰全面爆發前囤積貨物,正如二季度的4.2%許多是來自於企業趕在海外關稅提升前出口貨物一樣。

根據摩根大通經濟學家Michael Feroli的推測,許多企業在受到關稅打擊前進口貨品,在這些貨品變得更加昂貴前進行囤積,這推升了存儲量。

而這顯然不會持久。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Ian Shepherdson指出,貿易數量可能逐步降低,但存儲量可能會瞬間減少,從而拖累GDP。

對此,一些前瞻性的調查數據已經顯露端倪。

美聯儲最近公佈的褐皮書充滿了企業對提高關稅帶來更高成本的擔憂。

像特斯拉和3M之類的大型公司預計關稅將令他們的成本增加數千萬美元。

經濟學家們預期隨後的美國經濟會開始走下坡路。IMF警告說:「4月份開始實施的貿易政策將對2019年以及以後的經濟產生影響。美國財政政策將會把這一時間延遲至2020年。」

同時對此擔憂的還有投資者。

相比去年連創數十個歷史最高的驚人表現,今年的金融市場一直籠罩在貿易戰的陰雲之下。

美國股市在10月份經歷了史上最動蕩的一個月。

直至上週五,納斯達克和標普500指數,都已經進入了被定義為較52周高位跌幅超過10%以上的修正階段。

納斯達克指數上週三下跌了4.4%,創金融危機以來最大單日跌幅,8月份以來下跌了12%。

標普500指數9月份以來已經喪失了2萬億美元的市值,下跌了9%,道瓊斯指數過去三週下跌了8.3%。

如今標普500指數以股票價格/下一年預期收益比例衡量的市盈率,已經低於特朗普上任之初,由2016年的17將至現在的15.7。人們不禁感慨「特朗普行情」的來去匆匆。

雖然相比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前,標普500指數還是上升了25%,但近期特朗普的推特中已經鮮少出現之前那樣對標普500指數不斷飆升的讚嘆,取而代之的是瘋狂地抨擊美聯儲的「瘋狂」。

他推文的主題似乎正從「邀功」變為「甩鍋」。

當然,把好的一面歸功於自己,壞的一面推卸給他人,特朗普並非是唯一這樣做的美國總統,甚至責怪美聯儲加息甚至施壓阻止,也並非史無前例,然而特朗普只是顯得更加直白而已。

在中期大選將至的關鍵時刻,特朗普的這份成績單表面足夠優秀,彰顯經濟學家確實錯判了他,但其中卻透露著危險的意味,可見的預期一點也不樂觀,而最終審判的結果如何,尚未可知。

閱讀原文

川普延長了對北韓的制裁一年,視其仍然是個威脅。

xxx

川普前發言人:川普可能參選2024美國總統大選。駐美記者:川普人氣未減,江湖地位還在

xxx

那位確診新冠、讓川普自我隔離的助理是什麼來頭?

xxx

白宮醫生:川普最快明天出院,一度搭車外出向支持者揮手

xxx

頂級流量天王川普可能要推出自己的社交平台,臉書正考慮將帳號還給川普

xxx

美總務局長給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協,是抗議(中英對照)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