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進軍醫藥電商,和京東、阿里爭奪巨大的中國網路購藥市場。

拼多多進軍醫藥電商,和京東、阿里爭奪巨大的中國網路購藥市場。

相比京東和阿里,拼多多起家的社交電商和拼團模式,在醫藥領域或將成為其掣肘。

本文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微信id:iceo-com-cn)

記者:李秀芝

拼多多也要佈局醫藥電商了。

近日,《中國企業家》注意到,一名自稱拼多多員工的人士在各大醫藥電商群裡招商:

「醫院電商圈小伙伴,在下代表拼多多邀請有互聯網藥品交易證書的企業入駐醫藥健康館。」

據該員工介紹,其所指的拼多多「醫藥健康館」,即拼多多健康頻道。

拼多多健康頻道在其產品搜索欄最底端可見,目前上線了醫療計生、精製中藥材、隱形眼鏡三個子類目,包括感冒靈、足光散、腎寶片、阿膠等OTC藥品。

拼多多進軍醫藥電商,和京東、阿里爭奪巨大的中國網路購藥市場。

▲來源:拼多多APP截圖

據《中國企業家》了解,拼多多此前已從醫療行業挖角了不少人才,其中包括前金象網市場部負責人郭明,郭在金象網負責了約七年的市場運營工作。

金象網於2007年6月18日上線,是中國第二家拿到網上藥店運營牌照的公司。

招聘平台拉勾網也顯示,拼多多平台治理部正在招聘商品管理專員。

拼多多進軍醫藥電商,和京東、阿里爭奪巨大的中國網路購藥市場。

▲來源:拼多多在拉勾網的招聘頁面截圖

「我知道他們正準備搞這件事情,而且應該是特別想搞這件事情。」

一位醫藥電商從業者向《中國企業家》透露,「所有的流量平台都會做醫藥電商,這是肯定的。但拼多多具體怎麼做,現在還很難說」。

一位知名投資人向《中國企業家》表示,買藥比較隨機和個性化,要拼起來並不容易。

醫藥電商混戰

此前,《中國企業家》在《京東阿里鏖戰醫藥電商》一文中提到,在醫藥流通環節,互聯網 的想像力巨大。

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七大類醫藥商品(藥品、醫療器械、化學試劑、玻璃儀器、中成藥、中藥材及其他)銷售總額為20016億元,其中藥品零售市場4003億元。

醫藥電商方面,2012年銷售規模僅133億元,2017年達1211億元,藥品網購佔比甚至低於10%。

自1999年中國醫藥電商開始進入探索階段後,這個全新的市場就吸引了諸多巨頭和創業者的關注。

京東和阿里都在2011年同步試水醫藥電商。一位知名醫藥專家告訴《中國企業家》,兩家合計約佔全國在線藥品交易市場的70%。

垂直公司方面,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擁有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書的企業就超過800家。尤其是,2018年不少公司開始在資本市場嶄露頭角。

比如,北京時間9月12日,從1號店剝離出去的1藥網母公司111集團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為互聯網醫藥健康第一股;9月初,健客宣布B輪獲投1.3億美元,計劃於2019年赴美上市;對於港股上市不久的平安好醫生而言,醫藥電商近年來成為了其主要收入來源。

網上藥店好藥師的市場總監張丁丁認為,在兩家的攻勢下,醫藥電商行業的中小玩家基本沒有機會了,上市只是它們進行資本運作的一種手段。

不過,拼多多或許是個例外。

在綜合電商領域,正當所有人覺得電商市場已經被京東和阿里瓜分完畢的時候,拼多多在短短三年多時間裡,一躍成為第三大電商巨頭,並於今年7月底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被稱為「社交電商第一股」。

另一方面,相比京東和阿里,拼多多起家的社交電商和拼團模式,在醫藥領域或將成為其掣肘。

例如其拼團模式,有投資人認為,因為這要求用戶在同一時間段對某種具體適應症的某種藥產生需求。

拿感冒來說,感冒可能也分很多種,不見得都買同一種藥。而且,醫藥的社交屬性也不像其他商品那麼強。

「我可以請同事喝咖啡,但我不能請同事吃藥吧。」

另一名投資人則認為,藥品和普通消費品最大的區別是涉及到醫保。如果用戶自費還比較簡單,要走醫保就很複雜。

「很難說大家可以拼團買藥少付費,醫保還能報銷。」

監管政策未明

從拼多多的動作來看,其在醫藥電商領域做的是醫藥B2C平台模式。實際上,這一模式算是「打擦邊球」,其監管政策並不明朗。

國家曾經試點過醫藥B2C平台模式,在2013年-2014年期間分別給河北慧眼醫藥科技、八百方和1號店分別頒發了第三方平台藥品網上零售試點資格(平台上的入駐商家為個人消費者提供藥品零售服務)。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政府對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施行牌照管理,分別有A、B、C三證,它們的申請主體分別為醫藥第三方交易平台、醫藥生產/批發企業、連鎖藥店,分別可提供醫藥交易的互聯網平台服務、互聯網藥品批發服務(B2B)、互聯網藥品零售服務(B2C)。

為拿到牌照,阿里不惜砸重金。2014年1月,其以300萬元購入河北慧眼醫藥科技(下稱河北慧眼)。收購完成後,天貓擁有了「試點B2C平台證」。

2016年5月,天貓醫藥館收到河北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通知,不再延續第三方平台藥品零售試點資格。八百方和1號店亦如此。

CFDA官網援引媒體報導的文章顯示「互聯網第三方平台藥品網上零售試點工作結束」,並稱試點過程中暴露出第三方平台與實體藥店主體責任不清晰、對銷售處方藥和藥品質量安全難以有效監管等問題,不利於保護消費者利益和用藥安全。

此後,互聯網第三方平台只能展示藥品信息,不能涉及藥品在線交易。消費者要想在互聯網第三方平台購買藥品,須先提交需求,訂單轉移給入駐的網上藥店。這意味著平台企業只能通過為其他電商導流量的方式進行利潤分成,無法實現真正的平台化銷售。

2017年,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B、C、A三證陸續被國務院取消。多位業內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看起來醫藥電商的準入門檻降低了,但如何備案處於停滯狀態,沒有配套細則出來。

至於醫藥B2C平台模式,此前京東醫藥健康總經理魏凱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表示,「我們看到的情況是互聯網第三方平台並沒有停止在線藥品交易,因為這是有價值的。而且,當時CFDA沒有發過正式的文件說完全停止在線藥品交易,(掛出來的文章)僅僅是為了把控用藥安全,階段性收緊政策」。

「醫藥電商可能是電商領域為數不多還沒被深度耕耘的賽道,我們感覺國家政策應該會出現新的變化。這些他們(拼多多)可能都有預期。這也是我認為未來醫藥B2C領域競爭會加劇的原因。因為一旦這個政策放開後,巨頭一定會入場,中小玩家也會很敏感。」上述投資人說道。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