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滿倉,餓得發慌】上市三個月慘跌至今,小米有哪些問題?

本文來源:中新經緯(微信id:jwview)(中新社旗下)

記者:吳亦涵、羅琨

原標題:小米滿倉,餓得發慌

「我從19塊錢開始做空小米,結果小米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一場市值蒸發大賽正在全球股市上演,「價值投資者」們的日子不太好過。

如果說近期MIX3的發布讓米粉們熱淚盈眶,那麼在二級市場小米的股價更讓投資人「熱淚盈眶」。

從7月9日上市迄今,小米股價在經歷了短暫的狂歡後便陷入了漫長的陰跌之路。

截至10月30日收盤,小米的市值已經縮水近2400億港元,小米跌成了mini米。

有投資者今日向中新經緯稱,其從19港元的點位開始做空小米,「結果小米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小米滿倉,餓得發慌】上市三個月慘跌至今,小米有哪些問題?

▲7月9日上午9點30分,小米正式在港交所掛牌交易,圖為敲鐘現場。

10月29日,小米遭到財政部公開點名稱該公司存在部分費用攤銷核算錯誤、對外贈送商品未作為視同銷售行為申報繳稅、報銷發票管理不規範、費用管理制度不完善等問題。

盡管一些業內人士指出,小米遭點名對其業績不會造成實質性影響,但資本市場小米股價仍聞風下跌。

  小米等多個互聯網公司遭財政部點名,跨境轉移利潤、逃避稅收的問題突出。

事實上,中新經緯查詢國家財政部網站發現,財政部歷年都會發布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公告,而在歷年的公告中,不少企業包括國企都會因為或多或少的會計信息披露問題而上榜。

有市場人士表示,從小米被查出的問題來看,主要還是集中在對外贈送商品的交稅問題,該類問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較為複雜,難免會出現紕漏。而在小米的回應中,公司此次所暴露出的問題所涉及的金額大概在69萬元左右,比起公司百億級別的營收,確實微不足道。

針對財政部的公開點名,小米在今日回應稱,關於財政部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公告中提出的問題,小米集團高度重視,並迅速完成整改。以上問題均已整改完成,並獲得財政部認可。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小米的股價就能從此高枕無憂。

獨角獸or毒角獸?

據媒體報導,此前雷軍在上市慶功宴上曾承諾:「要讓在上市首日買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

不過,從目前來看,即便是在近期小米股價的最高位,雷軍的承諾也未能兌現。如果從上市首日便買入一直持有,至今浮虧已經近30%,而追高買入的投資者則要承受腰斬之痛。

一名不願具名的資深投資人今日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分析稱,小米股價低迷的主要原因有幾個:

第一,從整體市場環境來看,整個港股的泡沫化,今年港股發了很多高估值的項目,小米是其中之一,這是股價快速暴跌的主要原因。

第二,從小米自身基本面來看,小米自身的業績支撐較差,按小米的估值體系,目前的成長性較弱。

小米在國內市場的出貨基本處於停滯的狀態,明年可能還會更低,目前小米只宣傳全球出貨量,從不宣傳收入和利潤,而出貨量對股價的刺激是很小的。

此外,小米的硬件研發能力和供應鏈支持能力嚴重不足,從MIX3可以看到,小米基本喪失了用合理定價和成本去推動先鋒技術量產的能力,未來小米的高端機的競爭力會非常的差。

類似於Mate20pro、NEX、FindX和R17pro這樣的機器,小米並非做不出來,而是沒能力量產,這也是小米在未來最大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幾乎解決不了。

第三,從其所處行業來看,整體手機市場在萎縮,小米吃幹了魅族和樂視的紅利之後再也無法蠶食HOV(華為、OPPO、vivo)的市場,進展乏力。

目前看華為是逆周期,小米和OV都在周期範圍內,但是vivo連續八個月位居國內增長第一,雖然出貨量同比還是縮減的,但是已經讓自己的均價提高到了僅次於華為的水平。

第四,從投資機構的角度來看,小米的收入結構還是硬件公司而非互聯網公司,所以買方不會給小米期望的互聯網公司估值。和其他巨頭相比,小米目前也沒有陣容強大的二級價值長線機構維持股價。

綜合上述幾點原因,這位投資人指出,小米股價的腰斬幾乎是必然的。

此外,他還指出了對小米未來股價的兩點擔憂,第一是小米海外經銷商庫存壓力較大,第二則是明年小米無法拿出真正能量產的低成本旗艦機。

小米的身份認同危機

從2000億美元估值一路滑落的小米,從來沒有擺脫過市場的一道拷問:小米到底是個什麼公司?

在雷軍看來,小米是一家互聯網公司,其在招股說明書上稱,小米要成為「最酷」的公司,生產「感動人心、價格厚道的產品」,是「創新驅動的互聯網公司」。但隨後市場給出的估值顯示,這個與互聯網有關的故事並沒有打動資本市場。

近期公布的半年報也顯示,第二季度小米的互聯網服務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下跌8.8%,同比下滑0.2%。而LOT與生活消費產品業務收入的比重,則由去年同期的18.9上升至22.9%。

而手機業務占比有所下滑,但仍占營收比重的67.4%。正因如此,在不少市場人士眼中,小米是一家「硬件公司」和「手機公司」,還是一家低毛利率的公司。

半年報顯示,盡管營收增速迅猛,但是小米公司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14.3%降至2018年第二季度的12.5%,其中,智慧型手機業務的毛利率由2017年第二季度的8.7%降至2018年第二季度的6.7%;而LoT與生活消費產品業務的毛利率也由2017年第二季度的11.7%降至2018年第二季度的9.4%。

【小米滿倉,餓得發慌】上市三個月慘跌至今,小米有哪些問題?

對此,小米解釋稱,相較於毛利率,小米會有選擇地注重更高增長以取得關鍵產品的市場份額,為獲得長期價值打下基礎。

對於這個解釋,機構並不買帳,不斷走低的股票便是機構用腳投票的證明。近段時間,外資機構也紛紛調低了小米的季度盈利及目標價。

先是摩根大通將小米的目標價調低14.3%至18港元,並將其第三季度經調整利率調低6%至20.81億元。

緊接著麥格理資本也下調小米預測市盈率從35倍降至33倍;將其目標價由30港元降至25港元,隨後10月4日,建銀國際將小米集團評級從跑贏大盤下調至中性,目標價從20港元下調至16港元。

摩根大通的報告認為,小米手機的出貨量不可能出現顯著增長。

該機構指出,小米面臨兩個主要盈利增長阻力:首先,在5G 技術正式被采納及廣泛應用前,內地智慧型手機需求增長會持續疲弱;其次,零售銷售市場及網路遊戲商業化能力轉差,拖慢未來數季互聯網服務收入增長。

對於小米引以為傲的生態鏈,業界也頗多爭議。

前述投資人指出,小米整個生態鏈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其性價比都是建立在傳播不充分、管道成本不充分的基礎上的。離開小米的流量,這些生態鏈上的公司即便產品很好,一旦自己獨立做管道和客服,也會發現原來的定價全部偏低根本繃不住。

股東套現惹爭議

這邊廂,機構忙著調低小米的估值,那邊廂,小米的股東投資人也忙著減持套現。

在小米上市的前夕,雷軍曾發布公開信稱,巨大的成功同樣屬於信任小米、支持小米的投資者。比如,最早期的VC,第一筆500萬美元投資,今天的回報高達866倍。這一VC指的就是晨興資本。

小米上市前,雷軍持股31.1296%,為大股東;晨興資本持有17.193% 股權,為第二大股東。據21世紀經濟報導,小米香港上市的發售中,晨興資本賣出了其持有29%的小米股份,套現金額在106億港元至137.9億港元之間。

7月20日,晨興資本旗下的劉芹、石建明以及Landmark Trust Switzerland SA分別減持1.25億股,成交價格為19.88元/股,三方減持共計套現63.33億元。

而除了早期投資小米的VC之外,小米創始人雷軍,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拿了99億元人民幣的「薪水」。

【小米滿倉,餓得發慌】上市三個月慘跌至今,小米有哪些問題?

小米半年報顯示,2018年第二季度,公司的行政支出比2017年第二季度高出102.28億元,同比增長4469.6%。

對此,小米解釋稱,主要是由於2018年第二季度一次性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人民幣99億元,加上管理、人力資源及財務團隊等行政部門擴張所致。

也就是說,這多出來的102.28億元,將零頭付了增加的員工薪水後,剩下的,就是雷軍的薪酬獎勵了。

針對小米第二季行政費用中99億元上市前股權激勵的開支,小米總裁林斌回應稱,董事會對董事長/CEO在上市前的股權激勵,在過去很多全球新經濟公司上市時都是慣例,小米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後一家。

林斌表示,小米這次股權激勵是在雷軍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幾個董事開會大家一致通過做出的決定。

國金證券分析師唐川曾提醒稱,小米在歷史上共有九輪優先股融資,合計融資金額達15.8億美元。

九輪融資的時間在2010年9月至2014年12月之間,基本都到了風險資本需要退出的時間段。在上市6個月後,小米公司將面臨早期VC和PE股東減持的巨大壓力。

從承諾「五年內不上市」到承諾「要讓在上市首日買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前者已經成為「食言」,這一次雷布斯的誓言在套取了一眾投資者的真金白銀支持後,還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謊言呢?

「也許承諾,不過因為沒把握。」耳邊無故想起了莫文蔚的歌。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