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特朗普」誕生,他會給中國帶來麻煩嗎?

本文來源:智谷趨勢(微信id:zgtrend)

作者:S博士

2018年10月29日,巴西也選出了個「特朗普」。

「巴西特朗普」誕生,他會給中國帶來麻煩嗎?

波索納羅(Jair Bolsonaro),因其在一系列涉及「政治正確」話題上的大嘴巴,被稱為「巴西版特朗普」,他贏得總統大選,並將於2019年1月1日正式上任。

他在競選期間多次講「當選後要重新評估中巴經濟關係」,甚至破天荒地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訪問台灣,引發中國強烈關注,這不免讓中國很有點擔心:他明年會不會亂來。

要知道,中巴近些年經濟合作頻繁,巴西被譽為「一帶一路」上的南美明珠,那麼,這顆明珠會被另一個特朗普搞得黯然失色嗎?

01

他到底怎麼講的中國?更重要的是,他未來可能怎麼做?

關於波索納羅對中國的態度,我們搜集到的信息不多。事實上有報導說,中國並非他的主要關注點。

比如他最近發布了長達80多頁的施政綱領,外交被列入最後一項,篇幅不大,這說明,他的主要精力將會放在國內。

他公開的講話中涉及中國的有這樣一段:

「中國是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但他們非但不買巴西的產品,反過頭來還想買下巴西。」

這是他10月10日接受當地電視台採訪時,針對中國公司收購巴西電力公司的舊事發表的看法,也是他3個月內第二次說「中國正在買下巴西」。

波索納羅還對中國洛陽一個公司收購巴西一處鈮礦非常不滿。鈮是稀土元素之一,巴西控制了這種元素全球85%的供應量。

他認為中國不應該被允許擁有巴西土地。

目前來看,他對中國操控巴西基建、購買關鍵礦物以及可能控制關鍵工業都很有意見。

這倒是典型「民族主義」的主要特徵。

這是他理性的一面,還有不為人知的感性一面。

波索納羅是一個老派的政客,他出生於巴西軍事獨裁時期,並加入軍隊。他表現出對那一段獨裁有一種特別的迷戀,對巴西民主化後的左翼十分厭惡,曾詛咒式的抱怨,「為什麼左翼在獨裁時代只是遭受了酷刑,而不是被處死」。

由於遠隔重洋,而且中巴關係算不上密切,所以很難說他有多關注當代中國,有多了解當代中國。

有巴西學者認為,他對中國的了解還停留在半個世紀前以「意識形態」劃線的時代。

這一點大略可以確信,他經歷過1974年巴西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結合他偏愛軍事獨裁、討厭左翼的態度,以及過去華人對巴西的影響,波索納羅在心理上肯定不那麼喜歡紅色中國。

這恐怕就是他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跑去台灣的原因之一。

當然,保守的政治人物在利益面前注定都是現實的。所以,他那麼想卻不一定會那麼做。

02

巴西雖然是南美第一大國,GDP排名世界第9,但是新總統如果敢亂來,這次還真能應了中國媒體近一年來最喜歡說的那句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巴西特朗普」誕生,他會給中國帶來麻煩嗎?

▲2017年世界GDP排名前十

2017年,巴西貨物進出口總額為3684.9億美元。其中出口2177.4億,進口1507.5億。

中國是巴西第一大出口對像國,中國之後是美國、阿根廷。

巴西對中國出口額為474.9億美元,占到巴西出口總額的21.8%,佔比遙遙領先排在第二位的美國(12.3%)。中國同時也是巴西第一大進口對象國,進口總額為273.2億美元,佔巴西進口總額的18.1%。

中國也因此成為巴西貿易順差最大來源地,對華順差高達201.7億美元,而且還在迅速擴大。

植物產品、礦產品是巴西對華出口的主力,僅大豆、鐵礦石和原油三種產品就佔巴西對中國出口的八成以上。

「巴西特朗普」誕生,他會給中國帶來麻煩嗎?

除了大豆,因為中美貿易戰的原因短期內可替代性較弱,其它產品的替代性可以說極強。

這對波索納羅構成強大制約。

巴西國會小一半的席位都掌握在農場主手中。波索納羅也以發展農業作為競選旗幟之一。即便他再不喜歡中國,也明白中國市場的重要性,要為巴西農業找到合適的市場實在並不容易。

因此,人們更多把他對中國講的重話當作是一種競選策略。

事實上,在今年6月接受採訪被問到會如何具體對待中國投資時,波索納羅做過一個很有意思的表態,他說會繼續和中國做生意,因為中國是「很傑出的夥伴」。

波索納羅是一個自由貿易的支持者,他聲稱要減稅,減少國家對經濟的干預對生產資料的掌握,他的經濟顧問是一個比他更了解中國的、自由貿易的支持者,而巴西經濟好不容易正在走出低谷,還存在一定的脆弱性,相信波索納羅不會輕舉妄動。

最大的麻煩是在台灣問題上。由於拉美和「中華民國」的歷史淵源,傳統華人在巴西地位很高,對當地影響較大,導致很多拉美主管人往往會低估台灣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做出出格行為的可能性不小。

但這個問題是可以通過外交溝通、協調做到的。

所以,我們大膽預計,經濟上的小困擾可能會有,但不會給中國造成多大麻煩。

03

最後,讓我們來充分認識一下這位巴西新總統。

波索納羅,1955年出生於一個天主教家庭。1985年,巴西軍事獨裁期間,參加陸軍空降部隊,最高軍銜是上尉。

1988年從政,先幹了兩年里約熱內盧市議員,然後連任七屆國會眾議員。

這是他和美國特朗普的最顯著的區別。特朗普由商人一步登頂,而波索納羅則應該歸於職業政客之列。

當然,他幾十年議員幹得怎樣,很難給出恰當評價,他任內幾乎沒有提過法案,很像是一個局外人。

但正是得益於「局外人」的特色,他在貪腐盛行的巴西,居然從未卷入過政商兩界令民眾大為光火的腐敗醜聞,這成為他競選中最打動巴西人的地方。

以下都屬於他的出格言論:

「女性的收入必須減少,因為她們會懷孕。」

「你不值得被強姦,因為你長得太醜。」(對一個女性議員當面說的)

「我無法愛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兒子,我寧願他在意外中死去,也不要他是同性戀。」

「不能把像罪犯這樣的人當成正常人,我們不能再讓警察繼續死在這些人手里。」

「獨裁者的錯誤,是使用酷刑而非處死左翼異議分子及疑似同情左翼分子的人。」

「巴西應退出巴黎氣候協議。」

……

所有這些都讓他在得到一部分人更堅定的支持時,越來越被其它一些人所反對和痛恨。

但他無疑成功抓住了巴西人最深切的痛:除了貪腐,還有社會暴力。

「搶匪」與「犯罪」是波索納羅最強有力的助選夥伴。

有數據顯示,過去一年巴西有超過6萬人死於謀殺,超過八成民眾擔心自己在未來一年內可能成為治安不佳的犧牲品。

因此,他們傾向於鐵腕治理國家打擊犯罪。

在經歷長期貪腐,以及巴西之後陷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巴西中間政黨越來越受到選民唾棄,巴西人渴望強人出現。

「巴西特朗普」誕生,他會給中國帶來麻煩嗎?

這在年輕選民中表現的尤為強烈。

事實上,年輕選民更多人支持波索納羅。由於對現實反感,他們堅信過去左派人士刻意透過學校與教育,隱瞞了以往軍事政權在控制犯罪上的成就。

這也讓他們更加深信曾大膽公開捍衛過去軍事專政的波索納羅,才是有能力讓巴西社會變得更安全的政治人物。 「巴西特朗普」誕生,他會給中國帶來麻煩嗎?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