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建廠計劃變來變去,美國民眾擔心41億美元補貼打水漂。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編譯:金鹿

10月30日消息

據外媒報導,美國威斯康星州於2017年與蘋果代工廠商富士康公司達成協議:

富士康承諾斥資100億美元在威斯康星州建立10.5代LCD屏幕製造工廠,並為當地創造1.3萬個就業崗位,而當地政府則提供高達30億美元的巨額補貼。

  富士康在美國啟動數千人規模的招聘面試,會說中文是優勢。

隨著時間的推移,富士康建廠計劃反複變化,補貼也增加到了41億美元,當地民眾越來越擔心這筆錢會「打水漂」。

2017年7月,美國威斯康星州州長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與富士康(Foxconn)董事長郭台銘(Terry Gou)在密爾沃基舉行了一場名副其實的愛情盛宴,他們宣布計劃在威斯康星州東南部建立可享受巨額補貼的製造工廠。

沃克滔滔不絕地讚揚郭台銘,稱他是「世界上最傑出的商業領袖之一」。

郭台銘則回應說:「在這個世界上,我從來沒有見過像沃克這樣的州長或領導人。」雖然郭台銘的評論熱情洋溢,但卻給人模棱兩可的印象。


▲為吸引富士康建廠,威斯康星州州長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承諾將提供數十億美元巨額補貼

這則交易最具戲劇性的場景發生在郭台銘和沃克第一次見面時,協議的細節被寫在餐巾紙的背面:富士康斥資100億美元建設10.5代LCD製造廠,幫助創造1.3萬個就業崗位。

與此同時,沃克承諾的補貼規模同樣驚人。這無疑是威斯康星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激勵計劃,也是美國政府向外國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筆補貼。

和美國大多數州一樣,威斯康星州過去也曾向企業提供過補貼,但每個工作崗位的補貼都不超過3.5萬美元,而該州為富士康提供的補貼是每個工作崗位23萬美元。

沃克在2010年當選州長時,承諾將在首個任期內為該州創造25萬個新的就業機會。在他任職六年之後,距離實現這個目標依然遙遙無期。為了爭取2018年的第三個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場巨大的勝利。

而與富士康達成的協議則遠遠超出了沃克的預期。許多人預測,這能夠將為蘋果和許多其他科技巨頭生產設備的公司帶到威斯康星州,進而催生出「威斯康星矽谷」。

對於遠離「高科技溫床」的州來說,這絕非一件小事兒。保守派人士預計,這筆交易甚至可能幫助沃克第二次連任。

但在現實生活中,當初寫在餐巾紙上看似簡單的東西,卻變得複雜而混亂。

隨著補貼規模逐步擴大至令人瞠目結舌的41億美元,富士康多次改變建廠計劃後,令人不禁對其將在當地創造多少就業崗位產生懷疑。富士康現在表示,它將在當地建立規模小得多的6代工廠,而不是承諾的10.5代工廠。

這只需要富士康提原先承諾的三分之一投資,儘管該公司堅稱最終將達到100億美元的投資目標。富士康的高管們現在也表示,他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生態系統」,並用被稱為「AI 8K+5G」的流行詞來描述,主要利用機器人從事生產任務,而不是僱傭大量人類工人為75英寸電視製造面板。

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威斯康星州的選民不相信這項補貼計劃會給納稅人帶來回報,沃克甚至在2017年11月宣布競選連任的演講中都沒有提到這項協議。

如今,他在競選連任時落後於此前不太被看好的民主黨候選人,即溫和派的威斯康星州公共教育主管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

這一切曾經都看似令人歡欣鼓舞,那麼為何會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位於拉辛縣的富士康建築工地

當沃克在2017年11月與富士康簽署協議時,細節與當初餐巾紙上的協商內容相符:威斯康星州政府承諾,如果富士康投資100億美元、建立能創造1.3萬個就業崗位的工廠,政府將提供30億美元的補貼。正如6週後由威斯康辛州議會通過、並由沃克簽署實施的協議闡明的那樣,該州補貼規模很快就開始擴大。

到2017年12月,公共成本已經增加到包括來自拉辛縣地方政府的7.64億美元新稅收補貼,那裡位於密爾沃基以南僅40分鐘車程處。其他增加的項目還包括建設1.64億美元的道路和高速公路,專門用於為工廠提供服務。

另外還有直通富士康工廠的1.4億美元新輸電線,這筆費用將由電力公司We Energies的500萬納稅人支付。加上其他小額成本,富士康享受的補貼總額達到41億美元,威斯康星州每戶家庭平均分擔1774美元。

回到補貼30億美元的時候,威斯康星州立法財政局估計,納稅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所有補貼。回報週期之所以如此之長,是因為沃克和共和黨人在2011年將該州的企業所得稅降至零所致。

這意味著,對富士康的補貼不屬於稅收減免,而是將由富士康工人繳納的國家所得稅償還數十億美元的現金。在補貼已經達到41億美元規模後,該州的投資回收期可能要到2050年或更晚。

有些人甚至懷疑補貼是否真的能收回。喬治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杰弗裡·多爾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雜誌上撰文稱:

「實際上,為每個工作崗位提供10萬美元補貼,回報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幾百年,甚至永遠也無法獲得回報。為每個工作崗位提供23萬美元(或更多)補貼,重新收回這筆支出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在補貼上升到41億美元之後,每個工作崗位的補貼也達到31.5萬美元。

▲拉辛縣富士康工廠附近的I-94公路交通狀況

回想起來,沃克顯然在與富士康的談判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由於需要大量的水來清潔用於製造LCD屏幕的玻璃,富士康的工廠不得不設在水資源豐富的五大湖地區。

然而,五大湖所囊括的州中,沒有任何州能像威斯康星州那樣提供41億美元的巨額補貼。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但也只能提供23億美元補貼,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屬於稅收補貼,而非現金補貼。

至於俄亥俄州,共和黨州長約翰·卡西奇(John Kasich)甚至譴責威斯康星州的協議,稱其「不會用錢去買協議」。

整個夏天,沃克都針鋒相對地回應這些批評。

他在去年7月表示:

「很多人爭先恐後地想找個不喜歡這筆交易的理由。他們可以坐下來喝檸檬水,我們其餘的人則會歡呼起來,想辦法讓協議順利達成。」幾週後,沃克稱這筆交易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對該州來說,這將是一次「變革」。他還稱:「這些LCD顯示器將首次在美國生產,就在威斯康星州。」

沃克政府沒有回复記者多次提出的置評請求,即納稅人將在何時收回對富士康的補貼。今年5月份,《日經亞洲評論》報導稱,富士康正大幅縮減其在威斯康星州的建廠規模。富士康「斷然」否認了這一說法,但到6月底,該公司高管承認,他們不會建立郭台銘最初向沃克承諾的那種規模工廠。

富士康表示,該公司將建設6代工廠,生產面積為5英尺乘6英尺的玻璃面板,而不是生產10英尺乘11英尺、用於75英寸電視屏幕的10.5代工廠。Display Supply Consultants合夥人鮑勃·奧布萊恩(Bob O ‘Brien)說,建6代工廠需要大約25億美元投資,而不是富士康最初承諾的100億美元。

富士康曾希望總部位於紐約的康寧公司(Corning)在附近建廠,因為10代工廠所需的大型玻璃面板無法長距離運輸。但康寧公司的管理人員明確表示,他們需要獲得建立該工廠所需成本三分之二的補貼,而由於對富士康補貼受到持續批評,沃克政府部門的官員排除了進一步發放補貼的可能性。沃克政府似乎沒有審核富士康是否能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兌現承諾。

富士康發言人表示,與6代工廠配套的玻璃工廠「將不再是必須的設施」。他說:「我們可以從其他地方運(玻璃)過來,因為需要的玻璃面板要小得多。」但富士康高管也表示,該公司仍致力於投資100億美元,創造1.3萬個就業崗位。他們補充說,富士康最終可能會增建10.5代工廠,但這將「分階段」實現。而目前這些「階段」還沒有詳細說明。

僅僅7週後,也就是8月底,富士康宣布,計劃又發生了變化,而且變化幅度要大得多。富士康發言人表示,富士康不會在其拉辛縣園區增加10.5代工廠,儘管之前有過聲明,因為到工廠建成時,中國市場將被其他製造商佔領。甚至6代LCD屏幕也可能不會在拉辛生產太久。

富士康稱,我們對電視並不是很感興趣,儘管公司想製造美國首款可用於LCD產品的薄膜晶體管(TFT)。相反,威斯康星工廠的工人將專注於尋找新的方式來使用富士康的顯示器、蜂窩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建立所謂的「AI 8K+5G」生態系統。

所有這些都意味著,富士康只需要更少的裝配線工人。該公司發言人稱:「如果6個月前,你問我勞動力如何組合?我會拿出我們在中國的經驗說,75%的裝配線工人+25%的工程師和經理。但現在看起來,大約需要10%的裝配線工人+90%的知識工人。」他補充說,幾乎所有的實際裝配線工作都將由機器人來完成。這對富士康的建廠計劃來說,堪稱是個驚人的改變。首先,它終結了當地政府官員的希望,即希望低技能、主要是來自拉辛和密爾沃基的少數族裔工人能找到工作。

威斯康星州不是富士康第一個改變其承諾的政府。富士康曾承諾在印度投資50億美元建廠,創造5萬個就業崗位,但結果卻只兌現了部分承諾。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同樣的結果也出現在越南,富士康2007年承諾投資50億美元。在巴西,富士康2011年宣稱要投資100億美元,但這些宏偉目標都未實現。」此外還有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哈里斯堡,富士康承諾投資3000萬美元並僱傭500名工人,但這一承諾從未兌現。

富士康在聲明中表示,該公司仍「致力於在威斯康星州創造1.3萬個高價值工作崗位,並投資100億美元」。該公司還稱,其「計劃始終與威斯康谷科學技術園區( Wisconn Valle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ark )的分階段開發相關聯」,第一階段包括6代薄膜晶體管設施,下個階段包括「未來一代研發和製造設施」。

對於如何評估富士康最初計劃的可行性、工廠類型變化以及所需工人類型變化等問題,沃克政府都沒有回复記者的置評請求。

▲富士康在拉辛縣的建築工地

與此同時,有關富士康建廠對環境影響的擔憂也開始加劇。密歇根大學環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表示,富士康生產的LCD屏幕需要苯、鉻、鎘、汞、鋅和銅。如果排放不當,這些材料會造成相當危險的後果。

密爾沃基市立法參考局關於富士康歷史的一份報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萬到6000萬英畝的耕地因電子工廠而被重金屬污染,富士康就是其中的重要貢獻者。」富士康表示,它將建立零液體排放系統,這將超出與工業用水排放相關的任何地方、州和聯邦的要求。

沃克政府還免除了富士康在該州所需遵守的環保規定,即允許其在建設和運營過程中將材料排放到濕地中,並可以改變河流的流向。此外,該州還豁免該公司進行環境影響評估的要求。富士康最終需要超過11平方千米的土地,而這些土地大部分是農田。阿德里安斯說,這些豁免以及威斯康星州允許富士康在密歇根湖附近建廠的事實,都是「危險信號」。

沃克政府還同意富士康從密歇根湖取水。富士康每天將會使用多達700萬加侖的湖水,其中39%會因蒸發而流失。環保人士指責該計劃違反了由五大湖地區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簽署的保護五大湖協議,並採取了法律行動來制止這個計劃。

富士康向威斯康星州自然資源部提交的文件還顯示,該公司每年將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包括排放數百噸一氧化碳、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富士康工廠還會釋放出足夠多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和氮氧化物,使其成為威斯康星州東南部最嚴重的污染源之一。

美國聯邦環保署(EPA)可能會阻撓富士康的建廠計劃,但其前局長斯科特·普魯特(Scott Pruitt)做出了一項裁決,推翻了奧巴馬政府制定的污染標準,給了富士康更多的迴旋餘地。結果,拉辛工廠每年最終能排放229噸氮氧化物,240噸一氧化碳,52噸顆粒物,4噸二氧化硫和276噸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富士康在聲明中表示,它將盡最大努力減少污染,並將「投資於世界級的控制技術,以減少工廠的氣體排放」。

對於富士康以及政府將採取何種針對性的環保措施,沃克政府也沒有回复記者的置評請求。

▲位於威斯康星州富士康製造工地附近的富士康創新中心

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富士康正在為「創新中心」購買房地產,以便在全州範圍內進行投資。

2018年2月,富士康宣布將在密爾沃基市中心購買一棟七層樓高的大樓,作為其北美總部和「威斯康谷創新中心」。

今年6月,有消息稱富士康將在格林灣(Green Bay)購買一棟六層樓的大樓,以建立另一個「創新中心」,聘用200多名工程師。7月中旬,富士康宣佈設立第三個「創新中心」,這次是在歐克萊爾,將於2019年初開始運營,擁有150名員工。

在這兩個城市,富士康都表示,希望從當地大學吸引頂尖人才。但密爾沃基、格林灣和歐克萊爾只有幾所規模較小的大學,目前尚不清楚這些畢業生為何不能直接開車去拉辛工廠申請工作。

同樣不清楚的是,富士康在全州範圍內擁有三個不同的小型創新中心在經濟上有何優勢。富士康的管理人員在格林灣和歐克萊爾建立創新中心時幾乎使用了相同的措辭,即此舉的目標是「激發該地區的創新想法,並推動來自企業和企業家的尖端解決方案」。

但批評人士表示,這些小型中心的加入是為了幫助沃克證明,與富士康的交易將有利於全州。到8月底,也就是距大選不到3個月,富士康宣布了更多的錦囊妙計:它將出資1億美元在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建立新的研究機構,並將2500萬美元用於成立新的州管風險投資基金。這1.25億美元僅佔該公司41億美元補貼的3%。

▲位於拉辛縣的富士康建築工地上豎起的圍牆

在威斯康星州的協議簽署後不久,沃克在全州的競選演說中大肆宣傳與富士康的協議。

但到2017年10月,就在立法機構通過富士康交易的一個月後,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位於威斯康星州東南部的工廠所在地,只有38%的人認為該工廠將對該州產生正面影響。隨後,在2018年3月的一項民意調查中,66%的人認為他們當地的企業不會從富士康的交易中受益,只有25%的人持肯定看法。

即使在宣布了新創新中心和其他貢獻7個月後,富士康協議在選舉中也沒有太大幫助。民意調查仍然顯示,該州大多數人不相信富士康的交易能幫助他們。

這對沃克來說是個可怕的消息,他突然停止談論富士康。在2017年11月宣布競選連任的演講中,他甚至沒有提到這筆交易。對於富士康來說,這也是個壞消息,因為每位競選州長的民主黨人都開始譴責這一交易。沃克和富士康現在都需要向選民推銷這項協議。

正如馬凱特法學院(Marquette Law School)民調專家查爾斯·富蘭克林(Charles Franklin)所言,如果富士康「真的想要獲得承諾的所有福利,他們就必須更多支持通過談判達成這項交易的現任州長,而不是不太熟悉的民主黨州長。」

富士康仍堅稱,到2023年將創造1.3萬個就業崗位。

富士康在其他地方的製造工廠和勞動力可能會迅速擴大規模,但對富士康來說,在威斯康辛州僱傭這麼多傑出的「知識工人」,似乎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雄心勃勃的計劃。

事實上,由於沃克已經將其影響力揮霍殆盡,富士康幾乎沒有必要像承諾的那樣投入如此多的資金或創造那麼多就業崗位。

隨著富士康兌現資本投資和創造就業機會的承諾,政府的全部補貼也會以增量的形式發放。

但所有其他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補貼,無論投資多少或創造多少就業機會,富士康都將可以享受。規模更小的工廠、僱傭更少的工人可能大大降低其稅收優惠,但這實際上會使州政府在每個工作崗位上的花費更多。

Wisconsin Democracy Campaign執行董事馬修·羅斯柴爾德(Matthew Rothschild)說,這筆交易「是一種荒謬的經濟發展方式。它揭露了一個我們反復被告知的謊言,即我們沒有足夠的錢用於建設學校、修建道路或提供醫療保健。但當有大公司來敲門時,突然之間就有40億美元納稅人的錢可以花了。我們本可以用這些錢幫助很多小企業。」

但當地政府已經開始使用「徵用權」來購買房屋,並將富士康正在建設工廠的拉辛縣居民驅逐出去。

威斯康星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經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礎設施建設上投入巨資。如果沃克失敗了,民主黨州長將很難取消這一協議。

無論富士康對威斯康星州經濟的影響如何,這筆錢都不得不繼續支付。

對於威斯康星州的納稅人、他們的孩子,也許還有他們的孫子來說,富士康的交易將會讓他們未來的生活成本不斷增加。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