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本文來源:發現上海(微信id:fxsh021)

2018年9月,智聯招聘發布《2018年秋季中國雇主需求與白領人才供給報告》

2018年秋季求職期平均薪酬榜火熱出爐!

是不是覺得這黃藍配色的表格陌生又熟悉?

是了,熟悉的模版,陌生的數字!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你們看看呀,上海的招聘月薪

全國排名第二,數值再創新高

成功邁向5位數大關

已經10015元了呢

哦嚯嚯哦嚯嚯哦嚯嚯!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不過真的有句港句

作為已經經歷過無數風雨的成年人

看到這個平均薪酬線早就波瀾不驚了

畢竟你們看

今年夏季求職平均薪酬

上海平均值是9796元,沒達到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再之前的春季平均值

9621元,還是沒達到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再遠發現菌也不想找了

可能倒退到2015年我還是達不到

何必翻出來徒增傷感呢是不是哦?

要本菌說

這上海平均薪水的漲幅

就像中年男子一發不可收拾的體重

但是實際每個月收到的薪水單

卻像一個老邦瓜的心電圖

慢得來一天世界,幾乎一動不動:)

本想趁著休息時間跟朋友吐槽一波「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淒慘

但是萬萬沒想到

「儂看呀人均薪水10015元,我要麼去偷去搶」

「10015?我到了呀,ceicei…」

「……」

「但是月薪破萬有毛用,還不是吃吃20塊的盒飯」

「老板又了該哈無搞了,月薪破萬頓頓下館吧」

「嘖嘖,你怕不是對我們這些月薪破萬的有誤解喔!」

這可不

智聯招聘日前發布一則扎心調研

《2018年白領生活狀況調研報告》

字裡行間句句誅心,藏滿了血與淚

隨便扒了幾個數據出來你們看看叫

近70%白領午餐平均消費在20元以內?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55%的白領上下班主要靠擠公交和地鐵?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一線城市租房白領人群超過5成?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還有有焦慮情緒的白領占到95%

41.7%的白領因為收入不理想而不想結婚

……

我的媽誒,要不是官方數據放出

本菌都不敢相信這「苦命人」竟然有那麼多

不過也是

以前覺得「做白領」一定風光無限

荷包滿滿生活瀟灑,完全不受雞糟所困

直到自己步入職場「做白領」

才發現都XX的什麼玩意兒??

別人家的錢少事少和事多錢多

到我們這些人手裡怎麼就變成錢少事多?

唉!抬頭仰望老舊的路燈

「寶寶心裡苦,寶寶現在就要說!」

「中午不敢吃太貴,每一口都精打細算」

就拿發布的第一個數據來說

近70%白領午餐平均消費在20元以內?

在上海

20塊錢一頓午飯能吃到什麼?

一碗只加一種澆頭的麵?

一份便利店的素食便當?

別挑剔了

決定大部分當代年輕白領中午吃什麼的

從來不是個人偏愛的飲食類型

而是外賣平台上那一個個東拼西湊的滿減紅包

能輕鬆說出「20塊錢吃個屁,都不夠喝奶茶的」

大多數是沒在生活中吃過苦頭的「年輕人」 吧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畢竟在魔都的生活成本還是偏高的

發現菌身邊有一位做設計的朋友

每個月的收入加外快其實非常過得去

但自打去年一個咬牙買了房子

這日子可以說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每個月薪水到手還沒熱乎

就被將近一萬塊的房貸擄走一大半

再加上個人的日常開銷、生病急用

別說是月光了,都快走向入不敷出的不歸路

「公司不給漲薪水的話,就想跳槽了」

「不然怎麼辦,房子是買了,但自己都快養不活了」

帳單上的數字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來

衝動消費?不存在的

拆東牆補西牆苦的還是自己

「每一天都不敢放鬆,怕累,但更怕沒錢」

「還完這個月以為會松口氣,但轉眼又要想著下個月的帳單」

本菌還記得當初的他是一個及時行樂主義

但無奈生活現場也把這樣一個瀟灑肆意的人

打磨成了「精打細算,能省則省」的樣子

你說真的是吃不起一頓20塊錢朝上的中飯嗎?

不是的,是我們只有拼命賺錢

才能趕得上如今開銷的速度

禿頭不是自嘲,日常與焦慮為隊伍

還記得一度被刷屏的

「第一批90後已經禿頂」了嗎?

發現菌剛看到的時候也是笑到頭掉

但是深夜靜想,哪個提前脫髮的年輕人

不是為工作、生活這些焦慮所累?

根據智聯招聘的數據顯示

有焦慮情緒的白領占到95%

基本可以用全軍覆沒來形容

而產生焦慮的主要原因是

「薪水低,無法滿足品質生活的需要」和「個人職業發展規劃不清」

哎,說白了就是「又窮又迷茫」!

我們焦慮競爭

公司招聘的門檻越來越高

畢業生的業務能力說不定都不輸有經驗老員工

我們焦慮變化

人工智能的大時代要來臨

再不努力,未來連機器人都可能隨時取代我們

我們焦慮買房

當婚姻和房子被牢牢捆綁

只敢說沒有對的人,不敢說結不起婚

我們焦慮生育

月薪3萬的都過不了一個暑假

沒有能力給孩子最好的生活

又怎麼好意思掛上「父母」的頭銜

我們焦慮疾病

日常高負荷的工作本身就在消耗自己的身體

但是我們不敢生病

幾回合檢查流程走下來

半年的積蓄就這樣打水漂

真正的社會底層是辦公大樓裡的白領

羅振宇曾在某採訪節目中說過這樣一段話:

「其做到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真正的社會底層已經不是幾十年前,什麼掃地的啊,什麼臨時工啊,什麼收破爛兒的。真正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往往是那些5A寫字樓裡面,每天上班打卡、中午吃盒飯的白領。」

發現菌舉雙手雙腳表示不能更認同

現代白領工作上的「辛苦」

其實跟父母那輩的身體吃力非常不同

我們雖然天天坐在工位前不用風吹雨淋

但我們承受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重壓

努力一把都不一定夠得上的考核標準、

總感覺懷才不遇,薪水跟能力不對等…

而且到了年紀

錢就不再只是薪水卡的數字

它可能是面對孩子渴望眼神的一次拒絕

可能是碰到喜歡東西時候斟酌後的放棄

可能是一段說了很久都沒來得及兌現的旅行

讀大學的時候,明明身上有錢

還要跟爸媽說「生活費不夠用」

等工作了以後,明明身上沒錢

卻還要跟家裡逞強「夠花別擔心」

最後這首歌

讓我們再來聽一遍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我在上海月薪過萬,仍是上海的底層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